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堅定的話就能解體邪惡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2005年的一天上午八點多鐘,我正在學法,突然有人打來電話,我接電話後覺得這個人不認識,我就問他:「你是誰呀?」他說:「我是派出所的。」我問他:「你有甚麼事嗎」?他說:「我走走看看」。當時我怕心出來了,立即安撫自己:不要怕,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來了我就給他講真相。這時我心馬上平靜下來,告訴他:「你來吧!」

把電話放下,我就在心裏背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最後一段:「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這時老伴問我誰來電話,我告訴他警察。我說等他來的時候,不管我說甚麼都不允許你說話(因為老伴從迫害以來,他相信電視講的都是真的,配合片警迫害我),這時老伴穿上衣服走了,我想你走了才好呢!那時也不容多想了,我就鏟除背後的邪惡爛鬼。

九點多鐘他叫門,我從門裏看就他自己和我們樓裏的組長,這時我把門打開,他看著我,他很高興的樣子進屋後兩屋都看看(當時我明白他的意思:是否有電腦),這時我說:「只有好人才能進我這個屋」。他說:「你看我不是好人嗎?我現在管這一片。」我說:「你們原先那個片警某某哪去啦?」他問我:「你認識他?」這時怕心全都沒了,師父在加持。我說:「我怎麼不認識他,我學法煉功做好人做道德高尚的人,他抓了我多少次我能不認識他嗎?你們都聽電視的,邪惡迫害好人,天安門自焚那不都是假的嗎?都是騙人的,都是謊言。」他說:「這是上面叫幹的,不幹也不行啊。」沒呆多久他說走,出門的時候我告訴他:「你再來我家的時候一定要念‘法輪大法好’,不然的話我不會給你開門的。」他揮揮手走了。

第二次他給我送身份證,我就給他講「三退」,告訴他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為自己有個美好未來,你還是退了吧。他說那不得上網嗎?我說上網怕甚麼,也不要你寫單位,用小名,筆名都可以。第三次又講「三退」,他笑笑沒說甚麼,我明白啦,他可能退啦。

2005年的一天,我們居委會新上任的男書記和一居委會女的來我家,說長論短的過了一會,書記說;「大嬸我找你有點事」,我說:「甚麼事你說吧」。他說:「你給我簽個字。」,我說:「簽甚麼字?」他拿出一張紙說:「你看一看,完後你在這上面給我簽個名。」他跟他說話的時候我內心鏟除他倆背後的邪惡,我說:「我不看,你給我念念就行了。」他說甚麼「堅決不煉法輪功」,當時我聽了心裏特別不冷靜,隨後平靜下來說:「這個字我不能簽。我學法輪功沒有錯,做好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沒有錯。我的身體是煉功煉好的。這麼好的大法我為甚麼不煉呢?大法是被迫害的,你們都聽電視講的謊言,都是騙人的,都是假的,天安門自焚那是假的。法輪功人不殺生。殺生的都不是法輪功的人。」惡黨書記聲稱「不光叫你簽名,法輪功都得簽。」我說別人我不管,我堅決不簽。書記說,要不這張紙不要了另換一張,你只在上面簽個名就行了。我心想那不還是一樣嗎?那女的:「大嬸,要不我替你簽了。」我說:「你替了有用嗎?修煉是我個人的事,誰也代替不了。」惡黨書記最後雙手捧著這張紙條走到我跟前說:「你給我簽了吧!」指著那女的說:「要不是她在眼前我就給你跪下了。」我說:「這個字我不能簽,如果我簽了對你倆也不好。」最後書記難為情的說:「我每月工資才300元錢,我家還有個病重的母親……」,我馬上告訴他,你快回家叫你母親念「法輪大法好」。這時我老伴在外面回來了,他們幾個說幾句話,過了一會兒都走了。

只要我們正念強,信師信法,就不會有過不去的關。大法弟子應該堅修大法心不動,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救度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