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勸三退的點滴體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想在此把我講真相勸三退方面的點滴體悟與同修們交流。

一、對親朋好友講真相

開始勸三退時,我是先從家人開始,然後是親戚,逐漸擴展到朋友、同學、同事、鄰居等,凡是能說上話的,就給他講真相勸三退,在這過程中遇到了不少意想不到的事。

有一位同事,我們三年多沒見過面了,因為我們單位垮了,她給私營老闆打工。她的丈夫是幹公安的,我就想:千萬不能讓她丈夫幹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兒,我得去給她講真相勸三退,也讓她回家去告訴她丈夫。一天早上,我帶上資料就去她的公司找她。以前聽她說過她公司的大概地址,可我從沒去過。沒想到,剛走出不遠就迎面遇見了她。我很驚奇地說:「你怎麼在這兒?」她說:「我們公司搬家了。」我說:「太巧了吧,我正要去你原來的公司找你呢。」她說:「幸虧在這裏遇上了,要不你真找不到我了(因我沒有她的聯繫方式),我們單位都搬家一星期了。」就這樣我跟著她來到她的公司,向她說明了來意,她答應回去看資料,也答應給她丈夫看。過了些日子我與一位同修(同事)一起又去她的公司找她,她全家都得救了。如果不是師父安排讓我遇見她,要想找到她可不知要甚麼時候了。

有一位我過去的老師(她教低年級,沒有教過我)住所離我家不遠,平時偶爾相遇會打個招呼。我就想到她家去勸三退,但是轉念一想,我不知道她丈夫是甚麼情況,就想再見到她的時候先單獨跟她談談。就在這個念頭閃過不久的一個晚上,我外出回家時在自己的宿舍院兒內遇見了她。當時已經很晚,我就問她怎麼這麼晚了會在這兒?她說她的一個親戚剛搬家過來,她來道賀。我說我正想找你呢,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談,於是就開始講真相。天正下著小雨,我們就到了一棵大樹下。在交談過程中,我發現她已經在迷中將自己封得嚴嚴實實,我從哪個角度講都無法開啟她的封印。可我覺的僅從師父能安排我與她相見這一點來看,還不能說她就沒救了。我想以後還要找機會救她。

我們交談了一個半小時,雖然她不能接受真相,但我堅信這一晚上的談話不可能對她沒有絲毫的影響,在道別時,我還是說了句:老師珍重!給這位老師講真相讓我有了一個深刻的體悟,那就是生命本質的差異。另一位老師明白真相後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取名為:衛士。她解釋說,是捍衛真理的衛士!當時我為之震撼,這個生命來自何處我無從得知,可她的正念是何等的莊嚴!

有一位同學我們很多年都沒有聯繫,在一次偶然的相遇中我給她講真相勸三退,她沒有接受還反過來勸我說:你看你現在多好啊,孩子好、家庭好、甚麼都好,你享受點晚年的快樂多好啊,可別幹這個了。我說我的這些好都是修了大法得來的呀!我要是不修大法,說不定命都沒有了!我知道她被邪黨的謊言給矇騙了。有一天來了新資料,我看後覺得比較適合這位同學,於是又搭配了其它的資料單獨包好,心想這幾天抽時間再去找她講真相。剛過了十分鐘,這位同學給我來電話了,邀請我到她家做客。第二天上午到了她家,我把我的修煉歷程講給她聽,又把她提出的問題一一作了解答,把邪黨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跟她講明白,把為甚麼要三退說清楚,整整一天的時間,一個生命甦醒了,得救了。我知道是師父看到了我想救她的心,才讓她給我打電話的。

有位婆家鄰居的女兒,近三十年中也就見過幾次面(因她走娘家,我走婆家,很難碰見),突然有一天她到我家來了,我問她怎麼知道我家的,她說是打聽的,而且這已經是第二次來了,第一次因為我家沒有人而撲了空。她找我的理由是想讓我幫忙給她兒子介紹一個對象,我心裏知道,這不是找真相來了麼?我就給她講真相,她一聽就明白了,談到她的丈夫和孩子,我告訴她必須經本人同意三退才有效,她說讓我先給退了,她回去一定告訴他們,就這樣,她們一家三口都得救了。這件事讓我深刻體會到了眾生盼望得救的迫切,同時也是在激勵我抓緊去做,主動去做。

通過以上幾個講真相的過程,使我深刻體會到了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時刻都在身邊,你只要有那個救度眾生的願望,只要有那個心,師父就一定給你安排最好的。

二、對陌生人講真相

我是零七年八月開始向陌生人講真相的。當時有好長一段時間因為親朋好友都講得差不多了,就覺的沒地方講了,只是發發真相資料,勸退人數也少了。自己知道很多同修都在面對面講真相,可自己被怕心阻擋著,覺的陌生人甚麼樣的都有,一旦遇到把握不了的情況太危險。可是自己也知道這種狀態不能長期存在,因為正法的進程不允許。就在一天早晨我下決心要突破這種狀態,出門前我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加持:讓弟子突破這一關,讓弟子順利去安全歸。上午十點出門,到下午四點一共講了五個人,其中兩個三退的,兩個不退的,一個從未加入過黨團隊組織的。

我勸退的第一個人,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子,好像是在馬路邊等人。我決定上前打招呼,我先向他發出堅定的一念:我要救他!我一定能救他!我走過去說:先生,等人啊?他說是。我一看這人挺溫和,就放開膽子對他說:請問聽說過三退的事嗎?他馬上說:你是法輪功啊!我笑著說看來你是知道了。他說他家嫂子就煉法輪功,嫂子一見到他就讓他退,光資料就給他一大摞了。說著,他用手比劃著半尺厚的樣子給我看。我問他資料都看過了麼,他說看過了。我問他退了麼,他說沒有退;我問他為甚麼,他說他不信。我說:「你嫂子是你的家人,她會害你麼?」他說那肯定不會。我接著說:「親人為你好的話你不聽,真要來了災難的時候你可是後悔都來不及啊!」他沒說話,片刻,他說出了一個名字,他說這是我的真名,就用真名給我退!我沒料到他的轉折是如此的快!我為他的猛醒而高興,為明白真相後的生命表現出的無畏而欣慰。我知道這是師父為了鼓勵我對這個生命的加持,更是對我的加持,讓我順利把第一步走好。同時這件事讓我體悟到了正念的力量,對「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今年春天,我家購買了家具,上門組裝家具來了一男一女兩個人,我想來到家裏就是有緣人,我要救他們。他們組裝家具的時候我幫他們扶著,男的說你歇著吧,這是我們該幹的活,我說閒著也是閒著不礙事的。就這樣,他們組裝著家具,我邊打下手邊講真相。我問他們知道三退的事麼?男的說知道,而且他妻子和孩子在兩年前就退了,就剩下他自己沒退。我問你怎麼不退呢?他說他不相信。我說你看到現在南方的雪災了麼?這場雪災就是警示那些不信神的人的。他說也是,最近蹊蹺事真是越來越多了,你說南方多少年見不著個雪花兒,今年怎麼就會讓雪壓趴下了呢?後來他接著說:「你這麼說我明白了,我這就退,麻煩你幫我辦吧。」那女的在旁邊一直不說話,聽到這裏也跟著說她也退。我悟到:這就是天象變化對人的警示作用。

通過以上兩個實例,我看到了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沒有前面同修講真相的基礎,他們也不會這麼容易找到真正的自我。

今年六月初的一天中午,我騎電動車外出,在一個路口轉彎處被後面快速超過我的一輛麵包車碰到。我摔倒在地,沉重的電動車重重地砸到我的左腿和左腳上。當時感覺還有點意識,我就在心中大喊:「師父救我!」司機停下車跑過來問我感覺怎麼樣,我定了定神告訴他沒事。他趕緊把電動車從我腿上搬開,又過來問我怎麼樣,說先上醫院吧。我說沒事,慢慢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和左腿腳,都還有知覺,我就有氣無力的告訴司機說:「你不用害怕,我不會有事的。」過了一會兒,我讓他把我扶起來坐坐,他還是堅持要送我去醫院,我說不用,我坐坐就好了。等我緩過神來,看見自己的左腳腳面和腳後跟都在出血。司機看到之後嚇壞了,說你不去醫院怎麼行?我說我們師父說好壞出自一念,我不會有事的。

這時我才有精神抬頭看看司機,個兒高塊頭大,面相有點兇,我心想:如果不是他撞了我,要跟他講真相還真有點不放心。我說你看這緣份是多麼大吧,非得用這種方式才能和你說上話。他說嚇壞了,我說:「你不用害怕,這是我師父讓我來救你的,你三退了麼?」他說沒人跟他說這件事。我就跟他講真相,他明白後馬上就三退了。我讓他拉我起來,並從自己包裏拿出一本《九評》、一張神韻光碟和一些資料送給他,囑咐他回去之後一定仔細看看,會明白更多道理,他答應了。之後他說你不去醫院,那我給你修修電動車吧。我說車子我自己修,你先看看它能不能轉起來,只要能轉就不用你管了。如不能轉,你得幫我送到修車子的地方。他試試能轉,我就讓他走。他說:「我以前聽人說過,撞著煉法輪功的人不找麻煩,我還不信,今天我可信了!」我說這都是我們師父教的,今天最重要的不是這個,而是你得救了!他又說要是撞著別人麻煩就大了。就這樣,用這種方式一個生命有了未來。

我找到修電動車的地方,修車人看到我車子的樣子和我腳上的血跡,問我怎麼碰得這麼厲害,我說讓汽車給撞了。他們驚訝的問司機是不是跑了,我說是我讓他走的。他們更加驚訝了,問我怎麼會受了這麼重的傷,電動車摔成了這樣還能讓司機先走,是不是「私了」了。我說根本沒有甚麼「私了」,我沒要那司機一分錢,因為我是煉功人,身上的傷不會有問題,而且車子自己能修也就不用麻煩別人了。他們都說這個司機今天運氣好,要是撞了別人,車也要修,醫院也要去,還得有經濟賠償。就在這樣的交談中,又有四人三退了。

回到家中我堅持著做好了晚飯,因為兒子兒媳下班要回家吃飯。丈夫知道了這件事後,先是問甚麼樣的車,車牌號是多少,有沒有要對方電話號碼等等。我說我都不知道,而且壓根兒就沒想知道。他聽完之後受不了了,問我出事後為甚麼不打電話叫他(他中午打電話問我是否回家吃午飯時,司機還在我旁邊沒走呢)。我說我有我自己的正事兒要辦,你不修煉,要是叫你去了我的正事兒就辦不成了。他說這樣做那司機會把我當成傻子,我說:假如你要是遇上這樣的傻子,還是你的福份呢。他忽然問我是不是藉著這個機會把那個司機勸退了。我說我挨了這一下撞,先後五個生命得救了,你說值不值得?丈夫雖然不願意入門修煉,但是長年累月的耳濡目染,對我做的事情還是理解的,說到這裏,他不作聲了。當然我也明白這次被撞不是偶然的,向內找發現了很多應該去掉的心,主要是當時一段時間內產生了懈怠的狀態所致。這件事也證實了無論好事壞事都是好事的法理。感謝師父對弟子的保護,我知道師父為弟子承擔了很多。

通過對陌生人講真相,使我感受到了看不見摸不著的那種緣,有的人似曾相識,有的人一搭話便非常親近沒有距離感。總之,是在師父的大法中了卻生生世世的願,歸順千絲萬縷的緣。我漸漸明白了師父為甚麼讓我們去救度有緣人,明白了師父給我們的是最好的。就像師父說的:「我告訴大家,你們做的那一切,其實都是給你們自己做的,沒有一樣是給我做的。」「你們做的那一切,真正的目地是為你們的成功。」(《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師父最近在《再一次祝歐洲法會圓滿成功》中說:「時間不等人哪!」我悟到,在這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中,救人的機會真是不多了,真是很急迫了。還有很多眾生在迫切的等待著我們去救度,讓我們共同精進,為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抓緊時間救人吧!

以上是自己講真相中的點滴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