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學生大法弟子的心路歷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問候慈悲偉大的師父好!問候所有大陸大法弟子們好!非常感謝師父給大陸大法弟子這次共同交流和整體提高的機會!非常高興能和同修們共同分享自己在正法修煉中昇華的心路歷程!

母親得法,帶動我修煉

我出生在一個教師家庭,父母都是教師。可是母親疾病纏身,風濕、關節炎。婦科病、神經官能症等病症不斷折磨著她,吃中藥、針灸都不怎麼見效,醫生甚至說母親下半輩子可能會癱瘓。大法救度有緣人,姐姐從遠隔萬里的北京帶回大法和音象資料,悟性很高的母親一下子就修進去了。沒吃一粒藥、沒打一針,一身病不翼而飛,證實了大法的神奇。身心受益的母親把大法的福音傳遍了小村莊的每一個角落,許多有緣人紛紛走入大法修煉中來,身心巨變,一片祥和,沐浴在大法佛光普照的洪大慈悲之中。

上高二放暑假時,我非常幸運的接觸了大法。捧起《轉法輪》一看到底,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一下子吸引了我。我決定要學大法,但當時我還不明白大法就是修煉,只是覺得大法很正,有益於身心。第一次和大家集體煉功,打坐時我感覺兩腿有風嗖嗖往外走,不多久我的鼻炎、胃病全都好了。更令人驚奇的是,我家集體煉功的屋裏、牆上、地板上、炕上、到處都是一圈圈的小法輪圈。

假期很快就過去了,我回到學校後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由於學法不深,慢慢的懈怠下來。不久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瘋狂誣陷、迫害大法,我嚇得不敢學了。上大學後,更是迷於常人之中,抽煙、喝酒、打網絡遊戲,完全淪為常人。

我非常感謝我的母親,每次放假回家,她都給我講大法真相,引導我學法。慢慢的,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法,大法修煉是正法修煉,人來在這個世上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原來人是來自天上的客,家在仙宮不在塵,人通過修煉正法可以修成不同境界的佛道神,我要真修大法,跟隨師父回家。」於是上大三那年我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中,成為一名大法弟子,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

考研的同時,努力完成自己真正的使命

大四時由於快畢業了,同學們閒著無事整日整夜的在寢室打麻將,我沒有煉功的環境。我盤坐在床上,打著大蓮花手印,心裏默默的求師父幫忙,「弟子想煉功,請師父幫弟子清理環境。」第二天奇蹟出現了,同學們挪到樓下打麻將去了,終於可以煉功了,真的感謝師父。後來我決定考研,為了有一個好的學法、煉功和學習的環境,我和同寢的同學搬出寢室租房子住。學法、煉功的時間和質量都有了保證。不久大周天就開了,身心的變化很大,煉功閉眼時能看到金光隨著手在流動,夢中常常夢見自己在天上飛。

我報考的是北京的一所大學的研究生,因為當時我考慮到北京是邪惡聚集的老巢,我要到那裏近距離的證實法、鏟除邪惡、救度世人。可是第一年並沒有考上,事後冷靜的分析失敗的原因,有自己貪玩,學習不夠努力的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自己修的不好,許多人心放不下,尤其在救人方面做的太差勁了。學校及附近的地方從沒見過真相資料,這裏有許多世人還不明真相,自己救人的使命還沒有完成。法理上清晰了,我不再為沒有考上而苦惱。加強學法、發正念,正念越來越足了。

我和父母商量後,決定再考一年。同寢的同學那年也沒考上,於是我們商量一同複習,從新找房子住(原來的房子考完試就退了)。回到學校的第二天就一同去找房子,當時房子很緊俏,找了一上午也沒找到,正當我們要離開的時候,我抬頭看到小區一面牆上貼著一張租房啟示。打通電話後得知房子就跟前,出租的是二室中的一室,和房東同住。房間寬敞明亮,地上鋪著地板,安靜整潔,一個月才二百多塊錢,還包水電費。我們馬上交了定金,第二天就搬進了新家。我在心裏感謝師父,我知道這是師父的苦心安排,給弟子一個安心修煉的環境。

這次目標很明確,我到這來複習一年就是要完成我過去沒有完成的使命──證實法救人。每天白天去學校圖書館學習,晚上六點發完正念開始學法,每天至少學一講《轉法輪》、四篇《精進要旨》、四篇《精進要旨二》、背誦兩篇《洪吟》和《洪吟二》,隔一段時間再學學其他經文。每到正點就發正念,四個正點也很少落下。每天堅持用複寫紙手抄幾份真相資料,洪揚大法、揭露自焚等真相。製作不乾膠,寫上「法輪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等真相短句往電線桿子上貼。不乾膠揭開時,閃著一道道金光或綠光,我暗暗驚奇,知道師父在鼓勵我做的更好,救度更多世人。

把真相資料用紅紙包上,上面寫上福字或壽字,用雙面膠貼到樓裏住戶的門上,送給路邊的學生,送給趕集的小商販,老大爺,請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並祝福學生學習進步,小商販生意興隆,老大爺健康長壽,他們一般都欣然接受。一次買大米,五十斤一袋,搬著費力,住處又遠,我就請賣大米的叔叔嬸嬸開車給我送回去,心想路上好給他們講真相。一路上,我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揭露自焚真相,他們恍然大悟。臨走時,我送給他們一張《風雨天地行》光碟和一張真相傳單,希望他們回去好好看看,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請他們記住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一定會得福報。他們很高興,連聲說:「謝謝!」放假回家時我常常拿回一些真相資料到學校和附近的村子裏發放。

那時,自己提高的很快,每天都能悟到新的法理,師父不斷開啟我的智慧,淨化我的身體,常常夢到自己在天上飛,有時像火箭一樣往上沖。寒冬的早晨,我早早的起來,一邊用mp3聽法一邊準備早餐,做好後叫室友起來吃飯,吃過飯後他先去學校,我收拾妥當後再去。一路上寒風怒吼著,我邁著堅實的步伐,大聲高唱《法輪大法好》、《法正乾坤》、《師父指我回家路》等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歌聲在四野迴盪,震徹寰宇,震撼我心。我感覺自己是天地間最幸福的生命,因為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有師父在管我,我要隨師父回家。

轉眼間一年就要過去了,一次無意中發現電線桿子上貼著一張不乾膠,「法輪大法好」幾個大字格外顯眼,我鼻子一酸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心裏又高興、又激動。這是其他同修製作的真相資料啊!這裏的眾生有救了,我可以放心的走了,感謝師父,感謝同修。

師父安排的路

大法開智開慧,那時我學習時間比以前少了很多,可是頭腦清醒,學習效率高,東西記的又快又牢,能擠出更多的時間做三件事。考完成績出來卻令我大吃一驚,專業課和政治課每一門比前一年都高出十多分,而最有把握的英語卻只考了四十七分,從未有過的低分。

難道我哪方面沒有做好,有漏?對照大法挖挖自己的執著心,是自己太執著於考上,太注重名──如果考上將是村裏第一個研究生。是有些執著,但好像沒有那麼強烈。猛然我想起以前發生的一些事情,一天晚上我正在學法,室友急急匆匆的比往常早很多回來,很著急的對我說:「跟你說個大事!」「甚麼事?」他說:「你報考的北京的那個學校給我打電話了(我當時沒有手機,報考時留的他的手機號。)上來就問我你是不是學法輪功的。我馬上回過神來告訴他不是。是不是你跟誰都說大法的事,誰把你出賣了!?」由於當時法學的較紮實,心態穩,我沒有動心,平靜的對他說:「不會吧,他可能只是隨便問問。」室友激動的說:「你的心也太大了,這麼大的事你一點也不害怕,我算服了你了。對了,後來他還說了你網報號的事來著。」因為那年我把網報號弄沒了,前幾天給北京的朋友打電話諮詢,當時也沒給我明確的答覆,所以後來才把電話打到室友的手機上。慢慢的這事就過去了,我照舊做著我該做的事。考試前,按照正常的時間準考證早該郵到了,卻遲遲未到,後來才知道早郵到了,管信的人把信壓在抽屜裏給忘了。當時還以為是干擾,現在前前後後聯繫起來,才明白其實是師父在保護弟子,當時到北京去可能有危險,師父為弟子真是費盡了心。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教給我珍貴的大法,一步步指引我突破難關,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救度,就沒有我。無論如何我都報答不了師父的救度洪恩。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精進實修,全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和眾生的期盼。

後來,我決定先工作,同時再準備考一次,換個省內的學校。工作了半年,後又辭職專心複習了三個多月,考上公費研究生,免學費,每個月還補助二百多塊錢。更巧的是,四人寢中有一個是同修,我在考研期間希望將來能和同修共同證實法的心願終於實現了!謝謝師父,師父明白每個弟子的心願,只要是正念,只要是為了大法弟子的提高和救度眾生,師父都會給弟子安排最好的。

想想考研期間想上大法網站卻不會上,不久QQ裏就接到大法網站的網址,慢慢的會使用雅虎通獲取大法網站網址,漸漸的會使用自由門破網軟件,再不會愁上不去大法網站了。每一次師父發表新經文,室友都會拉我去上網,《九評》的發表時也不例外。曾想過做資料,師父就安排會做資料的同修和我住一個寢室。慢慢的我學會編輯排版等製作真相資料的技術,放假回家後和家庭資料點上的同修交流技術經驗。後來在同修的鼓勵和幫助下,我買了電腦、打印機、刻錄光驅等設備,在寢室組建了一個資料點,製作《明慧週報》、小冊子、不乾膠、刻錄真相光碟。

我們開始製作少量《九評》。因為寢室經常來人,不適合長時間打印,不方便用大型切紙刀,而且我和同修的打印機都是最低端的佳能1100彩噴機,所以同修建議把《九評》按每一評做成四合一的小冊子。於是我馬上上網下載《九評》文本編輯出彩色和黑白兩種小冊子,做完九個小冊子後,把九個小冊子裝進一個四號袋或五號袋裏,既美觀又方便有緣人閱讀。後來我們用不乾膠製作三退卡片放到真相資料裏,方便明白真相願意三退又有顧慮的世人粘貼三退卡。法輪大法日、「四﹒二五」、「七﹒二零」、中秋節,我們都提前製作傳單、小冊子、不乾膠發放粘貼。神韻晚會演出之後,我們就刻錄光碟,打印光盤貼,用紫色的PP袋裝上,裝進五號袋裏,把精美的光碟送到有緣人的奶箱中、自行車裏、書桌裏……。有時我會儘快做幾百份真相資料攢著到其它學校發放,做這些資料需要好幾天時間,我們要學習,寢室有時還會來人,打印機速度慢,沒有切紙刀。但這一切都阻擋不了我們,沒有切紙刀,我們就幾張一折用小刀切開裝訂,打的慢不要緊,每一份真相資料都用心做到最好,字跡清晰、乾淨整齊,帶著大法弟子的正念和慈悲,我感覺到用心做的小冊子和傳單閃爍著慈悲的光芒。

自從師父講法中肯定了用真相幣救人的好方式,我們就用紅筆往紙幣上寫「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三退保命」等真相短句。再後來用不同顏色的彩筆往不同面值的紙幣上寫,從網上下載模板往新幣上打。二十元到一元都做成真相幣,坐車,吃飯,買東西都用,換回零錢再做成真相幣。發正念加持每一張真相幣,「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千傳萬,一直流傳到法正人間,啟悟眾生的善良本性,使他們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一切邪惡黨團隊組織,擁有美好未來!」除一次二十元的拒收、在我正念清除邪惡干擾因素後也收下了之外,真相幣的使用一直很順利,我們製作的真相幣有時還會流通回來。

隨著不斷的學法提高,我們在技術上越來越成熟,現在能製作各種各樣的真相資料。我還給家那邊的資料點買了塑封機和小型切紙刀,教會他們塑封。他們高興的說:「以前聽同修說塑封塑封的,很羨慕,以為很難,原來一點也不難!」通過技術交流,家那邊的資料點也不斷走向成熟,不斷的製作出精美的真相資料,救度有緣人。

當初還以為做資料有多難,真正自己做時感覺並沒有想像的那麼難,因為只要我們基點正,心態穩,正念足,師父就會打開我們的智慧。做資料不是常人的工作,是證實法,救眾生,是修在其中。在法上時一切順利,越做越好。執著心不去,正念不足時干擾就大,麻煩不斷,比如打印機堵頭或漏墨。設備的狀態基本上就是我修煉狀態的反映。出現問題,靜心學法,發好正念,向內找,修去執著,堵上了心性上的漏洞,墨盒就不漏墨了,真相資料又明亮起來了。其實做資料並不難,不應該有條條框框的限制,甚麼「我太忙,我不行,我沒有條件……」都是不正確的觀念,其實這和「退休後再煉」,「等不忙了再煉」,「等日子過好了再好好學法」是一樣的錯誤觀念。正如師父在《精進要旨》〈退休再煉〉經文中講的:「有一部份聽過課而根基又不錯的學員,因工作忙就不煉了,很可惜!如果是一般的常人,我就不多說甚麼了,隨他去好了,但是這部份人是有希望的。人類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著,常人都在隨波逐流,離道越遠越難往回修。其實修煉就是修人的心,尤其在複雜的工作單位環境,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一旦退下來,其不失去了一個修煉的最好環境嗎?甚麼矛盾都沒有了還修煉甚麼?怎麼提高呢?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往往你打算的挺好,可是你知道自己將來剩的時間還來的及嗎?修煉可不是兒戲,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嚴肅,不是想當然的,一旦失去機會,六道中輪迴何時再得人身!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

大道無形,不是非得具備甚麼甚麼條件才能做資料,許多做資料的同修不是最初根本不具備所謂的「必備條件」嗎?不一樣走過來了嗎?環境不是開創的越來越好了嗎?其實不是「行與不行」的問題,關鍵是放不下人的觀念與執著,被怕心、顧慮心等障礙著。希望能有更多的同修走出來,建立更多的小資料點減輕大資料點同修的壓力,真正做到遍地開花。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