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理上提高 走好正法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在講的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心性的考驗。有一個補塑料盆的中年壯漢,我跟他講真相勸三退時,他一下擺出一副兇像,非常反感的吼叫著,拉著過往的行人吼,想惑眾起哄,拿出手機要撥打「六一零」。我馬上發正念,鏟除操控他的邪靈爛鬼,微笑著叫他不要發火,仍然用很友好的語氣耐心的跟他講著大法的美好、三退的重要。他拿著手機看了看我說:「舉報吧,你這人又這麼好,不舉報吧,又太不像話,反黨。」有一路人笑著對他說:法輪功好,我也退了。結果壯漢由惡轉善,用真名退了邪黨。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於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我得法前有多種疾病,有不好的信息干擾,長期求醫無效(中西偏方),也練了許多假氣功,仍然無效得不到康復。修煉大法後,一切都發生了巨變,真是身心健康,精神面貌煥然一新,整天樂呵呵的。在十年的修煉中曾經走過彎路,從跌倒中爬起,摔摔打打走到今天。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小人出於妒嫉,利用手中權力,動用各種媒體造謠誣陷法輪功,利用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進行瘋狂迫害,對師尊污衊誹謗,又一文革再現。在這鋪天蓋地的造假宣傳中,世人都受到矇騙,對法輪功產生了敵視與仇恨的心理。在那樣邪惡嚴酷的形勢下,我憑著對師父的正信,一定要為師鳴冤,為大法鳴冤,連續三次進京上訪,去天安門打橫幅,講大法好。

那時期,對法理的認識,只是在感性上,很難理解大法的深層涵義,根本沒有悟到這場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而是師尊在正宇宙的法,是另外空間正邪較量的體現,反映在人中,就是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證實法的過程中,當遭到迫害時,我只是無奈的消極承受,沒有把自己當作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有著護法助師救度眾生的使命,所以走了彎路,摔了跟頭。可是師父並沒有放棄我,一次次從跌倒中把我扶起,讓我從法理上提高上來,走正走穩正法修煉之路。

心性昇華,矛盾消失

我是個愛幫助別人的人,同修們有甚麼需要幫忙,只要能做到的都幫。幾年前,那時迫害比較嚴重,同修因各種原因不方便到電子城買MP3,我就幫她們買,把需要的文件裝好,一一教給她們使用,壞了幫著修,在其它方面需要甚麼我幫她們做好甚麼。時間一長人來人往也多,學員之間的矛盾也隨之出現,發展到矛盾直衝我來,有說我賺錢的,有說在學員中挑撥是非的,有忙沒幫到發脾氣的,有學員被迫害家屬跑來抱怨的。常人講你們家「門庭若市」,我也在琢磨怎麼是這樣呢?人也覺的很累。

心裏正在不平的時候,有一外地同修來了,與她交流後,同修講:你是出於農村那種鄉情在幫同修,不在法上。後來我靜心學法,向內找,當讀到《轉法輪》第六講「顯示心」時,一下看到自己有強大的顯示心理,有在學員之上的心、幹事心、妒嫉心、大包大攬等等。多險哪!有這麼多不好的心,怎能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怎能不出問題呢!師父講:「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精進要旨》〈再認識〉)從而認識到只要把心擺正,並不在乎做事的多少,只有在法上,才能圓容好整體,才能解體在學員中起間隔作用的邪惡因素。找到這些執著後,一切都發生了好的變化,學員間的矛盾煙消雲散了。

中共邪黨編造「天安門自焚」這個造假事件,對世人的毒害最深,很多世人都被矇騙。為了把人們從欺世謊言中解救出來,洗清頭腦中對大法的誤解,我們必須揭穿謊言,講清真相。我除了面對面與周邊人講真相外,絕大部份時間是和同修們到各鄉鎮各村莊面對面講、發資料、掛條幅等多種形式。在鄉村,尤其在山區講真相,會遇到各種人,有聽的,有不聽的,有聽信邪黨謊言的甚至表現特別兇狠,我們用真誠與善念慈悲的去對待他們。

講真相中的神奇事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出現過許多神奇的事。例如:我們同修三人早上乘車到某一山區發資料,互相間隔一段距離,以便不落下一個村莊。當我們相繼從一村莊出來走到一條大路上(在山區只有這條獨路),突然不見乙同修,路兩邊全是稻田與山,因為是平道,一眼可以看很遠,我和甲同修四處張望都不見乙同修人影。跑到山上去尋找(因站的高看的遠),剛上到山頂,回頭一看,一輛白色警車停在我倆離去的路上。我倆立即發正念,直到警車離去,這時乙同修也出現在警車停過的同一路面上,慢悠悠的來回走。我倆一激動,大喊乙同修。正在這時,村子裏一片喧嘩,吼叫著尋找我們的蹤影。我們三人同時互相叮囑穩住心,以正念窒息邪惡的氣勢,非常坦然穩重的在那條路上前行著。

我們問乙同修剛才到哪去了,他說就在警車停著的那兒走來走去找我們,警車裏的人不時探出頭來看了又看。啊,是師父在保護我們哪,竟然在同一路面上互相找對方都看不見。我一下想起師父在《排除干擾》裏講的:「為了你們的安全看護著你們」這段法,我真的流淚了,感謝師父的保護。像這樣有驚無險的事情很多,都在師父的呵護下神奇般的化解了。

又來到了一個山村,這裏有個大水庫,四面環山,乙同修上到山坡的電線桿子上貼了一張真相標語,還未離開,被從對面上山來的農夫抓住,兇狠狠的將真相撕下,要把我們帶走。因他一人怎麼也拽不過我們,我們一邊與他講真相,一邊走向水庫擺渡的地方。要想離開這裏必須過渡到對岸,到了船夫跟前,直接跟他講真相,船夫明白真相後,善心與正義感都出來了,真心的保護著我們。他對那個農夫講,人家煉法輪功礙你啥事?上船,我們把他們送過去。那人看著船夫的舉動,再也不吱聲了。剛起錨。從水庫的另一個山腳下跑出一個兇狠大漢(是從先前那個村莊追過來的),非要船夫把船往回擺。那人在那大吼大叫,船夫講:我不渡你,轉來我也不渡你。徑直擺到對岸,那是另一個社區。船夫告訴我們:「那邊是開發區,一定要注意安全。剛才那個人是真正的惡人,是來找你們麻煩的。今天真險啊,全縣幹部都在這裏開會,剛才那個警車是某某派出所所長的車子。」我們謝過船夫,又踏上了新的路程。

我的資料點

我們這個地區的資料是靠外地同修提供的。有一次到外地拿資料,看到同修是白天上班晚上做資料,好辛苦啊。看到他們的付出,自感慚愧、自私,並暗自下決心自己做資料,減輕同修的壓力,滿足當地同修講真相的需求。決心一定,在師父的加持呵護下,在外地同修的幫助下,我成立了第一個家庭資料點。

在運作過程中遇到的困難、阻礙、壓力是比較大的,尤其是來自另外空間邪惡因素的干擾,不只是對我肉體迫害,同時對家人迫害,腦子裏不時出現不正的念頭。邪惡製造假相嚇唬人。因為我文化低,又是農村婦女,從未見過電腦,怕學不會。同修看到我的思想狀態後就安慰我:信師,信法,沒有做不好的事,你這個房子就是個屏蔽,技術一定讓你學會。每次看到學員急急忙忙離去的背影,心裏總有一番感慨,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呀,肩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再苦再累也值啊。

當地六一零受另外空間邪惡的操控經常上門騷擾,在奧運期間隔三差五的上門搗亂,進到家裏就是到處查看,見甚麼拿甚麼。有一次機子正在運作,邪黨人員突然闖進家裏,到處亂翻拿東西,第一句話就是煉不煉,還講這不准、那不准之類的話。面對這群被邪惡欺騙了的人,我心裏非常難受,無論他們怎麼對待我,我從不怨恨,因他們也曾是堅信大法才敢冒著天膽來到人間,由於生生世世的輪迴把自己來時的願給忘了,還參與了迫害大法。

我很平和的用善念跟他們講真相,希望他們能在大法中得救。我邊發正念邊求師父加持,用正念解體了邪惡,他們人的一面也不那麼兇了,最後不動聲色的走人。這幾年在正與邪的較量中,在師父的呵護下和同修們的幫助下,我的資料點穩健的運作到今天。

勸三退救人

零四年《九評》橫空出世,用這把利劍撕開了邪黨的畫皮,赤裸裸的攤在世人面前,讓人們看清它的邪惡本質,退出邪黨從而得救。當我看到大紀元鄭重聲明之後,立即銷毀邪黨物品,全家聲明退出邪黨一切組織。

要使人們認清中共邪惡本質,從流氓與魔教中解救出來,必須廣傳《九評》。傳《九評》勸三退,當時對我來說覺的是一個巨大工程,比講大法真相要難的多。勸三退時一定要循序漸進潤物細無聲的做,首先傳親朋好友周邊世人,逐漸成熟後向過往行人、社區、來往生意人、打工的手藝人講,只要能搭上話的都講。

在講的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心性的考驗。有一個補塑料盆的中年壯漢,我跟他講真相勸三退時,他一下擺出一副兇像,非常反感的吼叫著,拉著過往的行人吼,想惑眾起哄,拿出手機要撥打「六一零」。我馬上發正念,鏟除操控他的邪靈爛鬼,微笑著叫他不要發火,仍然用很友好的語氣耐心的跟他講著大法的美好、三退的重要。他拿著手機看了看我說:「舉報吧,你這人又這麼好,不舉報吧,又太不像話,反黨。」有一路人笑著對他說:法輪功好,我也退了。結果壯漢由惡轉善,用真名退了邪黨。

像這類事每個大法弟子都一定遇到過,只要我們是真心為了這個生命好,讓他得救,始終如一保持著慈善之心,用平和穩定的心態去對待所有的一切,一定是好的結局。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快,救人的時間越來越緊,我們只有多學法,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才能達到師尊的標準,才能結束這場迫害。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