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樁迫害致死案說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顯著報導的一則殘酷迫害,閱後令人心酸與不忍,更感到中共警察的惡行的令人髮指。該文提到,六十九歲的湖北省赤壁市法輪功女學員劉曉蓮,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多次被綁架關進看守所,曾經遭受宛如「五馬分屍」的酷刑,被注射毒針、灌毒藥丸,經常遭到毒打,受盡了精神和肉體上的百般折磨,直到今年八月老人全身浮腫、奄奄一息時,惡徒才放她回家,劉曉蓮已於十月二十六日含冤離世。

據報導,一九九五年劉曉蓮修煉法輪功才半個月,原本瞎了的右眼睛復明,身體健康了,人也變得祥和而開朗。江氏集團與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劉曉蓮為法輪功上訪,她只想告訴政府「真善忍」沒有錯,卻屢遭警察迫害,歷經三九天大雪挨凍、毒打頭部與眼睛、每天強迫罰跪四小時以上等折磨,當時的政保科科長蔡金平就是直接兇手。

更駭人聽聞的是,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劉曉蓮在赤壁市第一看守所遭到以所長鄧定生為首的十九個警察和犯人同時毒打,老人的身體被五個人同時向五個方向用力猛拉,導致小便處撕開了,全身骨骼脫節,其他人還輪班用五十斤重的鐵鏈腳鐐打她懸空的身體。這起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為劉曉蓮發出緊急呼籲。

惡徒的迫害並未因此而收斂。二零零六年四月,赤壁市公安局將劉曉蓮非法關押在赤壁蒲圻紡織總廠醫院精神病專科摧殘。老人遭受了毒打、毒針注射、灌毒藥丸子等種種迫害,精神病醫院的張姓主任及其幫兇使用高壓電擊、電針折磨劉曉蓮老人四個小時、使用毒藥灌食、吊針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藥水十斤,致使她全身發黑,昏迷兩天兩夜,待清醒時卻不能說話,變成啞巴了。

劉曉蓮老人的悲慘遭遇並不是罕例,乃是廣大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縮影,見證了中共的泯滅人性與殘暴本質。長期關注迫害的讀者會發現,每天明慧網都刊登了許多知情者提供的迫害訊息,範圍遍及中國大陸各省份。中共與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九年多來,實行「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的滅絕政策,在其縱容、包庇下,更施以「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殘忍手段。截至目前,至少已有三千一百九十四名信仰「真、善、忍」的修煉者被迫害致死,數以百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遭受慘絕人寰的各種酷刑折磨與精神摧殘。

中共警察針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暴力迫害,包括電棍、手銬、腳鐐、背銬;地牢、水牢、大糞池、死人床、坐板、蹲小號、坐鐵椅子、坐老虎凳、超長時間軍蹲;上繩、鐵釘釘指甲縫、鐵鉗子擰肉、用鉗子拔指甲、用針扎十指、鼻子點濃酸;從鼻腔灌食、灌辣椒水、灌濃鹽水、灌大糞湯;冬天澆涼水、脫衣服在外面凍,炎夏在太陽下曝曬;不讓大小便;性虐待、把婦女關入男牢、強迫懷孕婦女流產、強姦;關入精神病院、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電針等上百種酷刑,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售牟利並焚屍滅跡。

中共與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系統實施、廣泛分布而長期發生的罪惡。一樁樁血淚事件中,犯下惡行的警察固然罪無可赦,但在幕後操控、縱容、默許、包庇和獎勵的中共才是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這些滅絕人性的逆天大惡,不單單是所謂「警察素質」的問題,而是有中共在背後撐腰與指使。從警察與暴徒的惡行,人們更看到了其背後的邪黨魔性。

正是中共指使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隨意虐待凌辱、肆無忌憚的用刑,導致許多慘不忍睹、怵目驚心的案例在中國各地頻頻發生:二零零零年十月,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將十八名法輪功女學員扒光衣服後,投入男牢,任犯人凌辱;二零零四年五月,瀋陽市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龍山勞教所警察唐玉寶、姜兆華電擊七小時,臉部嚴重毀容;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河北省警察何雪健強姦兩名法輪功女學員。這些國際社會關注的事例,已廣為人知,卻只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更多見不得人的滔天罪行,仍隱藏在幽暗的各勞教所、看守所與監獄中。

神目如電,報應不差,除了許多現世報應歷歷在目,詳載於明慧網的每日報導中。古雲多行不義必自斃,「逆天者亡」是真理。《九評共產黨》問世近四年來,迄今聲明退出共產黨、團、隊者直逼四千五百萬人,人們越來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邪黨的解體覆亡已是指日可待。那些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與警察,很快的也將面對人間法律、道德法庭的審判。

中共迫害法輪功多年,惡貫滿盈,許多人盲從附和與推波助流,有以致之。天理昭彰,惡徒終將罪責難逃。若有天良未泯的中共官員與警察,不願淪為邪黨的陪葬品,停止迫害、早日退黨才是明智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