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為師 煉成真金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九年邪惡開始迫害大法的時候,我正式走進修煉,經歷幾年的風風雨雨,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的呵護下,我逐漸的成熟起來,平穩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今天把我這幾年來修煉的心路歷程寫出來,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走出家庭關、色慾關

我的家在農村,丈夫和我都有工作,是別人羨慕的雙職工,一家三口的生活幸福美滿。我得法之初,丈夫迷上了黃色錄像,我認為那不是人的東西,勸他不要看,他卻在單位看,以後回家越來越晚,甚至借故不回家,終於有一天我發現他有外遇了。這對我來說真是打擊太大了,我每天整個心思想的都是這件事,也知道抑制自己不去想,可是做不到,總是翻江倒海。我不能容忍丈夫的不忠,心裏痛苦不堪。在我最痛苦的時候,師父的法引我走出迷津,師父說:「難忍能忍」(《轉法輪》)。是啊,我是大法弟子了,我要按照師父說的做,我原諒了丈夫,又找第三者平心靜氣的談了心,他們都認識到錯了。可是好景不長,丈夫又開始鬧了,他整天酗酒,撒酒瘋,每天很晚回家,在床上小便,罵人,逼著離婚。我的境遇糟透了。我心裏想,你犯那麼大的錯我都原諒了,你怎麼還變本加厲呢?真是忍不下去了。可是我還是忍著,甚至比以前更關心體貼他。我盼望著丈夫能變好,我不想毀了自己的家,不想給雙方的父母和孩子也帶來痛苦。我就這樣忍受著。以後丈夫乾脆幾天不回家,那女的開始威脅我孩子的安全。最後實在不行了,我和丈夫離了婚。

回想這件事的心路歷程,我最初的想法是以惡制惡,由於受邪黨「寸土必爭」的黨文化毒害,總想著要報復,決不能忍氣吞聲。學習師父的講法,我知道大法弟子應該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寬容別人,善待他人。我在矛盾中痛苦了好長時間。期間師父幾次在夢中點化我,一次在夢中,一個魔鬼追我,我就從一間屋跑到另一間屋,可是過門口的時候,因為我背著一個大包袱卻怎麼也過不去。後來和同修切磋,我知道應該放下包袱了。心的魔煉是痛苦的,可是如果你能按照師父說的去做,你會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另一番景象。在經歷了剜心透骨的痛苦之後,我深切的感受到了師恩浩蕩。

對於離婚的家庭,孩子的教育是個大問題,如果引導不當,會使孩子形成孤僻、自卑的性格,甚至形成報復心理,影響孩子一生。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因此我對家庭是十分負責任的。為了減輕我離婚給孩子造成的心理壓力,在朋友的幫助下,我調到了另一個地方工作,孩子也換了學校。記的他爸第一次到學校去看他,孩子躲了起來,他爸怎麼也找不到他,過後我勸孩子,不要恨他爸,人都有犯錯的時候,要學會寬容。以後我兒子就能和他爸和睦相處了,還經常去看望他爺爺奶奶。現在兒子也開始學大法了,還時常提醒我要修心性。

離婚後,對於我再婚的問題是親朋好友最關心的問題,他們出於關心,多次勸我再婚。我的想法呢,從師父講法和我的經歷中我知道,常人的情是最不可靠的,因此我決定徹底放下這「情」,用更高標準要求自己──「修心斷慾」。我和兒子相依為命生活了八年,許多常人感覺很同情,也很佩服,兒子考上大學以後,每天回家就我一個人,同事們都勸我再找一個,年老了好有個照顧,也避免孤獨,我總是淡然一笑,我說我很充實。說心裏話,我很久沒感到孤獨的滋味了,因為我心裏有法,整天沐浴在法光中,充實極了。

在再婚的問題上,我也遇到過考驗。一次一個同事找到我,說給我介紹個對象,條件很好,男方忠厚老實,是一個公司的副總,很有錢,又有車,以後還可以出國,一個兒子在上大學,妻子死於車禍,想找一個四十多歲本份過日子的人白頭偕老。同事跟我一說,我也覺的這年頭這樣思想的人很少了,可我還是婉言謝絕了。晚上回到家中,心卻翻騰開了「條件這麼好,人又這麼好,這樣的機會不能錯過」;「找了這樣的對像,親朋好友也能沾光」;「開車回家一遛,別人也會羨慕」,許多人心都起來了,這時我警覺的知道這是舊勢力用「榮華富貴」來往下拽我,讓我修不成。我清楚的感到這是舊勢力的安排。我心裏對舊勢力說:我知道,你們怕我修成,用「榮華富貴」引誘我,你們做不到,這不是我要的。我心裏的翻騰使我意識到我修煉的心還不夠堅定,我就在心裏反覆問自己:「你的心為甚麼動?如果你的面前放著一座金山,你會動心嗎?你活在世上是為了甚麼?」直到我堅定的回答:「我不會動心的,甚麼也別想動了我修煉的決心,因為我清楚的知道我是甚麼人,我是幹甚麼來了,我不會因為執著常人的東西而失掉修煉和證實法的環境。在我的生命中證實法、救度眾生是第一位,永遠也不能改變。」

對於獨身女人,尤其是修煉人,在兩性方面一定要走正,要嚴格要求自己,和異性交往要謹慎,大大方方,心無雜念,決不能有色慾之心,否則不堪設想。我曾經經歷過這樣一件事,一天晚上我去一個好同學家勸三退,同學的丈夫是當官的,曾多次幫過我的忙,那天恰巧同學一家三口都在家,我剛勸了幾句三退,同學有電話找她外出,問我走不走,因為要勸三退,我說再待回兒,同學出去了,這時姐夫(同學的丈夫)說,咱們上這屋談吧,我們到了另一個屋,姐夫想有不正當的行為,我當時很警覺,嚴肅的說:「我是學大法的,一定要走正。另外我也決不會幹對不起我姐(同學)的事,你是黨員,你退嗎?」他說:「我退。」「好了,那我該回家了。」走出同學家,我的心不能平靜,我真的感到了正念的威力,只要正念足,誰也不敢動你,反而會從心裏佩服、尊敬你。

二、在工作環境中修心性。

得法不久,丈夫正跟我鬧離婚的時候,在工作上的心性考驗也很大,那年實行試聘、落聘制,對於工作一直很出色多次被授予政府嘉獎的我卻得了個試聘,我心裏簡直受不了了,這一關又一關,一難又一難的讓我喘不過氣來,我真不知如何是好了。有時跪在師父法像前,淚流滿面,心裏說,師父啊,我該怎麼辦?我怎麼這麼苦啊?師父表情很嚴肅,看著看著,我發現師父鬢角的頭髮都白了。我知道我身上巨大的難是師父給承受了,我真為自己的不爭氣而痛心啊!師父說:「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你們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掉下來,是因為你們在那層次中有了執著的心。當掉到相比之下最骯髒的世界裏,你們不快往回修,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裏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的不行。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精進要旨》〈真修〉)我記住了師父的話,決心徹底放下「名、利、情」,做真修弟子。決心定了,可是執著心不是說去就能去的,它會經常往外返,我就反覆背師父的經文:「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洪吟》〈苦其心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之後,我感覺自己不再那麼苦,執著心越來越少,正念越來越強,心想:「天塌下來我也能挺住。難,你們都來吧,我不再怕你們,我能行!」

到新的工作環境後,我更嚴格按師父的法要求,平時對工作不挑不撿,任勞任怨的幹好工作,在工作中只想著怎樣把工作做好,從來沒想到過得到甚麼榮譽,可是各種榮譽卻接踵而來,從來沒有為得到甚麼利益而用心,可是該得到的卻一點不少。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我牢記師父的話,時刻提醒自己和孩子,好的生活環境是師父呵護我們,讓我們利用它更好的證實法,決不是讓我們享受來了,決不能起安逸心,這是新的環境下的又一考驗。

工作中的心性考驗是方方面面的。我原來的工作很忙,早上經常六點多鐘上班,有時晚上八點多鐘才到家,雙休日幾乎不休,每天學法時間很少,煉功也堅持不好,我決定找領導調換一下工作。新學期開始了,我調到了教導處擔任油印工作,我覺的還可以,這樣可以不上早晚自習,雙休日也不耽誤,時間上充裕了很多,可同事們覺的不公,因為我不再擔任領導工作,這對就要評職稱的我很不利,我就勸他們說:「人各有志,這是我的選擇。」

繁重單調的油印工作,沒人願意幹,我卻覺的很好,因為對我來說,時間真是太寶貴了,另外油印只需動手腳,腦子可以省下來,我就隨著機子的轟隆聲,不停的發正念,機子每轉一圈,我就在心裏念一遍正法口訣,不停的轉,我就不停的念。沒活兒時,我就靜心學法,我覺的很充實。可是好景不長,麻煩來了,我們辦公室人多事雜,來來往往,同事們沒事愛聊天,可我沒活兒後就想學法,我覺的很矛盾,有時半天沒活,可半天也學不了法,不是這個同事跟我聊天,就是那個同事找我有事,我真是心裏煩啊,有時簡直坐臥不安,我就想:讓我一個人在一個屋多好。於是我就開始動心思,想方設法達到這個目地,可領導怎麼也不同意。怎麼回事呢?我開始向內找,發現我和師父的法理擰了勁了,我就認為我的學法最重要,其它甚麼事都不重要了,誰耽誤我學法心裏就不高興,認為是干擾,不知不覺心裏把工作當成負擔了。平時和同事也不願溝通,認為那會耽誤我的時間,表面上很精進,可是私心全起來了,真是太危險了。認識到後,我馬上按師父的法歸正,現在一切又都好了。

我悟到,做甚麼事都不能走極端,平時要平衡好各方面的關係,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工作中心煩,苦惱,讓我警覺。向內找,我覺的我放下了名,放下了利,不再為名利而苦惱,可為甚麼心裏就是煩呢?原來還是因為有時間卻學不了法而苦惱。一開始,我認為是舊勢力在干擾我,我就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心想,你不讓我學我就要學,我就不聽你舊勢力的。於是我乾脆把大法書拿到桌面上看,誰愛幹甚麼幹甚麼,我就是不動心,一心學法,這樣堅持了幾天,一天,我正學法,校長去了,我還看,主任(和我一屋工作)把我叫到外邊,說:「大姐,你想看晚上回家看,別在這兒看了。」我笑了,說:「你知道我看的甚麼?」他說:「誰不知道你學法輪功啊,校長都知道了。」我說:「總不能叫我總聊天吧,再說,學法輪功有甚麼不好?他讓我按‘真、善、忍’做好人,而且現在大法洪傳八十個國家,就中國鎮壓。」接著,我又給他講了我學大法後身心的巨大變化,講了《九評》掀起的退黨大潮,他感覺很有興趣。回到辦公室,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應該為別人著想,為了減輕主任的心理壓力,我不再明著看大法書,以後我就把沒裝訂的《轉法輪》單頁夾在別的書裏,開始一段一段背法。

後來校長又來看過兩次,我覺的校長在監視我,於是就默默的對著他發正念,清除背後操控他的邪惡因素,同時向內找,我覺的我的做法不夠理智,背後隱藏著很重的爭鬥心、自私心、不平衡的心理,對新來的校長,更藏著很重的人心。首先對校長有成見。因為聽同事說,他很愛罵人,果真一天下午就大罵了我們辦公室的人一場(當時我請假了沒上班),心裏覺的這樣的人不配做校長,聽這樣的人講話更是對我耳朵的污染,耽誤我的時間,因此開會時就借故不去,見到校長也不愛說話,總看他不順眼,校長見我也沒好臉色。我覺的不對勁,向內找,原來我在和校長暗暗較勁兒。反覆學法,從法理上知道我的路走偏了。師父說:「目前人類社會有很多不好的現象,不好的人,不好的行為,完全背離了人,甚至於有的人不只是變態心理,魔性都很大。那麼針對這種情況下,怎麼辦呢?我告訴大家,不管。為甚麼不管呢?大法弟子的偉大是和宇宙正法連繫起來的,你們最大的使命就是維護法。不破壞大法的你就不要去管,破壞大法的你就要跟他去講清真相、抑制邪惡、清除邪惡、救度世人。」(《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是啊,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我的責任,我為甚麼和常人較勁,人為的劃線?為甚麼有分別心呢?師父把傳大法的門全打開了,誰都度,我為甚麼就不能慈悲所有眾生呢?我聽師父的話了嗎?學法使我找到了自己的執著,心歸正了,一切又都變好了,大法真神奇啊!這次的教訓讓我深思,師父「只為眾生來一場」(《洪吟二》〈下塵〉),我呢?我能做到嗎?我想,我是大法一粒子,我也要做到「只為眾生來一場」,去掉私,去掉一切人的觀念,慈悲救度所有人。現在,我就時刻這樣要求自己。

三、利用一切條件證實法,救度眾生

初學法使我知道了我來在人世的目地是返本歸真,因此,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嚴格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放淡名、利、情,歸正一思一念。隨著修煉的昇華,我知道了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僅要修好自己,還肩負著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我要完成好我的使命,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1、利用工作的便利條件,證實法。

開學初我挨班上班會,教育學生做好人,告訴學生「真誠、善良、忍讓」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要求學生按這個標準要求自己,平時遇到問題時也引導學生看看自己是否做到了真誠、善良、忍讓,潛移默化的按「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學生,學生變化很大,真是大法福澤眾生啊。

利用給學生上課的機會,智慧、理智的講真相。上生物課時,我經常穿插一些生動有趣的神佛故事,破除邪黨無神論的謊言。一次上課講到燒傷後應如何處理的問題時,我問學生,燒傷傷口能包紮嗎?學生一致回答,不能。我又引導學生回憶看到過燒傷後包紮的嗎?有學生提到了天安門自焚偽案中的劉思影燒傷後全身包紮,我問學生為甚麼會這樣,難道醫生連這樣的常識也沒有嗎?學生愕然,這時一個學生說:「都是假的」。講到聲帶一節時,我又引導學生想氣管割開後能說話嗎?為甚麼劉思影氣管割開後幾天就能唱歌?通過這一系列問題的思考,學生對天安門自焚偽案真相有了進一步認識。

2、面對面講真相,救度眾生。

二零零三年冬天的一天,學校的櫥窗裏貼出了新內容,引來不少學生觀看,是甚麼呢?我前去一看,原來是誣蔑師父、大法的漫畫,我趕緊發正念,不讓學生來看,同時發正念讓貼的人遭惡報。第二天開會,校長說惡黨書記病了,我知道是誰貼的了,放學後我買了東西就去了惡黨書記家,我和他們全家講了法輪功真相,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講了善惡有報的道理,勸他們改正自己的過錯,他們全家人都很感激,托我幫他們把漫畫撕掉。於是我來到學校,把櫥窗裏的漫畫全部撕毀、燒掉。

3、整體配合清除邪惡漫畫。

一天下班,我去一個同修家,快到晚六點發正念了,我想繞到一個僻靜的路上,剛一拐彎,就見派出所的外牆上貼了兩張誣蔑師父的漫畫,於是我就停在路邊,對著派出所發正念,十多分鐘後我去了同修家,大家一商量,決定天黑後我們一起去清除邪惡漫畫,我們先準備了一張售房廣告,進行了分工,先由一男同修到派出所門前發正念,我拿著售房廣告去貼,實際是去清除邪惡漫畫,另一個同修在後邊發正念。天黑後,我們就行動了,到那兒一看,路燈正好照著那裏,很亮,不時還有過往行人,我想,不能等了,不能讓誣蔑大法的東西再毒害眾生,就用手去撕,可是沾的很牢,每次只能撕下一點,我就耐心的撕乾淨,這時一個男人走那兒,停下來看著我,我的心有點不穩,手也有點哆嗦,心想,不怕你。我又拿出廣告去貼,貼完騎車就走,轉了一圈,決定去撕另一張,一看讓人給撕了,原來是後面那同修撕的。

4、大會上智慧講真相。

又要評職稱了,我評不評呢?一開始決定不評,認為正法已到最後了,還求那些幹甚麼?而且會很耽誤時間,名利不是我所求的。後來認真想想,覺的和師父的法理又擰勁了,師父說,「我今天告訴大法弟子的,就是在常人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這種形式修煉,不能走極端,就是這樣平穩的在證實法中充份的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是啊,還是參評吧,關鍵看我的心態,為甚麼人為的給自己造成困難呢?大法弟子應該堂堂正正的活著。於是我決定參評,但是這事的基點得站正,我給自己訂了規矩:第一,路不能走偏,不能托後門,找關係;第二,不能把這事看的太重,影響學法;第三,我要利用這次機會證實法,救度眾生。可下午就要在全校大會上述職了,我還沒寫呢,剛一想,有三句話清晰的打到我腦中:第一句,無論我甚麼時候見到你,我都會把真誠帶給你;第二句,無論幹甚麼工作,我都會把滿意留給你;第三句,無論何時何地,我都把美好的祝福送給你。我知道這是師父的點化。在述職大會上,當我把這三句話說出去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會後,同事們都議論,說我太有才了,說的太貼切了,甚至有的同事當時都哭了。這真是佛光普照啊!

5、建立資料點,更好的救度眾生。

二零零五年,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們建立了資料點。現在就把做資料時的一點感悟與同修交流。感悟一,我覺的做資料首先要闖過「怕」這一關。剛開始做資料的時候,怕心會不自覺的往外翻。記的一次正打印真相,怕心上來了,攪的我不安,我就去給師父敬香,這時師父的一段講法清晰的打到我的腦中:「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是啊,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最正最神聖的事,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呢?這時我的怕心全消。感悟二,在做事中修自己。做資料機子好使的時候,看著那一本本精美的小冊子,心裏真是舒暢。可是機子出毛病的時候,就煩心了。剛開始做資料的時候,遇到的干擾很大,有時打的好好的,不知碰到了哪,機子就出問題了,找同修修,既干擾同修,也耽誤自己的時間,真是苦不堪言。後來做時間長了,有了一些經驗,有問題也能自己解決了,可有時又陷在過去的經驗中,為解決問題而解決問題,往往是解決了這個問題又出現了新的問題,弄得疲憊不堪,感覺真是難啊!心裏想:「眾生啊,珍惜吧,這是大法弟子在用心救你們啊!」隨著學法的深入,現在覺的做資料很輕鬆了,因為現在有了向內找的法寶,現在機子有甚麼問題時,首先想到找自己心性上有甚麼問題,找出不足,往往自己的漏一找到,機子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啊!感悟三,做資料,路走正很重要。作為資料點的同修,肩負的責任是很大的,因此在學法、發正念上必須跟上,必須經常保持精進的狀態,否則就容易被邪惡鑽空子,偏離證實法的軌道,影響救度眾生。要走正,首先必須保證好資料的來源。我們資料點都是下載明慧網上的小冊子、單張,然後直接打印。其次,把資料搭配好,也能起到更好的救度眾生的作用。

我寫這篇法會交流稿時,感到干擾很大。一開始,自己的觀念阻礙著,認為自己做的平平淡淡的,沒甚麼好寫的。後經同修切磋,覺的該寫,可工作又非常忙。最後決心寫的時候,又覺的感想很多,是不是有點證實自己呢?我去掉這些人心,決定還是把我的體會都寫出來,用我修煉的親身體會讚頌師父,讚頌大法。

一點感悟,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