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韋丹權無罪上訴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零八年六月十日和六月二十三日,河北省山海關邪黨法院對法輪功學員韋丹權進行非法審判,第一次非法開庭時,邪黨法院指定律師為韋丹權做有罪辯護,第二次非法開庭時,韋丹權被非法判刑四年,邪黨人員宣布十日之內可以上訴,韋丹權當庭宣布上訴。

上訴首先要做的就是請律師,可是秦皇島的律師,已接到司法局的通知,一律不能接法輪功的案子。眾所周知,律師是歸司法局管的,司法局掌握著每個律師的註冊權。換句話說,司法局今年叫你當,你是律師,不叫你當,你就不是律師。如果是這樣,司法局下令,哪個律師敢斗膽違抗呢?邪黨的司法系統一面指定律師為韋丹權做有罪辯護,一面下令不許律師接法輪功的案子,這到底演的甚麼戲?

韋丹權家人無奈到東北韋的老家去請律師,那兒的律師說不能做無罪辯護。其實東北也罷,河北也罷,還不都是邪黨的天下?還不是都一樣?律師的職責就是為當事人爭取權利,殺人嫌疑犯都可以做無罪辯護,韋丹權為甚麼不可以?他犯了甚麼罪?

韋丹權原是山海關飛機場的一名軍官,九九年邪黨鎮壓法輪功後,因為堅持信仰,被強行復員,後又被綁架,在被非法關押在山海關第三看守所期間,在酷刑折磨、精神壓迫、生病不給治療的情況下得了肺結核。

幾年來,韋丹權堅持把自己受迫害的經歷曝光,山海關司法系統為了掩蓋真相,屢屢綁架韋丹權,邪黨的法律規定肺結核不能勞教,可是山海關司法系統走後門也要把他送入勞教所,去年他從勞教所出來時,被迫害的幾乎走不了路,已診斷為嚴重的雙側肺結核、雙側胸膜炎。

今年,邪黨要開奧運會,怕他這個「危險人物」訴說經歷,在找不到理由的情況下,搬出零四年韋丹權利用五一長假去長壽山、角山一線噴貼真相一事迫害他。韋丹權連年受迫害,他告訴人們真相有甚麼不對?怕講真相,就不要迫害!

中共邪黨曾簽字同意國際法,首要一條是尊重人權信仰,為甚麼不執行?說到底在中國,因為司法不獨立,權大於法,法律只是制約無權無錢的老百姓、制約好人,對於有權有錢者不制約,有的個別當官的被治,是因為對立派相互殘殺的結果,所以說在中共統治下法律是一張成文的廢紙。

秦皇島的父老鄉親們,清醒吧!退黨、退團、退隊,從心裏摒棄這個邪黨是每個中國人的光明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