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在法中修才能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個參加過師父講法班,得法很早的年輕老弟子,在人世間得法轉眼已是十四個春秋。那時我每天早晨早早起床,到煉功點煉功,一九九四年、九五年是晚上煉功點還煉一遍,後來就改為晚上集體學法,生活的非常單純。

記的九七年參加紀念師尊傳功講法五週年書畫展時,正面臨畢業,校園裏到處充斥著求職、離別、眼淚,而我們當時正忙著書畫展,和同修趕製作品、布置會場,有一次和同修忙到整晚不睡覺,覺的非常的幸福。還記的有一天晚上忙完回到學校走在校園裏看到到處都有同學或戀人在為了離別而哭,我就覺的修煉人和他們是那麼的遙遠,簡直遙不可及,人中這所有的一切怎麼能和佛法比呢?怎麼能和我們做的事情相比擬?我們和人確實是太不同了,我們做的事情不同,人生目地不同,甚至每一思、一念都完全不同,他們在為了人中的那一點點事而悲而喜,而人中那所有的一切都動不了我的心,我們大法弟子做的才是宇宙中最神聖的事,能夠在人世間得遇無比慈悲偉大的師父賜予我們偉大神聖的大法,這是莫大的榮耀,常人永遠都無法比擬。

回想起那時真的很幸福,但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前的自己主要是感性上認識。覺的大法好,但學法不多,也不太入心,就是願意做大法的事,年輕人的熱情,以為那就是修煉。當時總站的工作人員和我們輔導站接觸很多,所以有機會做一點點事。經常是忙於做事,把做事當成修煉,而忽視了學法。現在想自己當時不符合常人狀態、歡喜、沒實修等有太多不足,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沒有打下堅實的學法基礎,所以不會實修,嚴格的說沒有真正在法中。而在這場對大法鋪天蓋地的迫害、風雨飄搖的巨難中大法弟子平時是否有深厚的學法基礎是至關重要的,沒有真正的理性認識是絕對不可能平穩的走過來的。所以我一路坎坎坷坷,幾進幾出。有一次遇到很大的魔難人幾乎毀了,是在師父的無量慈悲與呵護下走到今天,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感慨萬千。

*只有在法中才能真正做好證實法的事

修煉這些年,我學法都很弱,現在越來越體會到了學法的重要。前一段因為同修需要一些東西,我去了我原來的城市,同修說不巧東西沒了,這是很少有的。我空跑一趟回來了。還有一些事也不順,我半年之內打印機換了兩次打印頭,我打的量還不大,結果又出了問題。衡量一下,買個新的吧,結果新的當天就不好使了。和身邊同修也發生了很大的矛盾,我就想停一停吧,靜下來從新開始背法吧。第二遍《轉法輪》停了半年多了,我總是不能堅持,但一背法就感到很清淨的喜悅。這次背和以前還是不一樣了,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對法的理解和自己的基點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背法很明顯不是機械的硬在背,而是溶進了法中很自然的就背下來了。

我雖背了兩天,剛剛開始只背了幾頁,但事情卻在發生根本的變化:我想學法是對的,但停下做事不對,還是看看打印機吧,一看新買的打印機根本沒壞,完全正常(那天怎麼修也不行)。我要東西地方的同修聯繫上了,對我說「來吧」,東西有了。和同修之間發生矛盾我就向內找我的問題。我在人中很有優越感,師父講常人看自己是一朵花,我就是,同修之間說別人時連指導都不是,而是去指責、指揮,導致同修之間造成間隔,經歷了很多次面對面的強烈衝擊也沒改,同修不太願意和我配合,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講的問題向內找我都有,我總從表面上看我對,修煉中師父講向內找是無條件的,那就不能看表面,其實在修煉中沒有自己該修去的東西,修煉的時間這麼有限就一定不會讓自己遇到。而且因為現在不是個人修煉時期,自己的不好造成同修之間不能很好配合,會耽誤正法與救度眾生……寫出來一大堆,其實就這麼想了一下,主要就是背法,而背了才兩三天,接觸的同修就都來找我這個事那個事的需要我配合了,平時都沒人來。其實我的向內找還差的太遠太遠,但我那顆真修的心師父看的見,而當我背法在法中的時候,法的威力盡顯,也許我的空間場變純淨了吧,同修就來了,一切又都好了起來,正常運轉。

我也想起今年年初我去我原來的城市,那時我第一遍《轉法輪》在停了很長一段時間後又開始接著背,正背到第九講,也感覺自己溶進去了有變化,這種變化雖然表面看不見,說不出來,但身在其中的人知道。碰到問題開始向內找了,發現都和自己有關。我去了之後他們說正找人要做一件事哪,你能去嗎?我了解了情況後就去另外一個城市辦好了那件事。我覺的當你真正在法中時,你具備了這個狀態,也配做這件事情,那師父就安排好了一切。那甚麼是在法中呢?個人理解學好法,同化法就是在法中了吧,而背法就是最好的同化。我現在越來越覺的越到最後修煉越嚴肅,如果修煉人不在法中是不配做這些神聖的事的(不是說發現執著了是不在法中,修煉中的人都有不足,那不都不配做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了?而是發現了卻一帶而過,不修去它就是最大的不足,積累多了真的也做不好,可能師父也不會安排。)我自己的理解修煉人要在自己所在層次上多學法,多同化法,真正的在法中才能做好,否則做也做不好。只有當自己學好了法,溶於法中做的事才更威嚴,更有法的力量。師父也會安排。

*只有在法中,才能走好、走穩證實法之路

風風雨雨的走過這些年,有過遠離法的時期;有過多次被綁架的魔難;也有這場殘酷的迫害中對親人的巨大傷害導致他們離世後的痛苦,許多遺憾已無法挽回。我越來越明白一件事,為甚麼這幾年路走的這麼難這麼苦?為甚麼沒有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呢?為甚麼沒有在正法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去修煉(那樣才能更便於救度眾生,真正的證實法啊!)?「這就是我沒有學好法、同化法,不在法中的代價,在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魔難面前,在正法的最關鍵時刻,我沒有用同樣前所未有的最大精力去背法、學法、同化法,路當然是走不好的。我清清楚楚的明白,如果我能堅持背法,是那種很精進的狀態,很可能現在不是這樣,會是另外一條路,損失也可能小的多。」(這是明慧上一篇文章《背法的故事》中同修找自己的原因時所寫,覺的我也同樣,就摘錄過來,希望同修都看一看此文)只有在法中,才能不走彎路,而走好、走穩證實法之路啊!

*一切為正法而存在

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提到為澳洲學員去美國這件事師父考慮了很長時間,這一趟機票花了六、七十萬,大法的資源就那麼多。當時我的心裏非常難過,為了人中的這點錢,卻讓我們偉大的師父考慮良久……真的很讓人傷心。師父說大法的資源是有限的,那甚麼是大法的資源?師父講的這六、七十萬一定是我們大法弟子自己拿的機票錢加在一起的總和,那這就是大法的資源,也就是說「大法弟子的所有」累加在一起就是大法的資源。不知同修想過沒有,其實當我們成為大法弟子的那一刻起,就再沒有任何東西是我們自己的,是我們私人的,我們的一切就是為大法、為正法而存在的,就是大法的資源,都應為大法所用,為救度眾生所用。

我本來在常人中有一份被人敬重收入穩定很好的工作,在幾年的迫害中目前沒有上班,幾乎沒有收入來源,但救度眾生、講清真相現在需要錢怎麼辦?這件事就像溶入自己的生命中儘量去想辦法創造條件,其實我自己的消費很低,根本用不了多少錢。有一天收拾家裏東西有很多父母珍存留給我們的書,我們還留著它有甚麼用呢?我決定賣了它,當然做這些事時最關鍵的是要真正站在為法的基點上,當時在自己的所在境界中沒有為私的想法,就是法中需要,就應該賣,就應該有錢。所以事情就很順利。我聯繫到一位父親生前很要好的單位領導賣了一部份,人家根本沒有跟我講價,完全是幫助我的好心,當然賣書的錢要用到最需要的地方了。這個叔叔在我去看他表示感謝時送他《九評》和講了真相,給他和家屬做了三退,他也告訴我他的一個親屬都給他們講過,並且告訴我要小心。我在講真相的時候碰到過許多這樣的事,真是「大法洪勢漫人世」《洪吟二》〈神威〉啊!他們都為自己選擇了最美好的未來。

去年冬天交取暖費時我也想了一下,我住的地方交的錢不是一個小數目,這幾千塊錢能救多少眾生呢,就我一個人太浪費了,所以我就決定不交了。在東北冬天是很冷的,不交錢就等於停止供熱了,剛開始我想冷就冷吧,不算甚麼,我能挺住,後來我又想: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我是絕不會不交取暖費停止供熱的,那能冷嗎?就是因為對法的迫害才出現這樣的事,那這就是迫害,就不應該挨凍,不應該冷,就應該暖和。後來到了冬天房間裏每天都是20到22度,有一天出去辦事把臥室門關上回來一看達到了26度,而且沒有供暖設備,那種暖和非常舒服,暖和舒服的我都害怕了,我心裏想不是我非要暖和而是否定舊勢力啊,就對師父說:如果是師父安排的冷我也不怕,如果是舊勢力安排的暖和我也不要,甚麼都不要。說完了還是那麼暖和。我就想也許是最初的出發點沒有想到自己,想的就是法的需要和眾生的得救符合了法吧,因為在法中所以才有這樣的奇蹟。這是我個人的體會。

前幾年大陸資料點用的設備都還很貴,環境也很苦,同修壓力也很大,現在大陸做資料的環境、條件越來越好,所用的耗材、設備比前幾年要便宜多了,也是大法弟子提高了吧。現在有的同修想要給資料點拿錢都沒有人要,不缺,正法的進程真是突飛猛進啊!修煉的時間過的太快了,一轉眼我得法已是十四年多了,感謝無上的恩師讓我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把一切壓進了《轉法輪》留給了我們。

前段時間很苦,有一天我在師父法像前流淚了,離開家真的太久太久了,該回家了。其實真修的大法弟子我們離回家的時候是越來越近了,唯願我們不留下遺憾,也唯願師尊笑。

向慈悲偉大的師尊致以大陸大法弟子最深切的問候!思念與祝願!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