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急時刻堅定不移的信師信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九日】從二零零七年的十一月十六日到二零零八年的正月十七日,我有一次非同尋常的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共勉。

二零零七的十一月十六日,我丈夫被一大貨車撞成腦開顱,傷勢異常嚴重。兩個小時之後我才得到消息。當我趕到醫院,丈夫早已知覺全無,兩腿乃至兩腳冰涼。我當時想到救他唯有求師父。我很鎮靜的告訴肇事司機的妻子,別上火,他會好的,並又小聲對她說:「大法師父會救他的。」

當我的丈夫被推入手術室的時候,我坐在手術室的門前發正念:解體一切利用我丈夫這件事干擾證實大法的亂神爛鬼。請師父加持弟子。我向師父表明,我丈夫雖然不相信大法,但他不反對大法,我保證他醒過來之後會明白真相的,會證實大法的。當晚的四個小時,我一直坐在手術室門口發正念。丈夫的妹妹來看到他的情況哭了起來,我告訴她和其他親屬,為了他能好,請不要哭鬧,只請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

以後的時間裏,我每天在丈夫的耳邊對他說:「大法師父救了你的命,你心裏要默念法輪大法好。」

前十天,他一直昏迷不醒,我每天發正念,告訴丈夫默念法輪大法好。當時我頂著來自不修煉的親朋的壓力,不斷調整著心態,默念:「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坐在病床前,不斷的發正念。因為常人社會中的事情要符合常人社會這層理,所以一些具體事情(車禍涉及到的各種問題和肇事司機等)就讓不修煉的家人去辦,但我儘量的要求寬容對方。後來丈夫轉院到另一家醫院,家裏人都不在跟前了,只有我和另外倆人一起護理他。這時丈夫還是不省人事,按一般病例,活下來也是個植物人了。但我信念很足:不允許舊勢力、壞神用這事破壞大法弟子的修煉,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丈夫一定會站起來,一定要讓世人看到大法的威力。

大夫、護士、很多患者、陪護人員都說,我對丈夫太好了,關心備至,一個多月的時間不管黑天、白天,總是坐在病床前。終於丈夫有知覺了,睜開眼睛了,能說話了。當丈夫醒過來時,我對他說的第一句話是:「大法師父救了你,你要天天念法輪大法好。」他說:「我知道,我念。」

有的陪護人員來問我:「怎麼好的這麼快?」我告訴他們:只有法輪大法能救人,你們大家都念「法輪大法好」,讓病人也念。有的說:他昏迷不醒怎麼念?我說,告訴他,他能聽得到的,他心裏是明白的。大法師父是最慈悲的,只要你們大家都誠心誠意的念,師父一定會讓他好起來的。結果有的病人好了,家屬來對我說:「謝謝你!」我告訴他們,要謝的是大法師父。

兩個月後,丈夫好了,和正常人一樣,奇蹟!常人都認為是「奇蹟」,我和丈夫就一起告訴人們,是大法救了他。以前不相信的、不以為然的同學、同事、親朋好友、鄰居都相信了。丈夫的經歷,讓人們親眼看到了大法的無比威力。

順便說一下:邪惡是無孔不入的。我體悟到大法弟子要時時刻刻把自己的一思一念溶入法中,否則,邪惡就會鑽空子。

在丈夫清醒過來,還沒有完全康復的時候,一些親友就在他面前講了一些他們如何出了力等等,丈夫也表示他的弟弟、妹妹、外甥等做的好,還和我發了脾氣。我一時被常人心帶動了,委屈、傷心全來了,心想一個多月沒黑沒白的坐在板凳上看護他,明明是大法救了他,卻換來了這種結果,也就生氣的講了一些常人的理。這下麻煩來了,丈夫的狀態馬上又很不正常,而且他還告訴我:你前功盡棄了。我馬上發正念,這時我發現自己陷入常人狀態,於是馬上歸正自己,解體一切干擾破壞因素;我對丈夫說(實際我是講給那些亂神聽的):我按真、善、忍做人沒錯,我現在是做宇宙間最正的事情,按師父的安排在救人。我非常感謝親友們在我們極其困難時刻對我們的幫助和支持,但是,你們拋來的那些垃圾我一件不接受。我說:我們該忍的忍,但大法也是威嚴的,不正確的東西我們也不能一味的忍讓,那是縱容壞東西,也是不對的。這樣一來,丈夫真正明白了,向我道歉,也給我講了壞神給他演化出許多假相。

回到家,丈夫就給師父磕頭,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他真正懂了,只有自己真正明白大法才能真正被救度。

這兩個月中,我時刻記住師尊講的:「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心裏只有兩個字:救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