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廣新唐人電視中修去執著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在大面積推廣安裝新唐人電視過程中,我心性不好時,也承受了一些「苦」。新唐人電視的用戶不斷增加,範圍的不斷擴大,再加上安裝後的維護使自己的學法時間少了。雖然幾乎每天都在堅持學,但學法的效果不是很好。在安裝過程中不時的還有同修打電話哪個哪個看不了了,讓抽空去看一下。剛開始的時候,遇到這些事心裏還算平靜。時間一長埋怨心起來了:挺簡單點事,自己處理一下或者找附近懂得這方面的人處理一下,啥事都找,有些事連小學生都會(當時,也忘了自己連遙控器都不會使那會兒了)。

提到「苦」正是自己沒有做到實修的表現。我們一家三口都修煉,環境真的是挺好,學法、煉功互不干擾,對待一些常人事多數都能在法上去看,去處理。可是真正觸及到自己的執著時才感覺苦。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下面我把在調試安裝新唐人電視接收器過程中的心路歷程寫出來,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初學

二零零六年末,我地開始安裝新唐人電視。開始,兩位同修給我家及另兩位同修家安裝。這兩位同修是跟常人學的安裝衛星接收天線(俗稱「大鍋」)。他們把新唐人電視節目的參數給調試「大鍋」的常人,調試成功後,他們倆又跟著調試了幾個,就開始給同修安裝。

那天下午,給我家安裝時,兩位同修說:「你也跟著學,你們附近的新唐人電視就由你給安裝吧。」當時我沒有表態,只是用心看著他們調試新唐人電視的過程。在看的過程中,心裏真是有點犯難。因為無論是電視機或接收機的遙控器,我從來都沒有摸索過。看著他們倆把遙控器的按鍵摁來摁去的,自己直發蒙。當時心裏在犯嘀咕:把遙控器給我,你們在一邊說,我也能學的快點,心裏也有個譜。

看著他們倆忙來忙去的,知道是在抓緊安裝,不然的話怕安裝不完,這樣自己只是在一旁看著。我家的安裝完後,到另一位同修家安裝時,出現了干擾,調試了好一陣也沒有找到信號。兩位同修又把接收機換來換去的還是沒有調出來。我們在一旁發正念,又過了好一陣,其中一位同修說:「是不是我們的接收機不好使(這只是表象),我們去換兩個接收機試一試。」

一看時間,馬上就要下班了,同修給賣接收機的店主打了個電話,讓晚一會兒下班。同修去換接收機,我們安裝的地方到賣接收機的地方有二十里的路程。同修們彼此間很少說話,在心裏發著正念,接收機換回來很快就安裝完了。等到給第三位同修安裝時天已經黑了,倆位同修說:「天黑也給安裝完再回去。」當我們安裝完後已是晚上八點多鐘了。

嘗試

自從那天回去後,我心裏在想:安裝新唐人電視也是證實法的一個項目,也得有人去參與,只靠有限的同修安裝怎麼能忙的過來?況且我們還得學法、煉功,還有常人的工作也得做。想到這些,自己在家裏拿著遙控器琢磨著怎麼設置參數,怎麼搜索,怎麼刪除,怎麼移動節目……

在上初中的孩子幫助下,我明白了一些,但還是不熟。沒過幾天,購買了一些安裝的工具,恰好上次安裝的同修的親屬想要安裝新唐人電視。

我家住在城郊,自己是做小生意的,天天來往於城郊之間,購買器材很是方便。我把所有的器材購全後去給安裝,同去的還有兩位同修。我們很快把鍋面組裝好了,開始調試,用指南針量好方向,慢慢的上下左右移動著,沒用多長時間就找到了信號。把信號調到最高值、固定好高頻頭,用石頭把鍋壓牢,第一次自己安裝成功了。當時我們都很高興。

回家後我想,安裝新唐人電視也很容易,但轉念又一想:這不是師父在幫我們做嗎?在鼓勵我們嗎?要不然怎麼這麼快就安裝完了?緊接著附近就有同修家陸續安裝的,但數量並不算多,自己在安裝的過程中也積累了一些經驗,這樣為以後的進一步推廣提供了條件。

大面積推廣安裝新唐人電視

到了二零零七年,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同修們漸漸的對新唐人電視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安裝的數量和範圍在逐步擴大。由於參與安裝新唐人電視的同修數量有限,再加上週圍縣市的安裝,並教同修學習調試安裝,這樣從時間上感覺有點吃緊。

當時我知道,我市只有三位同修在從事新唐人電視的安裝 (剛開始從事安裝的一位同修參與其它項目去了)。我們三位同修常人的工作時間比較隨便,大多是半天的工作時間,剩餘的半天時間可以自由利用,這樣給我們從事新唐人電視的安裝帶來許多便利。我們大多都是利用自己的便利條件就把所需器材準備好了,不用特意花時間去購買,這樣也給同修們帶了許多方便。

我和另一位同修有摩托車,路遠點近點,時間早點晚點都無所謂,另一位同修雖然騎自行車,但也不為自己的交通工具不方便而叫苦。我們到外縣、市地去的時候,就須花整時間了,坐班車或搭乘出租車(同修開的出租車)去,多數都是當天返回。新唐人電視的範圍在漸漸擴大,同修們也比較重視了。各地漸漸的都有了新唐人電視。這正是師尊洪大的慈悲與法力的展現,給眾生得以明白真相絕好的機緣,使更多的生命能有被得度的機會。

新唐人電視在講清真相中的作用效果顯著

我們附近一位同修家安裝了新唐人電視,丈夫是常人。剛開始覺的花了三百多元錢(當時買的耗材比較貴,一共是三百一十元),才看這麼幾個台,覺的有點不划算。等看上後,漸漸的被新唐人電視節目所吸引,原來外面的世界是這樣,覺的自己被共產邪黨的一言堂的媒體欺騙了這麼多年,現在才如夢方醒。以前家人和他講真相,雖然他不反對大法,但也被邪黨文化所束縛,好鑽牛角尖,有時弄的面紅耳赤。新唐人電視破開了邪黨文化的結,使他看到了外面自由社會人們的生活和作為人所應該享有的權利和自由。這位同修以前和丈夫的兄弟姐妹講真相,講了幾次也沒有講通,還遭到人家的不理解。自從丈夫真正明白後,他自己把兄弟姐妹都說服,做了「三退」,而且在班上以及和自己的親屬也講,使真相很自然的傳播開來。

還有一位同修,她的丈夫對大法不理解,對她非打即罵,給她修煉帶來了許多不便,出去講真相都不能讓丈夫知道。這位同修沒有被自己的環境所束縛,看到大家在安裝新唐人電視,瞞著丈夫,趁著丈夫不在家,把新唐人電視裝上了。丈夫回來後,看到新唐人電視節目後好一陣鬧騰。同修沒有為其所動,在心裏發正念,清理操縱丈夫背後的不好因素。隨著自己看新唐人電視,丈夫也被耳濡目染、不由自主的看起了新唐人電視(其實是同修的正念與新唐人電視純正之場將一切不好的因素解體了)。她的丈夫越看越樂意看,逐漸認識到自己錯了,也理解了妻子所做的一切。對妻子說,你們做的事是對的,你以後幹啥都行,並叮囑要注意安全。類似這樣的事情其實很多,自己不知道的更動人的事也一定不少。新唐人電視像甘露一樣在植入人心,恩澤四方。

在推廣安裝新唐人電視中去執著

在大面積推廣安裝新唐人電視過程中,我心性不好時,也承受了一些「苦」。新唐人電視的用戶不斷增加,範圍的不斷擴大,再加上安裝後的維護使自己的學法時間少了。雖然幾乎每天都在堅持學,但學法的效果不是很好。記得在安裝忙的時候,上午上街做生意,快到中午就想:下午有幾份要安裝的,需要甚麼東西。

購完所需用品,到家吃完飯後,帶上所需用品騎著摩托車去給安裝。在安裝過程中不時的還有同修打電話哪個哪個看不了了,讓抽空去看一下。比如把遙控器按鍵摁錯了,把節目刪除了,自己不會輸入參數;或者摁了恢復出廠設置;有時移動接收機把和接收機相連的F頭弄掉了,接上後饋線連極了,節目看不了了……。

剛開始的時候,遇到這些事,我心裏還算平靜,抽空去處理一下。時間一長自己的埋怨心起來了:挺簡單點事,自己處理一下或者找附近懂得這方面的人處理一下,啥事都找,有些事連小學生都會(當時,也忘了自己連遙控器都不會使那會兒了)。我開始向外看了,沒做到師父要求的「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

開始鄰近的幾個縣市還沒有同修參與安裝新唐人電視,我市僅有的三位同修安裝技術比較熟練,遇到問題幾乎都能單獨處理。後來又有幾位同修參與安裝新唐人電視,不過真正堅持下來的,到現在也不超過六位。參與各地協調的與我市聯繫,不時的我們五、六位同修,今天到這個市,過幾天到那個縣、鄉。

安裝了幾次,我們幾位同修都認識到,這麼做也不行啊,這麼大面積只靠我們幾個哪能行。我們就告訴各地的協調人:各地都得有同修參與此項目,這樣新唐人電視才能做到大面積的推廣。各地的協調人回去後找到當地的同修商量,同修們都認為得這樣做,但參與的同修很少。有的即使參與了也不太積極,有的學了幾次也就不了了之了,結果不是太理想。

我知道有兩個地方的同修做的非常好,其中有一位是女同修。離我地都比較遠,而且比較偏僻。他們真的是把別人的事當作了自己的事,不畏購置耗材的路途遙遠,不畏山路的崎嶇,無怨無悔,使相對條件比較好的我自愧不如。

提到「苦」正是自己沒有做到實修的表現。我們一家三口都修煉,環境真的是挺好,學法、煉功互不干擾,對待一些常人事多數都能在法上去看,去處理。可是真正觸及到自己的執著時才感覺苦。

從表面上看,是因為安裝新唐人電視用了點時間,從經濟上感覺有點吃緊。其實這正是在去我們倆的利益之心和提高心性的機會,以及正念清除一切干擾因素的時候(從經濟上出現干擾,是因為我們倆有利益之心,不然也干擾不了,雖然我們不承認這一切,可是我們得修啊!當時沒有悟到這一切)。我的妻子臉色不好看,說話也說一些弦外有音的話。有時和她交流,她還不承認有執著錢財之心,用「在常人中生活也得需要錢」等話來掩蓋。在常人中生活需要錢,在修煉的理上沒有錯,但大法修煉「直指人心」,去的是你執著的那顆心,而不是物質利益。

我自己也動心了:孩子上學需要錢,生活需要錢,為數不多的存款只取不存,自己有時不想幹了。人心上來了,隨之干擾也大了,做生意也掙不了多少錢了。而且新唐人電視的用戶在不斷增加,幾乎都是到外地,耗時耗力,自己也有了壓力。

偶而我們倆在一起交流時也談到:你看那些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勞教所、監獄的那些同修,他們在承受著甚麼,我們擁有這麼好的環境,這麼好的證實法的機緣,還不珍惜,還在為常人中的得失而樂而憂,這對嗎?認識到這些後,我們的心境平靜了一些,但由於我們的執著沒有去,心性沒到位,沒過幾天,同樣的狀態依然反覆。「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和師父的法相對照,真是感到汗顏。

以往孩子上學用錢,都是和我妻子要。我們倆都起了心的時候,我妻子告訴孩子:上學用錢和你爸爸要。這樣孩子上學用錢時,先告訴他媽一聲,就直接和我要,因為我做生意,兜裏不斷錢。我給完錢之後,心裏在犯嘀咕:錢在你那放著,非得和我要。雖然沒說出來,心裏真是不平靜。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我知道這是衝我的心來的。「作為大法弟子你真的能做好的時候,我想那個麻煩呢也不是你看的那麼絕對。因為你不能站在法上認識呢,那常人的麻煩就是常人的麻煩。人眼中看到的東西都是不變的,可是在神的眼中看這一切是變的。你們苦惱,師父也為你們苦惱,苦惱你們的心不去、法悟不高,苦惱你們解決了一個問題你們又造出新的問題,唉!不是批評啊,師父講的可都是法。」(《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我們倆這樣的舉動也給孩子造成了壓力。有一次孩子上學要錢比以往多了點,以往一般都是十幾元、幾十元的,這次得需要一百多元。當孩子到我面前要錢時,帶著難為情的樣子,我沒有被帶動,心裏反而非常平靜,一種內心的祥和油然而生,心裏生出一念:這點事怎麼能動了我的心。我真是面帶微笑,把錢給了孩子。我笑的是我們倆那顆執著的人心,我笑的是邪惡想以此來干擾我們,我更笑的是我們倆拖著個大包袱給自己造成的障礙多麼不應該。從此以後我的心也輕鬆起來,雖然還有類似的事,但心裏卻少了埋怨與不平靜。

歐衛事件的反思

歐衛兩次中斷新唐人電視信號,大法弟子們,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們著實該好好反思反思了。這裏有中共邪黨因素的收買和施壓,以及另外空間不好的因素操控外,那麼從大法弟子本身存在著哪些不足呢?(只是個人的認識)

一、第一次恢復信號後,大法弟子們沒有深入持久的把真相講到位,使與其相關的各級職員、部門真正明白真相。

二、沒有做到堅持不懈的發正念,使邪惡沒有生存的空間場。

三、邪黨的「砸鍋」和騷擾,使部份同修對安裝新唐人電視產生了畏懼心理,安裝了新唐人電視的部份同修又拆又裝,心裏不穩,讓邪惡鑽了空子。

四、同修們安裝的數量不多,大多同修處於觀望狀態,新唐人電視在大陸沒有形成巨大的純正之場。

五、參與安裝者心態不夠純正(與收費和不收費無關),有時有怕吃苦、埋怨之心以及安裝過程中遇到干擾時,有時心態不穩。

六、各地區之間協調不暢,參與的同修少,安裝的效率低。

新唐人電視在講真相方面的作用有目共睹,效果十分可佳,是值得同修們重視的一個證實法的項目。歐衛雖然中斷了新唐人的信號,但我們堅信:「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圓滿。」(《問候》)同時,我們相信新唐人電視也必成!在中國大陸現在還可以收視台灣的亞太新唐人電視,同修們不能再以各種藉口來搪塞我們修煉路上的不足。讓師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別給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太多的遺憾和悔恨。讓我們在教訓中走向成熟,在各個證實法的項目中做的更好,救度更多的眾生。

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