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勢力到底安排了甚麼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師父在《清醒》這篇經文中講到:「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

我認識一位年輕的同修,多年來她的丈夫在外面拈花惹草,給她帶來極大的精神痛苦,她無可奈何的承受著,不知怎樣突破。當我和她談到這是舊勢力想利用她的丈夫達到干擾她救度眾生同時毀滅她丈夫的目地時,她困惑的說:「那舊勢力咋這麼壞呀,它到底想幹甚麼呀?」

在和同修的交流中,我經常看到像她這樣的人,有的身處魔難之中,根本意識不到是舊勢力的干擾;有的明知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卻不知如何擺脫,在魔難中痛苦掙扎;有的貪圖安逸、舒適的生活,忘記了救度眾生,認識不到這也是舊勢力的另一種安排,反而以「苦」為樂。

有的大法弟子也一直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可是那不是嘴上說的。打個比方:你上了舊勢力的船,一邊往前開,一邊說:「我不上你的船!我不上你的船!」可是你就在它的船上啊!甚麼時候你睜開雙眼,意識到了前面將面臨的暗礁險灘、驚濤駭浪,返身跳回岸上,那才能真正的擺脫了它的控制,才能從新登上師父的法船。

大法弟子對於根本執著、擺正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的關係、走正師父安排的路等等問題不能清醒、理智的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去認識,儘管一直在做三件事,由於法理不清,也會使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同時給整體帶來損失。

那麼舊勢力到底安排了甚麼呢?我就自己所在層次談一點粗淺認識,目地是希望同修有所借鑑,共同提高,請慈悲指正。

師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中明確的告訴我們:「學員自身的業力、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都是被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惡真正破壞法的根本藉口。」

我悟到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干擾迫害也都是針對這些方面下手的。

在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中,舊勢力把在史前為救度眾生與師父簽約而來的大法弟子非法關押,酷刑折磨,甚至活摘器官;把大法弟子有正念的一面隔開,利用大法弟子還未修掉的執著與人心,在高壓下寫下甚麼「悔過書」,以達到摧毀大法弟子正信和意志的目地;舊勢力死死抓住大法弟子以前被欺騙時和它們簽的約,弄一兩個先走,藉口是大法弟子有學了大法就上了保險的人心;讓大法弟子出現嚴重病業,目地是檢驗周圍的人,看別人還修不修了;安排了特務這種人,在大法弟子內部起干擾、破壞作用,以此來考驗大法弟子,淘汰不真修的。

舊勢力安排了邪靈惡黨鎮壓上億人的正信,以人類最惡毒、最流氓、最愚蠢、登峰造極的邪性迫害來干擾師父正法,迫害大法與弟子,製造了「天安門自焚」、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等等慘絕人寰的迫害;造出了反宇宙、與天、地、人鬥的邪靈惡黨和黨文化,等等等等。

舊勢力隱藏在各種人心、觀念、執著中,有時極其隱諱,有時極其邪惡,有時又以偽善的面目出現,給大法弟子修煉之路設置了很多死關、巨難。只有以法為師,才能識破它們千變萬化的招數,只有走出「為私為我」,放下保全自己執著不放的人心,才能真正走出舊勢力的安排,從舊宇宙中脫胎出來。

一、舊勢力安排了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

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中講到:「正法這件事情,在上一個地球就已經安排好了,都已經試驗過一次了。那麼也就是說,這件事情經過這麼久遠的年代,都在系統的安排。那麼大家想一想,人類的社會,我們所能看到的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嗎?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的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

舊勢力安排的事情實實在在的反映在我們修煉的環境中,靜心審視一下,它們幾乎是如影隨形,隱藏在陰暗的角落裏,具體而又不易察覺,幹著它們要幹的。否定舊勢力就要時刻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分清哪些是師父留給弟子在人中正常生活的思想,哪些是影響救人的觀念、人心和邪惡的干擾,對於後者堅定的排斥、否定、清除,用正念把好思想關,才能從舊勢力的安排中跳出來。

二、利用大法弟子對法的認識不足進行迫害

當我們遇到很難逾越的巨難時,很可能是舊勢力針對修煉人的根本問題下手,前面講到的那位同修就是有嚮往美好人生和愛情的根本執著,對舊勢力的迫害認識不清,她為丈夫的無理傷害、遭受的巨大精神痛苦而哭,為自己去不掉爭鬥之心而哭,卻沒有想到這「哭」的本身也是舊勢力安排的,目地是摧毀修煉者的意志。趕快放下對人的執著,才是破除舊勢力安排的實修。

師父講過大法修煉與過去的任何修煉形式都不同,就是在這個充滿誘惑的現實社會中修煉,走大道無形的路,才能更廣泛的接觸社會,救度所有的眾生,如果帶著個人得道圓滿的私心,正是符合了舊宇宙為私的根本屬性,就是舊勢力抓住的把柄。那些出現病業的、在男女關係上犯罪的、做事經常走極端的、揮霍大法弟子講真相錢物的,都是舊勢力針對個人問題下的狠手,不是被關押到邪惡的黑窩內殘酷迫害,就是讓人做不好三件事甚至失去生命,讓大法弟子在法理不清、走錯路中失掉修煉的機緣,同時也給正法造成極其險惡的形勢,邪惡至極呀!

三、利用大法弟子自身的業力

我曾經做過一個夢:在古代的某一世我是個風塵女子,做了很多壞事,給別人造成了極大的精神痛苦,當族長帶領眾人要將我處死時,卻因為我懷孕了被免去了死罪。現在我出現的思想業力的干擾就是舊勢力在鑽這個空子,這也嚴重的干擾了我現在的修煉狀態。對於這種干擾大法弟子正念的邪惡安排,必須徹底否定,因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對法的迫害,無論大法弟子在歷史上有過多大的錯與罪,都會在正法修煉中歸正,干擾的一切邪惡從最根本上就不應該存在!從舊勢力的出現,到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到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全都不承認!

四、利用大法弟子的執著和怕心

當地曾經有一位同修對兒子的情很重,講真相中又有怕心,她的兒子被另外空間的壞東西控制,從樓上跳下來,摔成下肢粉碎性骨折並精神失常,同修的精力全都用到了孩子身上,被死死的拽住,幾乎快崩潰了。那個操縱孩子的邪惡囂張的對同修叫嚷:「你完蛋了,你完了!」這種邪惡的安排既嚴重干擾了同修做好三件事,又毀了她的孩子,正是舊勢力想達到的「一箭雙雕」的目地。

同修曾說:凡是干擾你做好三件事的,都是你修煉中的最大魔障。修煉到最後了,我們真的應該冷靜的想想自己是否百分之百的按照法的要求、全心的做好了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嗎?一切影響救度眾生的觀念、執著就是要去除的,必須認真嚴肅的對待,對自己的放鬆就是對眾生的不負責任,也是邪惡敢於迫害的藉口。

以上的表現很容易識別,有一種魔難卻更容易被人忽略。

我認識一位同修,給兒子看孩子。那個小孩根基很好,兩歲時就對大法書愛不釋手,當她的奶奶學法時,她會用小手去抓奶奶嘴裏打出的法輪。但是同修卻被這個孩子給牽絆的不精進了,每天早上快到六點時,孩子就醒,讓她發不成正念。白天只能擠出一點時間學法,三件事也疏於做了,可是同修依然沒有醒悟,以符合常人狀態為由繼續這樣消沉下去。

但是舊勢力卻不會罷手,只要她沒有認識到,就會繼續給她加難。後來兒子媳婦把房子賣了,搬回來住,同修就更擠不出時間學法煉功講真相了。

同修把舊勢力安排的角色演的那麼認真,可是它們的目地不就是要你在享受「天倫之樂」中把你給毀了嗎?那個孩子本來是來得法的,卻因為你的執著,把大法弟子給拖下來,她犯了多大的罪?

舊勢力無論怎樣花樣百出,安排的多麼細密,目地只有一個:毀滅眾生!我們只要清楚一點:正法中救度眾生遠遠大於個人修煉。這一切邪惡的安排師父都不承認。 「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堅定一念: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其它的都不要,用行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在修煉中無論出現任何問題,不要陷在具體矛盾中,而是拋開表面的假相,放下心來,從高處用正法修煉的角度去看看舊勢力想達到甚麼目地。舊勢力的「智商」並不高,無非是抓到了迫害的藉口,也就是大法弟子的「漏」,只要用大法的法理稍加分析,就能識別它們要幹甚麼了,在正法的基點上再去找自己的執著,修掉它,不讓舊勢力間隔整體的陰謀得逞,也就很容易了。

越到最後對大法弟子的考驗越嚴峻、越關鍵,如何能清醒理智的對待修煉中出現的各種干擾、迫害,時刻用神念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是修煉人必須面對的考驗。萬古機緣切莫失去,真心希望同修們越來越成熟、堅定,在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中走向偉大的圓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