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演出所展現的終極關懷和普世價值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中華民族五千年的傳統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一年多來,神韻藝術團以復興中華傳統文化為宗旨,展開文化道德復興運動。她在全球幾十個大城市的巡迴演出,充份體現著對人類的終極關懷,充份表現著真、善、忍的普世價值。

終極關懷所指向的是關於人存在的基本問題,這些問題是:「我是誰?我從何方來,又向何處去?」「人的根本困境,人生價值和人生意義」,「人與人的關係,人與自然和社會的關係」。這些問題是迷失中的人類,世世代代向蒼天苦苦追問的困擾心靈的問題;它是人類社會所有宗教、哲學和各種學說千百年來在黑暗中摸索,艱難尋求和苦思冥想的問題;它也是人類精神生活中內在的根本需要,失去了它,人類的心靈和精神在焦慮中彷徨,在失落中熬煎,日夜不得安寧。

終極關懷,是對人存在的根本關懷,同時也體現了對人的現實關懷。今天,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正是表達著對人的無限慈悲,顯示著一種宏大的、深沉的、悲天憫人的終極關懷,這種終極關懷是為了實現救度眾生。

神韻藝術團在演出的第一個節目《創世》中,直接而根本地回答了人類幾千年來一直渴望解答,而始終無法解答的基本問題:「我是誰?我從何方來,又向何處去?」 它揭開了無數歲月以來天上人間的歷史謎底,從本體和本源上觸發了人封塵久遠的記憶,激發起生命深處最真實的本性,它表達著對人類最深厚的終極關懷。節目中的《黃糧夢》、《善念結佛緣》表現著對人存在的深切的關注和對迷茫中人生的深沉的呼喚,喚醒人類迷失中的良知,重拾他們返本歸真的天性。

真、善、忍的普世價值是宇宙的真理,是被全人類所共同認同的價值理念。神韻藝術團用一流的藝術,一流的水平把這普世價值,通過歌曲舞蹈呈獻給東、西方各個不同民族的觀眾。節目中的《岳飛》、《嫦娥奔月》、《升起的蓮》、《覺醒》,用中國傳統的道德力量通過藝術的表現,復活人喪失已久的道德理念,復活人存在的價值和存在的意義。節目中《仙女踏波》、《雪山白蓮》、《滿族舞》、《大唐鼓吏》等舞蹈的純真、純善、純美,表達著人與天、地、自然的和諧,這純真、純善、純美,像一股晶瑩透徹的聖水,沖刷、洗滌和淨化人的心靈。男女歌唱家洪亮的歌聲,表達真、善、忍的普世價值和對人的終極關懷,震撼人心。

無數的不同種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的觀眾在觀看中流淚,一位美國的觀眾說:「動作豐富,充滿感情,觸動心靈,讓我哭泣。」 美國律師,一位億萬富翁的女兒高興地說:「這場演出開啟人的心靈,讓我喜悅,這是一種榮幸,我感動得哭了。」 一個旅美華裔詩人表示:「從演出開始到結束我都在哭,每一個節目都讓你流淚。」無數的觀眾在觀看後,心靈得到清洗,道德得到回歸。有位拉丁裔的觀眾激動地告訴人們:「我覺得整個晚會就是喚醒真實和覺醒,最後找回自己。」 一個黑人無邊興奮地說:「當你離開時,你還會體會到心靈的昇華和靈性。」看過神韻藝術團多次演出的一位白人告訴記者:「我覺得演出結束後,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它給你一種持續平和的感覺,對靈魂的洗禮。」 在道德和文化已經墮落的人類社會中,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清洗人的良心,淨化人的本性,復興人的道德和良知,拯救人的靈魂,改變人的思維和行為。

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所體現的終極關懷和普世價值,超越一切民族、語言、膚色的差異,超越一切宗教、信仰、思想、文化和社會體制的差異,超越一切時代和地區的差異。正因為它超越一切時空,因此,神韻藝術團的演出能跨越時空,溝通貫穿一切民族,被不同國家、不同族裔、不同語言、不同信仰和不同文化的群體共同理解、認同、讚美和融合,從而證明它是全人類共同追求的精神和價值,它是人類文化和道德的最終的根源。

神韻藝術團通過不同族裔都能理解的藝術表演的形式,表達對人類存在的根本關懷和對人靈魂的救度,這是從未有過的慈悲,這也是從未有過的創舉。不同形式的文化在這慈悲和創舉中被相通,東、西方的文明在這慈悲和創舉中被相融,不同族裔的人們在這慈悲和創舉中,人心昇華,道德回歸,重拾失落的本性。這慈悲,這創舉,在人類最險惡和最危難的時刻,拯救人類,拯救社會,普度眾生。

現在,神韻藝術團正兵分兩路,在世界各地馬不停蹄地進行著第二次的更大規模的巡迴演出,她正在把這宏大的慈悲洒向世界,她正在把對人的終極關懷和普世價值帶給人類。迷失中的人將會從她傳來的福音中,找回真正的自我,找回久失的家園。

2008年2月13日於多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