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老人的修煉體會

走正自己修煉的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我能有今天四世同堂、和睦、團圓的家庭、健康的身體,我感謝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現在我們全家和家族中三十多人都在大法中修煉

一次我外出,在候車室看電子書,一個工作人員也過來看。那人說:「這樣的書你有嗎?」我鄭重的回答:「有,但很少見。」「你能給我弄一本嗎?」「試試看吧,以前在朋友那見過,」我很尊重她的請求。幾天後,我拿著資料到了她的單位,她熱情的把我讓到屋裏說:「我是搞紀檢工作的,對你拿的這種材料我很感興趣、很愛看,如果還有這種書你還給我送來。」在後來的日子裏,我經常出入在她的「機關單位」中,在她的幫助下把各種真相資料一一安放在每個辦公桌和工作人員能夠得到的地方,並勸退了二百多黨、團、隊員,其中三十多人看了大法書,明白真相的一百多人,其中包括「公、檢、法」。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能有今天四世同堂、和睦、團圓的家庭、健康的身體,我感謝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現在我們全家和家族中三十多人都在大法中修煉,我代表家中所有修煉的大法弟子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堂堂正正證實法

我於一九九五年五月得法修煉。我當時身患絕症,孩子上學,家庭十分貧困。通過修煉我竟起死回生,家人看到我的神奇變化也紛紛走入大法修煉。就在我們在師父的慈悲救度中愉快修煉工作時,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了對大法、對以真、善、忍為生活準則的最善良的普通民眾的迫害。善良的大法修煉者認為江氏政府不了解大法,做出錯誤決定。他們抱著對政府的信任,紛紛進京上訪,要以自己在大法中修煉的經歷告訴政府,是政府錯了。我也先後九次進京,到省、市、縣各級政府上訪,在進京上訪前我以親身經歷寫下一封長信,分發給各級政府部門。我把其中五封信隨身帶好,準備遞交國務院信訪辦,向他們講述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我和幾名同修第一次進京上訪。我到信訪辦遞交請願信,一名負責人看信後說:「你這種情況比較特殊,可以回家煉。」說後轉身就走了。隨後過來兩個人氣勢洶洶地說:「趕緊走,不然就抓你。」說著就把我推出來。大老遠來到北京,我不甘心就這麼回去。下午,我們就想到天安門廣場打坐請願。我們來到了廣場,很快過來三個全副武裝的士兵跑過來說:「快走,再不走就抓你們了!」並且要查驗我們的身份證,我沒有給他身份證,而是拿出一封信給一個人。他看後問:「大法治好了你的癌症,你就在家煉,上這來幹啥?」我說:「我們當地政府不讓煉,我們是來上訪的,找國家、找總理給評個理,一個大夫把你的病治好了,你能說他不好嗎?不報答人家,也不能陷害人家吧!我信上說的都是實話,我們都是大法的受益者,見證人,政府不給我們說法我們就不回去!」「要甚麼說法?趕緊走!」

幾個軍人連拉帶拽把我們幾個弄上警車,其中一個士兵還用槍托打了我一下,警車把我們拉到了天安門公安分局。警察把我們關到鐵籠子裏。幾天後瀋陽駐京辦事處把我們幾個非法送進瀋陽龍山教養院關押。因為他們都看到了我帶去的信,知道了我在大法中修煉、受益的經歷,所以不敢找我寫保證書、悔過書之類的東西,也不敢找我談話,因此我就從幹警、隊長一直找到教養院的孟院長,我挨個向他們講述我的家庭情況、患病、在大法中修煉受益的經歷、證實大法的美好、揭露謊言。由於我堂堂正正的證實了大法,在師父的呵護下於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日堂堂正正走出了龍山教養院。我在走出教養院五天後,把龍山教養院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帶到瀋陽上網曝光,被瀋陽柳條湖派出所惡警綁架,送回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五天後沒有任何說法將我放出。

(1)純純淨淨救度眾生

二零零零年後,師父新經文不斷發表,通過對新經文的學習,我們知道了師父傳法、正法的更大內涵。知道了舊勢力對師父正法的破壞,邪惡對眾生對世人的迫害,我們要做的就是在正法修煉中提高,鏟除邪惡、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開始在農村方圓百里騎自行車挨家挨戶送《九評》等真相資料及各種光盤,並根據不同階層、學歷、所好,以及常人的實際情況因人而作,因地而作。只要眾生能夠被救度,需要甚麼我就做甚麼,發送甚麼。一次一外地人到我村做生意,我向他講真相,退了黨後說:「我家人愛看預言光盤和預言書,你給我弄兩本。」我說:「可以。」第二天我就給他送去了。過幾天後,我又給他送去了大法歌曲、音樂、並給他們做了三退,其中有五人看了大法書,表示要修煉大法。

一次我外出,在候車室看電子書,一個工作人員也過來看。我泰然自若像無人一樣,神態十分祥和,在一行一行一頁一頁的看。那人說:「這樣的書你有嗎?」我慢慢回過頭,正莊的回答:「有,但很少見。」「你能給我弄一本嗎?」那人很謙虛的說。「試試看吧,以前在朋友那見過,」我很尊重她的請求。之後她把電話號碼和地址寫給了我。幾天後,我拿著《九評》、《解體黨文化》、《江澤民其人》、還有光盤來到了她的單位,她熱情的把我讓到屋裏說:「你知道我是幹啥的嗎?」我說:「不知道。」「我是搞紀檢工作的,對你拿的這種材料我很感興趣、很愛看,如果還有這種書你還給我送來。」我說:「可以。」在後來的日子裏,我經常出沒在她的「機關單位」中,在她的幫助下把各種真相資料一一安放在每個辦公桌和工作人員能夠得到的地方,並勸退了二百多黨、團、隊員,其中三十多人看了大法書,明白真相的一百多人,其中包括「公、檢、法」。在送真相資料中都是有驚無險,遇難呈祥。

從零四年起我們就開始了去外地發真相資料,有時返回已經是下半夜兩點多鐘。不管路途多麼遠,多麼難走,只要聽說此地沒有真相資料,我們就想方設法去送,讓世人得到真相。後來經過與同修切磋,我們將向外發送資料轉為面對面講真相,首先從家人、親人、親屬、同事、朋友、同鄉,只要沾邊的都給講清真相,做三退,到二零零七年我村達到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退了黨、團、隊。除此之外,我們還把外地村、鄉、鎮及機關單位的電話收集成冊並用打電話、發短信的方式做三退。在一次交流會上,同修外出講三退十分成功,我很受感動,心想:同修做得真好啊,我為甚麼不能?在一次參加分別二十多年的同學聚會的宴席上,我舉起杯,高聲祝福:「為了各位同學的身心健康、工作順利、事業有成,把你們舉手宣誓的黨、團、隊都退了,祝各位家庭幸福,生命平安!」在座的都熱烈鼓掌表示同意,其中二十七人退了黨、團、隊。從那以後,我無論外出、走親訪友、禮尚往來,只要碰見,我都不放過救度眾生這個難得的機緣,即使不退也告訴他:請記住「法輪大法好」!

一次我去鞍山辦事,車晚點去退票,服務員讓我去找站長,心想:正好,給他做三退!我來到了站長室,剛想進去,有人問我說:「你找誰?」我回答說:「找站長。」「我就是。」「你貴姓?」站長說:「姓李。」「看素質和形像你是個大學生吧?」我問。「是的,我是去年分配到這裏的。」「你在學校一定是骨幹了?」我問。站長說:「我是團支書。」「那你是黨員嗎?」站長說:「是的。」「我的孩子也是大學生,和你的年齡很相仿,當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子女事業有成,工作平安,我告訴你一個平安的秘訣吧,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李某某從今天開始退出黨團隊,保你一生平安。」「大叔謝謝,謝謝您!」在我離開的時候還向我招手告別,我心中十分暢快,在離開車站時,我也向他招手。

從那以後,當地同修開始大面積面對面講清真相,不分區域、只要有人群就是被度的對像,但這必須得在多學法、學好法基礎上,真正從內心發出救度眾生的大慈大悲的心態來,這可不是說出來的,是得真正在三退救人過程中修出來的。

(2)救度眾生首先時時事事修自己

在「七•二零」以後的正法修煉中,雖然闖過了風風雨雨,跨越了許多的急流險灘,但由於自私的人心與執著還是被迫害了,儘管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與邪惡勢力的迫害,由於自私與人心的執著,還是被邪惡鑽了空子?功也煉了,法也學了,真相也講了,三件事看上去都做了,為甚麼在當前還有許多大法弟子被迫害?原因在哪?師父在《新西蘭法會講法》中有一段解法:「知道自己是個學生就應該學習好,他自然學習也就好了。只要去好好學習,完成本職應該做的,他必然就能夠考上好的學校,考上大學,而不是執著於好的學校,執著於好的成績,執著於大學而得到的。我經常講到那樣一句話:人抱著想要幹甚麼的心,想要去得到的時候,往往是相反的。當只想去做好那件事情的時候,自然也就得到了。」就像我們對常人事的執著,希望邪黨早日解體,正法馬上結束,結果又怎麼樣呢?這種執著就好比學生執著上大學,那麼師尊多次讓我們只要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了,那我們又做的如何呢?個人修煉的境界達到應有的標準了嗎?發正念達到應有的效果了嗎?該救度的人都被救度了嗎?邪黨的存在是為大法弟子而存在,是為大法弟子展現在世間救人的能力和威德而存在。我們才是這台戲的主角,當我們演好、演完這台戲的主角的時候,那些配角也就不需要了,邪黨之所以還能苟延殘喘,說明我們主角還沒演到位,個人修煉的境界還有待進一步提高,聽聞真相和被救度的人數還不夠。

一次我坐在公交車上,一位孕婦上車我起身讓座,到站了,孕婦下了車說了聲「謝謝」,我說請記住:「法輪大法好。」又過了一會兒,一位年過七旬的老人上了車,我又讓座,到站後老人下車,我說:「請記住法輪大法好。」回答說:「謝謝!」又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上車,我說:「您老請坐下。」前面司機看見了說:「喂,你是做甚麼的?」我很快的回答:「修煉法輪大法的。」車上幾十人都看著我,整個車廂都被我帶動了,司機高聲說道:「你真是個活雷鋒,一連讓了三次座位,學法輪功的才是真正為人民服務,做好事的好人。」我說:「各位兄弟姐妹、叔叔大伯們,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它會給你們帶來無限的美好與未來。」當時我就退了七人,我下車後司機把我的電話留下,並說:「有緣再相會」。從這次事使我體會到講真相救眾生不是一件難的事,關鍵是你有沒有這顆慈悲救人的心,時時刻刻想救人的這顆心。

這其中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在時時刻刻做好三件事的前提下必須時時事事修好自己,使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並溶於法中,而真正能夠提高自己、昇華自己的關鍵是你自己首先必須得符合在不同層次中法對修煉人的要求,在這基礎上最大限度去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環境對你的不同要求。幫眾生所要,急眾生所需,實實在在的修自己,只有這樣才能更加深度、更加廣度的去救度那些迷戀於常人中的眾生。

(3)向內找、走向神、乾乾淨淨返家園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日我從龍山邪黨黑窩堂堂正正走出來,與女兒坐在回家的車上,望著茫茫川流不息的車輛、忙忙碌碌的人群,淚水不停的流淌著,心想:眾生啊,你們都在忙碌甚麼?我們今天為了啥?主佛已經告訴了世人:「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已經把佛法留給了人,宇宙將再給人一次機會,讓偉大的佛法把宇宙的真正現實再現人間」(《精進要旨》〈再造人類〉),法輪功「這是人間僅剩的唯一的一塊淨土」(《加拿大法會講法》),讓世人都生存在這塊淨土上。

如今我看著師尊的大法像,淚如雨下,陷入深思……在這九年歲歲月月的風雪雷鳴中,我歷經了多次出出進進、血雨腥風的洗滌,血的教訓更加使我理智、清醒與成熟,而每天看見呵護、鼓舞我的師尊法像更加鮮豔、輝煌、慈悲與莊嚴。

如何面對好與壞、正與邪、進與退已成為眾神關注的焦點,而如何面對所謂的大檢驗、大考核已成為眾生如何擺正位置的分水嶺,大法弟子淨化自己、選擇未來的試金石,能否修成神、走出人、放下人心、放下觀念,返出神態已是當務之急,我從得法至今,心中只有師父與大法,甚麼迫害、甚麼邪黨、甚麼舊勢力,那只是個概念中的名詞而已,甚麼都不存在。既然師父與大法選擇了我,那我就無條件的同化這部宇宙大法,圓容師父所要的一切,清心淨意修大法,慈悲洪法救眾生。

一個早期得法的老學員,做了大量的證實法的事,進京上訪好幾次,真是一路風塵一層天,由於修煉大法與丈夫離婚,兩年後,由於自己心情受到壓抑,始終走不出病業關,許多同修都去幫她發正念,除邪惡,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該做的都做了,都無濟於事。一天此同修來到我家談起她的一段往事說:與丈夫離婚我甚麼都沒要,去龍山看我時和我離婚,我也出了手續,並且一切物質、房子都給了男方,兩年後我回來連站腳的地方都沒有了,自己認為這是放的乾淨、利索;並說我對名、利都能放得下,就是對情放不下,慾望還很重。我說:是呀,作為一個三十幾歲的你,歷經了這麼多的磨難,孤獨與寂寞,連家中的親人都不理解你,是很不容易,但是作為大法弟子應該用正理去看問題,師父說過「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芝加哥法會》),凡事都要向內找,修自己,才能走向神,她聽了之後點了點頭。通過這件事使我悟到作為大法弟子要修成新宇宙的正法覺者,停留在個人修煉是不夠的,而那些在病業關中飽受魔難的同修,從某種原因方面講就是跳不出個人修煉的框框,向內找自己的執著時也是帶著強烈的解決自己問題的想法,說到底還是為自己也就不會闖過難關,因為向內找是在自動同化法,自動在法中歸正自己變異的一切,返本歸真,而不是解決甚麼狀態問題,所以發正念是為了維護大法、清除邪惡、淨化宇宙、減少迫害、救度眾生。

正法的實踐使我認識到:現在眾生面臨被舊宇宙淘汰,只有明白大法真相,退出邪黨,才能夠得到救度,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一個真正的信師信法的大法徒,不管面臨怎樣的險惡,不管面對怎樣的迫害,不管身遭怎樣的痛苦,發出的第一念都是要救度眾生,做出的每一個行動都是為了講明真相,真能做到已經是一個純純正正的神了,師父的法身會看護著他,周圍的護法神會保護著他,還有哪個邪惡敢靠近?那些呆在他空間場中的頑固不化的按照舊勢力安排搞破壞的邪惡馬上在他強大的正念作用下解體,甚麼病業、假相、甚麼綁架、跟蹤都會徹底消失,因此只有徹底改變內心為私的本性才能從人走向神,站在為他的高度上看問題,就會明白一個法理:修煉不是為了自己的圓滿,而是為了眾生的得救,做三件事不是我自己想做甚麼,應該做甚麼,而是眾生得救需要我做甚麼;清除邪惡不是為了自己的安逸,而是為了保護自己身體內外的無量眾生;否定迫害不是為了維護自己,而是為了證實大法的美好與威嚴;幫助同修不是為了同修的生命安危,而是為了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能夠有更多的同修去救度更多的眾生。

為此在每天只有做好三件事之前首先必須多學法、學好法,用大法不斷洗刷自己的思想與身心,淨化自己深處的心靈,進而達到救度眾生,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兌現自己助師世間行的洪誓大願,乾乾淨淨隨師還。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