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紐約時報》文章如何被中共利用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五日】《紐約時報》2008年2月6日發表了一篇片面議論「神韻晚會」的文章。記者在文章中流露出的那種帶有偏見的語氣,加上以莫須有的手法說「可能有幾百人退場」,是極不嚴肅和不負責任的做法。正是這些片面言辭,被中共大肆利用來煽動中國人對法輪功的仇恨和誤解。

中新網在轉載這篇報導時,把原文中的迫害背景,對神韻演員的採訪,觀眾的正面反饋統統刪除了,而是突出多少人離場,還故意玩文字遊戲給人製造幻象。原文本來就是「莫須有」,但是說的也不過是總共「可能有幾百人」離場,而這中新網企圖給讀者製造「一波一波的」「幾百人一群」「陸續離場」的印象,恨不得場子都空了。要知道,在中共媒體上對法輪功的污衊,可不是簡單的文字攻擊,而是將會給中共當局迫害法輪功推波助瀾,那是甚麼樣的後果?不就是在間接的做中共的幫兇去殺人嗎?不知道這是不是出乎《紐約時報》該記者的本意?

《紐約時報》記者聽不到現場觀眾的熱烈掌聲,看不到散場後觀眾的熱情反饋,偏偏去抓個別人離場的事。如果真要去抓新聞點,該記者應該去深度挖掘一下,就是這些離場的人為甚麼不接受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反迫害的內容,為甚麼揭露中共對信仰的迫害會使他們那麼的不自在。是他們喜歡共產黨嗎?是他們不相信迫害的存在嗎?是他們因為不喜歡法輪功,就可以容忍別人被共產黨迫害嗎?這樣挖掘下去,那才是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就如同納粹屠殺猶太人時,作為一個記者,關注屠殺,制止屠殺是最為要緊的。如果去挑猶太人的刺,間接幫助納粹製造屠殺的理由,那把自己擺放到了一個甚麼位置上呢?

《紐約時報》文章的主要論點就是說,神韻的宣傳材料上沒有提到法輪功,而節目中卻有與法輪功相關的內容,所以有觀眾退場。神韻晚會的節目豐富多彩,以中國傳統文化為主線,法輪功本身與中國傳統文化密不可分、水乳交融,能說法輪功是西方文化嗎?演出中有表現神話傳說,有佛家的,有道的,有歷史典故,有民族舞蹈,有傳統樂器,有唱歌的,有打鼓的等20多個節目,只有兩個舞劇《升起的蓮》與《覺醒》和一些歌詞與法輪功修煉和反迫害有關。在介紹材料上,並沒有把具體的內容單列出來,為甚麼一定要把「法輪功」提出來呢?

事實上,從反饋來看,很多觀眾對那兩個與法輪功有關的節目很感興趣,很受感動,因為這畢竟是正在大陸發生的現實寫照,相對於歷史典故而言,自有其更加觸動人心的力量,最能喚起觀眾的共鳴。神韻藝術團展現的傳統文化,是從遠古延綿到今天的文化,恢復的傳統道德,是從古代的純樸天性一直到今天對真善忍的捍衛,法輪功的故事是最有現實意義的,道德不是茶餘飯後的談資,那是與付諸實踐的勇氣緊密相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