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關飛機場軍官被迫害生命垂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二日】河北秦皇島市山海關大法弟子韋丹權的妻子在十月八日去冀東監獄看望,給他送些洗換的衣物,衝破重重阻力後才見到韋丹權本人。

四十來歲的韋丹權面色蒼白,瘦的皮包骨,被安排坐在接見的椅子裏,身後站著監視的管教。韋丹權妻子和他通過隔著密封玻璃的電話通話,通話聲音被喇叭放大,在接見室外面的走廊上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韋丹權原是山海關飛機場一名軍官,堅持修法輪大法「真、善、忍」,被惡黨人員停職,受到多次迫害,如監視、非法抄家、綁架、非法拘留、酷刑折磨、非法勞教、判刑等。連年的頻繁的迫害讓他身體狀況非常差,心臟病、胸膜炎,肺結核等多種疾病纏身,甚至是大量吐血,生命垂危。

據說,韋丹權被劫持到冀東監獄時身體根本不合格,冀東監獄拒收,山海關惡黨公檢法人員做了手腳,搞了見不得人的幕後交易,才把韋丹權塞進冀東監獄。到那就被送進醫院住了六天,因為沒有人付醫療費而出院,至今一直臥床不起,身體狀況極差。

韋丹權被劫持到唐山冀東監獄,其家屬根本不知情,因為到監獄後,監獄一看韋丹權甚麼生活用品都沒有,才讓韋丹權給家中打個電話要東西,他妻子才知道人已經被劫持到了監獄,作為家屬最基本的知情權被山海關公檢法無理剝奪。

在韋丹權上訴期間,他妻子在當地找了很多律師所,沒有律師能接這個案子,律師們表示上邊有通知,不許接法輪功的案子。最後從東北老家找到一個律師,律師看過案卷後表示韋丹權的判決確實不符合法律,連常理都不符合,上訴律師要求重新開庭,和山海關公檢法接觸後卻被「客氣」地告之:開庭也沒有用,他們也知道這個情況,沒辦法,是從省裏直接壓下來的等等。在關於韋丹權的所謂案卷中,韋丹權自己沒有口供,在所有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中,只有一人提到韋丹權的名字,卻憑空出來了五百多頁的證詞,全是為了把韋丹權塞進監獄四年而捏造的。邪黨對法輪功學員九年多來的殘酷迫害,從來就沒講過甚麼法律。這就是中共邪黨所謂的以法治國。

韋丹權2001年5月同家人遊玩角山時被南關派出所綁架,在看守所四個月酷刑迫害,出現肺結核、心臟病。二零零三年4月被非法勞教,在荷花坑勞教所,韋丹權遭到了各種折磨,11月底,韋丹權肺結核復發,肺部有片狀的陰影、左胸胸膜增厚粘連、頸椎骨質增生。勞教所怕傳染,把他送回了家。2004年4月再次被綁架,二零零四年公檢法聯合圖謀非法給他判刑;零五年新年剛過,韋丹權遭到了國安的秘密綁架,非法關押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來肺結核復發,才被送回家。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在山海關新任公安分局局長趙然的指揮下,韋丹權再一次遭到綁架,上午10點左右,七、八個惡警翻牆進入他家的租房院內,把家門撬開,強行抄家搶劫。韋丹權被非法關押在山海關第三看守所。2008年5月13日,山海關公安分局又向法院提請立案,6月10日山海關法院秘密開庭,當時韋丹權昏倒在法庭上。 6月23日,山海關法院再次進行所謂「審判」,羅列了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判韋丹權四年,8月3日劫持到唐山冀東監獄。

韋丹權因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被山海關機場強行復員,九年來不斷遭受非法抓捕、關押、勞教、判刑,全靠他妻子打工微薄的收入支撐家庭,撫養女兒上學。韋丹權的父母在農村,生活條件也很不好。這次請律師的近五千元的費用是老人湊了一部份,加上韋丹權妻子的所有積蓄,才勉強湊夠的律師費。

呼籲國內外所有正義人士伸出援手,營救韋丹權,徹底結束這場非法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