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就不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居住的地方離北京比較近,因此不論做證實法或其它甚麼事情也就去的次數多一些。在交談中同修或多或少都有怕心表現出來,有的甚至還很重,例如甲地區同一村的同修互相來往都膽膽突突,出門走路東張西望,老感覺像身後有人跟蹤似的,做證實法的事更是未行先生怕,各自為政,長時間未形成整體。乙地區在奧運前被邪惡迫害較重,面對面講真相的事,用該地協調同修的話說:「根本就不可能了。」資料點同修遭綁架,其他在家同修也是由於怕,造成思想壓力很大,不積極運作,更談不上形成整體。當然其中也有做的很不錯的同修,默默的在做著三件事。就此我想和北京市該地同修談一點我認識,如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

從我接觸到的同修看,主要還是一個「怕」,言語間流露出邪黨如何猖獗,如何如何……同修啊!大家深知居住在邪惡老巢地區的你們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有多麼的艱難,但是越難越是錘煉的好機會呀!越能體現出大法弟子的偉大,既然生在這裏就有一定能救度本地眾生的責任和使命,決不辜負慈悲偉大的師尊對我們的期盼,更不能被即將灰飛煙滅的邪黨在「迴光返照」的一瞬間所嚇倒、難倒,大法弟子還能被將死去的壞東西嚇倒嗎?世間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那我們就應無條件的向內找找,還有甚麼心沒有放下,使邪惡還能苟延殘喘,其實,不論甲乙兩地同修,還是周邊地區的同修,都應靜下心來向內無任何條件的找找了,為甚麼一個彈丸之地──北京的修煉環境長時間如此惡劣,我想不光是邪惡集中的原因,很大成度就是我們周邊的乃至全大陸同修在救度眾生,整體協調方面做的還不到位,甚至不夠好。

過程中我個人找到了自己很多不足,和他們有過多次接觸,卻沒能及時有效的和本地同修面對面交流、整體圓容,如果周邊地區同修都能做好,消除間隔,那麼北京同修的環境很可能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從大的區域來講海外同修做的好,就減輕了中國大陸同修的壓力,這已是事實,那麼我們大陸同修都能像海外同修那樣做好了,那不也就減輕了邪惡中心的同修的壓力了嗎?我們要多學法,協調好,集中正念,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才能有力的銷毀邪惡因素。一同修說:「一根筷子可折,一把筷子難斷。」我覺得很有道理。

我悟到「怕」這個東西是寄生在生死名利間的一種邪性物質,如果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能放下生死,淡泊名利,那麼怕也就自然不存在了,反之就會怕這、怕那,怕的不行。當我們要出去做救人的大事時,一定要正念正行,把自己完全交給師父,心存簡單的一念:我要去救度眾生了。思想中不帶有任何其它私心雜念,我想就這簡單的一念就足以讓邪惡解體遁形。我們念正心純,那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對大法弟子還能起作用嗎?起不了!咱們那堅定的一念早已不在五行之中了。

一次和幾位做的很不錯的北京同修面對面交流了一會兒(時間關係),她們也都是為了形不成整體感到力不從心,因此借明慧平台和同修溝通共識,我們周邊同修加以協調,形成整體,咱們共同精進,裏外配合,徹底鏟除邪惡老巢,完成我們的共同大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