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體邪惡 慈悲救度警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在零八年四月,我和同修去發資料,一邊發一邊講,勸退了六個人。我倆繼續往前發,沒注意被兩個警察跟上,我們被劫持了。他們要把我倆帶到保安大隊。我那時沒害怕,只有一個念頭:我要給他們講真相,救度他們,我要在這邪窩裏發正念,解體邪惡,給它連窩炸掉,我完成我該做的就離開,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這樣想著,心更平靜了。

到了魔窩,由四個惡警看著我。這時其中一個問:你今年五十幾了?我說:我今年七十四歲了。他說:不像,真的不像。我說:我們修大法的都說真話,修大法的都有這種變化,都顯得年輕。我沒煉功的時候,有四、五種病,甚麼心臟病,肩周炎,關節炎,腰椎盤突出,神經性纖維炎,嚴重時生活都不能自理,為看病花的錢無數,那真是生不如死。為了自己的病,所有的氣功我都練過,都不起作用,只是當時活動一下,能好受點。自從煉了法輪功,不到一個月,我的身體漸漸好起來了,真的感到無病一身輕的那種幸福,不用花錢,不用打針,不用吃藥病都好了。不但身體好了,人也變得年輕了。你說法輪功好不好?你說不叫我煉我就能不煉嗎?

正在這時一個警察說他肚子疼,我說你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叫我給他念,我說只有自己念才管用。但我答應幫助他一起念。不一會他的肚子不痛了,好了。他卻拿著手銬對我說:你把手錶摘下來,戴上手銬。我說:「別開玩笑,那是給壞人戴的,我是好人我不戴。你抓好人,你有罪,你戴上。」另一個警察說:大娘,咱給他戴上。我笑著說:咱也不給他戴,咱都是好人,他只是不明真相。那個警察說:你犯法了。我說: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都有人修煉法輪功,都不犯法,我就犯法了?他說:咱國和別國不一樣,別國和咱國不一個政策。我說:「那是咱國有問題,不是我犯法,咱國和別國不一個政策,那聯合國開會咱國去幹啥?不就是江澤民小心眼,看法輪功發展的快,超過共產黨人數了,他害怕了,動用了這麼大的國力對付手無寸鐵的大法弟子,進行邪惡的迫害,把這麼多好人當敵人打壓。你們成了他的工具被他指使、利用。」警察們光聽,沒有還嘴的。我覺得這些話是師父幫助我我才說得出來的。

十一點半多了,我想我該發正念了,我對他們說:我有點暈,我該煉功了,不煉不行。他們怕我病在這裏,也沒阻擋。這樣我發完了十二點的正念。他們發現我的包裏資料很多,我心裏可沒覺得資料多犯法。我說:資料越多越好,資料多才能多救人。他們也沒說甚麼,可能我講的真相他們明白了。

他們下班了,我就又開始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今天就要把這邪窩清理乾淨,我發正念一直發到他們回來上班。這時來了一個老點的警察要審問我,我想他不配審問我。剛要問,我的心就哆嗦成一團,頭也搖晃。他問我怎麼了?我說心慌。我想是師父在給我演化病狀,叫我回家的。這下,可把他們嚇壞了,他們怕擔責任,一邊合起本子向外走,一邊說:你別緊張,我叫你兒子來接你。看我的小警察進來了,他們有的說:你的藥呢?快吃藥。那個就說:「快念法輪大法好」。我說:我沒藥,我煉功十二年了,沒吃一粒藥,你們不用怕,我煉煉功就好了。他們說那你快煉功。我就打坐,合十,喊了六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立掌發了半個小時正念。

不久,老伴單位的頭頭來接我。一進屋,他就說:你不是不煉了嗎?沒等我說話,那警察就說:從到俺這裏就沒停的煉,還差點賴著俺。回家路上,老伴單位頭頭說:他們要到你家去搜查,我沒讓,叫你老伴找了幾本書,我給你交上了。我說:「不行,我得去要回來,那書比我得生命都重要。」他不停車,我就往下跳。他又怕傷著我,說:你到我辦公室等著,我去給你要。我說:行,我相信你是個好人,你不把書要回來,我就呆在你辦公室不回家。半小時後,他把書要了回來。我對他說:你做了一件大好事,你會有福報的。他把我送到家後,我又給他講了真相。他也相信法輪大法好。最後他說:今天的事別人不知道,我也不給你上報。

從那以後,我再也沒來受到甚麼干擾了。我想這次我回來的這麼順利,都是師父看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所以在幫助,在加持我。和我一起被抓的那位同修不僅在裏面講真相,還給兩名警察做了三退,當天也走了出來。

我把這次過關總結了一下,惡警抓我的一瞬間我沒有怕心和顧慮心,對警察也沒有氣恨,只想給它們講真相,救度他們,用我們慈悲的心對待他們,大法弟子的慈悲把他們那顆冰冷的心給溶化了。正念強,師父就會幫助過好每一關。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