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電話促「三退」中修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一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下面是促「三退」電話小組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在同修間的鼓勵和攙扶中共同走過的一點體會。

八月在美國聽了師父的講法回來,大家深感是我們沒有做好,讓師父操心了。看到我們悉尼在打電話講真相方面有著很大差距,長期堅持不懈打電話的同修覺的有責任來協調打電話。一次集體學法結束,有幾位同修一商量,電話小組成立了。

其實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不過有了想救眾生的願望而已。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所以只有珍惜這萬古機緣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才能對得起自己,不給未來留下任何遺憾。

一、突破自我,修去怕心,拿起電話

打電話促「三退」第一個要突破的就是我們自己給自己設的一堵牆──怕心和擔心,使人拿不起電話。怕對方提刁難的問題答不上來,怕萬一被對方罵,怕講不好救不了對方反而推了他一把,擔心自己表達能力或說話不流利,擔心對方說我們「搞政治」等等。

我們第一次坐下來集體學習師父在《美國首都講法》。大家通過交流,明白了擔心和怕心源於我們對大法的堅信程度不夠,只要我們有一顆堅信大法的心,堅定的去做,眾生就能被救度,而真正救度眾生的是大法的無邊法力。悟到了,那不好的物質也隨之解體了。

然而現場打電話時,看不見對方只能憑感覺來判斷,問題就來了。以前沒打過「三退」電話的拿起電話打過去,有的怕對方掛,就像念廣播稿一樣,不管對方感受,如入無人之境;有的自己緊張,手也出汗了,聲音也顫了,語氣也高了。再聽幾年一路打下來的同修打電話,輕鬆自如,就像母親叮囑自己的孩子,就像姐和妹在敘家常,就像朋友之間的聊天。那種在正法中修出的慈悲,讓一切不正的因素隨之解體。通過現場打電話,我們找到了差距,找到了怕心所在,知道了造成怕心的病根師父已經給拿下去了,只剩下那點黑氣在往出冒,需要我們自己在打電話促「三退」救度更多眾生的修煉過程中消除掉它,從而整體鍛煉成熟,成就我們各自的果位。

其實正法走到今天,邪惡已經邪不起來了,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是邪惡怕我們!如果有怕心就會有假相,使你繼續怕,讓你總也走不出來自我設的圈子,如果我們把怕心去掉,抱著救度眾生的願望,抱著大法能救度眾生的堅定信念,就能拿起電話。在打電話促「三退」的實踐中逐漸的把各種人心去掉,就會越做越好,走出自己的路來。

二、重視學法,修去人心,珍惜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環境

擔心和怕心去掉後,隨之而來的又出現了爭鬥心、歡喜心、顯示心、妒嫉心、求心和證實自己的心。當我們打電話時,常常出現對方不理解、不認同,這時往往守不住心性,爭鬥心出來了,聲音自然也就高了,非得說個清楚不可,對方感覺不到慈悲的場,看惹不起,躲的起,啪!電話掛了。這時我們往往才想起自己是修煉人,執著自己,證實的不是法而是自己。

記得,那是電話小組成立後的第二個星期,當我們各自打了一週的電話,又一次重逢的時候,大家有很多體會要與同修分享,那種掩飾不住的興奮,每個人都有喜人的成果,退的最多的有十一人。當時我們並沒有察覺到歡喜心已經出來了。接下來的兩週我們再坐下來交流的時候,心情有些沉重,因為退的人數明顯的減少。通過學法交流,大家對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有了更深的理解。

打電話的時間在持續,大家也積累了一些經驗,這時新的執著又出現了。有位同修在交流中,暴露出自己的顯示心理,愛講自己打電話促「三退」中的一些成功例子。有位同修談到別人「三退」的人數比自己多,心裏不舒服,妒嫉心出來了。有位同修還講了這樣一段經歷,一次打了二十多個電話,近三個小時,只退了一個。看看表快十二點了,講的口乾舌燥,心裏這個不平呀,這時她的先生從外面進來了,她就和她的先生抱怨:「勸三退真難呀,打了將近三個小時的電話,就退了一個。」她的先生說:「我煉完功一直在外面發正念哪,你的求心太強了,你不是讓他們明白真相而發自內心的退出邪黨及其相關組織,你是在求他們退出邪黨及其相關組織。」是呀,帶著強烈的求心,講出的話沒有能量,和常人講話有甚麼區別,怎麼能救眾生?找到了這顆不純淨心,心裏的抱怨也沒了,第二天同樣的電話,再打一次不到二十分鐘,退了三個,還是真名真姓。

有位同修在交流中講了這麼一件事,她自己在家打「三退」電話,有很多時候對方聽的很認真,也很贊同,但要讓他退時,對方態度就變了。她問打電話促「三退」小組的學員這種情況怎麼辦好?同修就把小組學員做的好的經驗告訴她,這時候是正與邪的大交鋒,所以要持續發正念,並且要盯緊對方不斷的提醒他退了吧!退了吧!為了你的未來退了吧!我真心為你好!你會感受到的。聽同修這麼一講,她明白了,因為對方態度好,往往就放鬆正念,邪惡往往會乘虛而入鑽空子。

另外這位同修說以前一直在家打電話,因為還要做別的項目,就給自己找理由,覺的已經這麼忙了,在家打就行了。直到有一天參加到集體打電話中來,才深深的體會到每週一次的集體打電話不僅可以大家互相分享、借鑑打電話、修煉的心得,打電話時有一個強大的正念之場,更重要的是集體打電話也是慈悲的師父留給今天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一個整體修煉、提高的環境。在集體打電話時,才發現原來自己有這麼多的執著心,一個人在家打時顯不出來,集體打時,都暴露出來了。求名的心,怕別的同修覺的自己講的不夠好,怕別人打都退了,自己這兒不退,面子上難看,自己打的好了,證實自己的心、歡喜心、顯示心就又冒出來了。有時還會去比較,冒出誰勸退了誰就講的好等等,一切的人心、不正的念頭全暴露出來。其實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一切都是師父在做。這位同修說感謝師尊,感謝同修使自己加入到這個修煉提高的整體中,修去一切人心,只帶著講清真相,救度世人這一顆慈悲的心,共同做好我們今天該做的這一切。

我們電話小組是每週四晚七點半先學法,九點發完正念再打電話促「三退」。我們體會到只有學好法,先純淨我們自己,打電話時救度眾生的威力才大。大家聚在一起是越打越想打,正念越打越強,經常是打到快十二點才結束。

在打電話、促「三退」的修煉過程中,每位學員都有很深的體會。從開始的怕心、擔心到後來出現的爭鬥心、歡喜心、顯示心、妒嫉心和證實自己的心,人心不斷返出來,不好的物質不時的往出冒,在打電話這一修煉過程中暴露無遺。這些心歸根結底就是私心,是舊宇宙的理。師父講過未來宇宙是圓容不滅的,有自動修補的能力。我們理解未來宇宙自動修補的功能,體現在正法時期就是大法弟子形成的向內找的機制,因為人體就是個小宇宙,出現問題及時向內找,歸正偏離法的一思一念。通過整體學法、交流、向內找,人心找出來了,不好的物質去掉了,心性提高上來了,慈悲心出來了。

現在整個學法小組都在比學比修。我們學法不帶任何觀念和執著去學,才能真正溶入到法中去,同化大法。真正感受到:整體配合是大法弟子的修煉方式。師父要求我們要多學法。而只有多學法、學好法,證實法,去掉各種人心,另外空間的不好物質也才能去掉;不斷的去學,不斷的去做,境界也就在不斷的昇華。

三、慈悲正念救世人

有位同修在交流中講了這麼一件事。一次她打電話,遇到一位自稱有二十多年黨齡的人,她告訴對方:現在全球已有二千八百萬人退了黨、團、隊,天滅中共是天意,她列舉了藏字石、預言、善惡有報、官場腐敗,講到天滅中共時,說:你是它的一份子也面臨天譴的危險。現在人們都說:「退黨保命,退黨保平安」。

對方很不高興的說:「我是二十多年黨齡的老黨員,你是甚麼人?」同修很平和的說:「我是海外退黨服務中心的」。對方說了許多邪黨的歪理邪說,並說:「你不要掛電話,我舉報你,你怕不怕?」同修平靜的說:「不怕,因為我講的是事實,我花自己的錢,從海外打國際長途電話,就是一顆善心想讓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於是對方的態度一百八十度轉彎,笑著說:「我不會舉報你的,我是嚇唬你的。」於是同修又講了法輪功真相,能感受到對方背後不好的因素及腦中的歪理邪說在同修的正念中解體。對方最後終於退了黨,並說:「謝謝!」

還有一件事,有位年長的同修給國內打電話,對方剛一接,就開始大罵,大喊大叫,掛斷電話。同修又打過去,還是挺兇,又掛斷。同修又打過去,心裏發著正念,反覆多次,對方不大喊大叫了,但也不出聲。同修想,不管你出不出聲,只要你不放,我就講。從邪黨竊權後的歷次運動,在和平年代殺害無辜百姓八千萬,講到現在的貪官,講到大法洪傳八十個國家,江××在十幾個國家被告上法庭。同修還以為對方沒聽呢,就問了一句:「你是中共黨員嗎?」對方說:「是」。同修說:「為了給自己一個幸福美好的未來,退了吧,我給你起個名字。」對方說:「行」。最後,同修告訴對方,「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對方說:「好,謝謝。」

還有一位年長的同修給國內打電話,也遇到同樣的問題。同修給對方講真相還沒講完,只聽對方「呸」的一聲掛了電話。同修當時想,算了吧!就繼續往下打。又打了兩個電話,打到第三個的時候,心裏感到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感到對方是個能救度的人,也聽了一些真相,就趕快向內找,剛才打電話時,是不是心不善,語氣不好。同修鼓足勇氣又打電話,告訴對方:「你撂電話我不會生氣的,我只是覺的你是一個有福份的人,我從澳大利亞打電話,用我的時間,用我的錢,我是真心為你好呀!我們肯定是有緣份的。」對方被同修善的力量感動,不好意思說:「那你就幫我退了吧!」

這幾件事對我們的觸動很大,只要我們正念正行,不被常人的表現所帶動,就是保持著一顆一定要救人的心,一個祥和、慈悲的心態,一切阻礙眾生得救的邪惡就會解體。眾生唯一得救的希望就是大法和大法弟子,眾生真的在等著我們哪!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幫助我們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

如果我們在講真相中,能牢牢的記住師尊的教導,大法弟子講真相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舊勢力是不敢干擾的,如果我們在講真相中時時堅定這一念,知道自己在做最正的事,增加慈悲心,抑制人心的干擾,我們救人的效果就會更好。無求而自得,當一個個眾生不受邪黨迷惑,退出而得救,我們心中所感受到的是師父的慈悲,心中默默的說:感謝師父,感謝佛法的慈悲浩大……。

四、整體配合 不執著結果

通過學法交流,大家悟到全球所有在向中國大陸眾生講真相的大法弟子都是一個整體。無論是在旅遊點、中領館、網絡及大陸弟子的走向街頭講「三退」,都與我們電話組促「三退」互為補充。在這裏退的多與少,都不代表我們真相講的好與不好,都是與整體配合與大法的威力分不開。

有同修看到明慧網的一篇文章裏提到大陸同修對一個常人朋友講真相,這個朋友始終不退。直到有一天,這個朋友接到海外同修打的三退電話,只聽了「三退」的人數,由於害怕就掛了。但是,大陸同修再找他講「三退」時,他就退了。

另一位同修談到,在一次打電話中,碰到一位七十歲的老教授,老教授沒入過邪黨組織,但對邪黨有些了解和不滿。同修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追查國際等等。老教授也告訴同修,在大陸的電線桿上,他所看到的「三退」聲明和國內法輪功學員貼的真相傳單。

還有的人接到三退電話後,不僅做了三退,還記錄下突破網路封鎖的網址,希望之聲對華廣播時段等,想了解更多的信息。同時打電話時,我們也一定給他們講大法的真相,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句話會給你的生命帶來平安和福報。

有的時候,有的人不是一次就能聽明白,對這樣的人,就記住他沒退,隔兩天換人再打,有的聽完就又退了。我們體會到救度眾生就要對眾生負責任,不要走過場。要根據每個人不同情況講,要慈悲講真相。師父已經賦予我們救度眾生的能力,我們只要根據每個人不同要求,講的深淺不一樣,有時還得順著他的執著講,總而言之一句話,要為世人著想,目地是把他救了為主導。每星期小組學法後,大家坐下來,談談一週打電話的體會,哪做的好,哪做的不好,找出差距,爭取下週講的更好。

透過這些現象,我們悟到,打電話促「三退」不執著於結果和人數,注重在過程中如何讓對方聽到更多的「三退」信息和大法真相,如何講好,講清。只要對方聽,我們就講。有的人需要多次聽真相才能醒悟。這個生命雖然不是在我們手裏退的,只要他最終能得救,我們就應該持之以恆的做下去,這就是在發揮了大法粒子的作用。我們還悟到,在勸「三退」的過程中,需要大法弟子整體配合,體現著大法的慈悲和修煉的艱辛,感悟著救度眾生使命的重大。

五、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走好最後的路

悉尼講真相促三退電話小組成立了三個多月,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們的默契配合下,加入的同修也越來越多,有的同修是下班連家都沒回就開始東西南北的接不會開車的同修來到學法點,有時接來送去得要花上一個半小時,但大家都明白我們是一個整體,多一個同修想打電話就多一份正念,眾生就又多一份得救的希望。我們也深深的體會到師尊的慈悲,表面上看是我們在打電話救人,但實質上是師父讓我們在打電話的過程中修煉我們自己,樹立大法弟子的威德,成就你未來的果位。

電話小組要遍地開花,希望同修們能拿起電話,直接對大陸、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哪怕每天十分鐘、半小時,打一、兩個電話,那就會有更多的眾生被救度;如果有眾生是因為從來沒接到過真相、三退電話而被淘汰,那將是多大的遺憾!我們就對不起自己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就沒有完成我們的使命。讓我們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時刻,助師正法,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二零零七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