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修煉 救度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一、得法

人生旅途充滿許多看似偶然的必然,因為孩子上學、工作的緣故,我們全家遠離故土,辛辛苦苦來到城市,卻有幸於此結識了大法。

偶爾回憶往事,感慨師父早就在管我,幼時身體不好,再加上物質資源匱乏,生病長達一個多月,結果出現了手術後遺症。我常常偷偷的掐掐自己,看是否還活著。成年後,一路艱辛走過來,做事爭強好勝,工作做的很好,卻也與不少同事結怨。平時更是常常因為別人的一句玩笑話而暗自掉淚,也經常因為丈夫的話而大動肝火,家裏總是一派「山雨欲來風滿樓」之景,搞得孩子整天心驚膽戰。這樣惡性循環,身體每況愈下,得法之初心臟病,高血壓……特別是坐骨神經疼讓我痛不欲生,當時求醫問藥、看香、練一些帶有附體的亂七八糟的功法……,凡是能想到的辦法全試過了,不但沒有效果,還增添了一些新毛病。

後來,妹妹給我請來了一本《轉法輪》。看完後感到真是尋找到了生命的真諦。恰巧家周圍有很多煉功點。兩天後,出現了類似腦血栓的症狀:走路畫圈,手也不靈活了,左半側身體不聽使喚。後來鼻靜脈血管大出血,丈夫急了:「快去醫院吧!」因為不久前也出現過這種情況,當時躺了一個多月,起來頭還暈暈忽忽。我搖搖頭,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接著看《精進要旨》,煉功一天也沒間斷。親戚一看這可真神了。隨著不斷學法,心性慢慢提高。

二、修煉的神奇

修煉路途上險象環生,都是師父替我們化險為夷。一天騎自行車上街,轉彎時,沒扶好把,一下子栽在車上,右眼磕在直立的車把上。起來後,就感覺血順著臉流淌,旁邊一老太太說:「哎呦天啊,這麼大動靜,還不得把眼珠子磕出來呀!」我用手在傷口上一抹,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肯定沒事,當時血就止住了,過後三兩天就好了。那天是臘月二十五,按理說冬天不易癒合,真是多虧師父保護。

為了增強我煉功的信心,師父在我所能達到的層次上多次展現另外空間的景象。九九年「四•二五」,我們去北京護法。站在街上猛然一抬頭,看見一個金黃色的大光圈。後來聽到大樹「喀嚓」一響,馬上有兩隻鴿子飛走了,當時大小法輪光彩奪目,數也數不清,警察議論:「你們煉的甚麼功啊?真好,我們站在你們中,就能看的見,一走出去就啥也看不見了。」我們說這是法輪功,不知當時有緣看到這殊勝景象的兩個警察是否得法。

自那以後,打坐中就經常看到一些另外空間景象。去北京之前,自己打坐最多堅持半個多小時,回來之後,每次都能輕輕鬆鬆的盤坐一個多小時。有時剛打坐入定,就感到自己在順時針旋轉;或是看到廣袤無垠的大草原,草原過後就出現了一條一望無際的大馬路,越望越寬,路上有人騎車,有人行走……

三、講真相救眾生

由於師父不斷的點化,加上不斷的學法煉功,心性慢慢提高,漸漸的自己便知道如何處理一些邪惡的干擾。江氏集團迫害不久後,一天我們正在學法,突然家裏闖進一群警察,到處亂轉,後來就走了。其實當時大法書籍擺放的哪裏都是,都沒包書皮。只是我們當時都沒害怕,師父說過:「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有次外出發資料,發完後剛走出村子,有群人就追著我們喊:「截住她們!……」我想你們誰也不能干擾我們,走師父安排的路。我們誰也沒怕,前面有很多在田裏幹活的人抬頭看了看我們,後面也沒人叫喚了,我回頭一看,他們似乎被定在那裏了,一動不動。那些人一直默默的目送著我們走出村子。就這樣,我們又走了好幾個村子,直到把資料全部發完。回家後,感覺腳鑽心的疼,一看,鞋都被血水浸透了,非常感謝師父,不敢想像假如當時腳疼痛難忍,好幾里地怎麼走回來呀。就這樣,幾年來,我們互相配合,講真相,勸三退,發資料,風風雨雨的跟著師父走出一條修煉的路。

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我就萌生了辦家庭資料點的想法。開始時怕丈夫不同意,偷偷的買了電腦和打印機。結果孩子她爸沒言語。打字不會,鼠標都不知怎麼拿。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慢慢的學會了打字、刻錄、打印,孩子都說:「老媽真棒,這些我都不會。哎,大法無邊啊。」丈夫也很熱心,每次出來小冊子後,都是他幫忙裝訂。想想自己當初怕這怕那的人心,真是好笑。師父告誡我們不要被人心帶動,怎麼關鍵時刻還是悟不到呢?

一開始煉功時丈夫不反對,只是偶爾為我們的安全擔憂。後來趕集時,聽到常人說大法如何如何,就和他們理論,給他們講真相。氣不過時,就拿著真相標語去貼,看到《九評》放在家裏時間稍長,就說:「別總在家裏放著啊,讓他出去救人,沒時間,我幫你們發出去!」由於他總做證實大法的事情,師父就點化他。後來他特別喜歡看書,每天不管多累都堅持看書,孩子說:「媽,他比咱倆還精進呢。」有時看見新唐人台上的字幕,他便「引經據典」,洋洋自得:「這是師父話裏的那個字!」孩子抱怨我經常出去發資料,沒時間陪她玩,丈夫說:「你看她學法後,身子骨挺好,家裏也沒矛盾了,她願意去哪,就讓她去唄!」

師父要我們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看到周圍很多親人朋友都被謊言蠱惑,經常在我面前說大法如何如何,重複著電視上鋪天蓋地的不實的謊言。我常常善意的講述修煉後我身心的變化,戳穿江氏集團的謊言。很多親友相信了,並用化名退出邪黨組織。而有些親人受毒害較深,當此時我也不能繼續與他辯論下去,以免把他推向反面。事後我屢屢反思,認識到自己並沒有把他們與眾生同等對待,在內心深處總感覺他們是自己的親人,總抱怨他們怎麼這樣啊?

一次,同學家辦喜事,邀請我去。我生性比較好清靜,不喜歡參加各種活動,但一想到這是一個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好機會,要把它變成救度眾生的場所。帶好資料,一路上發正念,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效果很好,一下子勸退了十幾個朋友,這些朋友都是平常不大容易見上一面的。

平常和同修一同去買菜,相互配合講真相,一人發正念,一人講,效果很好。有時為了講明真相,常常有意多到他那裏採購。一次,我特意到那裏買菜,裝作不經意間詢問他是否聽過「三退」,他一笑:「你認識某某嗎?那是我們親當家子,我們早都退了。」這樣的事例不勝枚舉,我們也由衷的為那些明白真相的世人高興。

回想起十年的正法路,淚水啊再一次洒滿胸前。腥風血雨我們都已走過,在正法最後的時刻,我時常想起師父的教誨:「修煉中已經從最困難中走過來了,走好最後的路,要珍惜自己走過的路呀!不容易,你們走過來,這是在歷史上前所未有過的這種魔難當中走過來。你們一定要珍惜。」(《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所以,我們一定要正念正行,抓緊時間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史前誓約,跟師尊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