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

  • 立即停止行惡 不要毀了你們的未來(徐州)

  • 請幫助七旬老人討回兒子(大連)

  • 劉國耀冤案的投訴意見書(唐山)

  • 立即停止行惡 不要毀了你們的未來(徐州)

    ──給江蘇徐州地區「六一零」、公檢法的信

    從中共鎮壓迫害法輪功以來,江蘇徐州地區是跟隨江氏集團及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到至今,特別是近年來徐州地區發生了多起秘密綁架、關押、判刑、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件。我們堅決不能承認這種迫害行為,堅決不能使罪惡再這樣延續下去,必須立即停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深夜零時,大法弟子姚風娟和她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遭到睢寧國安及派出所警察秘密綁架、抄家。隨後在關押期間遭受酷刑折磨、嚴刑逼供,致使他們的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姚風娟的丈夫被非法關押數日,警察才讓單位擔保放回。姚風娟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邳州市看守所遭受迫害。與姚風娟同時遭綁架的大法弟子還有陳利、衛東、陳軍等,現被非法關押在睢寧縣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下午,大法弟子袁曉梅正在徐州夾河礦上班,遭到南通市公安局及徐州市「六一零」人員綁架、抄家。袁曉梅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制止惡警行惡,也遭綁架(後放回)。袁曉梅現被非法關押在南京市句容勞教所遭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豐縣大法弟子賈慧麗遭到徐州市「六一零」與徐州夾河礦有關人員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南京勞教所。賈慧麗曾在二零零二年被徐州市賈汪煤礦強行送到睢寧縣平樓鄉洗腦班進行迫害。因她堅信大法,拒不接受所謂的「轉化」,遭洗腦班惡警殘酷迫害,被打的遍體鱗傷,半個多月都不能動彈,無法下床,兩個多月後需有人架著才能行走。在二零零五年期間,又被劫持到南京句容勞教所勞教兩年。二零零八年六月初又遭綁架四個多月,至今下落不明。

    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大法弟子許春玲在徐州市遭到四、五個不明身份人員綁架,致使一個多月找不到人,在家人再三追問下才得知許春玲被非法關押在徐州市銅山新區三堡看守所。許春玲和她的哥哥許春龍曾在二零零零年在家遭到徐州市「六一零」及國安人員的綁架、關押。幾個月後又被強行送到睢寧縣平樓鄉洗腦班強行所謂的「轉化」。因他們堅持信仰,堅信大法,做一個好人,拒不配合所謂的「轉化」,在睢寧縣「六一零」頭子仝太斌、楊樹廣、張新民等的指使下,遭到邪惡的打手王躍、郭亞、能萬里、王剛、仝震、仝寧、劉虎、楊淮北等人在洗腦班大禮堂夜間毆打。對許春玲使用的是橡皮棍、竹條及其它刑具,同時遭到恐嚇、謾罵、嘲笑等折磨,結果許春玲被打的傷痕累累無法行走。其哥許春龍被銬在反省室四十八小時,被打的滿臉青紫。其嫂袁玲被打的兩眼青腫、淤血無法睜眼。從許春玲和其哥被綁架後,其母親因受驚嚇,在精神上造成了極大的痛苦,在他們兄妹還被關在洗腦班時,她的母親含淚離世,臨終前也沒見到她的兒女。

    二零零八年三月,徐州大法弟子李虎、程繼英、陳傳俠、徐其華、袁玲、趙麗君、李凱慧、黃志力等三十多人被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三至八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晚九點左右,大法弟子趙娟在家遭睢寧縣國安惡警鋸開防盜網破窗強行而入,強行將其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邳州市看守所遭迫害。

    以上的種種罪惡是由於你們的錯誤「奉命」執行,而給一群做好人的大法弟子及家人造成成了無比巨大的傷痛,無數的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在外流離失所,甚至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是以「真、善、忍」為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的。在遭到殘酷無理的迫害時,仍然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慈悲的向你們與世人講清真相,以救度世人的。九年來,你們所接觸到的法輪功學員,在遭受非法殘酷迫害時,仍然表現出大善、大忍之心,無怨無恨。可是你們卻熟視無睹,仍然繼續行惡,犯罪。殊不知在不久的將來會遭到更大的惡報。

    目前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各國政府機構、團體組織對大法頒發各項褒獎大約有三千多項,台灣及世界各國政府官員、民眾無不稱讚法輪大法好。調查顯示法輪功對社會、百姓是百利而無一害的。而中共卻把近億堅持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推向了政府的對立面,進行殘酷的打壓。李洪志老師在一九九九年六月二日《我的一點感想》中說:「道德提高後的修煉人對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麼能把幫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準的事說成是邪教?所有煉「法輪功」的人都是社會的一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業。只是他們每天早上到公園裏去煉半小時或一個小時的「法輪功」,然後上班去工作。沒有宗教的各種必須遵守的規定,沒有廟、教堂,沒有宗教儀式。想學就學,想走就走,沒有名冊,何「教」之有呢?至於說「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錢財,為人祛病健身也屬於「邪」的範圍呢?或者是,不是共產黨理論範疇的就是邪的哪?而且我知道,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來決定的。難道邪教要是符合了政府中一些人的觀念就可以定為正的,而正的不符合自己的觀念也可以定為邪的嗎?」

    中共執政幾十年來,完全都是用謊言欺騙中國人的。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評共產黨》出版,在全世界引起轟動,它揭開了共產黨的邪教本質,揭露了邪黨對中國民眾所犯下的滔天大罪。建議大家都可以去看看《九評》,好壞、善惡自有公論。

    大家還記得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人人都要會背的毛澤東寫的「為人民服務」嗎?是紀念張思德的,真實情況是這樣的:張思德為了中共的生存在陝北種植鴉片,張思德就是因為燒製鴉片而被砸死的,種植鴉片救了中共的命,而毛澤東為了鼓勵這種為中共賣命的精神,把一個燒製害人鴉片的人,一下子變成了「死的比泰山還重」的人,真是笑談!這是中共一貫的伎倆。

    從九九年七月以來,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致殘,還有數目不詳的大法學員被活摘器官牟取暴利,這一暴行激起了國際團體、民眾對中共暴行的強烈譴責。加拿大獨立調查團公布其報告,確認了在中共統治下中國大陸幾年來確實存在著大量活體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並販賣牟取暴利的系統犯罪事實,並稱該罪行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中共頭子江澤民在國際上已被起訴。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四川汶川大地震後,巨大的災情牽動著中國人民和海外華人的心,無不為四川人民生命的安危而擔憂,而中共卻利用賑災誣陷法輪功。由中共特務頭子、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等人策劃暴力襲擊「紐約法拉盛退黨中心」事件,謊編成「紐約華人為四川賑災募捐法輪功現場搗亂」,公開對十三億中國人民撒謊和行騙,把法輪功多年來的街頭退黨活動誣陷為「破壞賑災」。在中共暴徒襲擊和圍攻紐約法拉盛退黨中心的事件中,中共喉舌和親共媒體作了大量歪曲事實的栽贓報導。把聲援退出中共的集會說成是法輪功「阻撓賑災」,煽動不明真相的民眾對法輪功產生仇恨,其用心險惡至極。假新聞隻字不提施暴歹徒被警察逮捕的事實。

    中共邪黨每次行惡,都是在暴露它的邪惡面目,都是在為解體邪黨做鋪墊。目前全球退黨大潮,已有四千四百七十多萬人自願退出中共邪黨組織,三退(退出黨、團、隊)大潮勢不可擋,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退出中共邪惡組織。隨著《九評共產黨》的傳出,廣大民眾日益覺醒,善惡分明,尤其是中共自導自演「天安門自焚事件」、「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的暴露,及「法拉盛事件」的真相一一被揭穿,中共就像坐在火山口一樣,坐立不安。更有各界明理之士及時的做出了選擇:駐悉尼領事館政治領事陳用林,還有天津「六一零」辦公室官員郝鳳軍先後在澳大利亞發表聲明與中共決裂;原瀋陽司法局局長韓廣生在加拿大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他們卻曾因為執行迫害政策而受到良心的譴責。

    隨著時間的推移,知道真相的人越來越多,曾在第一線的很多警察、「六一零」、公檢法、國安人員明白了真相,聲明不再助紂為虐,棄惡從善,為自己選擇了光明。

    中共邪黨一貫是卸磨殺驢,這是它的邪靈本性決定的。文革後,忠實執行命令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劉傳新畏罪自殺,還有那些奉命迫害民眾的地方官員和警察,文革後被秘密槍決,中共對外稱「因公殉職」。還有為中共打江山賣命的劉少奇、彭德懷、朱德等最終還是死在邪黨的手裏。

    中共鎮壓法輪功由原來電視、報紙、媒體公開報導到現在的秘密行惡。從中共到地方一切都是秘密綁架、關押、審訊、開庭、判刑,在受害者家人、廣大民眾不知道的情況下暗地操作,他們怕甚麼呢?還不是怕國內外廣大民眾正義的呼聲嗎?怕在光天化日之下綁架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將來被揭髮指控嗎?怕將來法輪功平反後那些跟隨邪黨幹盡了壞事的人被繩之以法嗎?是的,請相信這一天不會遠了。惡有惡報,善有善報,時間一到一定有報。無論誰幹了多少壞事,犯下的罪業都要加倍的償還。

    從古至今迫害正信遭惡報的數不勝數。《明慧網》上已公布了上萬例緊隨中共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的事例,有名有姓。其中有迫害大法弟子的省、市頭目、公安局長、法院院長、「六一零」頭子、政法委書記、派出所長、居委主任等;有的因車禍而死、得絕症而死、各種原因被撤職判刑等等。這些只是小小的警告而已,更大的災難可能還在後面呢?

    二零零二年六月,驚現於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的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昭示天下:天滅中共在即,退黨自救,退黨救國,三退保平安。

    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已遭到全球起訴,還有他的跟隨者及幫兇羅幹、曾慶紅、周永康以及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黨徒都已陸續被告上法庭,都將受到應有的懲罰。

    被利用而參與迫害大法的人啊,當你們明白真相後決不要再幫邪黨迫害善良、無辜的人了。迫害大法可是要命的事啊,是非常嚴肅的事,這絕無戲言。那些邪惡的頭子自身都難保了,還能保住你嗎?將來清算罪惡時,你說是上面讓你幹的,是奉命,你能說的清嗎?你能拿出證據嗎?自己造下的罪還得自己還。大法弟子不忍心看到一條道走到黑而最後落入那悲慘境地。請你們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機會,給自己選擇光明與永生,利用你們現有的條件支持、善待大法與大法弟子,釋放還在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千萬不要毀了自己,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江蘇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


    請幫助七旬老人討回兒子(大連)

    大連的父老鄉親們:

    在你們享受與父母、子女團聚,體驗人間親情的時候,卻有一位七旬老人遭受母子分離之痛。這位老人是大連金州於翠蓮老人,她的兒子史紅波只因修煉法輪功於2008年10月14日被大連市西崗區日新街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關在姚家看守所。家裏的財物更是被洗劫一空,只剩於翠蓮老人孤寡一人。

    老人和兒子相依為命多年。為了維持生計,在金州開了一個小飯館。史紅波受母親的影響,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嚴格按照大法的原則做人,從飯菜的選材、做工到價格都對得起良心,對得起顧客。來吃飯的顧客很多都是回頭客。他們說:「你們家飯菜質量、衛生環境、待人接物和別人家不一樣,真是好。所以不管多遠,我們都願意來你們這消費。到你們家吃飯,我們放心。現在,只有煉法輪功的人才能做到這樣,才能如此善良。」

    在街坊鄰居、親朋好友的眼裏,史紅波是一個老實巴交的大好人。飯店會遇到各式各樣的顧客,但他從來沒有和顧客發生過任何不愉快,總是樂呵呵的。他對年邁的母親更是格外細心。去年母親因身體不適臥床半年多,他無微不至的照顧,讓母親漸漸恢復了健康。

    而如今,史紅波被抓後,小飯店無法正常經營,於翠蓮老人也失去了生活的來源,困苦無比。老人在近半個月的時間,心力交瘁,面對這樣的骨肉分離,精神上的打擊和憂慮可想而知。老人沉痛的告訴我們:「我的兒子真的是一個好人。他沒有偷,沒有搶,沒有殺人,也沒有放火,沒有弄虛,也沒有做假,沒有危害家庭,更沒有危害社會。他現在被非法綁架,我將無依無靠,沒有經濟來源,希望各界正義人士能幫我討回一個公道。」

    這是一個孤寡老人心酸的淚!是呀,中共統治的社會已經善惡不分、黑白顛倒,還在不斷的為了自己的獨裁編造謊言,用惡毒的手段對待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據明慧網報導,不完全統計,已知姓名被迫害失去生命的大法弟子就達3194人。

    自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開始,已經歷經了九年的時間。在這九年風雨路中,大法弟子只是在不斷的告訴人們真相,讓大家不要被謊言矇蔽,遠離災難。中共僅僅為了所謂的奧運前的安定,隱瞞地震預測,致使數十萬人在地震中冤死。7000多校舍在頃刻間倒塌,數萬祖國的花朵被埋葬,豆腐渣工程的責任誰來負?地震的餘波未平,三鹿奶粉便悄然而至。有毒奶粉再一次摧毀了人們對這個政府信任的底線,連嬰兒都不放過,那麼還有甚麼中共不敢殘害的呢?目前官方公布的患腎結石的兒童人數已達五萬多,有的孩子甚至還沒來得及認識這個世界,就離開了摯愛他(她)的親人。

    從SARS(非典)、松花江污染、汶川地震預報,到毒害嬰幼兒的毒奶粉,中共無一不是掩蓋真相、壓制輿論。在沒有民主制度、獨立媒體、新聞自由的情況下,任何天災人禍發生時,中共都利用官方喉舌製造謊言、欺騙民眾,或炒作其它事件轉移人們的視線。事實證明,中共體制是萬毒之源。不解決根本的毒源,就算這次解決了毒奶粉問題,下次仍會出現新的問題。要為自己以及子孫後代爭取基本人權和生存權,唯有解體中共,才能從根子上解決問題。

    「天滅中共」是必然的。大法弟子告訴人們真相,就是希望善良的人能看清謊言、看清這個政權的黑暗和卑鄙的伎倆,讓生命活的更加安全。聖人常說真正的大善、大忍是不顧自己的安危替他人著想。我想大法弟子就是這樣踐行著師尊的教誨。他們在艱難困苦中講著真相,讓人們得以看到、聽到真實的信息和資訊。但自己卻遭到當權者這樣殘酷的迫害!

    全世界善良的人們,你們都會有父母、有子女,希望你們能用心體會一個七旬老人承受骨肉分離的痛苦。請伸出你們援助之手,促請有關人員儘快釋放她的兒子,讓他們母子團聚。

    對於那些執法人員,請你們記住「善惡有報」是天理,多行不義必自弊!多行善事,必有善果!

    一位善良大連人


    劉國耀冤案的投訴意見書(唐山)

    唐山各級公、檢、法、六一零工作人員:你們好。

    我們是法輪功學員劉國耀的親友,抱著對各位的信任,也相信中國老百姓一定有說理的地方,才給你們寫這封信。目的是針對唐山路北分局國保大隊隊長陳紅及其隨行警察的違法行為向你們進行投訴,並希望你們真正按照中國的現行法律秉公執法,為受害人洗冤昭雪。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劉國耀帶其妻妹去一朋友家,當到他朋友家樓的大約四層時(朋友家在六樓),突然從樓上跑下來四五名男子直衝劉國耀而來。當時劉國耀第一反應是趕快跑,因為當時他身上的被包裏裝有四萬多元現金,他當時看不出這些人是幹啥的,像強盜似的衝下來就抓人,搶包。當時劉國耀為了避險,就本能的向樓門外跑,勉強跑到樓門外的院中時,已有兩名男子一左一右押著劉國耀兩隻胳膊不放手,連拉帶扯的押著劉國耀經過一個水泥面下坡,三人同時跌倒。劉國耀當時膝蓋跌破出血,另兩人也不同程度跌傷。這時開過來一輛警車,從車上下來幾名警察,一塊兒把劉國耀壓在身下,並開始拳打腳踢。

    以此同時,劉國耀妻妹也被他們一夥人抓著帶出樓門,當看到其姐夫被這伙人連抓帶打時就不由自主的大聲喊:「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但馬上有人把她推倒在地,並威脅她不能喊。現場圍觀的小區居民有二三十人,大家都聽到、看到了。

    之後,釣魚台派出所與路北分局就把劉國耀和其妻妹戴上手銬,劉國耀的妻妹被關押到釣魚台派出所進行所謂的審訊。因抓人沒有任何理由,劉國耀妻妹就絕食絕水抗議路北分局國保大隊陳紅一夥這種違法犯罪行為,並要求無條件釋放。她被強制戴著手銬,坐鐵椅子近三天,才被她們當地警察接走,後無條件送回家。而劉國耀至今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已近四個月。

    路北分局的人幾次提審劉國耀後也沒找到任何犯罪證據,這時,劉國耀說:「我沒犯罪,你們得放人。」路北分局的人說:「你在裏呆著吧,想整你有的是辦法。」(劉國耀雖不知這人叫甚麼名,但見人能認出來。)

    而劉國耀的父母都已七十多歲,因劉國耀的被抓,他小店裏的生意也損失很大。老倆口一邊為兒子打理店裏的一切、一邊又得安慰照顧孫子、還得四處找人打聽解決兒子的冤案、晚上卻背著人抹眼淚,覺得陳紅怎麼這麼欺負好人,怎麼這麼不講理。後得知兒子在裏面有可能被打時,更是急得不知怎麼辦好。

    老母親去找陳紅要錢、要麵包車時,陳紅卻說:「車不給了,是作案工具。」,又去了路北分局幾次,卻不讓進門,要麼人不在,要麼不接見,以各種理由搪塞。後來又打電話要錢要車時,陳紅不耐煩的說:「錢交上面去了。」問交給誰了?說:「交給陳局長了」當向她要陳局長電話時她卻不給。後來老太太左打聽右打聽,人家說我們這兒沒有姓陳的局長啊,這時老太太才知道陳紅在信口雌黃,莫非她快當局長了?

    還有,在給陳紅打電話詢問劉國耀當時包裏有多少現金時,陳紅說是四萬二千三百元,而在給法院的起訴書中卻寫四萬元整,那二千三百元哪去了?並且,當時抓劉國耀時,他的包裏還有一張建行卡、行車本、駕駛證、手機等私人物品,這些都沒有移交法院,但為甚麼家屬多次要都不給,陳紅還說沒有建行卡,當老太太想註銷卡需要身份證時,陳紅也拒絕不給,這是甚麼行為?並且所有的東西都不打收據,也不歸還,她還想幹甚麼?

    老倆口曾找到主管劉國耀案子的唐山路北檢察院的張樹禮了解情況時,張樹禮說:「讓你兒子承認是故意將劉國義、李增瑞絆倒的,態度好些,罪就輕些,判個緩刑」老倆口信以為真,盼兒子出來心切,就通過律師告訴兒子承認是故意的。這樣卻讓兒子無端的背上了黑鍋。後來得知,那兩名摔傷的警察一個叫劉國義、一個叫李增瑞,劉國義是在跌傷十多天後在醫院鑑定為輕傷,李增瑞過了將近一個月鑑定為輕微傷。劉國耀的父母本來覺得兒子就是被陳紅錯抓,沒做任何違法的事卻遭受這麼大的冤屈,心裏覺得很委屈。但考慮到兒子的安危,覺得私了也可,可劉國義一開口就要五萬,真想像不到。最後定為三萬八,並且天天催著要錢。老倆口覺得這麼多錢去哪弄啊,陳紅那押的四萬多都是進貨需要用的錢還籌集不上呢,到哪再弄這三萬八啊。並且,劉國耀也沒犯任何法卻被抓,關押近四個月,還得賠給人家錢,自己受傷也很嚴重卻沒處說理,憑甚麼這麼欺壓人啊,真是欺人太甚。禍源明擺著就是路北分局陳紅,作為一名國家警察,哪有這樣執法犯法的,周圍的百姓都說我們家冤啊。所以我們要告陳紅的利用職權違法犯法,一點公安的職業道德與素質都沒有,在給警察抹黑,根本不配穿那身公安警服。

    陳紅違法與濫用職權表現在以下幾條:

    1、劉國耀沒有任何違法犯罪行為,大白天走路就犯法了?陳紅平白無故隨意亂抓人,她在犯罪。(即使懷疑也不能見人就抓,見人就打吧。)

    2、抓劉國耀時沒出示任何證件,並且問他們為甚麼抓人時也沒人吱聲。雖然起訴書寫著劉國義、李增瑞向劉國耀表明身份並讓劉國耀配合警察執行公務,但那不是事實。到最後看到警車來時劉國耀才知道了這群人是警察。劉國耀因為開始根本不知道抓他的那些人是警察,都著便衣,身上帶有四萬多元現金本來就非常謹慎,當突然出來那麼多人抓人搶包時,本能的反應就是跑,這也是非常合理的行為。

    3、沒經家人在場,在沒有任何犯罪證據的前提下,陳紅一夥就搶走劉國耀的麵包車鑰匙,打開車門隨意翻查私人物品,這是非法搜查罪。本來屬於劉國耀的麵包車、四萬二千三百元現金、一張建行卡、行車本、駕駛證、手機等私人物品至今仍不歸還,也沒有給家人開任何扣押物品的收據。

    4、陳紅信口雌黃,說車是做案工具,拿法律當兒戲般,想說甚麼就說甚麼。明明是四萬二千三百元,卻在送給法院的卷宗裏寫的四萬元整,篡改事實。

    此外,陳紅還怪罪劉國耀所轄小區的派出所,很讓派出所不解,給警察內部製造不和諧因素,好像都聽她的就是對的。一個人沒有任何犯罪行為,警察就可以無故抓人嗎?

    身為一名國家警察,就應該在辦案過程中秉公執法,維護老百姓的合法權益,不能無法無天,把法律視為兒戲,對國家對人民造成多大災害,害群之馬定會帶壞一批無辜警察,因此希望各位一定能秉公執法,這也是歷史賦予你們的職責。為了社會、為了人民,為了我們每一個人的合法權益都有保障,用良知,道義來維護我們的國家與人民的權益吧,我們國家才有希望,我們自己才有保障。

    我們強烈要求立即無罪釋放劉國耀。對陳紅及一些違法人員的濫用職權,執法犯法的行為必須追究其責任,依法嚴懲,清除毒瘤才能淨化警察隊伍。

    劉國耀的親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