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點一滴中證實法的偉大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得法前,總在躊躇滿志的憧憬著自己將來能夠出類拔萃,在人類社會成就一番偉業。得法後,從法中我才懂得,原來人所追求和嚮往的一切與修煉都是背道而馳的,而師尊領我們走的是一條最純正、最偉大、最神聖,同時也是最嚴肅的人成神之路。為此,我也更加明白了自己此生存在的意義和使命。

1、將救人擺在首位 平衡好與家庭、工作和社會的關係

師尊曾講:「大法開創在常人社會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這種修煉形式,很多人都理解為這是對我們修煉的一種寬鬆與方便,那些精進的學員可不這樣理解。這是大法弟子修煉中必須這樣走的路。所以你們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關係,平衡好在社會上的關係,你在工作單位裏的表現,在社會上的表現,不是簡簡單單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這一切就是你的修煉形式,是嚴肅的。」(《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一)平衡好與家庭的關係

我是在結婚後才得法的,丈夫雖未走入修煉,但對我修煉大法非常理解和支持。這其中有生命在歷史上的淵源關係等複雜因素,但從法中我悟到,每個世人今生對大法所持的態度就是在選擇生命的未來,如何使他們擺放好自己的位置卻是至關重要的。我想既然丈夫與我今世是夫妻,我就要珍惜這個生命此生與大法的緣份,相信他一定能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因為我深信大法是無所不能的。

自得法以來,在修煉中遇到的問題我都坦然面對,從不向他刻意的隱瞞和迴避,但也不走極端。生活中無論是出於表面的何種原因,當我們發生矛盾和衝突時,往往都是在我經歷了無條件的向內找和剜心透骨的去執著之後,最後使事情得以善終。進入正法修煉以來,通過不斷的學法,我也越來越能清醒的分清世人被另外空間邪惡操控時所演化出的種種假相,不為所動,通過發正念不斷的清理邪惡,世人本性的一面逐漸的覺醒了。

有時我會像跟同修在一起交流時那樣,將自己在修煉中是如何按照大法的要求走過一關一難的心路歷程,用丈夫能夠理解的方式和語言,與他進行溝通和分享,希望他這個生命也能在博大精深的法理中得以歸正。慈悲的師尊曾多次將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展現在丈夫面前,漸漸的使身為醫生的他從只相信眼見為實的現代醫學和實證科學的「無神論」者,成為了大法的堅定支持者。在我和同修們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他也成為了我們得力的好幫手,也使我對他毫無後顧之憂的從一九九九年黑雲壓頂的險惡環境下走了過來,一路穩健的走到了今天。

在大法遭受迫害以後,很多被邪黨謊言所矇蔽的世人都曾問過我和尚未修煉的丈夫,作為不修煉的家人,對於我修煉大法他是如何看待的,每一次他對大法的正面態度都成為我證實大法、講清真相、震懾邪惡的很好例證。記得一個原本對我在迫害中仍然堅持修煉不很理解的同事,經過我不斷的講真相,特別是在看到當我身處魔難時丈夫對我的理解和支持之後,告訴了我這樣一件事:當他看到一個朋友對因堅持修煉而遭邪黨迫害的妻子拳腳相加,甚至以離婚來脅迫妻子放棄修煉時,他就以我和丈夫為例去勸解朋友不要那樣對待修煉的妻子,還對朋友表示他對修大法的人非常佩服和尊重。他的善舉不僅緩解了那位身處魔難中的同修來自家庭的壓力,也為自己奠定了美好的未來。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不再一一枚舉。

(二)平衡好與工作的關係

我在一所高校工作。在邪黨文化的毒害下,現代的人際關係被搞的緊張而又複雜。但我謹遵師尊的教誨:「我告訴你們的是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都得叫人家說你是個大法弟子。家庭的事情要處理好,工作環境中的事情要處理好。作為大法弟子呢,你修煉的如何在世人面前恰恰體現在這些地方。」(《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因為全校只有我一個人修煉大法,我深知自己承負救度這一方眾生的使命有多重,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可能都事關眾生能否得救的問題。所以,在工作中我嚴守心性,從不計較個人得失。特別是在面對知識份子這個特殊群體時,我儘量用他們能夠理解和認同的理性而又得體的方式,與他們進行共事和交往,清醒、理智、智慧的證實大法、講清真相。

一天,我正在院長辦公室裏給院長講真相,剛將談話引入到揭露邪惡迫害的正題,一位學法律專業的副院長和主管「六一零」的工會主席也先後趕到了院長辦公室。當他們聽說我剛才正在向院長講大法真相、揭露惡黨迫害的邪惡本質時,那位口才很好的副院長容不的我插話,就開始滔滔不絕的「數落」起令他感到非常不滿的大法弟子講真相行為──他認為深夜從海外打來的講真相電話是一種騷擾,認為在公共場所噴塗大法標語、懸掛大法條幅是在破壞和污染環境,他還對大法真相資料中的用語不夠規範及素材是否準確真實等提出了質疑……其他人也在一旁隨聲附和著,他們甚至認為我們的講真相行為是在發洩對中共邪黨政府的不滿。面對這樣一群被邪惡的黨文化所毒害、被欺世的彌天大謊所矇蔽、被另外空間的共產邪靈及黑手爛鬼所操控的生命,我感到非常悲哀。於是,我一邊以平穩的心態發出強大的正念,一邊平和、慈悲的用大法的真相來打開他們的心結。我本著善念坦誠的告訴他們,在大法遭受嚴重迫害的情況下,大法弟子們為了使世人不被謊言所矇蔽和毒害,最大限度的從放下一切中走出來,告訴世人真相,這在當今社會裏是任何一個組織和個人都無法做到的。這真的是一種慈悲、偉大的壯舉。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要突破中共邪黨設置的重重壓力和封鎖,加上由於受到種種條件的限制,可能在講真相的方式和做法中尚存不足和紕漏,或者不太符合世人的觀念,但我想為了讓世人能夠理解和得救,我們一定會對此逐步加以完善和歸正的。隨後,我又將大法弟子所遭受的慘烈迫害、大法弟子為甚麼要走出來利用各種形式向世人講真相、邪黨利用歷次政治運動對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所造成的破壞和對中國人所造成的傷害,以及現在世人即將面臨的危險處境等一一的講給了他們。由於他們對我平時的為人和工作表現都很了解和認同,所以他們在聽過我講的這些真相之後都很認同和感動。聽說後來那位副院長在給一位被非法判刑的同修做辯護律師時,發揮了很正面的作用。

修煉人遇到的事沒有偶然的,事後反思世人對我們講真相形式的反饋,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問題所在,因為我就是常常在心裏挑剔同修講真相中的「不足」。

就這樣幾年堅持下來,周圍的領導和同事對大法真相都很認可,特別是當邪惡之徒對我進行騷擾和迫害之時,他們都能以正義之舉同我一道抵制邪惡、反迫害。有時證實法項目中的緊急事件(如營救同修等)需要我去配合,也會與我的日常工作發生一些衝突,於是我就守住正念,利用向部門領導請假解釋我要離開的原因時,向他們講真相。他們在明白了真相之後,除了叮囑我要注意安全之外,都會痛快的予以准假。現在他們中的很多人都已成為了廣傳大法真相的活傳媒。

(三)平衡好與社會的關係

因為大法弟子是在俗世中修煉,總要接觸常人社會。我在法中悟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僅要將自己修的像「出淤泥而不染」的純淨而又聖潔「濁世清蓮」那樣,展現在世人面前,更重要在接觸常人社會的過程中將救度眾生的重任擔負起來。

師尊曾在法中開示我們:「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今天都是為了救人,否則你去做它幹甚麼?堂堂正正的講清真相,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我也告訴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來的。你要想讓他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你就去講真相。這是一把萬能的鑰匙,是打開眾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遠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鑰匙。」(《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一次,我與幾名同修利用晚間的時間到地處荒郊野外的勞教所,去近距離發正念。為了省錢,我們只打了一輛出租車。一路上我們一直在配合著給司機講真相。可是這個人由於被邪黨毒害的比較深,對大法真相不很接受,特別是當一聽到我們講《九評》和「三退保命」的消息時,他就更加抵觸和反感。我們幾個人一邊調整和歸正自己的心態,一邊發正念清理操控他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我從他的年齡和所從事的職業分析出,他的家中一定有還在上學的孩子。於是,我就從理解和體諒學生家長的艱辛和不易入手,揭露現在學校教育的腐敗和黑暗,又講到中共惡黨的邪惡,最後又將大法弟子無辜被迫害的真相一一道來。他只是靜靜的聽著,但就是不對退出惡黨一事表態。沒過多久,出租車就疾駛到了勞教所門前,我們幾人在逐個從車上下來的過程中,仍在不失時機的繼續給他講真相,當最後一個同修就要從車上離開時,他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似的對我們說:「為了你們這些大法弟子,我同意,請你們幫我退出了吧,我是一名(邪黨中共)黨員。」在漆黑陰冷的秋夜裏,遇到了我們這樣一群人,我知道那番話是發自一個生命源於內心的溫暖與感動。

在發過正念之後,往回返的路上,我們順利的找到了一輛出租車,可是司機因嫌我們人太多,以一輛車裝不下為由而打算拒載。我們實在不想在路上耽擱太多的時間,也不想錯過救度每一個眾生的機緣,就告訴這位司機我們來時就是乘坐一輛車來的,所以我們一定都能坐上去的。司機在我們的堅持下,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勉強同意了。當他看到我們這麼多人陸陸續續的真都坐進了車裏,感到非常奇怪,還笑稱今天真是遇到了奇蹟。因為自他開出租車以來,還從未在一輛車裏同時載過這麼多人。上車後,我們就談笑風生的以「奇蹟」為話題,引入了當今世界上出現的奇花(多處盛開的優曇婆羅花)、奇石(貴州的「亡共石」)以及大法中出現的奇人奇事等等,向他娓娓道來。他對我們講到的這些真相感到非常震驚,也非常接受,最後不僅他本人欣然同意「三退」,還一再表示一定要將今晚遇到我們的奇蹟以及大法的福音和「三退保命」的消息轉告給自己的親朋好友。當我們下車離開時,他對我們一再道謝,並表示立即收車回家,要趕緊將今天的喜訊轉告給自己的妻兒。

幾個同修在事後的交流中,我們都找到了不足之處。儘管我們很多同修都在將節衣縮食、省吃儉用下來的錢用在救度眾生的項目上,但是我們這麼多人租用一輛出租車,內心深處其實還有尚未修去的利益之心。為了讓更多的眾生得救,我們不僅要純淨自己,更要考慮世人的感受,所以我們以後再出行到遠處去證實法時,就歸正了上述的做法。

2、同修間相互圓容配合 展現大法的法力和威德

在師尊的有序安排下,我先後參與了協調、資料點、編輯寫作以及營救同修等證實法的工作,而在參與每一個項目之前,我都沒有任何明確的想法和願望(如我要做甚麼、我能做甚麼、我能做成甚麼等)。例如,幾年前,我總會因事 「莫名其妙」的趕在幾位同修一起學法的那天去找同修。這樣幾次下來,同修們悟到應該讓我也去參加這個小組的學法。我們在一起學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才知道他們都是些參與協調、資料點或資料傳遞等方面的同修。漸漸的,我也就加入了其中。參與編輯寫作項目是引發於幾年前我將自己被迫害經的歷整理出來並發表到明慧網上,從此之後,修改、整理、收集、編寫同修被迫害的經歷,編輯修改同修的各類投稿文章也就逐漸成為了我參與證實法的項目之一。而參與營救同修更是起始於幾年前,一位被非法關押在獄中同修的一封求助信,幾經輾轉傳到了我的手中,使我和同修們一道踏上了營救同修的路。

師尊在對《不分正法工作項目 大道無形有整體》一文的評語中講:「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證實法的方式不同,社會階層不同、職業不同、環境不同都能修煉,這就是大法展現給修煉者的路。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應該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運轉中有機的分工圓容方式,而法力是整體的展現。」其實,作為修煉人都知道,在大法中沒有「工作」,只有修煉。組建和參與各個所謂的項目,都是出自於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需要;同時也能在這個過程中,更好的發揮每個同修的所學之長。經過幾年來的修煉實踐,我深深的體悟到同修間的相互配合、圓容補充是做好證實法項目的有力保障,也是無條件放下自我的一個實修過程。

記得幾年前,剛剛開始營救同修時,只有我和另外一名同修走出來在做。那時由於我們個人修煉的還不夠成熟,加上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因素很多,我們對一路上所要遭遇和面對的如何設法幫助獄中被迫害同修在法理上提高上來、鼓勵同修不修煉的家人對大法充滿正信、揭露和制止參與迫害的惡警惡行、其間向所接觸到的世人講真相以得到更多的幫助,另外還要協調更多同修的參與配合(包括整體配合發正念和技術等方面的幫助與支持),加之邪惡所演化出的種種假相干擾,常常感到正念不足,甚至徘徊迷茫。每當這時,我們就靜心學法,在法理上交流,升起神的正念。師尊曾經講過:「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今年春天,我們又收到了獄中同修的來信,希望我們能去與她見上一面。我想我們一定要堅守住正念,不枉此行。對此同修們的正念都很足,並且陸續又有倆名同修主動參與進來。可就在一切就緒準備動身前,我們與異地被迫害同修的未修煉家人通過長途電話溝通此事時,他們卻一再阻攔,並告訴我們「奧運」前後,監獄已做出了禁止與家人會面的規定,況且我們的修煉人身份更是監獄阻止會面的「理由」。我們沒有被他們的話所帶動,而是各自都在找自己究竟還差在哪裏。我及時找出了自己的急心、怨心、幹事心以及執著自我、證實自我等不純淨的人心之後,感覺自己的正念越來越強。於是我再一次撥通了長途電話,完全沒有了堅持自己的想法,而是平心靜氣的以商量的口吻與他們進行了溝通。最後,同修的家人欣然同意帶我們一同前往,只是對監獄能否允許我們通行還心存疑慮。

在啟程之前,我們就通知了很多同修發正念加持我們和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們。所以,我們到達監獄之後,沒有辦理任何接見手續,沒有走任何常人的程序。而是在師尊的慈悲呵護與同修們的正念加持之下,一路暢通無阻的衝破監獄層層封鎖,終於見到了同修。在獄警、包夾加上數個大小不一的攝象頭的監視和監聽之下,我們仍然正念堅定、坦蕩自若的與同修進行了法理上的交流。同修間相互無私無我的圓容與配合,也使我們如願的完成了臨行前我們就想要做的事,給獄中同修以極大的鼓勵。此舉令同修的家人感到非常敬佩和震驚。最後,同修的家人感慨的對我們說:「你們真的就是神啊!」

師尊的慈悲點悟與呵護,使我們從破除重重魔難和干擾中闖了過來。現在我們也逐漸在突破以往固守的觀念和框框,只要哪裏需要同修的配合,我們就盡己所能的去做大法弟子此時應該做的事。回首曾經走的路,正如師尊所言:「師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們只要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個願望,你們所做的事我都會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會把你這件事情引申的更偉大,更了不起,會協助你。」(《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我們從當初接到同修的獄中來信開始起步,直至目前能夠在跨越六個地區同修的協同配合參與下,進行了更加廣泛的營救同修、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眾生。

在師尊的呵護和大法的引領下,我已在磕磕絆絆、摔摔打打中走過了十年的風風雨雨。借投稿明慧「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徵稿」之際,使我有機會梳理了一下自己。作為正法中的一粒子,為了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不辱曾經立下的誓約,唯有更加精進。

謝謝偉大的師尊!謝謝各位同修!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