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升起的蓮」看信仰的力量

簡評紐約時報文章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談到信仰,美國人的歷史或許對此有著別開生面的解讀。公元1620年9月,正是不堪忍受迫害的102名清教徒乘著「五月花號」貨輪,從英國駛向大西洋彼岸去尋找實現宗教理想的淨土,在嘗盡流亡生活的種種苦難之後,終於到達了現在美國的普利茅斯海岸。虔誠的宗教信仰促成了這第一批美國移民的誕生,而《獨立宣言》更是鮮明的打上了基督教文明的烙印。

三百年來,前赴後繼的全世界移民們為追尋「美國夢」來到美國,機會均等,憑借聰明、勤奮、堅忍不拔去實現「美國夢」更成為一個被美國人普遍信仰的信念,一個時代特徵。

然而紐約時報記者Eric Konigsberg發表的惡意歪曲2008年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報導,卻讓人感到作者是在試圖模仿許多妄圖利用新奇和噱頭來實現其個人意圖。需要說明的是,作為一個有公信力的媒體和一個必須有職業操守的職業──記者,惡意報導帶來的決不是榮華富貴,而是喪失公信力和丟掉前途。

Eric Konigsberg題為「看不下去」的文章避重就輕,用晚會中個別觀眾的退場來抹煞紐約無線電音樂城觀看演出的數千位觀眾,並且很「自然的」把這種退場歸結到是和整場晚會近二十個節目之中幾個和法輪功有關的節目,並斥之為含有「政治」因素。很多晚會報導中沒提的一個現象是,新唐人晚會節目多,中場休息只有十分鐘,洗手間每每排起長龍,以至於每次下半場開演,都有不少人被攔在門外,等下半場第一個節目結束後才得以重新入場,不知這些觀眾留下的臨時空位,是否也被Eric Konigsberg算作了退場者的空位而加以刻意渲染?還有演出結束前因趕末班車而提前退場的少數觀眾,不知Eric Konigsberg是否採訪過他們對演出的觀感?

就在紐約時報這篇歪曲報導後的2月7日至9日,神韻藝術團在紐約無線電城演出的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多場爆滿,9日最後一場演出,更是人山人海盛況空前。而很多人正是因為看到紐約時報的歪曲報導後才決定要來觀看演出的。歪曲報導的目地無非是讓大家不來觀看神韻晚會,結果反而替神韻晚會做了廣告。

在Eric Konigsberg斥之為包含有「政治」因素的《升起的蓮》一劇中,信仰「真善忍」的女法輪功修煉者被中共邪惡政權迫害致死。這本來就已經是被更多人知道的一個事實真相,而女法輪功修煉者在劇中展現出的堅忍、純善與真實的事實在一起,本身就構成了震撼人心的力量。展現追求真理的信仰、反映善惡的交戰,正義與邪惡的選擇,正是人類永恆的話題。也正因為如此,才引起了眾多美國觀眾的共鳴,被觀眾稱為「良知的主題」。

我無意對紐約時報和Eric Konigsberg做更多的評述,因為不值得。從美國人民對神韻的由衷讚歎,再到對神的信仰的回歸,在冉冉升起的蓮中,我看到的是美國國民性中對真、善、忍理念的認同和回歸。在冉冉升起的蓮中,我也看到了「真、善、忍」精神的力量,他穿越一切民族和文化,在更多人的心靈中產生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