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罪惡借精神病院而行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全世界強大的呼聲下,一度失蹤、人們懷疑「被自殺」的楊佳之母王靜梅終於浮出水面,她被關在精神病院。有律師指出:如果王靜梅沒有精神病,公安機關強行將她送去接受治療,這是一種嚴重違法行為。在這種情況下,醫院接受一個沒有精神病的人住院治療,等於是在實施非法拘禁。

其實,在中國被非法拘禁的豈止王靜梅,有多少為伸張正義、追求民主的仁人志士,中共當局抓不到他們的把柄或者「罪證」,就把他們送進精神病院強制「治療」;有多少維護自身正當權益的訪民、冤民被中共當局抓捕、遣返後關進精神病院;最大最多的群體被強制關進精神病院的是以真、善、忍為修煉準則的法輪功群體。在中國的當今,從1999年至今全國各地有數以十萬計的法輪功修煉者被關押在精神病院和洗腦班中,遭受殘酷折磨。

在我身邊就有3個活生生的例子。一個是接近60歲的工商所的老婦,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勞教後,沒有轉化,又被非法關進精神病院,被強制注射不明藥物,幾個月從精神病院出來後,原來思維敏捷的她變得精神恍惚,思維遲鈍,像變了一個人,她還被勞教、幾次被送進洗腦班強制洗腦,受盡折磨;還有一個是沒有結婚的年輕人,才20出頭,被勞教2年後,立即從勞教所轉到精神病院,被強制注射摧殘人的不明藥物,一個月出來後,原本強壯的小伙子變得常常頭疼、失眠、驚悸,每天必須吃安眠鎮靜藥才能入睡;另一個是30多歲的女青年,因為在洗腦班不放棄信仰,幾個月後被綁架至精神病院,3個月後才出來,但已經面目全非,變得兩眼呆滯,思維混亂,真的成了精神病人。中共邪黨就是這樣把健康的好人變成精神病人。

現居住在德國的異議人士王萬星曾經因為1992年公開呼籲平反「六四」而被中共非法關押在北京安康醫院(關押刑事犯人的精神病院,同時也關押有政治犯和法輪功學員)十三年。他說:在北京和全國各地有二十多個公安部辦的安康醫院,專門關有精神病的罪犯,還有政治犯和法輪功學員。很多在中國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沒有人知道他們。那些被迫害死的,就更說不了甚麼了。

青島市嶗山區法輪功學員於仁美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被當地惡警惡人四次投入精神病院,不法醫務人員多次強行對她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劇毒藥,於仁美幾度被折磨的精神恍惚,反應遲鈍,大小便失禁,每日坐立不安,精神到了崩潰的邊緣;

湖北省赤壁市法輪功學員劉曉蓮被非法關押在赤壁市蒲紡精神病院,遭不法惡醫殘害,被迫害致啞,無法說話;

河北省邯鄲市法輪功學員楊寶春,堅持修煉法輪功「真、善、忍」,被中共邪黨人員多次綁架迫害,在邯鄲勞教所被迫害截肢,失去右腿。並被劫持到邯鄲市永康精神病院非法關押總共五年多,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永康精神病院;

重慶九龍坡區法輪功學員魏華被街道辦事處邪黨書記余付林等人以「文化性精神障礙」為由,強制送精神病醫院摧殘,被折磨的左半身偏癱、語言表達困難、大小便失禁、骨瘦如柴,在極度痛苦之中度日如年;

吉林省東豐縣碩士研究生李彬,2000年4月被非法勞教一年,歷經殘酷迫害,九死一生。2004年7月輾轉來到美國。之前在吉林省四平精神病院遭受一個月的迫害,幾乎使其喪失了全部記憶,後幾年的時間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記憶力才有所恢復;

廣西法輪功學員、女研究生林鐵梅,2005年12月8日被廣西女子勞教所和復退軍人醫院(精神病院)殺害,年僅33歲。2005年11月25日,林鐵梅家人到精神病院要求見人,遭到拒絕。12月8日,林鐵梅在醫院被迫害致死。據醫院出具的死亡報告單聲稱「猝死」。家屬拒絕簽字火化。事後,醫院不敢面對記者的採訪;

黑龍江省木蘭縣法輪功學員常永福在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和精神病院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迫害,在木蘭縣東興鎮精神病院和江北普寧精神病院被迫害的精神失常,面部鼻子腫大,視力衰弱,晝夜無眠,亂喊亂叫,明白時說精神病院不知用的甚麼藥,全身難受,鼻子、頭和眼睛疼得厲害。後期鼻子腫大,始終流血,雙目失明。2007年1月18日被迫害致死,死時雙耳、眼角流血,鼻子腫大,口鼻均有血塊;

四川省隆昌縣法輪功學員高豔曾三次被強行關押精神病院迫害達130天,她從看守所被直接關進精神病院,被強行打針、灌藥,注射的激素藥將她折磨得頭昏眼花,渾身顫抖、站立不穩,整個身體虛胖得像個痴呆兒。最後還被「610」勒索現金2萬5千元,還有精神病院住院費5000多元,總共3萬多元。丈夫被迫與其離婚;

山東省德州市武城縣大法學員王少清,曾經在王村勞教所被迫害兩年,後來再次被非法抓捕,在精神病院遭受一年摧殘,造成精神失常,於2005年7月離世;

根據對勝利油田法輪功學員的不完全統計,至少有江海松、李曉東等五名法輪功學員被勝利油田邪惡「610」、勝利油田中共邪黨官員和不法人員強制送到勝利醫院精神病科當作「精神病病人」迫害;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寶清縣第四小學女教師常平4次被中共惡黨送精神病院迫害,現在還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精神病院;

重慶市九龍坡區法輪功學員魏華(女)在身心正常的情況下,於2005年10月18日被重慶市謝家灣街道辦事處書記余付林等人送往精神病醫院,同年11月25日,精神病院突然下病危通知書。家人趕到醫院,只見魏華奄奄一息,認不出人,說不出話,上吐下瀉、上插氧氣,下接尿管,癱在床上。此後,魏華一直神智不清,癱瘓在床,需專人照料。遭受一年多的痛苦折磨後,在2007年4月30日含冤離世;

2001年11月9日,成都溫江區地稅局幹部、法輪功學員楊崇玉被押送至溫江區萬春精神病醫院遭受迫害,致使身體神志受到極度摧殘。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醫院被注射藥物後,全天昏睡不醒,整個人變形,行動困難,還被拖去通電,折磨得人事不省。回家後,楊崇玉經常受到惡人干擾、恐嚇。2007年9月12日,遭受極大傷害的楊崇玉含冤離世,離世時她1米60的身體只剩下60多斤。

據統計,中共邪黨使用精神病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遍布全國各地。全中國各地至少有近百所省、市、縣、區精神病院參與了這種迫害。雖然近年來邪黨以精神病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被廣泛曝光後,迫使其表面上略有收斂,但暗地裏從未停止過,甚至將這種手段直接轉移到高牆內的勞教所、監獄實施。

有多少中共邪黨的罪惡在精神病院發生?有多少良善在精神病院遭到摧殘?

美國之音2006年4月5日刊登一篇社論說,在前蘇聯,精神病療法經常被用作政治迫害的工具。在共產主義倒台後,這種野蠻的行徑在俄國消失了。但在其它地方,特別是在中國,這樣的精神虐待還在繼續。根據美國國務院最新的人權報告,在中國「一些政治和工會活動家、地下宗教信徒、一再上訪者、被取締的中國民主黨成員和法輪功學員被關在精神病院」。美國國務卿賴斯說,美國將讓那些違反人權的國家,包括中國,承擔責任。中共政權應該開放那些由警方控制的精神病院,接受國際調查,並釋放那些無辜被監禁的人士。

我們呼籲全世界關注這些無辜遭受非法迫害的中國人,呼籲關注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在精神病院、勞教所、勞改隊、洗腦班裏遭受慘烈迫害的法輪功善良群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