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算道德值多少錢一斤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中共衛生部日前承認,三聚氰胺毒奶粉造成的結石寶寶達30萬人,這些可憐的孩子就算每人只需花1萬元治療,也是30億人民幣的巨額數字,這還不算結石可能造成對身體健康的長遠影響。如果再算上從三聚氰胺引發出來的一系列有毒食品曝光對乳製品及相關食品工業的衝擊,對中國製造商品信譽的衝擊,以及有毒食品對其他成人健康造成的危害,這項經濟損失恐怕3000億、30000億也遠遠不止。

曾幾何時,「道德值多少錢一斤?!」這句話,已經成為人們的口頭禪。的確,道德本身很難用物理的或經濟指標來稱量。但是淪喪的社會道德使社會經濟活動的每一步,都被附加了額外的成本。每一個人從中都能深切的體驗到道德之可貴。

在今天的中國,不要說商人,就是昔日被譽為「白衣天使」的醫生、被譽為「人類靈魂工程師」的教師職業也可以成為暴利的行業,哪個行業還有淨土?即使有人想潔身自好,但是你不坑人,別人要坑你;即使你不想腐敗、不想行賄,那麼哪怕辦個機動車的執照、送孩子入托、生病住院這樣的事情都會讓你感到寸步難行。

由此帶來更可怕的後果是,社會道德體系一旦崩潰,任何重建社會道德的努力將會萬般艱難。因為重建道德,需要有一批在這個社會裏出污泥而不染的人,而面對整個社會下滑的道德、無處不在的腐敗、造假,這樣的人就不得不吃虧,不得不被人當作「傻子」而嘲笑!可以想見,如果沒有對善良的堅定信念,一般人是很難堅持下去的。

走筆至此,我想起一個小故事。2007年9月27日明慧網以「一張百元假幣」刊登了一位讀者來信。這位讀者記述了幫女兒紮頭髮的膠圈時,和一位小販打交道的經歷。

在她選購膠圈時,小販拿出一張百元人民幣,對著光反覆看,又拿出小驗鈔器反覆照。她做過收銀員,假鈔一摸就知道,就幫小販看看,結果發現是做得很真的假鈔。小販說,剛才一位男的來買東西給的這張假鈔。

這位讀者寫道,「我很同情小商販,問她一天掙多少錢?她說:‘收到這張假鈔,五天的工夫白費了。’為了減少她的損失,我說:‘我拿50塊錢給你,這張假錢我拿去打麻將,絕對可以用出去的。’她搖搖頭,告訴我,她是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不能做這種損人利己的事情,既然是假鈔,就不能讓它再去害人。她將百元鈔票拿過去,在攤子上拿了打火機點火就燒了。一時間,我對這位小商販不得不刮目相看。

「以前,我從來不正眼看他們,我只覺的他們不過是斤斤計較、為幾毛錢喋喋不休的市井小民。今天,珠光寶氣、全身名牌的我在這位小販面前不禁黯然失色。我由衷地生出敬意……」

1999年以前,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迅速洪傳,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許多人從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法理中看到了做人的真正標準,看到了生命的真正意義。他們寧願自己吃虧、甚至在酷刑面前、面臨生死威脅也不願放棄「真善忍」的準則。「真善忍」是法輪功學員信守的準則,在中共迫害開始前如此,歷經九年的磨難後依然如此。

在中共迫害開始的時候,每當法輪功學員告訴世人,法輪功講真善忍,教人重德,迫害是無理的,往往得到回答,「現在重要的是發展經濟,道德值多少錢一斤?」

我想今天任何一個理性的中國人都會承認,道德不能稱量,卻是無價的。今天的中國社會要從道德危機中走出來,要想重建社會道德,並非沒有希望。但是首要的,也是最關鍵的一步,就是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