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關機場前軍官再遭綁架 家屬要求無罪釋放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在山海關新任公安分局局長趙然的指揮下,大法弟子韋丹權再一次遭到綁架及非法抄家。韋丹權的親人質問山海關公安分局為何無理抓人,要求無罪釋放韋丹權。山海關公安分局迄今不給答覆。

韋丹權,男,四十來歲,原為山海關機場一軍官。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被開除軍職,連年多次遭非法關押、折磨,曾被迫害致昏死幾小時,並使他患上了肺結核、大量吐血。

韋丹權再次被劫持後,其親屬非常擔心他的處境、身體狀況。二十三日上午,韋丹權的父母、弟弟、二叔千里迢迢趕到山海關,和韋丹權的妻子一同去山海關公安分局,要求無罪釋放韋丹權。

山海關分局保安稱受命不讓韋丹權親屬進去,親屬給他們講了韋丹權的受迫害經歷後,保安都默默的走開了。就這樣,在接待室等到了一科的張德岳和另一個科員,一開始就給親屬們錄像、作筆錄。當親屬問他們:1、韋丹權在哪被抓?2、非法抄家的物品清單為甚麼十幾天不給?3、韋丹權身上的兩千多元錢是他單位進貨用的,得退還給他單位;4、韋丹權被抓的依據是啥?為何一直不通知家屬?

面對親屬的問詢,張德岳等人都含糊其辭,沒有明確的答覆,但態度、語氣卻強硬粗暴,最後被問得啞口無言。韋丹權的妻子當訴說他們迫害韋丹權的罪行時,情緒非常激動,呼吸困難,張德岳等人趁機溜走了。直到中午十二點也未見回來。韋丹權父母就在分局門口等,惡警張德岳就不敢再在自己屋裏呆,直到晚上也不敢回家。後一賀姓副局長出面說:此事得西街派出所辦。就這樣,張德岳趁說話間才溜走。

二十五日,韋丹權親屬又回到分局,賀姓副局長讓去西街派出所。可到西街派出所後,找不著所長,一指導員說出去找也一去不回,一直到下午6點半下班都沒回來。二十六日,韋丹權父母舉著牌子要求無罪放人,被一科付勇和另一個警員搶走開車跑了。

以上事例,充份說明了山海關惡警自己也知道迫害大法弟子的無理、無義。這裏正告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員:共產黨多行不義必自斃,貴州出現的「中國共產黨亡」的藏字石,已揭示了天滅中共惡黨的即將來臨的天懲。還有機會的有關人員,趕緊彌補罪錯,在兩千多萬覺醒民眾退出惡黨組織的大潮下,趕緊退出惡黨,給自己、家人留後路、選擇光明未來。

希望秦皇島大法弟子正念、寫信等方式除惡,徹底解體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加持大法弟子早日無罪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