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有福,我也有福」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三十一歲,十九歲時幸得大法,後來我結婚了。結婚前婆家人並不說甚麼,可是結婚後總是看著我不讓我煉功,有時還講一些難聽的話攻擊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惡黨迫害法輪功,我的公公婆婆丈夫更是不讓我煉,我和丈夫甚至達到離婚的地步。他還說要出去告我。

我對他講真相,講北京天安門自焚是江氏集團栽贓陷害,及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可是他就是不信。後來我說:你要和我離婚也行,你不是說我煉功煉傻了嗎?別以為我甚麼也不說就傻,我只是不願和你爭執。這些年我沒耽誤甚麼活,自己家活幹了,還抽空打工,哪年不掙幾千元錢,拿別人家去了嗎?這回是你要和我離婚,不是我煉了法輪功不和你過日子。離也行,咱倆過了這麼多年,該我的我都要,家產有我一份,雖說我修煉人不求名求利,但這回是你拿我傻,所以我告訴你,我一點都不傻,既然你這樣絕情,我也不會怕我的錢多。後來他不離了,但還是阻止我煉功,所以我很少煉功,只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我的孩子特別懂事,三、四歲就經常叫我給他念法輪大法經文,還趁他爸出去時叫我煉功。想想孩子我沒和他離,於是我就總在外面找活,趁晚上可以學法煉功,有機會還可以講講真相。由於我很少煉功,有一天我和孩子躺在炕上想:我好多天沒煉功了,這麼不精進,師父還能管我嗎?正在想著,我看見我和孩子的頭上有一個大法輪正在轉呢,大約持續了三十秒鐘,一動念看不見了,但我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我,讓我別放棄,好好修。

二零零八年我到一家蛋托廠幹接蛋托的活,由於學習時間短自己操作,蛋托落下一個大包,我怕把模具擠壞,就把機器關了,然後用手去摳,不知是沒關好還是誰碰了開關,機器啟動了,由於關閉的間隙小,來不及把手拿出來,機器就合上了,把我的手和手臂都擠在機器裏,當時只覺得手剛貼到機器就嘎巴嘎巴的響,還有悶機的聲音,等機器分開之後,我把手拿出來了,同事們跑過來,看見我手套上有血,嚇的找老闆。老闆娘來了,說我的同事和師傅們怎麼不在旁邊看著,我說這事不怨他們,就是誰也不可能眼睛總盯著呀!怨我自己,誰也不怨,我沒事,不會傷到骨頭的。

老闆帶我到骨傷科醫院檢查,真的沒傷到骨頭,醫生不相信又重拍了兩張片子,結果真的沒傷到骨頭。醫生說你真是萬幸,這裏來過好多蛋托廠出事的基本都是骨折,嚴重的能切斷骨頭,你竟一點沒傷到骨頭和筋。這時,蛋托廠打來電話說我用的那台機器,蛋托模具碎了四條,比我手腕還粗的鋼製的大拐都彎了,模具周圍一寸多厚的鋼板都變形了,我知道這麼大的力量沒傷到我的骨頭,一定是師父在保護我。

老闆給我辦了住院手續,我讓老闆把住院手續退了也不報公傷,老闆說:「你也有福,我也有福,這要是碰上別人得花多少錢呀!」我看只是食指和手腕處各有一個三角口,止痛藥和麻醉藥我都不讓開,老闆說這可不行,這樣縫傷口哪能受得了?然後開了,處理完傷口老闆到藥店開了些消炎藥把我送回家。半個月後我的手就活動自如了。知道此事的人都說法輪大法好。我們廠的老闆娘和她的兒子都同意退團退隊。弟子無限感恩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