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次遭迫害的原因有哪些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一些同修遭多次迫害,很令人痛心。前幾天,在明慧網上「大陸綜合」裏,同一天,我看到有三個我在勞教所認識的同修,在不同的時間受到邪惡不同形式的劫持。對此,我有一點認識,和同修切磋,如有錯誤和不足,請指正。

第一個問題是沒有真正靜下心來學法。無論甚麼原因,作為一個修煉者遭到邪惡的綁架,都是有自己的不足造成的,有些還是相當嚴重的。師父沒有給弟子安排遭受迫害的修煉道路。即使是正念闖出魔窟的,也只說明在跌倒後,按師父的要求去做了,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的修煉人了。走出魔窟的同修,更應該靜下心來學法。但是,這些同修學法,又往往靜不下心來。在魔窟中長期接觸不到法,學法的願望也很強,但是一學,思想中不好的物質就會起到嚴重的障礙作用。而這不好的物質有的是自身本來就有的,有的則是在魔窟中日積月累不知不覺形成的。確實有一些同修走出魔窟後,很快就走入了正法的洪流之中,在網上也經常見到這方面同修的交流文章。可是,相當多的一部份,卻不是這樣。本來就因為法學的不好出了問題,出來後想一下子投入到學法中去,說一點阻力沒有也是不現實的。這需要同修一定要集中念頭去學,一定是自己在學。只要主意識強,就一定能突破的。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這些同修真的是信師信法不夠。這在學法的問題上也能充份的表現出來。真的從心裏相信師尊了嗎?相信師尊說的句句都是真機了嗎?把自己溶入大法中了嗎?我自己就是個例子。我曾常常苦惱自己不是真的發自內心的相信師尊。我怎麼才能無條件的信師信法呢?很多時候,我的主意識清楚的知道一定要無條件的信師信法,在信師信法上決不能打一點折扣。可是就是這樣,不好的物質還是經常在頭腦中出現。我知道,它不是我。在我經常否定自己不能信師信法的因素的時候,我才逐漸的發現,我最大的問題就是不信師信法。這些頑固的人心只要沒有去淨,就是自己不能完全信師信法的障礙。它是一層厚厚的物質,包圍著自己。在學法和證實法中我真的感受到了:相信師父多少,師父就能給我們多少;真的是完全相信了,也就是完全同化法了。沒有其它辦法,就是學法,就是背法。一出現這不好的思想,要及時的否定,我就是要相信師尊,頭腦中任何干擾自己不信師尊的念頭,哪怕是一小點,也要及時的清除。學法要學到句句入心,可真是功夫啊。曾被迫害過的同修啊,我們做到了嗎?

被多次迫害和有求之心關係也很大。被邪惡迫害過的大法弟子又有誰願意再次被綁架呢?可是,在魔窟中被邪惡強加的一切又宛如一條條揮之不去的無形的繩索在糾纏著自己。邪惡的舊勢力不只是想在魔窟中把大法弟子毀掉,它們就是要把這一切強加給受到迫害的大法弟子身上。魔窟中的一切對於相當一部份同修來說,也被實實在在的壓進了大法弟子的記憶中。這是最惡毒的。

在大法弟子走出魔窟後,要想走進正法修煉,就必須徹底的把這一切洗淨。可是,談何容易,那刻骨銘心的迫害,提起都讓人不寒而慄,讓人不堪回首。我曾在勞教所問過一個曾經受過殘酷摧殘的同修所受迫害的經歷。他滿懷痛苦的給我說:「你不要問我這些,我確實不願回憶所經歷的這一切,每一次提起,都痛徹心肺。太痛苦了,你一提,我都心顫。」同修痛苦的傷疤,我不忍提,不想使他再受到這記憶的折磨。可是,修煉啊,是不同於常人中的任何事的。人可以把這一切埋在心裏,但是修煉的人哪,這一切是要洗淨的啊。殘留在心底裏的痛苦,不是也要去乾淨的嗎?在以後的工作、生活或者證實法中,這些東西不經意間就在人的大腦裏閃現出來,是一種很強的干擾因素。怎麼辦?

當這種念頭出來的時候,要及時的、堅定的清除它。對此否定不徹底的同修,在以後的正法修煉道路上,這種在魔窟中受到的摧殘而在心底留下的烙印就如影隨形般的不時的在同修頭腦中顯現。常人有句話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作為修煉的人,這一切不能徹底的否定,時常在心中有一種隱隱的怕,一種不易覺察的擔心、恐懼心。一產生怕的思想,如果不能及時的清理,就是對舊勢力的默認,說嚴重一點就是在求了。

對於一些正念闖出魔窟的同修,或一些反迫害表現突出的同修,走出魔窟後,魔窟的殘酷也不同成度的在他思想深處存留著,雖然微弱,但還有。這些同修出來後,很容易受到同修的讚揚,要是把握不好,在給同修談論闖關時的壯舉時,顯示心和歡喜心都容易出來,不自覺的就證實起自我來。其實在向同修津津樂道和邪惡的較量時,已經在承認邪惡了。如果把握不好,就又是一種對邪惡的變相承認。我自己是這種情況,在勞教所也遇到過好幾個這樣的同修。當然,正念強、心態穩、理智清的同修也有很多,講魔窟中的經歷是為了證實法和揭露邪惡,不屬於這種情況。

真心希望曾被迫害過的同修靜下心來,認真查找自身的不足,全面歸正,在正法的最後關頭迎頭趕上,不負師尊和眾生的期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