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就是修心性

得法初期的一段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四日】想當初剛得法時我的心情萬分激動,不知流了多少淚水,就好似見到了盼望已久的父母,有很多的心裏話要向恩師訴說。夢中我看到《轉法輪》上有祥雲飄浮,我知道這是一本天書。那時無論白天夜晚,一有時間就看,手不離書,知道了學法的重要性。

九六年,在城裏同修的幫助下我們當地成立了煉功點,煉功場上掛著「法輪佛法修煉」幾個金光大字的大橫幅。我們早起煉功,晚上集體學法,身心沐浴在偉大慈悲的佛光裏。

那時的修煉,沒有如今的轟轟烈烈驚天地泣鬼神的偉大壯舉,是在日常生活中一點點一滴滴的在學法中得到心性的昇華。我覺的自己每天都在變,內心感到真是幸福無比。

回憶十多年的修煉,一件往事仍記憶猶新。那是我在得法初期修煉中的一段紀錄。

九七年五月份的一天,我一個人在家。中午電話鈴響了,我拿起電話問誰呀,她說是找我丈夫,我說他不在家,你有事嗎?她那邊聽到是我的聲音,立即就開罵,說你怎麼不死呢?你死了我好和老王結婚。這事太突然,心裏一驚,心想,這是怎麼啦,我在家招誰惹誰了,她憑甚麼罵我,等回過神來一想才明白,她一定是我丈夫在外邊的相好,他們早就有關係,所以我丈夫經常不回家。我心想,你們不講道德,胡作非為,反倒有理了,找上門來罵我,世上哪有這個理!就想和她在電話上對著幹。但又一想這不行,我已經學法修煉了,是大法學員了。這事來得突然,是師父利用它給我提高心性的,讓我過情關,我就忍著聽她罵吧。她那邊還真象瘋了似的使勁的罵,把我們家的祖宗八輩都連上,罵個底朝天。她罵了足有二十多分鐘才把電話放下。

她罵完了,大概氣也出了。可我這裏,明知道是在過關,可就是放不下,感到這是有生以來受到的最大的委屈,坐立不安,心慌意亂,心七上八下翻騰著,要不隔著肉這心臟都能蹦出來,腦子裏總響著她罵我的聲音。我怎麼也不明白,他們搞不正當關係,怎麼還有臉反過來罵我?這時心裏很矛盾:他回來我要和他幹還不符合法的要求;不和他幹我這口惡氣出不來,怎麼辦?想來想去,天就黑了。不一會他還挺高興的回來了。一進門就問:飯做好沒有,吃飯吧!我說你還有臉回來吃飯!他說,你這是怎麼了,哪來的?我說,她在電話裏罵我,她算甚麼東西,憑甚麼罵我,你倆合計好了,想氣死我嗎?離婚吧,我不想和你過了。他當然覺的那個女的沒有理,就說她再來電話你就別接,不理她,別和她一樣。這時孩子們都回來了,我只能裝作沒事過去了。

夜晚大家都睡了,靜靜的,可我的心不靜,翻來覆去的折騰,無法入睡,往事一件件湧上心頭:我這一生的心酸,艱難,困苦,全都湧上心頭,做人為甚麼這麼難呢?我七歲時,七天之內父母雙亡,沒錢埋葬把房子拆掉做了棺材,哥哥姐姐把二老送走後,我就沒有了自己的家,過著流浪生活,到誰家都得看人家臉色行事,還經常挨姨娘的打,常常是眼淚泡飯吃。有病了,誰給醫治?就是命大活過來了。我的童年吃盡了苦,就像一棵草,更是一棵黃連草,太苦,沒有得到父愛也沒有母愛……,現在勞累一生,人到中年,子女長大,丈夫卻有了外遇,沒有了夫妻情份,又得了一身的病,越想越痛苦,「老天對我怎麼這麼不公?看看那邊的他睡得很香,就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我的淚水從心裏往外淌,濕透了枕頭。

想到這裏,突然問自己:我來到這人世間幹甚麼來了,我為他們痛苦值得嗎?碰到魔難,不找自己讓情障礙著,跟自己過不去,這算修煉嗎?想起師父說的話,「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真修》)我一下子爬起來,走到師父的法像前,上了幾炷香,拜了三拜,流著淚說:師父啊,弟子今天這一關沒過好,請您以後接著狠狠的給我關過,我今生就是為法來的,為法而生,以後不再辜負您的苦心教導,我不能陷在常人的苦辣酸甜中毀了自己,要好好修煉,跟您回家。

說到這就看到師父在嚴肅的看著我,我心裏有點發慌,就像犯了錯誤似的感到羞愧。

第二天還是那個時間,她又來電話罵我,比前一天罵的更兇,就像刮起了十二級颱風似的使勁的罵,聽得出來,她還氣得上氣不接下氣。罵了一陣,她說,我罵你,你咋不罵我呀?你倒是罵呀!你為甚麼不罵?我說:我不想和你對罵,我也不能和你一樣的罵,因為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我的師父不讓我罵人。你心裏有甚麼怨恨你都說出來吧,我聽著呢。我說完這話,她的聲音小了,慢了,也許是受到良心的譴責吧,最後說:算了,我也不罵了,就把電話放下。她罵完了,我也聽完了。我的心裏很平靜,走到屋外透透空氣。太陽把光照在我身上,暖暖的很舒服,又好像對我說好好修煉吧!我從心裏笑了……,從那天以後她再也沒來過電話,我丈夫也不再去她那邊了。是師父用洪大慈悲的法力挽救了我的家。

二零零三年丈夫得了肝硬化躺在病床上,我想讓他得法,就給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帶,給他讀《轉法輪》,我用師父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好好的對待他。他當時讓病折磨的很痛苦,總和我發脾氣,我都處處忍讓和寬容,讓他多學法改變自己。

通過學法他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每次有了師父的新經文他都看,還說我們不能白看要我拿錢給資料點。他含著淚對我說,如果有來生我們還做夫妻,我要報答你對我的這份感情。我說你得到了不知珍惜,要失去了你才明白。我今生學法修煉就是要脫離人生的苦樂無常,我將來要能修成正果就返回自己的家園,去見自己的真正父母,我沒有來世了。說到這我流下了淚水,他也很傷心的哭了。二零零三年八月份他臨走時握著我的手說不出話來,我說:你放心的走吧,不要怕,師父說人得到大法,死了不下地獄,你以後還可以轉生。他點點頭。

他走後,沒有幾天我就平靜下來了,過去了,因為我是來修煉的,不能總讓他干擾我的心。讀法使我理解到,大法弟子經歷的一切苦難都是為鋪上天的路。大法打開了我的心結,使我醒悟。我非常感激,師尊嚴格要求心性修煉,使我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前的修煉中打下了良好的個人修煉基礎,也因此才能使我們在殘酷的迫害下毫不猶豫的走上助師正法之路,成為一個堅定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我雖然年齡大點也要緊跟快跑,跟上正法進程。完成我的使命,隨師尊回家。

水平有限,寫的不好,這一句那一句的讓同修見笑了,請多多諒解,批評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