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講清真相,在證實法中提高心性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一日】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在最近的幾次心性考驗中,我都沒有做好。感覺到似乎沒有甚麼可說的。但是在同修們的鼓勵下,我終於還是靜下來開始寫心得體會。在交流和學法的過程中,我也能夠進一步的放下執著,更好的溶於真、善、忍中。

在這歷史性的時刻,清醒的認識自己生命的目地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是重中之重。我告訴我自己,無論我能認識到多少,我都要做師尊讓我們做的事情。

過去的八年中,我參與協調了很多證實法項目。不管哪裏有緊急的需要,我都毫不猶豫的趕去幫忙。在師尊的呵護下,帶著從法中得到的智慧和一顆救度眾生的心,我才能夠一路上突破重重障礙。

《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師尊告訴我們要面對面講清真相:「當然這裏邊有正法形勢的作用,但是如果每個大法弟子不去針對個人、個體去講真相的話,不去在社會上去講真相的話,那麼常人表面的這種思想轉變過程,神不會給他們每個人做的,所以人表面的這方面的東西,大法弟子是要去做的。」

我大部份講真相的工作都是面對面形式的。只要有時間,我就去參加各種社區活動,和人們打交道。因為我意識到這是溶入主流社會的好辦法。只在正式場合見個一兩次是不夠的。需要付出很多時間和心血去建立良好的關係。日復一日,我們的真誠和堅持才能最終喚起他們的良知。

我悟到救度世人中大家也不過是啟迪人的良知和善念。有一個我常接觸的律師,他在布里斯本歡迎人權聖火的儀式上發表了非常正面的演講。那以後,他的妻子跟我說,她丈夫把我當作他良知的試金石。他已經有五年不曾發表演講了。我想,是我真誠的堅持讓他的良知無法說「不」。

一個省議員因為無法在聖火歡迎儀式上演講而給我發來了道歉信。我在回信中表達了我的失望和理解,同時鼓勵她重新考慮,但我沒有給她任何壓力。後來,她還是來了,並發表了很棒的演說。在以後的來信中,她說:「是你平和的本質和永不言放棄的態度給了我勇氣走出來為人權聖火說話。我很高興跟隨我的良知來行動。耽擱了這麼久,真讓我羞愧。希望你們的艱辛努力取得成功。」

救人的確是艱辛的,但是我相信如果用心去做,如果有永不放棄的決心,人們就能知道真相從而被喚醒,知道如何行動了,也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在黃金海岸,發傳單是很困難的,第一是人手不夠,第二是市政廳在這方面的管制很嚴格。所以,我就選擇了一間一間的走訪各區的商店和咖啡店,向店主講關於法輪功及受迫害的真相。一旦店主明白了真相,他們會讓自己的店員穿上聖火接力的T恤衫,以此表達對人權聖火的支持。而T恤衫的信息就成了店員和客人談話的熱點。

我接觸了很多社會團體和宗教團體,試圖向他們的成員講述人權聖火。每個和我談過話的人都說要把信息傳遞給身邊的人。

時間是非常寶貴的,還有那麼多人等著被救度。我們需要更大的智慧去接觸更多的人。師尊告訴我們,結果不重要,過程才重要。我真的很珍惜每一次通過大法活動去接觸有緣人的機會。通過這樣的機會,才能夠向他們講清真相。

在紐省北部的一個城市Byron Bay,那裏沒有大法弟子。經過幾次奔波和講真相,大赦國際當地的一個成員願意幫助組織那裏的人權聖火活動。她做了大部份準備工作,而我們則在背後支持。這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當地活動,並且對這個小鎮影響很大。很多民眾得以了解迫害真相,在請願書上簽了名。我很欣慰的看到常人能夠在支持法輪功的活動中成為組織者。通過這次經驗,我認識到我們決不要低估一個明白了真相有了正念的常人的力量。

每當有了緊急的證實法項目時,我都感到擔子很重,壓力很大,這種感覺會越來越強烈。這時候,對我來說,就很難平衡學法煉功和協調具體項目的關係了。儘管這是我修忍的好機會,但是我常常不能夠做好。我總是在電話中對同修失去耐心,抱怨他們不能給我足夠的幫助。漸漸的我悟到如果不能把自身的修煉和做證實法的工作結合起來,我就好像是一個常人在做證實法的工作。

師尊教導我們每當遇到問題時要向內找。我就花時間靜心學法,我發現當我抱怨別人做的不夠時,我有一個隱藏很深的執著心,那就是覺的自己比別人強,比別人有能力。雖然我嘴上沒有這樣說。這是一顆顯示心,把自己擺在別人之上。

向內找是把萬能鑰匙,它幫我打開心結,看到我人的一面和神的一面的差別。向內找幫助我認識到無論做甚麼,都要先把自己擺在大法弟子的位置上,用法來衡量一思一念。這也是我放下人的一面,走向圓滿的修煉過程。

感謝師尊為我安排了這麼多提高的機會。感謝各位同修一路上對我的幫助。

(二零零七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