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東監獄利用地理隱蔽猖獗迫害河北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河北省冀東監獄位於唐山東南豐南區的海灘鹽場,方圓約百里內分布九個支隊,總隊設在岸邊的尖坨子。一、二、五支隊離總隊較近,一、二十里;四支隊最遠,位於離尖坨子七十里的南堡,離渤海只有十來里。道路和各支隊的監舍都是斜向的,就是晴天也很難辨別方向。冀東監獄非法關押大法學員的是一、二、四、五幾個支隊。二零零二年時,冀東監獄共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六十來人,現在僅四支隊就非法關押一百多人,都是全河北各地區劫持來的大法學員。

二零零八年,冀東監獄又從廣東、北京轉來很多。由於地理位置偏僻,一眼望去幾十里都是鹽灘,而且消息封鎖非常嚴密。這裏的惡黨人員倚仗著地理位置特殊和消息的閉塞等諸多因素,繼續猖獗的迫害大法弟子。

據不完全統計,被冀東監獄迫害致死的有:河北省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村大法弟子陳愛立、河北省冀州市小寨鄉辛莊村大法弟子李會民。被迫害致殘的有:廊坊市楊建坡、北京市劉永旺,被迫害的唐山大法弟子有:市區:孟凡全、張雲平、李國才;豐潤區:孫建忠、韓學禹、安振傑、李相傑;玉田:邊長學;灤南:劉宗勇豐南:曹順亭;遷安:宋耐文、劉伍權;遷西:陳百合;唐海:吳俊士。

被迫害的河北大法弟子有:保定市大法弟子魏海武、王剛、鞠志恭、張秀忠;秦皇島市山海關大法弟子吳文章、陳奇江、秦皇島市昌黎馬坨店鄉後馬坨村周向黨;石家莊市王新中、段榮欣、謝軍校、焦梅山、劉記廷;滄州東光縣戴建功、李志法、劉澤升、蔡國增;河北定州張強;河北南部農村趙長余;河北雄縣崔志強;正定縣范寶森;淶水縣王村鄉祖各莊村石文水;衡水地區武強縣豆村鄉李馬村韓國鋒、衡水彭景濤;河間市顧幸昌;張家口市懷來縣北辛堡鄉大法弟子丁玉明、張家口市溫寬;三河市燕郊大法弟子杜縛蒼、張連存、周再田、狄文柱、馬維山、周傳中、張德利;任丘市陳鳳雷;高碑店張德明;辛集市陳西健;涿州董漢傑。還有武士虎、張瑞峰、鄭志成等大法弟子。

因消息閉塞,對冀東監獄的迫害手段知之甚少,以下只是鳳毛麟角。

一、關禁閉

所有的學員被非法關進監獄後,惡警不間斷的找學員「談話」、施壓、和洗腦,給學員灌輸中共流氓集團蓄意編造的種種謊言。過一段時間後,一看達不到她們的企圖,就撕下偽裝,露出猙獰的面目,強行將學員關進禁閉室。夏天遭受悶熱、潮濕、蚊蟲的叮咬;冬天遭受凜冽寒風的侵襲,無任何取暖設備。在禁閉室,它們強迫大法學員學念誣陷、誹謗大法的黑材料,稍有不從,惡警就指使罪犯對大法學員進行毆打。如被非法關押在冀東監獄二支隊的大法學員張強,就被二支隊獄偵科副科長陳開強行關進禁閉室,因張強不放棄信仰,陳開就指使罪犯馬俊等對張強拳打腳踢。

二、不讓睡覺

惡警們幾天幾夜都不讓學員睡覺,有四天四夜不讓學員睡覺,還有更長時間不讓睡覺。而所有的這一切卑鄙行徑,最終目的就是要摧毀學員的修煉意志,放棄修煉,背離大法。

三、身體上折磨大法學員

惡警對於堅信大法、不配合惡人要求的學員,就安排他們幹最重最累的奴役活,從身體上折磨大法學員,藉此發洩自己的私憤。

四、限制大法學員交談

在冀東監獄,惡警不讓大法學員和其他人交談,就是一些家常話也不允許說。當問及這樣做的理由時,回答是:「這是上邊規定的。」

五、接見、通訊、通信受到嚴格限制

惡警為了達到他們毀掉大法學員的目地,不讓學員接收到任何外界信息,尤其是關於大法修煉方面的信息。為此,他們就採取了對堅持信仰的學員不讓接見親屬,或縮短接見時間,限制談話內容等無理手段。同時,他們也非法剝奪了學員與親屬電話交談的權利,那些真正的罪犯們隨時都可以打電話與親屬交談,而對於被迫害的大法學員,它們卻常常以各種藉口不讓學員給親屬打電話。另外,更為惡劣的是,他們經常無辜扣壓大法學員給家屬的信或家屬寫來的信,而且扣壓了信件也不承認。

六、從外邊找來猶大誤導、欺騙學員

七、用橡膠的三角棒毒打

這種三角棒外面是橡膠,裏面是鐵。打人皮膚表面看不見傷,卻能傷到骨肉。被打的大法弟子有被非法關押在四支隊的楊建坡。

八、野蠻灌食

九、死人床

十、老虎凳

十一、趟腳鐐、戴手銬

十二、長期不給熱水,包括冬天只能用涼水洗澡。

請知情人把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姓名、照片及詳細情況發到明慧網。讓我們共同解體冀東監獄的邪惡,營救在裏面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