去掉積存在我們頭腦裏的變異糟粕

讀《由七年的資料點生活談我的修煉心路歷程》的感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來到海外幾年,發現幾乎所有大陸同修共有的,但互相之間察覺不到的通病,很多都是後天環境帶來的觀念造成的。

比如大陸同修寫的《由七年的資料點生活談我的修煉心路歷程》(以下簡稱《由》文)中,我看到有許多誤解都是產生於互相之間的不溝通,而是憑自己主觀臆測導致沒問題變成小問題,小問題變成大問題,令我感到非常遺憾和痛心。

舉個例子,在《由》文中,一位富裕的甲同修送給了資料點的乙同修一件過時的但是挺高檔的衣服,乙同修並不知道這衣服是如何的高檔,穿著它去了丙同修家,而丙同修看到他穿了這麼高檔的衣服,並不直接問對方(可能是怕矛盾,怕難堪吧),而是憑著主觀臆測認為乙同修亂花大家的錢,而且還背著乙同修到處傳這件事。這種行為是變異了的,說白了就是造謠。但是大家處在中國大陸,全都泡在這個變異的環境下,也就察覺不出來了。像這樣的事,如果在西方同修中可能發生的機會很小,比如甲同修看到乙同修穿了一件很高檔的衣服,就會直接了當的問:「你怎麼能花錢買這麼貴的一件衣服呢,這不對呀。」(或類似的話),那麼乙同修就會說:「啊,我不知道啊,這是某某送的。」這不就沒有誤解了嗎?而在大陸這個環境大家都有這個思維定勢,都習以為常了,說話做事都不直接了當,都習慣性的繞著彎子,都憑著自己的主觀臆測來分析,誰也察覺不出這有甚麼不對勁的地方。我也是來到海外,經過了東西方文化的比較與衝擊後,才察覺出來。

像這類事情,在《由》文中我還看到不少。

再舉幾例,資料點的甲同修去幫乙同修安裝衛星天線收看新唐人,乙同修問甲同修:「你今天學法了嗎?」甲同修笑了笑說沒學。這下又壞了,乙同修又憑主觀臆測認為甲同修幹事心太重,沒學法還笑的出來。而甲同修又沒有做必要的解釋。其實如果甲同修稍微解釋一下,只要沒有顯示心或埋怨等其他執著心,完全可以消除這個誤解,比如說:「我還沒學,時間擠不出來啊,我做資料,教大家技術每天要花××小時,我也希望有人能分擔一點我的工作,讓我可以有時間學法啊。」當然乙同修如果換個口氣問會好很多,比如說:「你這麼抽出時間來幫我們,那你有沒有足夠的學法時間啊?」等等。

再有,丙同修去資料點,丁同修拿了個用來充飢的爛蘋果招待丙同修,丙同修嗤之以鼻:「這個我寧可不吃也不買。」丁同修聽到這又是笑了笑,不願解釋。丙同修是憑著主觀臆測認為,「這些做資料的竟然還有空買水果吃,還是爛的。」而丁同修又懶於解釋,沒有及時消除誤解。如果丙同修直接問:「你們為甚麼買爛水果啊?」乙同修回答:「這是用來充飢的,為了節省費用。」這樣誤解不就沒有了嗎?

做資料的同修是了不起,但是問題出現大家都要找自己,誤解就會少,協調就會好,效率就高。不做資料點不能憑自己的判斷下結論,而做資料的也不要甚麼事都一聲不吭,在不影響工作和安全規定的前提下,該解釋的就解釋,不要通通守口如瓶。畢竟不做資料的許多事不了解。雙方的思維都簡單一些,誤解就少了,更加圓容了。

其實,我剛到海外時,身上毛病也很多,經常和海外同修有摩擦,有誤解,發生了之後總覺得,我也沒錯呀,他為甚麼這麼對我啊?慢慢的才發現原來是自己的問題,自己都察覺不到了。我也希望來到海外的同修,如果能看到這些大陸同修所意識不到的問題,能及時指出。不要想:「咳,自己人微言輕,或者是,我也不會寫,還是讓別人寫吧,或者是,總會有人寫的」等等等等,這些想法都是變異的,都需要我們在修煉中歸正。

希望全體大法弟子共同精進!

個人所悟,不對之處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