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門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二零零三年家庭發生變故後,從新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的。從新回到大法中來,就先從與母親一起出去散發真相資料開始。

由於我家庭突遭變故及個人失業等原因,使我對邪黨的本質認識的比較清楚,所以對揭露邪黨惡行、講真相、勸三退等方面障礙比較小,所以講真相我很快就能進入狀態,屬於比較敢講的那種人。特別是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師父的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發表以後,該文中的一段話:「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經常在我的腦海中顯現,激勵我去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我不斷的利用各種機會講清真相。串門嘮嗑、參加婚禮、買東西、坐火車,只要能搭上話我都能講。記的剛開始給一個朋友講真相勸三退時,她不退,我想到她不退的可怕後果我急哭了。第二次見面時,她說:「你太讓我感動了,我要不退,我都對不起你。」後來這個朋友又協助我當面給她的家人和朋友講真相,使她的家人和朋友的全家十六口人都得救了。零五年元月我和兩位同修進京發正念並做了我們應該做的,往返途中在火車上利用聊天的機會講真相。零六年大年剛過,我又和兩位同修回到故鄉,給家人親戚朋友、同學講真相勸三退,使五十餘人被救度。

在師尊的不斷加持下,我在講真相勸三退方面,同修們一直給予肯定。時間一長,自以為是的心也就出了。直到去年年前,我給一個家裏的世交講真相勸三退,此人沒同意但表示理解並感謝我的好意,背後卻到丈夫那告了我一狀。由於我當時的心性沒有及時提高上來,忍不住與責難我的丈夫理論了幾句,被氣急敗壞的丈夫推到二三米外的水泥牆上撞的頭破血流,再加上後來本地幾位比較精進的同修在講真相發資料時被惡人舉報陸續被抓捕,我再也提不起以前那個精神了,有了心灰意冷的感覺。雖然有機會時還講,該做的事情在還做,但已不像以前那樣主動熱情了。

就在幾個月前,慈悲的師尊還在夢中點化我;夢中的我看到我的教室裏還有很多空座,而我卻麻木不仁,覺的與己無關而無動於衷……,醒來後我才明白我世界的眾生還有那麼多沒被救度呢!

對照精進的同修反思自己,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找到了自己懈怠的原因,我有怕心,怕惡人舉報被抓、被判、被關押;怕丈夫知道後刁難我、要挾我,家庭修煉環境惡化。怕這怕那,根本原因是私心作怪、是人心放不下,致使自己救度世人的責任感淡化。我重溫師尊講過的法。師尊說:「修煉就是修煉,修煉就是去掉執著、去掉人不好的行為與各種怕心,包括怕這怕那的人心。」(《走出死關》)我不能只是慚愧而不精進了,我要遵照師尊的教誨、突破自我、修去怕心、放下人心,我要奮起直追、迎頭趕上。

經過多次與怕心、執著的較量,在師尊的加持下,我終於突破了自我,於十一月中旬和同修配合,再次走出家門到街上面對面講真相。我講真相不敢讓丈夫知道,但師父是按照每個人心性安排的,每次只要我想出去救人,都能找到合適的理由。剛開始的第一天我和甲同修配合也沒配合好,由於自己還有怕心,當甲同修直接說是煉法輪功的時候,就感覺有點害怕。甲同修說我講真相時聲音大,我感覺她上來就講,對方同意退時也不問人家姓甚麼就給人起名,感覺不太好。後來我就和乙同修、丙同修配合講,想躲避甲同修。幾天後,我找到了自己不願讓人說的心。師尊說:「習慣上總是看別人的不足,從來不重視看自己,別人修好了你又怎麼樣?師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嗎?你為甚麼不接受意見老去看著別人?卻不向內修、找自己呢?一說到自己的時候你為甚麼不高興?」(《洛杉磯市法會講法》)師尊的話字字句句點到我的心上,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按師尊的要求做。後來在和甲同修配合時,我把自己的聲音放低,直到她滿意為止。我們都能坦誠相見,相互配合講真相勸三退。一個人搭話主講,另一個人發正念配合併在世人同意三退時問其姓名,如該人有顧慮不願告訴姓名時馬上把化名起好,本人同意就基本講完。

因為北方的冬天較冷,再加上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都有事。所以我們儘量在一至三分鐘之內將該說的說明。我們是這麼做的:對過往的路人先打招呼。如看見對方拎著東西,就問:買東西去了?看見歲數大的來就打招呼:老人家溜達呢?走路小心呀!或像見了熟人一樣衝人微笑並問:不認識我了?等等。待對方停下或搭話後馬上切入正題:告訴你一個好事,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就是我們曾經入過黨團少先隊的額頭上都打上了獸的印記,神要淘汰人時,就看人有沒有這個獸印,有就被淘汰,沒有的就留下來了,就能在瘟疫或地震等天災人禍中存活下來。有的人聽不明白,就繼續解釋說:咱們在入黨、團、隊時曾舉起右手對著血旗宣誓要一生一世跟著××黨,現在必須在心中將誓言作廢,省的將來和其黨一起被神佛清理掉,在劫難中才能保命。多數人都能同意退出來。如果聽真相的用心聽,欣然退出並不著急離去,或者有的人對真相很認同卻因年歲大或沒讀過書,或讀書時學習不好淘氣等原因沒入過黨團隊,就可以告訴她(他)記住,或在魔難時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受益,或送上一枚護身符。接受的人都會說謝謝,然後高興的離去。當然過程中也會遇到不好的,說甚麼的都有,只要我們不動心就沒事。

我還要說的一點就是:請同修們抓緊時間救度孩子。根據我們的經驗,大多數孩子還是能明辨是非的,可以結合著汶川大地震說起。中、小學都是週五下午放學早,週六、週日兩天休息。孩子們在休息日經常結伴去玩或參加各種補習班。我們的同修就應該在補習班的附近或繁華的街道上給孩子們講真相勸三退,救度他(她)們。千萬要抓緊時間啊!學校的孩子多,也就要求我們同修走出來的要更多啊,因為「時間不等人哪!」(《再一次祝歐洲法會圓滿成功》)

上個星期日,我和甲同修帶著一個小同修在一個樓區內講真相,先遇到三個男孩,剛講,其中一個孩子說家裏的姥姥給退過了,其餘兩個孩子很快就退掉了。臨出大門看到有五個男孩在大門外圍成一圈,我想一定要救他們。於是我走上前去,一看他們正在玩小寶劍,我問他們這一把劍多少錢?他們笑著告訴我「五毛」。之後我笑著對他們說:「阿姨告訴你們一個好事,你們都是少先隊員吧?心裏退了當天災人禍……。」我這句話沒說完,就跑了三個孩子,我繼續和兩個孩子說,還沒等說完呢,那三個孩子就來叫他倆快點走,別聽她的!又跑了一個,只剩下其中最矮的一個小男孩,神態不慌不忙,不論其他孩子怎麼叫他、罵他、他一直仰著頭認真的聽我講完,我給他起名小安退出,他高興的同意後離開。當時我們真的被這個男孩的舉動感動了,這個男孩明白的一面多麼渴望被救度啊!

前幾天,我地區一位同修以病業的形式走了,同修們心情都很沉重。但是大家深知自己的責任和使命,就在當天我們依然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大家互相鼓勵,繼續前進。如果我們停下來了,那不就正中了舊勢力的圈套了嗎?越是這個時候,我們就是越要清醒理智,我們要把同修沒有走完的路繼續走下去,不但要走下去,而且要走穩、走正、走好……。

通過這段時間和同修配合走上街頭面對面講真相,我覺的自己的心性在不斷的提高。原來講時常用第三者的身份,現在可以達到堂堂正正用第一者的身份去講了。過程中修去了許多怕心和執著。

感謝同修們對我的幫助和鼓勵,尤其在甲同修身上我真的學到了很多東西,在我們配合這十幾天中(我每週只能出去三至四天,每天出去一個多小時)勸退人數已有二百多人。有一個週日由於返校孩子多,我們用了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勸退了三十九人。

最後我想說的就是,臨近新年,大街上辦年貨的人將陸續增多,人們都將從各鎮、各鄉、各屯湧進市區辦年貨。請同修們在這新年即將來臨之際,走出家門講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給師尊送上最好的新年問候!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