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無難關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在學了師尊《法輪佛法─對澳洲學員講法》過後兩天的一個凌晨,即二零零七年農曆九月十五日早上五點,自己突然從睡夢中痛醒,發現自己頭痛的厲害,呼吸相當困難,整個胸部像一塊石板,全身冰冷,當時認為事態嚴重,趕緊發正念,並請恩師加持弟子,到早上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後,自己覺的減緩了許多,這一天就這樣度過了。

到了當天下午五點鐘,自己真的沒想到會有比早上更嚴酷的關要過了。頭脹痛的像要爆炸似的,心胸開始像刀捅一樣的痛,最危險的是不能吸氣,不能出氣,全身絲毫不能動,只要一動,胸口就像刀捅一樣的痛,常人稱為急性心肌梗塞,一下就沒命。從下午五點到晚上十一點這段時間,我一絲都不能動的在每秒每秒的咳聲中度過,不咳就不能出氣,呼吸就會停止,咳一聲都不能長,只能半秒鐘,並伴全身冷汗,全身冰冷如鐵,就這樣煎熬到晚上十二點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自己才稍覺輕鬆點,就這樣在師尊的呵護下度過了難關。

通過這次病業關自己認識到以下幾點:

一、任何時候一定要信師信法,要時刻保持正念。

這次關出現前(十五日半夜二、三點許),得到點化,在夢中,我在一巨石上打坐,突然聽到自己頭頂後方有誰喊了一聲,自己本能的向後方看了一眼,只見身後深不見底,當時有怕心,但還是穩坐著一動不動。自己對這次關嚴肅警覺,時刻要正念,要正悟,要信師信法,不能動半點人心,成與毀就在一念之間。在我最難受的下午五時到晚上十一時許這段時間裏,自己想的最多的就是師尊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

二、在任何難關中,大法弟子要遵照師尊教誨,遇事要向內找。

在這次過關最難受的時刻,自己頭腦中飛速的像放電影似的反映出自己十年來的修煉鏡頭,特別是近兩年來的自身好多不在法上的鏡頭,自己飛快的總結出:1、沒有修去自己不在法上、被黨文化變異的人心,沒有修去用舊宇宙的法理衡量事情、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的人心。表現在對自己的親戚及家人沒能用修煉人的善來對待,用一句不負責任的話「不恨他(她),也不愛他(她)」這樣的語言來為自己為私為我開脫(實則對他們有意見、看法),所以自己走到了危險的邊緣。2、對發正念認識不足。今年以來,自己發正念經常犯睏,有時走神,時間大多十到十五分鐘,多數十分鐘,像完成任務一樣,所以邪惡乘虛而入。3、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好該做的救度眾生的事,師尊多次講法中說過: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在這最後值千金值萬金的時刻,自己真的是沒有認真領會,認為真相也在講,三退也在做,資料也在發,這些都是完成任務似的,自欺欺人的認為自己跟上了正法進程,其實,冷靜想想,自己並非按師尊講法中所要求的要用心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不是原意),恰恰相反,由於自己的怕心、私心等各種人心而使好多有緣之士錯過了一次次被救度的機會。

三、同修間要相互配合,形成圓容不破的整體,更好的解體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由於難大,到了晚上九時許,我老伴(同修)通知了本村組的一位同修來加強我的正念,幫助發正念,該同修平時修煉認真,視同修的事為自己的事。該同修一到我家就用師尊的法來加強我的正念,並長時間發正念,過了一段時間後(即十一時許),我感受到了一個較大的場,真正的正念之場,雖然我身體痛苦,但精神很好,同修在十二點全球整點發正念後回家了,這時我已經能在全球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之場作用下靜心用意念發正念了,這時,我已好多了。所以,同修間的配合在證實法中是不可少的。

最後還談幾句感想:

由於自己文化低(初中一年級),人心較重,認為自己是九九年前得法的弟子,到這個時候還消業。本不想寫這篇文章,向內找一下,認識到這個心不對,應該要寫,在寫的過程中暴露出自己的不足,去掉不足,更好的提高自己。

師尊給了我不知有多少次生命了,用感謝、謝謝等詞是難以表達我對師尊的感受。我是流著淚寫完這篇心得的。現在我只能用一句話說:在今後的修煉路上,弟子一定要用心修正自己,認真做好師尊交待我們的三件事,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向師尊交一份滿意的答卷!

順便也想跟與我有相似情況的同修切磋:在任何時候,不管關、難多大,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要有半點人心,特別是過關的關鍵時刻,一不堅定,不相信師父和大法就會相當危險。我們地區已經出現了一部份同修因為過不去關而早走了,這是我們的損失啊,特別是現在還在過病業關的同修,我們一定要嚴肅對待,不給舊勢力鑽空子,不要出現象我這樣的狀態的唯一途徑就是遵照師尊的法去做,「越最後越精進」。

修煉不精進,好多不足還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