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潭講真相的一點心得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自從政府決定開放大陸遊客來台灣,在日月潭講真相就逐漸受到干擾,不讓掛橫幅、擺展板或擺資料等等,越來越嚴重。交流中,有的同修說,風管處課長對我們還不錯,要儘量配合課長,不要為難他,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況去做,不要對著幹;也有同修說,要用正念,不能輕易的配合。最後,搞到後來,橫幅、展板、資料一項也不能擺,就這樣去日月講潭真相的同修就越來越少了。

針對這麼一個轉變,個人當時的體悟是,如果因為課長對我們好而向他妥協,那不就是情的干擾嗎?應該也是我們要修去的執著。在常人社會的理是反的,我們配合課長,在人這一層的理,雖然對他是好,可是,在高一層的理來講卻是害了他,因為他配合邪惡干擾了我們講真相救眾生,這對他來說是非常不好的,而他卻執意那麼的做,他不正是我們急需要去救的眾生嗎?

起初,雖然我有想要找幾位同修一起去日月潭正一正場,但是,因為同修的一句話而使我搖擺不定,於是藉口以證實法工作多,沒有時間而作罷,事後自己再向內找,發覺還是自己藏著人心、怕心和顧慮心。

有一天,我忽然意識到,「三界之內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而來、為法而成、為法而造就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只要我們大法弟子正念足、心齊、整體協調一致,環境就會被我們改變。何況,景點講真相救眾生的時間是多麼的有緊迫性,在景點也是給大陸遊客多一條知道真相的管道,而且,對於一部份還不太知道如何講真相的老年同修來講,他們在景點可以通過發資料、發正念和煉功而達到講真相的效果,老年同修看到大陸遊客在看展板、拿資料,無形中也是給一種鼓勵,增加他們走出來講真相的信心。

透過和同修交流,我就決定去日月潭參與從新正場。在一開始的過程中,我們先到景點發正念,然後擺上展板、橫幅和資料。有一天,風管處來了兩位官員,告訴我們說這照片太血腥了,不能擺,在這洽談過程中,正好有一位女遊客路過,她插話說:「你們查問看,那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就肯定能擺。」這不正是師父慈悲在點化我們嗎?通過常人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化解了我們的困境,對啊!哪有不能擺的。

過幾天,風管處又來了官員,很不高興的說,叫你們不要掛橫幅、擺展板和資料,你們偏不聽。經過我們持續發正念、講真相,後來,風管處總算答應了讓我們擺。

過了幾天,風管處處長來巡視,看到我們橫幅、展板和資料時,當場就把我們的東西全部都給沒收了,那時候只有三位同修在那兒,他留話要同修叫負責的人來說明,當我被告訴時,我就決定到風管處找處長講真相。師父說:「哪兒出現問題,哪兒就需要講清真相。」(《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仔細回顧當初風管處答應我們掛橫幅和擺展板時,心裏想風管處那麼快就答應我們,場那麼快就正過來了,後來自己靜下心來,好好向內找,這才看到自己有一顆歡喜心,那就是有漏。另外,參與正場的同修雖然心很齊,大家配合的很好,但是,我們忽視了一位過去經常在日月潭講真相的同修,也許因為同修之間的矛盾而退出,以致沒有共同參與那次的正場,我發覺在這方面的不足是自己沒協調好。

第二天去拜會處長前,我把自己的不足和同修交流,也希望同修不要對某同修排斥的想法,我們一定要心齊,整體要互相配合。到了風管處,我們把人員安排成二部份,一部份進去辦公室講真相,另一部份在外面的廣場上發正念,整整花了二個多小時和對方講真相,當我們懷著一顆要救度眾生的慈悲心,事情都會有所改觀,在當下,長官退還給我們橫幅、展板和資料,並且答應讓我們擺展板、擺資料,唯一的要求是橫幅不能掛。

隔天,我們又去拜會處長,處長接見了我們,在過程中,還是不讓掛橫幅。我們心想,那邪惡就是怕大法橫幅,所以,操控著常人不讓我們掛橫幅。我們想,大法橫幅一定要掛上,只要能讓眾生看到大法橫幅,用甚麼方法都可以,我跟處長說我們用拉的總可以吧。當下,處長接著說:「只要你們有能耐,就讓你們拉」。

大法弟子都是很有智慧的,我們用二根棍子把橫幅高高架起,有的同修站在旁邊派資料、講真相,橫幅立起來的感覺很好,比之前放固定在顯眼之處的效果毫不遜色,同修們共同努力維護這個場。感覺上,現在的場比以前是好多了,以前如有上級長官到日月潭來巡視,我們就不能擺板和講真相,現在,行政院上級官員來巡視,我們還照常做我們該做的事,一點也不受影響。每當看到老年同修,為了救度眾生默默的付出,來維護這個場,心裏很感動,我告訴自己,要更加精進的把這區塊做的更好,不要辜負了師父慈悲苦度。

景點講真相,是正邪交戰的第一線,邪惡虎視眈眈,只要我們有一點漏就會受到干擾,我們做的好,場越正,大陸遊客看展板、拿資料、拍照、三退也就越多,曾有一位大陸遊客拿了一本「九評」不夠,又多拿了二本,把口袋塞的滿滿的,說是要給朋友看,他當時也三退了。

時常會有大陸遊客一看到我們的橫幅就喊「法輪大法好」,比起大拇指的手勢並且說些鼓勵的話,我當時會想,這些眾生都得救了。「就是一個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要保護他了」(《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這次日月潭從新正場,干擾不少,考驗也很多,在過程中使我成長了不少,我深深的體會到,遇到問題或和同修發生矛盾的時候,就是放下自我,無條件的向內找,找出不足,多多的和同修交流,達到整體提升。師父說:「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只要我們心齊,整體協調一致,大家互相配合好,往後日月潭景點一定會做的更好,救度更多的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