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師孟凡全在冀東監獄遭迫害(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河北理工大學輕工學院教師、大法弟子孟凡全,被非法判刑七年,兩年來在冀東監獄遭受殘酷迫害,曾三次被關進嚴管隊迫害,即使不被嚴管,也被強制下鹽灘超負荷奴役勞動,在有毒的滷水池裏耙鹽。惡人往死裏打他,孟凡全一度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家屬多次去探視,遭到監獄方面的拒絕。


孟凡全家住唐山市河北一號小區,生於一九六二年,從小體弱多病,唐山大地震那年,喝髒水,他又染上了甲肝,治癒後,落下了懶惰的毛病。九十年代初,他又得了一種怪病,胸膛裏就像火燒的一樣熱。一九九四年喜得大法,長期的身體不適消失了,瀕臨破碎的家庭和睦了,胸裏著火的感覺沒有了,人變的勤快了。學校領導、同事都說他是好人,鄰里更是誇他是好人。可九九年七月,惡黨鎮壓法輪功以來,孟凡全被多次非法關押,曾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下午,孟凡全在工作單位被唐山路北分局不法警察綁架。當天下午五點半左右,孟凡全家只有一個十三歲的孩子在家,國保大隊長陳紅帶一幫惡警們騙小孩開門,闖進去非法抄家,搶劫走電腦等價值近萬元的私人財產,孩子的MP3還有小靈通也被搶走了。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上午,惡警用警車把孟凡全拉到路北法院預謀非法開庭審判,只允許他的三位家人旁聽,到上午十一點十分左右結束。孟凡全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在孟凡全走出路北法院的時候,當時院子裏聚集了大約五六十聞訊趕來聲援他的支持者,其中有人喊「無罪釋放孟凡全」。

孟凡全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六年十月底被轉到冀東監獄。妻子探望十次,只讓見了一次。冀東監獄惡警還揚言「死也不放人」。

冀東監獄對剛轉來的法輪功學員,先放嚴管隊迫害。嚴管隊是一間約二米長、一米寬、五至六米高的小屋,四週牆壁是泡沫板(怕人受不了摧殘撞牆而死),地上有一條潮濕的破褥子,沒有窗戶,房頂有一天窗,門上有一小窗口,用於監視裏面被迫害人的行動。等過十幾天,看不放棄信仰,強制一天二十四小時面壁站著,稍微一打盹就會劈頭蓋臉打一頓,不達到惡警要求的所謂「轉化」,就這樣折磨摧殘。大法弟子孟凡全被這樣折磨摧殘了五天五夜,腿腳站的青腫。

大概二零零七年下旬,孟凡全第三次被嚴管,惡警陳開(獄偵科長,多種折磨大法弟子的毒招都是他指使幹的),指使將孟凡全雙手銬在椅子背上,將人放在操場在太陽下暴曬,從早上一直到晚上九點,當時最高溫度在攝氏四十度以上。

最令人髮指的是,讓蚊蟲叮咬,手被銬著。冀東監獄地處唐山市南約七十五公里,當地蚊子奇多,用當地老百姓的話講蚊子打疙瘩,一到晚上七、八點鐘人都不敢在外邊乘涼,蚊子都轟不過來,就是太多了。孟凡全被惡警雙手銬在椅子上,任由蚊蟲叮咬,臉、脖子、頭、胳膊、手腳等被咬的看不出哪裏是疙瘩,紅腫一片,這樣被折磨了三天。

河北省冀東監獄位於唐山東南豐南區的海灘鹽場,一眼望去幾十里都是鹽灘,內分布九個支隊,總隊設在岸邊的尖坨子。一、二、五支隊離總隊較近,一、二十里;四支隊最遠,位於離尖坨子七十里的南堡,離渤海只有十來里。冀東監獄非法關押大法學員的是一、二、四、五幾個支隊。二零零二年時,冀東監獄共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六十來人,現在僅四支隊就非法關押一百多人,都是全河北各地區劫持來的大法學員。二零零八年,冀東監獄又從廣東、北京轉來很多。

在此奉勸那些惡警:善惡有報是天理,這麼無端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報應很快會落到頭上;不要再充當惡黨的幫兇,不要為眼前的一點小利毀了自己的未來和家人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