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徹底解體洗腦班與同修切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

1、為何被綁架

臨近奧運的前幾天,我突然被綁架。表面上是因為一長期被跟蹤並與我屬同一派出所轄區的老年同修,提著一個較大的提包到我家,不到二十分鐘,邪惡就帶著攝像機,非法闖進我家,翻她的包。在沒有找到任何東西的情況下,強行將我們帶到派出所。當天就把我們送進了當地最邪惡的一個洗腦班。現在分析起來,這一切與610的陰謀有直接關係(前不久兩個邪悟的人突然提出要與我見面)。

還有一個因素也許是我自己求來的。因對於洗腦班的情況,大家都感到很迷惑,很多同修進去之後,就轉化了,特別是當我聽說我們當地有一個德高望重的老年同修,從監獄出來後就直接送到洗腦班,最後還是寫了東西才出來的。我腦中曾冒出一個不好的念頭:本地其它邪惡的場所我基本都去過了,這個洗腦班究竟是咋回事?當時沒有意識到應該把這個不好的念頭及時的清除掉。再有就是自己的幹事心、強加於人的心、黨文化的東西在我身上還很多。這次從洗腦班出來,聽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才清醒的看到自己的很多不足。以前看《對澳洲學員講法》看到的都是別人的不是,沒有向內找。

2、整體配合的力量

同修在營救我的過程中,體現出了整體的配合,在講真相救眾生中起到的巨大作用。由於我多次被綁架,給家人帶來很多傷害,同修想盡辦法多次找到我父母、丈夫、兒子、妹妹,給他們講真相,鼓勵他們去派出所、街道辦「六一零」要人。同時他們到我所居住的小區發真相資料、給派出所、街道辦「六一零」以及我原單位寫信、打電話、給邪惡發短信。

在洗腦班,我絕食反迫害。他們在給我灌食時,把開口器放到最大的位置,有一次我差點窒息,一想到還要面臨以後的灌食,就不寒而慄,就想放棄。但腦中馬上有一念立即否定了,害怕的那個人不是我,我不會有任何事。心情一下就輕鬆了。之後他們對我就沒有那麼惡了。完全是應付了事。我真正體驗到了師父講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精進要旨》〈博大〉)

3、洗腦班為何能長期的辦下去

其實很多事情都是我們自己的人心促成的,因為我們大家都在給這個邪惡的場所增加能量。邪惡叫囂:「不轉化就出不來!」被抓的學員就先把自己的正念都放棄了,導致邪惡的場加大。我認識的有兩個同修,在發資料時被綁架,被勞教一年,在勞教所沒轉化。可是在後來的一次綁架,就直接送到了此洗腦班,兩個人都違心的轉化了。在我身邊凡是進去的同修,除了不轉化一直關在裏面的,還有一個就是曾經通過絕食闖出來的一個同修,但在去年被綁架後也失去了人身。有一個在我們認為是一個德高望重的老年同修,今年夏天我才知道此事,從監獄直接送到了此洗腦班,出來時還是寫了東西。還有一個同修在勞教所三年出來後,被送到洗腦班,她聽別人說不轉化要判十幾年。最後還是違心的轉化了。那麼舊勢力就有話說了:你看,他們到這裏來都轉化了,這個洗腦班起的作用太大了。就不斷的給它們輸送能量,常人中的表現是撥大量的資金給它們。學員不斷的向邪惡轉化,也就是不斷的在給邪惡增加能量。一次在與洗腦班的工作人員談話時,他們嘲笑我說,有一年過年,因沒有學員了,他們就放假回家過年了。他們覺的好笑。這正是針對著我們學員的漏,沒有認清這場迫害的實質是邪惡操縱人迫害修煉人,而不是常人迫害常人。我們從根本上去認識這場迫害,才能想清楚如何去解體它。

其實他們在轉化我們的過程中,都是在我們那方面有漏下手。我的兒子今年剛高考完,正在等通知。他們說:你不轉化,我們出個證明叫你兒子讀不了書,我叫你兒子生不如死;你們是反黨、想推翻政府;你不轉化我把你送到監獄去,判你十年、八年的。因我被迫害沒有工作,他們就想在經濟上來找我的漏:當著我的面發給兩個陪教一人一百元錢,並對陪教說:你們陪她(指我)輸液辛苦了,這都是花她丈夫的錢。惡人還威脅我說:你寫了,奧運結束就放你回家,你要認為好就在家煉,沒有人管你;不然就長期關押。如果我們執著於親人的前途、執著於自己的利益會受到損失、怕進監獄吃苦,我們就過不了這個關;修煉的路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當我們把心放下,全盤否定舊勢力強加的念頭。一切都會發生改變。

通過這次經歷我感到,一切的迫害都是衝著我們的人心來的。目前洗腦班的同修很多都看清了邪惡所用的伎倆,越來越多的大法弟子正念很強。但是還是有相當一部份,被邪惡恐嚇後,進去不久就違心的寫了不該寫的東西。九月底有一個大法弟子未絕食,也未轉化,正念回家。從她長出的白髮可以看出可能被關押了三、四個月。我回家的當天,同時有四個同修離開洗腦班。有一個老太太未轉化,另一個不知她的情況,還有一個六月份進去的,直到八月才違心的寫了轉化書。當時邪惡恐嚇她,樓下來了很多警車,你不寫就直接送你到勞教所。寫了就可以回家了。她的陪教都以為九月二十多號就可以回家了,她還是在裏面四個月後回家的。還給自己留下了遺憾。痛心啊!「知道轉化意味著甚麼嗎?其實神看到的是:出來揭露迫害是承受不住了啊,求出來的心才是真正放不下的執著呀。大法弟子們在任何情況下都絕對不能向邪惡轉化,即使是為了揭露迫害,那揭露迫害本身也不是大法弟子修煉的最終目地,所以不能叫還沒有完全去掉常人心的其他學員效仿,更不能在學員內部網站對學員宣揚。」(《師父在海外電話會議上的講法》)

其實我們在承受孤獨、寂寞、痛苦、堅信大法時,師父就在給我們演化功。同時我們又在用特殊的方式證實法,救度眾生。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如何體現我們對大法的正信;在我們遇到的關、難時,如何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這都是我們要面對的,而且是必須要過的關。我們才能名符其實的被稱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師父慈悲眾生,一次又一次的給我們修煉的機會,我們一定不要辜負了師父對我們的期望。

4、如何解體洗腦班和營救被關押的同修

洗腦班裏面大法弟子的環境非常惡劣,他們之間互相不能說話,點頭都要遭到惡人的訓斥。本地有同修對營救非法關押在洗腦班的同修做了很多努力。我把自己的認識提出來和大家共同探討:

1、無論我們是在順境中,還是在逆境中,都要從思想深處信師、信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排除、抵制「不轉化就要被長期關押或送監獄」這一舊勢力強加的觀念。

師父講:「真金越來越顯出來了,是不是這樣?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甚麼執著都不存在了,它還存在越來越不行嗎?還存在讓你轉化嗎?還存在讓你這樣那樣嗎?如果那勞教所幾百人、上千人大家都能做到這樣,我看那勞教所它敢擱你們嗎?!話是這樣說,不在那個環境中說起來好像容易,所以師父在這裏講法就不願意講那兒的事。那裏是很難,但是不管怎麼難,你們想到你們的未來是甚麼嗎?你想到將來的果位是需要偉大的威德為基礎嗎?你想到你要得到的是證實過法的神、佛正果嗎?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嗎?!真的金剛不動的無執無漏了嗎?!真是這樣,你們再看看那環境是甚麼樣?」「看上去表面好像是人的表現,實質上不是。是修煉到那一份上了,真正達到那個境界了──抓來了我就沒有想到過回去,到這兒來了我就是來證實法來了,那邪惡它就害怕。」(《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師父一再教導我們多學法,用心去學法。我們真正把法裝在了心裏,一切執著都會化去。根本就沒有邪惡生存的空間。

2、建議凡是去過洗腦班或了解洗腦班情況的同修,徹底揭露洗腦班的罪行。使其在社會上公開的曝光。「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師父評語》)

3、整體配合營救被關押的同修。「陪教」人員是由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單位或鄉鎮抽調的,也有是下崗人員,「陪教」每個月工資六百元~八百元,個別人會更高,法輪功學員每個月給洗腦班至少交二千五百元的生活費,「陪教」的工資都是由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或學員家屬支付的,每轉化一個人,「陪教」至少可得五百元獎金,洗腦班便會得到一大筆可觀的獎金。

對被非法關押同修的單位應深入細緻的講真相,打電話、寫親筆信、寄真相資料,不能再給洗腦班交款配合邪惡迫害大法弟子。另一方面,做家屬的工作,也是我們整體配合營救同修很重要的一部份。配合家屬去街道辦事處找「六一零」相關人員以及到洗腦班去要人;對於非法關押時間較長的、迫害特別嚴重的學員,可以通過請律師的方式,給律師界講真相,解體它們的違法行為。要想辦法幫助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樹立起正念。持續的給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發正念。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