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筆桿子到安裝衛星電視接收器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最近,遇到一位老弟子,談到收看新唐人電視節目的問題,他說:「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都是動手能力比較差的,所以一直沒有安裝接收新唐人電視的天線,也沒有人去學。」

這時我想起了同修的文章《從鋤頭到鼠標》,因為我當時閱後感觸極深。大法弟子是最偉大的法造就的,只要你想為證實法去做、你有這樣一個願望,就一定能做成,而且能做的非常如意,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現將我的一段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分享,並希望對自認為「動手能力比較差」的同修能有些許啟示。

小的時候,父母總是說我在幹活上是個「活廢物」,所以,我一直覺的自己「太笨太笨」,妻子也認同我的確是個不會幹活,比較笨的人。還有,我性格內向,讀大學時只對哲學和文學感興趣,正法修煉階段也一直喜歡寫文章(明慧網也發表了我寫的一些修煉體會和本地消息,有時也做些視頻方面的工作),同時自己的職業又是動筆桿子的,故而我一直把自己「定位」在寫作上。

2005年,我地區開始安裝新唐人電視接收器,我很早就參與了,也寫了多篇在安裝、收視新唐人電視方面如何正念破除變異觀念的體會,對一些同修也有所幫助。

但對於安裝新唐人接收器,我始終沒有「底」,因為我覺的自己太笨,連衝擊鑽怎麼用、膨脹螺栓怎麼固定都不懂,即使初步學會了,實踐中恐怕也會遇到許多問題,到時候還得另請高明。再加上自己的懶惰,總用別的原因搪塞不願去做實際安裝。

這個期間,我雖然現場觀察了同修安裝四、五次,但因為自己沒有信心,所以,有了活兒,還得找傳授我技術的同修,再加上當時又有稿子需要寫,所以就更不願意參與具體的安裝項目了。為此,周圍幾個同修一直在直接或間接的批評我:「學的太慢,不用心。」可是我心裏認為:「大家真的是不理解我,你們以前有基礎,我連最基本的東西都不會,能和你們一樣嗎?如果讓你寫點文章,你可能學的更慢。」

後來,我想改變、調整這種狀態,讓自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應該行。」但是這個話總覺的不是發自內心的,所以狀態依舊。這樣維持了一年半左右。最近,幾位同修再次對我說:「你應該自己動手安裝了。」我想:一定是自己有問題,不然不會都這樣反覆說啊!

一次靜下心來,突然認識到:我認為「自己不行、不是這塊料」的觀念,是來自於小時候那些「活廢物」的評價、指責,不就是舊勢力給我安排的嗎?讓你這樣的觀念隨著歲月積累越來越強,甚至通過一系列的失敗讓你加強這個觀念。正如師父所說:「在有了這些經驗的同時,也就形成了人生的觀念,經驗又在實踐中使觀念變的頑固。」(《越最後越精進》)我已經認識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應該行」,對於以前來講是個進步,但沒有達到大法的標準,而且,我體會到我這句話裏還是在承認「自己確實不行,但是應該能行」。說白了,還是在承認自己不行。我應該沒有行與不行的概念,大法的事情、大法弟子的事情沒有不行這一說!

這一念一出,感到自己輕鬆了許多,覺的自己動手安裝是個很簡單的事情了。當然,能力要通過實踐獲得,這時,我要求與同修多出去安裝,多積累經驗。

隨後,組織安裝的同修說:有一個同修家的新唐人收不到了,需要維修,我主動「請纓」。當我們把時間定好後,突然有人告訴我:已經有許多安裝新唐人的「老手」去過了,都「兵敗而歸」。我一下有些慌,人家都不行,我能行嗎?但我內在的信心沒有減,內心有一種力量,覺的自己行。在一次發正念中,我突然意識到可能安裝的一個環節大家忽略了(二入二出需要一個高頻頭垂直,一個水平)。在去同修家修理之前,我再次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到了那裏,調了一會兒,沒有信號,信心上有點波動,但我覺的這是師父給我的一次建立信心的機會,肯定能成功。我求師父幫助。沒過幾秒就調出了信號,我內心對師父非常感激。

此次安裝之後,信心增加了,我感到這種信心是一種能量的體現,是正念的一部份,所以,再提到安裝這個問題,就感到內心很踏實了。最近又意識到:其實我在很多方面的自卑、沒有自信,即使自己在某個方面很不錯了,也總是極端的認為自己不行,就是因為小時候父母對我的評價留下的陰影始終未去,形成了很多心理障礙。表現在行動上,例如,修煉前,人一多,說話就哆嗦;在超市看到攝象頭就怕別人把我當成小偷;修煉後知道學大法是最好的事情,但眾人一否定,自己就發虛,覺得理虧等。認識到這些是變異的東西,必須鏟除。待把這些變異的想法從思想上鏟除後,自己正的能量場又感到了一次充實,自己各方面的能力也隨之大為提高。

我的這些變化和提升都是大法給予的,都是師父的慈悲體現。我要告訴大家的是,我們只要有正念,信心十足,去掉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不正確的觀念,該我們去做的,就一定能做到,沒有不行的問題。

個人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