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從勞教所回來,心態極差,情緒也低落到了極點,真不知道活著還有甚麼意思,關過不去,寫了那些東西,永遠的污點,抹不去了,如何彌補啊!後悔也沒有用,只覺的自己不配再修大法了,有點自暴自棄。雖然師尊屢屢點化,自己也常因感恩師尊而痛哭流涕,但我無法逾越自己心裏那道關,認為就算再修下去,關鍵時刻還是不行,何苦再讓師尊費心呢?算了,不修了。但哪一個說不修的人心裏又真能放下呢?那種生生世世埋藏於心底的願望又怎麼會因為人的一句不修了而滅掉呢?我放不下呀,我們為何而來呀?

經過無數次激烈的思想鬥爭,加之同修不斷的幫助我,他們始終都沒認為我會不修,我終於又拿起了書,並暗下決心,無論能走多遠,學就比不學強,我選擇了再修。

於是師尊循循善誘,一點一點啟迪我的正念,我逐漸的恢復著。可是舊勢力也無孔不入的跟了上來。受過迫害的同修從新走回修煉最大的障礙應該是怕心,那舊勢力就從這裏入手了。它們一次次安排警車在我身邊出現,好像每一回都是衝我來的,可事後一看都不是。但我知道這是衝我心來的,因為它們要毀了我嘛,嚇死我或者嚇的我不敢修,它們就達到目地了。一次次的我真的很怕,正念始終強大不起來,直到有一回,同修說有惡人要舉報我們煉功,我擔心了一天,越是擔心越是出現,第二天幾輛警車開到我們廠(因以前某些方面做的比較好,廠領導了解法輪功,所以我一從勞教所回來就讓我回去上班了),我以為是惡人舉報來抓我了。心想:「這回可完了,再抓我進去我非死裏不可了。」因為怕,各種壞思想翻江倒海似的向外出。我人的思維哪承受的住啊,我沒有辦法了,心太累了,幾乎崩潰了。也許是物極必反,我忽然放下了,隨它去吧,最多是死唄。(當然有承認舊勢力的成份在裏邊)因為累,我躺在休息室的床上睡著了,大約半小時後,醒了。看看窗外警車已經走了。也許是自己嚇自己吧,也許是還有其它原因。

經過這一回,我反而覺醒了:對舊勢力不要抱任何希望,就算不學了,它們也不會罷休的,直到毀了我們為止。現在看到有的同修因某種原因不學了或不夠精進,麻煩事不斷,魔難一個接一個。我挺擔心,盡我的所能我願意幫助他們去破除舊勢力的這種安排。可最終能不能走過來還得靠他們自己。因為有了這個教訓,我開始有意識的去怕心。

師尊在講法中多次提到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隨著學法不斷深入,對舊勢力安排的否定也越來越徹底,只要我能意識到的,我全都否定。只有師尊講的法,指導我不斷的修煉提升。在師尊安排的平和的環境中(如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環境一樣)不斷學法精進,心態會越來越穩,正念越來越強,執著心越來越少。有了良好的心態,強大的正念,做起真相來自然輕鬆自如,得心應手了。因為思想中沒有舊勢力安排的種種因素了,所以外部空間亂七八糟的事就非常少,但畢竟還有意識不到的舊勢力因素在起作用,所以有時還是會有一些事情發生。

曾經遇到過這樣一回「意外」,妻子被人舉報,被帶至公安局問話,妻子發正念並理智的不配合邪惡安排。本地公安局長也是明真相之人,告訴下屬:「去她家看看,把碟啊、錄音帶拿幾個回來,人家看的書別給動。」值勤警察依令行事,回去交差了。(公安局長怕舉報者不甘心再上告,故而做做樣子)整個過程我很巧合的都不在場,因為在我這裏不承認迫害嘛。當同修打電話告訴我時,我雖然起了怕心,但第一念卻是「這事不應該」。事後我和妻子找漏洞,我的認識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必須是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能認識到,做到才行。如果在思想中還有承認它們的哪怕一點點念頭,那它們就會乘虛而入,承認多少,它們就會介入多少。而舊勢力的這種介入,往往都是具毀滅性的。它們安排的關,或者能過去,或者過不去。過不去那就毀了,能過去呢,那就加大關和難,直到過不去,毀了為止。比如有的同修被綁架之後,邪惡就問:練不練了?同修異常堅定的說:「煉」,照理說關已經過去了,該放人了吧,但偏偏不是,反而被非法關押或勞教了。為甚麼呢?是因為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只要是順著它們安排的關和難在過,那它們就安排到底。有的同修在整個過程中雖然那顆對大法堅定的心令邪惡都膽寒,但就因為沒有認識到這是舊勢力的毀滅性安排,沒有破除,以至被迫害致死了。所以正確的選擇很重要,我們能在哪一個環節破除舊勢力安排,那它們的安排就在哪裏結束。

有的同修是在惡警來抓人時正念正行,講退了惡人;有的是被綁架到公安局(派出所)後講清真相,正念闖出或走脫;有的是被送到勞教所後很快闖了出來;有的是被非法關押到期後釋放(未妥協),如果這時還未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妥協了就是被迫害死了(不包括情況特殊的同修),整個過程越到後來越難以否定,因為隨著迫害不斷加重,關和難會顯的越來越大,加之很難學到法,正念不足,想突破就比較難。可是這種在事件過程中的否定也只是亡羊補牢,也會造成一定損失。那麼怎麼做才是最好呢?個人認識:事發前否定被抓,請經常出安全問題的同修想想,是否在思想中還有認同迫害的因素呢?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思想中有,外部才有。比如有的同修對某一個負面消息一開始接受了,在一些思想的干擾下(如怕心)就會隨心而化,去把事情想的很糟,如果不能及時清醒破除,那事態真的就會按他設想的那樣發展。因為舊勢力在那裏看著呢,你這麼想,也就是這麼求了,那舊勢力當然這麼安排了,它還求之不得呢。在其中的同修就會說:「看看,出事了吧」。其實整件事情都是我們自己的心促成的,所以我們的心如何動非常關鍵。

對於負面因素,如果在我們的心裏不讓它有開始,那自然不會有後果了。我們在第一環節否定,根本不承認舊勢力的種種安排,心不隨常人社會的種種變化而波動,只需精進實修,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這多好呢!師尊講的法洪大至極,我們每一個同修都可以從中證悟屬於自己的一切,甚麼都有了,為甚麼還對舊勢力的安排時不時的承認呢?當然許多同修對其承認是因在法理上不清晰,沒有看透這重重偽裝後面的舊勢力的險惡用心。許多時候,我們會有常人心表現出來,但那也只不過是師尊點給我們,讓我們重視起來,從而去掉它。但如果我們不當回事或縱容這種執著,以種種藉口掩蓋,那舊勢力就會乘虛而入,導入它們的安排,演化加大魔難,直到毀了我們為止。從沒聽說同修有執著被迫害,倒是執著心長期不去,又無視師尊點化和同修提醒之人,這樣的出意外的可挺多。因為學法少,關和難大了,過不去了,反過來又埋怨師父,從而放棄修煉或者邪悟,造成了極大損失。那舊勢力看著可高興了,一邊偷笑一邊說:「看,又不行了一個。」

我們在人中修煉就是比較複雜,各個空間層次的各種生命對我們的執著看的很清楚,如果我們不能走正修煉和證實法的路,稍微偏一點,就可能前功盡棄。在一定境界當中,生命存留的關鍵就是選擇,在宇宙正法的這個階段,所有的生命都需要選擇,誰選擇了法輪大法誰就能進入未來,這是生命最根本的選擇。作為我們修煉人,當初是選擇了修大法,在修煉中要選擇的是走哪條路,是舊勢力的安排,還是師尊的安排?在道理上誰都會選擇師尊的安排,但如果法理不清,不能明辨,難免會有時走錯,會造成不同成度的損失。那麼為了把損失降到最低,大法弟子就應該讓我們的路走的更加純正,唯有多學法,才能走正。

本文如果對同修有幫助,那就不白寫。若同修發現有問題,則請慈悲指正並以法為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