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師父講的法去做,才能達到救人的目地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九七年三月,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煉《轉法輪》叫我明白了原來我來到世間是為修煉大法,是為了圓滿隨師還。隨著我的思想的昇華,很快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原來的白細胞減少、高血壓、風濕病等一掃而光,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至今十多年了,我再不需要吃藥打針,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堅定的走著師父安排的路。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子女等都說大法好,親人中的大多數都走入大法修煉,現在也都做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

可是打從一開始我的丈夫就反對我修煉。我請他一起去參加九天學習班他不去;在家讓他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他不聽;教他煉功他不煉,還說些難聽的話。有時我去參加集體煉功回來,他從裏面插上門不讓我回家,有時連摔帶打。「其實是怎麼回事?在煉功的同時,業力要轉化,不失者不得,失的還是壞東西,你得付出。」(《轉法輪》)我記住師父的話,不和他一般見識,做好家務,幹好工作,難忍能忍,感謝他給我德,做一個比好人還好的人。

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在邪惡的紅色恐怖下,他更是變本加厲,叫嚷邪黨不讓幹的就不能幹!我記住師父的話,「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我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法輪大法我修定了,一修到底!

二零零零年三月,在反迫害講真相中,由於學員出賣,邪惡將我綁架到拘留所。頭幾天,我的大腦一片空白,眼前像電影、電視上打出的字幕一樣反覆滾動著師父的一句話:「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精進要旨》〈境界〉)悟到師父鼓勵我用覺者的標準對照、要求自己。後來慢慢想起了師父的一些經文,就在心中默背。

拘留所裏「審問」我的警察成了我講真相的對像。他們最願問的一句話就是「你這麼大歲數,為甚麼不讓煉非得煉?」我平靜的把我修大法受益和法輪大法的真相講給他們聽,最後我說:「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沒錯,我就想為大法、為師父說句公道話,就是想要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他們都不吭聲,默認了。後來經同修和親朋好友多方營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二十多天後我正念闖出魔窟。

回來後,單位領導還是講「小腿扭不過大腿」,扣點工資、獎金之類的話,勸我放棄大法。因為以前給他們講過真相,他們都明真相,知道共產黨整甚麼都是整錯了再平反。

我從拘留所回家,丈夫對大法和我的修煉態度上更加蠻橫、惡劣,看到我煉功、學法,他就污言穢語,非打即罵,甚至搶書、撕書。所以我學法煉功、講真相都背著他。我也不再感謝他給我德了,只覺得他太可憐,受邪黨毒害太深,造業太大。但總想他是自己的親人,更應該救度,總想給他講真相,讓他早日得救。可是收效總是甚微,我越想救他,他越來勁。二零零一年師父講了發正念的法,我就開始對他發正念,可收效還是不大。

後來,女兒的婆婆患癌症要做手術,小外孫沒人帶。這時我們已退休,我想那就幫助幫助女兒吧。可是丈夫嫌那地方氣候不好不願去,他又找不出理由阻攔我,我就自己去了女兒家,因為我覺得小外孫肯定有大法緣,是師父安排我去。帶小孩受累我不怕,氣候不好也沒啥,唯一擔心的是離開集體修煉環境,跟不上正法進程,影響了自己修煉提高。

我把這些想法都給孩子們說了。明真相認同大法的孩子們就給我買了電腦,教我上網,下載,打印,打字等,我做夢也沒想到六十多歲還學會了電腦。當我第一次能上網打開《明慧網》時,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從內心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我懷著萬分崇敬的心情第一次親自上網給師父拜壽。雖然在外地沒遇到同修,表面看好像是單修、獨修,其實我溶入了更好更大的集體修煉環境中。在迷茫中明慧指給我前進的方向;同修們的血與淚,甚至是生命所積累的經驗和教訓減少了後來人的很多損失;我知道了國內的迫害和世界各地的聲援,從而針對迫害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我看到了正義人士的聲援為世人樹立了榜樣,增加了救度眾生的效果;我看到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作為大法的一個粒子各自做著不同的證實大法的事;通過閱讀網上的切磋交流,比學比修,我找到差距勇猛精進。

我白天邊照顧小孩邊聽師父講法,我給師父燒香,她瞪著眼睛看,我給師父磕頭,她也磕頭。小孩睡了,我就自己下載、編寫、打印真相資料。帶著孩子更方便救度眾生,有時寄信,有時用真相幣,有時發資料,有時面對面講,有的明真相後走入了大法修煉。我真切的體會到了師父為我們安排的大道無形的修煉形式。可是免不了時時惦記遠在異地的丈夫,畢竟共同生活了幾十年。

我在這段時間裏看到了明慧網上修心斷慾的討論。同修的切磋交流給了我很大啟發。「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轉法輪》)師父的話像重錘重重敲在了我的心上。我悟到,是自己的情太重,長期以來總是把丈夫當作親人,而沒有把他當作一個眾生來救度,用人念救人當然就不起作用。我這個情該放下了。我把想法跟孩子們一說,女兒來了一句:「我說怎麼就看你在我爸跟前像有甚麼短處似的,你早就該堂堂正正的,我們做小輩的又不好說甚麼。」我就請親人同修(妹妹等)和我一起定時對他發正念。我不再給他打電話,也不再叫他來,我把心放下來,並發出一念:請師父加持,一定要救度他。

轉眼進入臘月,孩子們打電話叫他爸來過年,他不來,叫我回去。孩子們說,假期太短,票貴不好買,爸可以早點來,多住些日子,避過高峰。他有點火了,對孩子們說:「你媽給你們看孩子不回來了,你們得給我送回來。」孩子們說:「你看我媽修大法修的心性、身體多麼好,你還打罵她,不給自由,她不願回去。你跟她說吧。」我說:「我不回去。」他更火了,「你得回來,就是離婚也得回來分財產。」我說:「你隨便吧。」親戚們,特別是他二姐不斷打電話數落他。大法正的場終於解體了他背後的邪惡,他來了。我說:「你對過去的所作所為必須有個正確的認識,你得寫個鄭重聲明。」他說不會寫,讓我幫他起草了一個「鄭重聲明」,聲明過去所說、所作、所寫的所有對大法、對大法師父、對大法弟子不敬的言語、行為、文字全部作廢。今後要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尊重信仰自由。如有違反,後果自負。

他在上面簽了名字,我們馬上給他發到明慧網。自此以後,丈夫簡直變了個人,沒有了惡言惡語,隨和了,有時發正念的時間到了,還提醒我「到點了」。丈夫得救了。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我們全家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無所不能,同時也深深的體會到,救度眾生中不論做甚麼,只有要按照師父的法去做,才能達到救人的目地。

我做的和同修們比起來差的很遠,和師尊的要求差的更遠。今後在越來越寬鬆的修煉環境裏,不能懈怠,分秒必爭,在最後的最後抓緊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圓容整體,解體邪惡,救度眾生,立即結束這場本不該發生的邪惡迫害,兌現自己史前的誓約,圓滿隨師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