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翩翩純美淨舒懷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憶少年時,父親對我語重心長,說終其一身,留給我唯「清白傳家」四字,要我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及長,才知人世太渾濁,無論獨處,或在人中,四字家訓,已世所稀有,即使離開世間繁瑣,偶賞文藝演出,也難有片刻解脫,世風日下,作品中矯情做作者眾,空有技藝,不知所云者多,由不得喟嘆人間文藝竟與現實同樣殘酷,直到天作的緣份,見識了「神韻」。

初賞「神韻」,泫然欲泣。「神韻」格局渾然天成,氣勢自然磅礡,節目更是明快流暢,一氣呵成。若安定心神,目不轉睛,可得見演員轉眸處純淨細膩,身段勁道,傳遞著中國代代文化中不可以言傳的意涵之美,含蓄處不失光明磊落,奔放處,亦不落斧痕。演員看來有極好的精神素質,難得能夠不驕不縱的把傳統文化中的正派精髓表達的收放自如。

看「神韻」舞也好,劇也罷,悠揚的樂聲伴著舞台上所有的流暢,嵌入視覺的是斑斕豐富的美好色彩,是純正和自在可並行不悖的韻律脈動,短短幾小時精神愉悅的洗禮,使步入中年的我對中華文化中道德,敬神,敬天更加嚮往。

觀賞「神韻」,幾度抿緊了唇,模糊了眼,由不得想,此時的人間怎會有這樣一台絕妙文藝?神韻之舞,天人合一的純美,洗滌了我塵世中的種種疲憊,賞神韻敬神畏天的情節,喚起了生命中的某種底層記憶,甦醒了自己返本歸真的期待,低頭想,這樣一場演出,竟可觸發生命如此多的感動,環顧舞台下的中西方觀眾,與我有同樣神情的,竟也比比皆是,超越種族和年齡。這名符其實的「神韻」,若非身歷其境,細細品味,有限的人間文字恐難解個中精妙於萬一。

「綽越風姿從天來,翩翩絕美淨舒懷,若問人間聞幾回,千秋萬古戲一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