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去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初得法的弟子。這幾年走過來,跟頭把式的做錯很多,希望藉此與同修交流,促使自己向內找,在最後這段圓滿路上少走彎路,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走出去證實法

我從步入修煉,便開始面對面講真相、救度眾生。我從心底裏根本就沒有怕的概念。從一開始修煉我就根深蒂固的有一念,這麼好的功法憑甚麼迫害他,我要把他告訴我的所有親朋好友,讓他(她)們都得法修煉。

由於剛學法,法理不清,講真相也只是認為法好,根本不知道救度眾生的真正涵義,所以給親人講真相一遇到不聽、不信的就很激動,有時像跟人吵架似的,非得讓人接受。他們不但沒接受,反而起了反作用。過後我學師父的講法悟到,這不僅是沒救人,還往下推了人。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和學法的深入,我對法有了更深刻的認識。我悟到我們來在世間的真正目地,不止是為了求得個人解脫,救度眾生才是我們來時的大願,我決定走出去證實法、面對面講真相,把大法的福音傳送給更多的有緣人。

於是我每逢集日大多數和同修甲結伴趕集,面對面發《九評》、真相資料,勸三退。由於沒有怕的概念,又知道法好,講真相時只想讓人明白真相,腦子裏沒有任何觀念。我們臨行前請師父加持,把有緣人帶到我們身邊,給他們一個得救的機會。有時只要買一點東西,一開口就有好幾個有緣人圍過來接《九評》、資料,甚至三退。雖然做的不多,但效果一直很好。做的過程中我真切的體會到《轉法輪》中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記的二零零六年新年前,我和同修甲結伴趕集(幾乎沒落過),面對面發《九評》勸三退。由於只顧講真相,每次趕集都說買件過年穿的衣服,都沒有時間選。後來同修說,這次又沒買上衣服,我說能買就買,買不上就不買啦。結果到年前最後一個集日,我和同修發完《九評》,走到一家賣衣服的中年婦女攤位前(這人以前我給講過真相,並做了三退),看到一件正適合我穿的上衣,並且只有最後一件。我一試正合我意,而且價格又便宜。當時我很感動,又一次體會到師父講的三件事做好,一切盡在其中的法理。就連買件衣服這不值一提的小事,師父都給安排的井然有序。

在做真相資料中昇華

由於我家環境好,家人都明白真相,並且支持大法,協調同修跟我說打算建一個資料點。於是我開始學習上網,由於自己從來沒有摸過電腦,一切都是從零開始,心性也沒到位,結果電腦、打印機三天兩頭出問題,給技術同修帶來很多不便。

奧運會前夕,本地出現大法弟子被綁架、抄家等事件,救度眾生、證實法一度陷入低谷,真相資料也少做了。有一次當我快打完資料時,打印機突然提示,「打印機忙碌」,緊接著紙張就不出了。我找協調同修說,可能是自己的修煉狀態不對。因為那段時間以後,我一度也產生了後怕,看到多數同修集體學法都縮手縮腳,我情緒低落,講真相變的很消極(有好幾個集都沒發《九評》、講真相)。在那種消沉的狀態中,我的內心十分難過,每每想到同修被綁架,救度眾生、證實法一度停止,不知不覺淚水就奪眶而出,因為我清楚的知道寶貴的時間被白白浪費了,真的很想知道自己為甚麼在明知應該抓緊時間,製作出更多揭露迫害、救度眾生的真相資料,張貼、散發到本地派出所和街道的情況下,卻放縱了自己。我不能自拔,在焦急中我選擇了逃避,整天忙於自己的家庭瑣事……

後來市裏同修看到我們整體狀態一盤散沙,跟不上正法進程,特意在我地舉行了一次小型心得交流會。通過學習師父講法:「不要因為有些地區學員少,或者有些地區學員之間一直存在著爭論,就使你們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甚至於你個人修煉的問題上都變的很消極。你在毀自己。」(《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我從中找回了自己。修煉是修自己,為甚麼要去看別人呢。沒過兩天,我趕集急需資料,想打幾份資料用,當我再一次打開打印機,還沒等點文件,打印機就急不可待的打出了精美的真相資料,我當時激動的傻了。很快悟到,打印機的狀態,就是我這段時間的修煉狀態。

現在我趕集,發《九評》、真相資料,促三退,做著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個人層次所限,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