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邊弟子在證實法中走向成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我是延邊大法弟子,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有緣得大法的。二零零三年秋天開始建立資料點,在那之前也就是發一發資料,粘貼標語,去同修那裏取資料取的量大一些。記的那次去取資料時同修說:資料沒有了,做資料的同修都被迫害了,還有一台電腦和一台機器,如果要,你就拿去吧。當時自己電腦一點不會,又是「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小學生,怎麼敢想呢?我回來後和弟妹商量,她說:「行,我們拿來吧。」機器就這樣拿回來了。機器拿來後,不會用跟誰學呀?同修說給我找個會技術的人教我,可是沒等來教呢,她們也有了干擾。找不到她們,我就找了一個懂電腦的常人學了幾個晚上,拼音自學了三個晚上學會了,就這樣我們的資料點建起來了。

──本文作者

首先,借助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的機會向偉大的師尊問好!
向全世界的同修們問好!

下面我把我在這幾年中怎樣在正法中修煉的,怎樣在師父的呵護下修正自己,怎樣成為一名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向師父和同修們彙報一下:

得法

我是延邊大法弟子,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有緣得大法的。得大法前重病在身,因為家庭破裂,精神壓力大,嚴重的心臟病復發。疾病害的我飯做不了,衣服不能洗,樓下不來,整天躺在床上。找了幾家大夫、名醫也沒醫治好,有很多的好心人也給我出了很多偏方。在我要家沒家、要錢沒錢的痛苦時刻,精神和病魔雙層的打擊,使我想到過輕生,去買過安眠藥。在這時,鄰居大娘看我躺在床上很難受的樣子,就勸我說,你去煉法輪功吧,你看我煉法輪功後肚子裏的那塊硬疙瘩都沒了,你也去煉吧。我聽後心想,我都臥床不起怎麼能凌晨四點鐘去煉功呢?

通過鄰居大娘幾次的勸說,媽媽和妹妹也勸說,我心想:正好沒錢,不用吃藥,又不用打針,在這一點上挺符合我的想法。就這樣,抱著試試看的想法來到了煉功點。起初經常是到煉功點時,大家快煉一半了我才到。沒想到十多天後感到心臟輕鬆多了,不那麼堵了,也不那麼悶了,直到現在十幾年來沒打過一針,沒吃過一粒藥,精神很充實。這一切都來源於大法。

在個人修煉的那些年當中,有好多悟到的,也有好多沒悟到的。有很多的修煉故事,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在過關過難中也感覺很苦,但是看到那美好的未來又感到很欣慰,讓我們這段美好的修煉歷史載入我們的修煉歷史的史冊吧。

辦資料點

我是二零零三年秋天開始建立資料點的,在那之前也就是發一發資料,粘貼標語。去同修那裏取資料取的量大一些。記的那次去取資料時同修說:資料沒有了,做資料的同修都被迫害了,還有一台電腦和一台機器。如果要,你就拿去吧。當時自己電腦一點不會,自己又是「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小學生,連拼音都不太會,怎麼敢想呢?我回來後和弟妹(同修)商量,她說:「行,我們拿來吧。」機器就這樣拿回來了。機器拿來後,不會用跟誰學呀?同修說給我找個會技術的人教我,可是沒等來教呢,她們也有了干擾。一時找不到她們,我就找了一個懂電腦的常人學了幾個晚上,拼音自學了三個晚上學會了,就這樣我們的資料點建起來了。

資料點建起來後面臨的具體問題很多,當時也找不到上網的同修。自己照著資料打印了一些,自編了一些。因為文化低,編出來的資料大白字特別多,給同修送去又原樣拿回來了,就這樣也損失了很多。因為想上網的心迫切,就讓教我的常人買了個「貓」來上網,因他對如何上我們大法的網站也不太明白,我心裏有些害怕。有一天很費了好大勁查到了明慧網,看到師尊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時的照片,當時我高興的拍手叫好,我說:「這就是我師父!這就是我師父!」興奮的無法言表。他把師尊的照片給我下載完後,就再也沒找到明慧網。後來我悟到是師尊在鼓勵我呢。一直到第100期《明慧週刊》刊登時,我們才找到了能上網的同修,我們很高興。記的第一次打了六份《明慧週刊》,心想:我們終於能做出週刊了!這一切都源於大法,是師父的呵護。

打印的過程中也遇到過很多困難,有一次往硒鼓裏灌粉,那時還沒有幾個人會灌粉,會的我們又找不到,只好到商家花錢灌粉,灌幾次後又怕商家懷疑我們年齡大,又怕有便衣跟蹤。那時正念不強,根本也不知道甚麼叫正念。人心重,除了注意安全,就是小心點,用的一切都是人的辦法。後來覺的花錢多又不安全自己灌吧,記的有一次我和弟妹灌粉,卸螺絲打削子時,沒注意一下掉了個彈簧,可這個彈簧撿起來就不知道往哪安了,怎麼安都不對勁兒。我連急帶累的出了一身汗也安不上,最後把我給為難哭了。弟妹看我哭了還一個勁勸我說:「以後熟練就好了,以後就好了。」

在這幾年中苦也吃了不少,跟頭也摔了不少,也受到了迫害。在魔煉中我的技術也鍛煉熟練了許多,到目前已建立八、九個資料點,簡單的修理機器,換鼓芯之類的都能做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大法給我開創的智慧,在今後的正法中更應該走好我們今後修煉的路,讓資料點遍地開花,開得更漂亮。

從新認識

學法修心的法理都知道,可往往遇到具體問題時就不能完全站在法上去認識。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三日,我地區做了一千多條大法條幅,「世界大法日」掛條幅震懾邪惡,這沒錯,可我們安排的時間有些太具體了。沒想到邪惡把這天設為「敏感日」,公安局、派出所全部出動,蹲坑抓捕大法弟子。因為自己這段時間忙於做事忽視學法,遇事不能向內找,在掛條幅時被派出所非法綁架。因為學法不深,正念不強,家裏花了五千元錢疏通後,關押五十七天釋放回家。

當時不能從法理上真正認清邪惡對我們迫害的根本原因,不能對舊勢力的全盤否定,回來後沒好好的查找自己,時間不長,因做資料缺人手又匆忙的幹起事來。那段時期做事時不能把學法修心聯繫起來,單單的為了做事而做事。沒等調整好自己,就又新添了一台電腦、兩台打印機。在打印時常常不順利,機器卡紙,毛病很多。當時沒悟到因法學的不夠,心性沒提高魔會干擾,後來才悟到那是缺少學法了,應該多學法。那時悟性差,不知機器是隨著心性走的,一味的在技術上找原因,現在才知道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更深層的內涵了。

師尊在法中說:「我們人在修煉過程當中,作為一個煉功的人要捨棄的心太多了,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歡喜心,很多很多的各種執著心都得把它去掉。」(《轉法輪》)在學不好法的情況下,為了做事而做事時不但沒去掉那些心,而相反會生出很多不好的心,如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幹事心。因不能及時向內找,積攢了一大堆執著,結果在二零零六年又一次被迫害。這次迫害損失慘重,機器、耗材、現金價值十幾萬元左右,這次給我的打擊太大了,真是感覺不能修了一樣,無臉面對師父,無臉面對同修。進看守所幾天吃不下飯,心想這還怎麼修啊,做不好還不如不做哪。直到摔了跟頭時,才感覺到疼痛,這把重錘真正敲醒了我。

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後,深深的回想著我和同修在一起配合的這段日子,表面看和大家很和氣,其實內心裏是有間隔的,心底深處隱藏著很多不好的心,幹事心、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很多很多的心;平時來說整體也都沒有完全注重心性上的修煉,造下了不可彌補的損失,慘痛的教訓真的要記住啊。怎麼辦?要是沒有強大的正念,那就面臨著被非法判刑。在魔窟裏每天堅持學法、背法、抄法在加強著自己的正念,當時也想正念闖出,可是沒有那麼大的正念,根本是做不到的。心裏在不斷的想闖出去的時候,就傳來了消息,說某某同修絕食正念闖出來了,還有一位正在絕食中。我聽到消息後,加強了正念,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發正念把身邊的干擾都清理了,又趕快想辦法通知被關押的其他同修。我寫好條子,把條子塞到鴨蛋裏想辦法讓管理員給送過去,同修接到後馬上就絕食了,十二天後釋放回家。

我絕食十天後也釋放回家。到家悔恨的自己放聲大哭,真是感到有些無法彌補的感覺,修的不好沒臉面對一切。我跪在師尊的法像前向師尊謝罪,讓這些不足時時刻刻激勵我,讓我別忘了勇猛精進。也很感謝家裏的同修為我們加大力度接力式的發正念加持我們。這次深痛的教訓使我下決心修好自己彌補這一切損失。心裏發了一個願望,這個跟頭不能白摔,從今以後時刻都得學好法,時刻嚴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內找,在今後的做事中一定不能脫離法。通過這次深刻的教訓,從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中重新去認識了。要做到完全符合當前大法弟子修煉的狀態,我想那就是:牢記真、善、忍法理,牢記大法原則向內修,向內找。敢於接受批評,有缺點錯誤不掩蓋;敢於面對一切,做一個堂堂正正紮紮實實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保護大法書

記的那是師父發表《北美巡迴講法》時,片警找我弟妹說要找她談談,正好弟弟剛喝完酒就把片警給罵了,惡警挨了罵能死心嗎?我們也想到這一點了,當晚我們就把大法書籍和大法資料轉移放好。第二天一大早就來了七、八個人,我和弟妹正好去醫院辦事,弟弟來電話小聲說惡警又來了。惡警敲門沒給開,惡警找110來把門給打開了,惡警闖進後就問弟妹煉功的事,還這翻那翻的,結果翻到一盤磁帶,把棚子的鑰匙找到後,又到棚子裏翻,甚麼都沒翻到。最後翻出了弟弟的東西,把弟弟帶到了派出所,弟弟12點多回來後,到妹妹家問:「大法書你們都放哪了?」妹妹說在樓上親戚家,弟弟急忙說:「好像我把他家暴露了。」這一下妹妹和妹夫可急壞了,拿著麻袋到我住處說:「我們放東西的地方,哥哥不知道給說出來了,怎麼辦?趕快轉移吧。」聽後我靜下心來穩了穩說:「你們回去吧,我來想辦法。」

這時我馬上發正念請求師父加持,在發正念時突然想到了一位新得法的學員,他們家在郊區,隨後我騎自行車就去了這位新得法的同修家,到他們家後,不敢大聲喊,不敢大聲敲門。他們家是種菜的有塑料大棚,我就把大棚的塑料撕破了,鑽進去,裏面有一道門也是塑料布釘的,我也給摳開了,就這樣敲開裏邊的門後把他們叫醒,我怕他們一時接受不了,就慢慢的去說,結果很快的就答應了。當時我真是高興的不知道說甚麼好了,心想弟子有難師父一定會幫的。他騎著三輪車我騎自行車回來裝書,因為我們放在了四樓,大法書很多,都拿下來得好長時間,我們穿著膠底的鞋輕手輕腳的把所有大法的書和大法資料都裝在車上,足足有一滿車,裝完後用破毯子蓋好,拉回去。到家後看看表已快三點了。

就這樣幾經周折的保存了8個月。冬天到了又和同修想辦法送到了農村,就這樣我們把大法書都保護下來了。我想無論事情有多難,只要我們誠心去做,師父都會幫助我們的。

保護印刷真相資料的「設備」

記的那是零五年的一天,那天也是我們交接資料的日子。我拎著一大包資料正往交接資料的同修家走,看到幾位同修正站在馬路邊等著我。到跟前同修就說:某某同修在昨天被邪惡綁架了。我正拿著一大包資料,就趕緊回了家。回來後想到,被綁架的同修屋裏有其他同修前幾天放的一套舊電腦和一台沒開封的打印機,不知邪惡搜走沒有?當時思想也有些鬥爭,後來又一想這是大法的資源,不應該落到邪惡手裏,我們一定得拿出來。當時我們有三人在場,他倆都說自己有事,不能去,只好我一人去了。去的路上,我一路發著正念,沒感到太害怕,上樓時還調整一下精神,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最正的事,不許邪惡迫害我。就堂堂正正的開了門進了屋。

當進屋一看,外屋、裏屋的地上都是土,地上有一雙新皮鞋放的不整齊,那一隻、這一隻的。我站在門口定定神想,可能屋裏沒人,若有人的話,這雙鞋一定放的很整齊。就這樣,我慢慢的進了屋,進屋裏一看滿炕都是土(朝族屋、朝族炕),當看到這種場面心裏也有些發毛。那台機器本來是放在裏屋的床上,就硬著頭皮往裏屋走,到裏屋一看,床上都空了。我立刻感到心中遺憾,我扭頭撒腿就往出跑,到了外門口就感覺心臟「怦怦」的直跳,鎖門時感覺兩手發抖,但心裏還一再安慰自己:不能怕不能怕。我扭過身來站在涼台上(是外樓梯),我四外看了一看沒有盯梢跟蹤的,動作才自然一些,其實心裏很怕了,也很遺憾。通過這件事真正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發現自己的怕心還很重。在突發事件中才能衡量出自己的怕心、執著心還有多少,在今後的修煉中一定要把它修下去。當時不敢回資料點,騎自行車在街上轉了幾圈兒,又到朋友家,到了九點多才回去。幾天後才把心穩下來。

假相

二零零四年「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那次綁架,怕心明顯加重,因綁架我們時是邪惡提前蹲坑。當我們掛條幅時邪惡就在離我們不遠處,邪惡突然汽車大燈打開了,我當時感覺心一緊,嚇了一跳。就這一跳就加重了很多怕的物質,隨之而來的就是一些假相:一次去買打印紙時,正在裝車時,有一位像便衣模樣的人,夾個包站在門口這看那看的,看著我裝車,當時心裏就有些緊張,心想在週刊上看到很多關於買耗材時有跟蹤的事,難道自己也被跟蹤了?車開時特意讓司機繞了一個小圈兒,車開不遠我從出租車的後視鏡裏往後一看,後邊有一台白色公安的車,心裏很緊張,閉上眼睛就發正念,嘴裏小聲念著師父的正法口訣。小聲的念著,念著,也不知道念了幾遍,就聽那司機說,你說甚麼呢?叨叨咕咕的。我一愣神,我往後視鏡一看那車還有。這時我把心穩住,心想我做的事是最正的事,不允許任何東西破壞我,不允許任何東西干擾我。我加強了正念,想起了師父的一段法,師尊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晃了晃腦袋想不能受它干擾,它怎麼能知道呢,全盤否定。在拐彎處我無意中回頭再去看時,它沒跟我拐彎,一直朝西走了,這時總算是一塊石頭落了地。回頭查找自己就是有怕心造出的假相,是讓我去怕心的。

還有一次,我在警察公寓打工時,我取完資料後先拿到我的住處,先到我的住處分好後再給同修。這一次我帶了一大包資料回來。已是晚上快十點了,剛要進大門,就看見三至四個警察都帶著大蓋帽在外面站著。當時沒看清是幹甚麼的,嚇一跳,怎麼辦,已經到了門口就得過去了,我也沒細看就衝了過去,過去後我下了自行車回過頭來仔細看看是門衛在交崗哪,這時才把心慢慢的放下來。事情過後心想這不是自己還有怕的物質嗎?發現了,一定要把它去掉。

還一有次,天濛濛黑還下著小雨,我也是帶著一大包資料往同修家送,走到公園門口有一位像便衣模樣的人,夾著個包向我招手大聲喊著,哎,我扭頭一看正衝著我喊呢,我心裏一愣,他為甚麼喊我呀,難道他把我認出來了,或者他知道我帶的是甚麼?轉念一想不可能,他怎麼知道我帶的是資料呢,我再回頭看去,他正在上出租車哪。心想真傻,又是個假相還把自己嚇一跳。我馬上認識到這又是一個假相,有假相的出現,就有物質的存在。通過這幾次的假相的演化清楚認識到,一定要從根本上認識上了,清除掉去掉怕心,走好今後正法的路。

有緣人

遵照師父的教導,我在各種場合、面對各種人也在做著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大事。目前正法已進入面對面講真相時期,我雖然講的不多但是也一直在做著,單說說幾次碰到有緣的人。

一次晚上出去送資料,記的那天天氣很冷都穿上羽絨服了,我騎著自行車趕路,騎著騎著有人在喊:「大姐!大姐!」我回過頭來一看,就聽她說對不起我認錯人了。她扭頭就要走,我馬上說你沒認錯你沒認錯,我樂呵呵的說,我不就是你大姐嗎?她有些不好意思。我就靈機一動說:「這位妹妹你和我打招呼就是緣份,我有個好事要告訴你。」我就把真相講給了她,幾句話她就退了,最後走時她說了一句話:「真有意思,謝謝你。」

一次自行車車帶壞了,修好車交完錢後想給他講真相,看到屋內還有三個人,怕他一時接受不了我就走了,我出來開車時鑰匙一下就折了,怎麼了?我馬上悟到:是師父讓我回去救他們吧,怎麼辦,得配個鑰匙啊,等我再進到屋裏時,那三個人都走了,我馬上心平氣和的跟他講你真有福啊,又問他:你入團入隊了嗎。我就講起四川大地震時凡是三退的人都活了下來。他認真的聽,幾句話他就退了,還給了他一份退黨小冊子。

還有一次我買辣椒麵時,給攤主講真相。他說他是南方來的,聽說過退黨的事。他說我也入過黨,只是沒找到人給我退,聽你一說我明白了。我笑了,告訴他你真有福,你退了將來你就有救了。

我走出去很遠發現自行車的鏈鎖沒了,在車把上掛的兜子裏怎麼摸也沒有。就回到攤上去找,我離攤不遠處就看到那位攤主拿著一個十元的真相錢在那念呢:「退黨好,退黨好,三退更能把命保。」他看到我走過來了,忙把錢揣起來了。我就問他看見鏈鎖沒有?他找了找說沒有。這時從攤內急匆匆的走出一個人,到我跟前說:「你們的組織在哪?把你們的那個東西叫我看看。」我馬上說我們沒有組織,他卻說我早就聽說了,可是就找不到人給我退,我是在部隊入的黨。我鬆了一口氣,剛才我還戒備他呢。他也是有緣人,是師尊安排的,感謝師尊。看到此情景,我對面對面講真相的事更加有了信心。

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的最後強調了師父對弟子不放心的事:向內找。每每想到當時師尊的神情和話語,心中很是羞愧。修煉十幾年的我,在修煉中很多的時候,自己往往向外看的多,而看自己不足的時候少,不能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在今後的修煉中做好一切該做的,能夠在正法時期大法的修煉中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明慧網是我們眾弟子獲得大法信息的最重要的平台。過去沒悟到,是我的缺欠,今天我悟到了,我一定要支持。雖然我寫的不夠圓滿,句子不太通順,也不會用標點符號,可我很自豪,我終於寫出了我的第一份向明慧網大法弟子網站的投稿,填補了我在這些年裏在大法中修煉的又一塊空白。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