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師父安排的路最安全最幸福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九九年後,我在單位給人發真相傳單,給學生發真相碟,由於有時做的不是很智慧,被不明真相的人告發,也因此多次換工作。現在想一想,雖失去了在常人眼裏看上去很好的機會,其實壞事都是好事。我在單位裏,時時記住自己是個修煉人、提高心性,與人為善,不與人爭,哪裏做的不好,自己注意並改正,所以能得到領導的信任。雖然每次到新的地方,由於工作性質不同,隔行如隔山,自己完全從零開始,但我總能得到培訓學習的機會,這也為我日後做證實法、與有緣人結緣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女兒現在快五歲了,五年來,她不舒服時,我就找自己的不足,如果沒有我的不足,那就是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一次她在我面前咳嗽,我心裏返出「不能讓她再吃鹹的東西了」的念頭,晚上她咳嗽更嚴重。我表面上甚麼也沒說,但心裏還有些擔心:「是不是吃的咸了?」這時她突然大聲說:「你就怕我吃這吃那!你別還怕我咳嗽!」一句話,自己明白了,修煉真的是要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得法,第一次聽到師父廣州講法錄像,自己淚流滿面,心中明白,生生世世都在尋找和期盼的終於找到了。

十年來,在師尊的呵護下和不斷的學法中,我在個人修煉、講真相、救度眾生中,由不會做到知道怎麼做,由不會修到會修,由懈怠到精進,一直平穩安全的走過來,自己也在法中鍛煉成熟,而且環境也越來越好。

從發資料到建立資料點

開始我只買了一台小打印機,當時對安裝程序不熟悉,剛裝時有干擾,我心想一定要把它裝好。一個彩色打印機的程序,我裝了一遍又一遍,最後終於和電腦連上了,可以用了。這樣我可以打印信件郵寄,也可做粘貼。當時我能發真相資料時就發,能講真相時就直接或間接講真相,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心中只是想,我是大法中的生命,這一切都是我應該做的。

二零零三年,我懷孕了,雖然身體顯胖,但出去粘貼真相資料仍動作輕盈,我家住頂層,但每天上下樓仍然很方便。平時上完晚課,我回家打車就跟司機講真相,一次受到一個司機的威脅,他說:「你就是煉法輪功的,現在可都在抓人,我一會告訴別人,你就被抓了。」我回家後出現了不好的念頭和怕心:「自己當時怎麼能直接回家呢?他如果跟蹤怎麼辦?」後來又一想,我沒做甚麼,我說的是事實,我有甚麼可怕的?這樣平靜多了。晚上夢見那個司機跟我握手微笑。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知道了真相。

二零零四年,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建立了家庭資料點。當時女兒四、五個月大,我沒有上班。一次出去買耗材時,心想如果能上班,自己掙點錢做證實大法的事多好啊。沒想到剛回家就接到學校電話,說破例讓我做兼職教師。這樣自己可以照顧家,還有大量時間做證實法的事。

家裏有了孩子,瑣碎的事相對要多一些,但我更加抓緊時間,做家務、照顧小孩的同時,學會了資料點所有應會的技術,做的資料也非常豐富和成熟了。我的女兒很乖巧,一歲多時就可以幫我裝碟,而且裝的要比我好多了。

面對面講真相

九九年後,我在單位給人發真相傳單,給學生發真相碟,由於有時做的不是很智慧,被不明真相的人告發,也因此多次換工作。現在想一想,雖失去了在常人眼裏看上去很好的機會,其實壞事都是好事。我在單位裏,時時記住自己是個修煉人、提高心性,與人為善,不與人爭,哪裏做的不好,自己注意並改正,所以能得到領導的信任。雖然每次到新的地方,由於工作性質不同,隔行如隔山,自己完全從零開始,但我總能得到培訓學習的機會,這也為我日後做證實法、與有緣人結緣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同時我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也更加智慧、有經驗,能當面講的當面講,不能的講寫信或發短信。

零七年,我又失去了工作。我放下自己的想法,心裏只想著,我要圓容師父給我安排的道路,哪裏眾生需要我,我就去哪裏。不久我找到一份只需上兩天班的工作,工資一千多,這樣我其餘時間天天出去面對面的講真相。

剛面對面講真相時,我主動和人搭話,有時沒有話題,就在路上微笑,問人是否是某某。再後來,我和一位大姨每天出去講真相,大姨話不多,但正念非常強,經常她幾句話,人們就退了。大姨每天抓緊時間學法、發正念,所以正念強。對此之下,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人心和觀念多。現在我每天走在路上,不用在繞彎子,都是直接送上祝福的話,比如說:「買菜哪,大姨,送你一句話,不管你走在哪裏,都祝願你和你的家人永遠平安幸福。」人們經常會高興的說「謝謝」,我就再說:「大姨,咱們從小戴過的紅領巾或入過的黨團隊,心中一念不要了,咱老百姓就要一個平安和幸福,明白真相是福,心中誠心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好人一生平安,健康平安就是我們用多少錢都買不來的福份。」很多人都能接受並表示感謝,我再問他們姓甚麼,起個好名字,就退了。就這樣,我們每天都能講退幾十人。

我每天也帶神韻光盤送給有緣人,並常告訴他們:「看了,好福氣!」因為有孩子的家庭幾乎都有光碟機,所以路上遇到帶小孩的人,我經常送給他們神韻光盤,並誠心的告訴他們:好聽的音樂是有能量的,自己家的小寶寶經常看,身體好的很,並且在幼兒園裏英語和舞蹈學的最棒。家長聽後都會很高興的接受,接著再講真相、做三退,效果非常好。見了老人我送上神韻光盤,告訴他們:「看了,身體都很輕,你能得到真是好福氣啊。」

我也經常和大姨去工地講真相,我克服害羞和一些人的觀念,碰到相仿的男工或很多人在一起幹活,我也敢大大方方講真相,心中只是想讓他們明白真相被救度,甚麼警車、甚麼派出所門前、甚麼所謂「敏感日」、甚麼奧運,我們都沒有這些概念,就是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每天講真相,甚麼樣的人都會碰到,師父講法中告訴我們世上的人都是師父的親人。所以我看到常人,心中感到他們真的很可憐,不管常人甚麼樣,心裏就想告訴他們真相。特別是看完《九評》和《解體黨文化》後更加認清邪黨對人的毒害,知道不同的人障礙在那裏,講真相也更有方法。隨著正法進程,感到人們越來越主動想了解真相,經常碰到主動向我們要真相碟或要大法書的人,有時講完真相,人們當時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就是好」。這也是九年來大法弟子堅持講真相的結果。自己體會,現在人們就像落入井中渴望求生的人,大法弟子一個接一個幫助他們爬到井邊,最後只差我們用手拉一下他們,他們就能救度了。

我更加抓緊時間,早上送孩子上幼兒園,回來趕快學法,到整點都發正念,下午出去講真相,回來接小孩子,回到家裏做飯洗衣,晚上做真相碟,還有三退,一週的資料下載,每天過的很快,經常是一天一頓晚飯吃的飽飽的,早上或中午沒時間就不吃飯,週六週日要連上兩天課,這樣每天都很抓緊時間,晚上到十二點發完正念,早上三點四十起床。有時天黑背小孩回家,手裏拿著菜,爬樓梯,感覺自己很累。一天我對自己說,我要把觀念轉過來,怎麼總說自己累呢?「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我應該給自己加正念,我不累,我不累。這樣一下自己感覺輕鬆了。

丈夫走回修煉路

孩子的爸爸原是九六年得法的,但自從我生完小孩,他開始工作忙,被舊勢力間隔了。等不忙的時候他也變成常人了,經常上網,跟朋友吃喝、下棋,追求常人的一切,回到家裏甚麼都不做,有時還對我和孩子發脾氣。我向內找自己的原因:自己很懶惰,做事沒規律,家裏弄的很亂,說話語氣不善,對他也不關心。我認為對他沒有一點情,其實還是有,有怨恨、自私和冷漠。

師父說:「你對我好了我就高興,你對我不好了情就沒了,這東西能可靠嗎?能用情來維持人的婚姻嗎?人哪,除了講道義之外,夫妻之間還有一個恩呢。」(《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回想丈夫給自己的環境,在修煉中給自己的幫助,我還有甚麼怨言呢?我們的緣份其實就是要一起修煉、互相幫助的,他只是一時被間隔了,找不到真正的自己。師父說:「我這個當師父的是不能落下一個弟子的,我告訴你們,所以作為負責人來講,你不能給我落下一個弟子。」(《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學習師父的講法,我知道自己對丈夫做的不夠好,於是在向內找的同時,也堅持默默的發正念:希望他和那些九九年前得法的同修都回到大法中來。這樣,零八年八月的一天,丈夫突然變了,他跟我說了很多,他覺的放棄修煉後自己坐在哪裏、躺在哪裏都很痛苦,並且說:「我是神呢,我應該是很威嚴的,我有自己的世界,我要救度我的眾生。」

一夜之間,丈夫從新回到大法中,幾天把師父九九年後所有海外講法看完,他下大決心,一定去掉自己那些邪念、惡念,於是不好的東西就開始從他腿上,手上往外淌膿。他學法時,不好的東西干擾,他主意識強,正念解體,立刻不好東西從他頭裏往外出,頭髮都能感覺豎起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丈夫的身體也一天一個變化,他感到師尊的洪大慈悲,他自己大哭一場。

情來源於私

一天,丈夫向我承認他在中斷修煉、當常人的日子裏,在色慾方面犯過錯誤。我聽了一下子人心返出,淚水不斷,心想這些年自己帶著孩子,省吃儉用,捨不得吃捨不得穿,任勞任怨的做著一切,每月他給我不多的工資,我對他是百分百的信任,他怎麼能這樣對我呢!人的心一股腦兒都返上來。雖然我心裏也知道這是讓我徹底從根上去掉情:丈夫能走回大法中,並勇敢面對這一切,下大決心做好,我應該鼓勵他,我應該高興才是,怎麼還能拿話語諷刺他呢?我心裏明白,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和孩子單獨在家時,一想到這些,淚水就不斷。

第二天,大姨來我家,見我正在哭呢,就說她一想到獄中某某同修被迫害八年,無人管,她就坐不住了。是啊,同修在獄中被迫害八年了,我還在為情而哭。我看到自己的差距,我不能再這樣了,馬上擦乾眼淚,決定第二天跟大姨坐車去監獄近距離發正念。

當溶於法中、做師父讓我們做的事時,我發現自己的人心甚麼也不是,瞬間就解體了。就這樣,兩天把這個情去掉了,同時也認識到情來源於私,因為把自己的感受放在第一位、把自己看的太重。當放下自我時,甚麼關難都能過去。再面對丈夫時,心裏也很坦然了。

現在我們和孩子一起集體學法,系統看完師父廣州講法,早上一起煉功,互相提醒指出不足,一起精進,這些都是我從來都沒有想到的。我也把丈夫一夜之間回到大法中的事,告訴並鼓勵一些同修,見證大法的神奇。這也讓我更加體會到走師父安排的路真是最幸福、最安全的。我對信師、信法更堅定,也提醒自己在這一點上不能打折扣,甚麼都不想,連舊勢力的存在都不承認,就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女兒現在快五歲了,五年來,她不舒服時,我就找自己的不足,如果沒有我的不足,那就是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一次她在我面前咳嗽,我心裏返出「不能讓她再吃鹹的東西了」的念頭,晚上她咳嗽更嚴重,自己表面上甚麼也沒說,但心裏還有些擔心:「是不是吃的咸了?」這時她突然大聲說:「你就怕我吃這吃那!你別還怕我咳嗽!」一句話,自己明白了,修煉真的是要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擔心與怕心應該去掉,這樣不知不覺她也好起來。現在我就把她當作小同修,我們也互相交流。我們家裏從來不看電視,孩子看的就是神韻和大法歌曲,所以孩子心很純淨,在幼兒園裏,明顯與其他孩子不同,她畫畫、跳舞都是最好的,身體也非常好,不像常人家的小孩老打針吃藥,這都是因為我們修大法的福份。

寫了多天的稿今天終於能寫完,原因是一直沒有思路,雖心裏想著,我一定要寫出來,但還是不知如何寫。我想大法讓我脫胎換骨的變化,我只要為了證實法就能寫好。這樣突然想到師父說「好的留下,壞的去掉,」(《轉法輪》)在法中修出的正念,在法中自己修煉的變化,在法中心性的提高,這不都是好的嗎,本著這個想法,思路清晰,也就源源不斷的寫出自己的體會。

這麼多年,每個大法弟子在法中都去掉了很多人心,修出很多正念。那我們大法弟子都說出一句或寫出自己在法中修出的正念,就是在解體和清除不符合法的後天觀念、人心與外來干擾,展現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 師父說:「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修煉體會,如有不足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