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鼓乾樂除歲塵 高足踏入福喜門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九日】一年辛苦下來,到了年尾,仿佛整年的勞累皆像歲痕一樣蓄留在心中和臉上。看上去人們很累,似乎懶的再做些甚麼。

其實,一年過去臨到元旦前夕,這段時間正是天時中新舊交替、吐故納新的時辰,這就好比一天中臨近子時(凌晨零點)之際,自然界中陰濁之氣下走,乾陽之氣上升,是萬物及人類採納吉氣、調衡周體、通元扶陽之時。

按照道家天人合一的道理,人體就像天體宇宙,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克,人體和宇宙都受自然制約。宇宙在自然界中調節有秩,當陽光明媚之時,雲天輕盈,高風送爽;當烏雲密布時,天色沉重,氣壓下降,一場透雨方疏解了天的負重。同理,人也受「氣壓」影響,在奔波操勞中一年下來,人的身體和精神都負荷了方方面面的壓力,如何疏解和通泰身心其實值得一番研究。

我們很多人聽說過冬季好進補,人們去看醫生,醫生說你的氣血鬱滯,給開了一些通調及補益氣血之藥;可我們看這個人:面色沉抑、沒有精神,顯的心神疲憊之狀。吃藥有沒有用呢?有,但不解決根本問題。為甚麼?因為沒有治本。

甚麼是本?有一門學問洞徹了人類和宇宙的巨細,談到宇宙和人體除了物質因素組成之外,還存在其特性(或曰精神);物質和精神是統一的,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制約著萬事萬物;還談到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人除了物質身體之外,還有人的脾氣、秉性、特性、元神存在。

我們這裏姑且把人的物質身體和精神特性叫作身心。所謂對症下藥,人們往往對了身症忽略了心症,治了標。其實心症還得心治。

由於長期操勞,人們馬不停蹄,身體透支;更甚的是心累,鬆弛不下來;加上莫名的煩心事,哎!人哪,活的不是不容易就是不如意。於是有些人強撐著,有些人憤悶或焦慮,積鬱在心。這時甚麼藥能解心結?你這邊用藥化瘀補虧,那邊精神的弦繼續繃著、心態也沒有改變,這不是和藥性逆反嗎?

所以真正會生活的人他補益精神。常言說人憑喜事精神爽,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頭,這是人們經驗中的話,其實我們許多人真的是強開心都表情勉強、那笑容不是發自內心,因為如果我們的生活態度是忤逆的、那麼甚麼能使人真正開了心呢?

我曾見到幾位真正實足快樂的女士,有幼年喪母失學、獨立闖拼立命,有婚姻失敗、異國安身;她們發現真正開心的竟是真誠奉獻和為別人付出的心態,這一劑心藥居然使她們豁然發現了人生快樂的不盡源泉,而且隨之身心自然得到調節。

一女士說她認識一位九十多歲老太,身體輕爽到將腿放到欄杆上能頭靠著腿,老太每天用鉤針鉤織嬰兒小襪送給周邊的幼嬰。與世無爭和給予其實是最快樂的,一種良性的符合了宇宙自然的生活態度,輕盈了她們的身心,喜悅和健康由自而生。

有人說你說的輕巧、我顧自己還顧不過來呢,是。人人都有本難念的經,身在江湖身不由己。可是,我們文明古國中自古就有身在江湖中心在方外的非等閒之輩,試舉三例:其一、樂天自在的濟公,人們說他瘋,其實他是看破並且不屑與人和世爭誡的童真,天真得反了常人態,因為世人都在利益沉浮之中所以視濟公不正常;可是殊不知恰恰是不「瘋」的世人自己入了迷,越不輕鬆就越迷;其二、瀟洒修行煉道的太極真師張三豐,他或結廬獨居或行腳大江南北,在他一百三十七又一百六十八歲時兩次奉皇帝詔請而不赴,樂道的他有詩曰:「笑呵呵,復高歌,風流醉舞書煙波,披魚蓑,走岩阿,日暮江山樂事多,我在斜陽村外過,何人知我醉婆娑!」其三、我們很多人家中供有笑呵呵的彌勒佛像,其實他曾是在江南一帶行蹤神異、所言必驗的布袋和尚,他真的就是樂樂呵呵、萬事煩不了他。所謂中華古來有修者,江湖也有高人在。

的確,說者容易做者難。常言樹欲靜而風不止、人不煩心心煩人。生活中利益得失牽制帶動的我們患此患彼,能不累嗎?積重多了還會成疾。多少疾患的根是在心哪,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靈了,原因在於心症要用心藥治,其為治本。

我們應該先要學習改善生活處世態度,切勿不知足。能看淡才能放下,人若無私心自寬泰。我們也應練習放鬆和調適精、氣、神,善待自己的人必是同時善待他人的。有如蒼天恩育萬物並不索求,有如宇宙真、善、忍的特性造化一切依自然而行。

生活態度(心態)的調試是積極的治本之方,今天也許就是新的征程之始,學習善化情緒和身心不要明日復明日,蹉跎歲月明日不復多呀。不妨先試一試用喜吉疏排鬱結和心累。人說喜極而歌、樂極而舞,一代太極宗師張三豐的詩也講到「高歌」、「醉舞「。祥和怡悅的歌舞有益身心健康,嘶喊狂跳的歌舞帶有魔性、只能讓身心緊張的壓力雪上加霜。

我曾訪探到一斛溫馨良樽,內盛瓊漿,奉獻給朋友。因為我年輕時曾與歌舞有緣,一日我欲毛遂自薦去到一處歌舞昇平之處,我看見那麼多不圖一文、每日不間斷苦煉、只為給可貴的中國人奉獻一台吉祥舞樂的有志者們在揮汗排練之中;冰凍三尺非一日寒、他們的專業水平如日之升、令人刮目。我敬而退下,我感到他們的歌舞很純、一派吉泰祥慶。我這才明白了為甚麼通諳音樂的聖人孔子指出武王之音樂「未盡善也」,而聽到韶樂則感慨說「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至於斯也!」,其「盡美矣,又盡善也」(見《論語﹒八侑篇》)。娛樂其原本是慰犒身心的,吉祥的舞樂確也功益人,更何況在年尾接引新歲之際的歡樂勝況演出;屆此我推薦朋友們即將上演的新唐人聖誕晚會:真正是陽鼓乾樂,通周天、化髒腐、開氣機。

我們中國民間在除舊年迎新歲時喜放炮竹舞龍獅圖個吉慶,其實有道理。祥瑞能周正御邪,人有正氣才能溫陽升元,歡樂的精氣神會幫助調血脈和祛鬱結、煥發英爽。邁上一個喜門坎,得到一劑開懷心藥。有人說我在家裏待著也能找樂子,我說那你就失去了一台子竭誠奉獻的美意和精神惠補的大餐,兩小時的勝演、逾年的彩排和如潮的賀福;一切緣逢齊俱、足為朋友們除否迎泰、日後撐開幸運之航的帆!機運難再。

好朋友們,真所謂:經年積勞歲歲累,窮忙無暇賞翠微,忽然一日捷馬到,月明照見緣中輩;不是皇天忘了兒,一經滄桑離落配,今番御賜辭舊酒,不醉不休飲個美!預祝朋友們都去捧場觀看盛演,盡興如願、採得歡樂吉慶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