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喊」我晨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七日】自從晨煉開始,遇到過的干擾不斷,最近我突破晨煉干擾,否定人心和惰性,效果很好,個人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切磋。

因工作關係,我每天1:00左右休息,有時會2:00。在網上,看到同修鬧鈴不斷響,還是起不來的現象,我也有過,也曾經試過同修用過的所有方法,效果都不太好。但參加晨煉的決心我始終未動搖過。

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是師父的弟子,師父讓我們做的,我就應無條件的做好,是正法的需要,要跟上正法進程,既然隨師正法就不能掉隊。我想我們為甚麼會被干擾呢,說明我們還有人心在,邪惡怕我們形成整體,形成整體能量場,它們會無處躲藏而被消滅,因此竭力來破壞,我決不承認它。

於是,每天睡前我都說:「師父!我是你的大法弟子,我就必須按師父的要求參加晨煉,若我起不來,麻煩師父叫我一聲。」到了晨煉時間,突然有人打電話給我,一聽是串線了。我馬上悟到,是師父叫我煉功呢。但起來後,睡意沒去,思想不夠集中。

第二天,睡前,我又這樣同師父說,並加上我要很清醒,很明白的煉功,不要犯睏。果然同白天精力最好的時候煉功時一樣,沒有一點睡意。以後,差不多十幾天如此。

有一天,臨時發生一件事我要處理,大約2:40才睡。我知道是邪惡又在搞破壞,又企圖不讓我參加晨煉。我對師父說:不管我睡多晚,我都要起來煉功。師父,它們說了不算,我就只聽師父的。此次邪惡的陰謀沒有得逞。

以前,我一直有依賴心和人的觀念,認為搞技術是男人的事,我只要會簡單操作,夠資料點上用就行了,多次有機會學,都錯過了,總認為有其他人會就行了,何必浪費時間在這方面。

有一天,刻錄軟件突然不能用,我去諮詢搞技術的同修,他對我說話特別不客氣,認為這麼簡單的事還來問,很不耐煩。當時我心裏有委屈,馬上我明白師父在讓我獨立呢。我下定決心突破自我。當晚,我學到2:30才睡。睡前我有一念:我是為學技術,才睡的晚,只煉一個小時的功,該不為錯吧,要不睡不好。便對師父說:「我只煉一個小時吧,師父不認為錯吧?請叫我。」到04:50分時,突然有人敲門,說是找人,有當班的人馬上說,他敲錯門了,給叫走了。我一下驚醒,睡意全消。我一看時間立刻明白是師父又叫我晨煉呢。我靜坐了一個鐘頭,很入靜。

期間,還有盤不上腿的干擾。與同修切磋此事,同修說:「師父既然規定一小時,那就是一條標準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達到這個最低的標準才行。」我很認可同修所悟,我堅決否定它。當天,當腿滑下來時,我再拉上來,再掉再拉,最後單盤,我也堅持坐一個小時。

第二天我悟到我要全盤否定,腿痛的不是我,我雙盤上以後,思想中就想:我就是要煉功。它們所做的全部不算。腿痛你痛吧,那不是我的腿。真感到我坐在一個殼裏很舒服,外面的殼很硬但我不會感知,兩天就突破了。現在雙盤又正常了。從中,我體悟到煉靜功時,一定要雙盤一個小時,若差幾分或不想堅持,很容易暴露出某個人心,從而讓舊勢力看到而鑽空子,希望同修都能很嚴肅對待晨煉,做的更好。

師父的慈悲無處不在,每感及此,就表達不出「佛恩浩蕩」而流淚。晨煉還在被干擾的同修,你真的做到信師了嗎?真的相信師父就在你身邊,看護著你,保護著你嗎?

參加晨煉的過程,也是去除很多不同程度執著心的過程,也是堅強意志的過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是金剛不動的神,我們就要緊跟師父救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