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 由於受明慧網同修打電話文章的啟發,我買了IC卡,在沒課的時候,就到路邊的IC電話機上打電話講真相。起初是給常人打,後來看到每日明慧中大陸綜合消息裏面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的殘酷迫害,我應該出來制止迫害,告訴打人的兇手不能迫害法輪功,而且有很多可以打的電話號碼。

剛開始,我只敢跟居委會打。記的我打的第一個電話,對方是個不明真相的人,罵了我許多難聽的話。晚上,我躺在床上,不能回想那些難聽的髒話,一想就難受的想哭。我問自己還要堅持嗎?我內心最深處有個聲音──是的,不能因為一個人的不接受,讓我放棄救度眾生的勇氣!……後來怕心漸漸少了,我決定給六一零和公安局還有勞教所打電話。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在這次大陸大法弟子心得體會書面交流的盛會上,我想談一下我在個人修煉與正法時期一些簡短的體會,與同修共同交流。

我是一名在大法中成長的弟子,從九歲得法,至今已有十二年了。雖然得法時年紀很小,但在常人生活中形成的一些不好的觀念對我的修煉也造成了許多困難。一路走來,磕磕碰碰,每每遭受痛苦,我都明白是消除業力,去除人心。有時咬咬牙挺了過去,有時人心過重,沒有做好,但我心底一直堅信自己是修煉人,是大法弟子,也是大法的力量給予了我堅持,將沒過好關時內心的懊惱、悔恨轉變成從新做好的勇氣,將做的好時內心感受到的鼓勵變成更加精進的動力。所以,我會在大法中繼續走下去,真修自己,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樣,幸福的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

自從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到邪惡的攻擊、誣陷,世人受到很大的迷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有機會時,我會跟周圍的同學老師談到大法的真相。他們中有些不理會,不太接受。起初,我感受到了挫折,當我繼續跟其他人講大法真相時,我發現還是有很多人願意聽的,只是要找到恰當的切入點,不要讓人感到壓力和突兀。

比如,有一個老師跟我們上課時說到她去國外旅遊的經歷,說看到許多大法弟子發傳單。但從她的語氣中,我感到她對大法不理解。當時是最後一節課,下課後,我等同學走的差不多了,就跟這位老師交談起來,我說,老師,你去過國外真好,看到了許多我們看不到的事情。接著就進入了大法真相的話題。而且一路我們走到了食堂,我也利用吃飯的時間跟老師說了大法正在遭受的迫害。雖然這位老師沒能完全明白真相,但她聽真相時在分析,在理解,也在接受。

其實,起初我很緊張,都不知道該從哪裏跟老師交流,但我知道一定要去講,明知道她誤解了大法,我怎麼能無動於衷呢?不能讓這位老師錯過了解大法真相的機會。當我真去做了之後發現也沒有想像中的困難,我們是懷著善意告訴人們事情的真相、大法的美好,而不是說教或者強制的讓人接受。沒有了常人的顧慮,那我們就去做,我們在做最正的事,又有甚麼好擔心的呢?

我有一個很難突破的障礙,就是跟陌生人講真相。我平時說話比較少,特別是在人多或者是陌生的環境。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很多在這方面都做的很好,我想我一定得突破,救人還分甚麼熟與不熟呢?許多陌生人也是大法的有緣人啊!我查找內心不敢的根源,發現自己是因為害怕被人拒絕,強烈的好面子與不願被人說的人心。我暗暗下決心,有機會一定開口講。

一次等了好長時間的公共汽車,我發現旁邊有個女士也在等同一班車。我想起前幾天,媽媽說到她在車站跟人講真相的事,我就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跟這名女士聊起來,說在學校同學們都說大陸沒有人權民主,她很贊同,於是我就告訴她《九評》引發了海內外的退黨大潮。我勸她退,她只是笑了笑,後來談了些別的,得知她姓戴。分手前我想還是得讓她退啊,我說,退了吧,就叫小戴姐姐。她想了一下,說,退吧,你幫我退。那一瞬間,我好感動,全身熱乎乎的,這是我勸退的第一個陌生人!分手時,她遠遠的叫住了我,說:「希望以後我們還能見面。」我說:「會的,一定會的!」我看到她先是吃驚再是期盼的眼神,感覺到了世人在人間等待的到底是甚麼。我也明白了只要抱著講真相的心,師父會把有緣人引到我們跟前,是師父在我鼓勵救人啊!如果我們被自己後天觀念束縛住,有緣人就會被我們錯過。

媽媽是同修,在家做資料,我在學校是住讀,所以很少參與到真相資料的製作。由於沒能製作真相資料,我有過一段時間的消沉。後來學習了師父《對澳洲學員的講法》,覺的我不能再執著自己一定要做甚麼,應該找一些自己能做的事。

由於受明慧網同修打電話文章的啟發,我買了IC卡,在沒課的時候,就到路邊的IC電話機上打電話講真相。起初是給常人打,後來看到每日明慧中大陸綜合消息裏面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的殘酷迫害,我應該出來制止迫害,告訴打人的兇手不能迫害法輪功,而且有很多可以打的電話號碼。

剛開始,我只敢跟居委會打。記的我打的第一個電話,對方是個不明真相的人,罵了我許多難聽的話。晚上,我躺在床上,不能回想那些難聽的髒話,一想就難受的想哭。我問自己還要堅持嗎?我內心最深處有個聲音──是的,不能因為一個人的不接受,讓我放棄救度眾生的勇氣!我想到一位台灣七十多歲的老爺爺,給一名警察打真相電話,被對方掛斷了七次,最後還是讓那名警察記住了大法好。我下定決心,心裏也不難受了,漸漸的睡著了。

白天有空時,繼續打電話。會碰到不聽的,敷衍的,但也會碰到有緣的。一次是名保安接的電話。我問他在他們小區發生的大法弟子被綁架的事情,告訴他大法好。他聽我說,還問了許多關於大法和怎麼修煉的問題,最後他說他也想學法輪功,問要不要交甚麼會費。我當時很吃驚。我說,大法修煉不收任何費用,你是個有緣人,將來一定會遇到大法弟子幫助你得法。你現在沒有書,就真正的按照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你就在其中了。一時間,電話那頭沒有聲音,我感受到他內心的震撼。最後我們互道謝謝,掛斷了電話。我心裏暖暖的,一個電話找到了一個有緣人。

後來怕心漸漸少了,我決定給六一零和公安局還有勞教所打電話。在這期間我深切的感受到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多麼的嚴重!許多打人的惡人根本不聽真相也不相信善惡因果報應,還「炫耀」他們打人、灌食的行為。我內心感到很沉重。有次打電話會打到明慧網報導迫害文章中的那名警察,他也描述了當時打人的場景。他說他打的那名大法弟子其實是他大學的學弟,當時在監獄那名大法弟子的母親跪在地上求他兒子跟她回家,這名警察說他就不明白為甚麼老母親悲痛的哭倒在地上,但那名弟子不作出承諾,所以他就打了大法弟子一個耳光。他說,他當時也哭了,他不理解大法弟子。

我當時有種無名的震驚,似乎那個場景就在我眼前,那麼真切。我說:「你其實是個善良的人,只是不理解大法弟子,那名大法弟子難道是不想孝順他的老母親嗎?難道看著母親跪在地上不心痛嗎?但是你知道他如果答應母親的代價是甚麼嗎──放棄信仰!大法弟子是做好人,怎麼能放棄呢,那麼輕易放棄信仰的也不是真正的好人了!問題不在這名學員,而是你們。」他說:「怎麼會是我們呢?」我說:「你們應該放這個學員回家和他母親團聚,才不至於發生這樣讓人心痛的一幕。」這名警察沉默了。最後我們互相道了謝謝。

掛斷了電話,我心裏有好多感慨,還有多少世人不明真相啊,還有多少善良的人參與了迫害卻不自知。我們的責任不就是告訴他們真相,讓他們善待大法嗎,當一個人明白真相後會影響到其他的人,帶來更好的影響。在打電話中,有的警察要我背《論語》聽,有的留下他的手機號,希望我再聯繫他,世人明白的一面與善良給我許多鼓勵與感動,我也深深的感激大法給了我智慧與勇氣,還有師父慈悲的呵護,否則我根本無法證實大法,這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

今天,是投稿的最後一天,很早就打算寫了,但覺的時間還很多就一直耽誤了下來,直到今天才完成。晚上也夢到大家在一間教室裏考試答卷,大家從考試一開始就認真的寫,很快都交了卷,只有我一個人才剛動筆,大家鼓勵我要我快點寫。醒來後我真感覺不好意思和時間緊迫。通過這次寫稿,讓我回憶起了許多證實大法的美好經歷,並且在過程中發現了很多不足,修去了很多人心,感受到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的幸運與幸福,提醒自己在修煉的路上千萬不可懈怠,為了眾生,為了自己,為了大法,勇猛精進。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