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

  • 給山海關公安分局一科付勇妻子王忠欣的一封信

  • 再致毛超峰及周口各級黨政官員的公開信

  • 給山海關公安分局一科付勇妻子王忠欣的一封信

    王忠欣女士:

    你好!

    出於對你和付勇的負責與關心,我們想和你說說心裏話。

    既然你選擇了付勇成為你的另一半,你當然希望自己的丈夫在事業、家庭、心地與健康上都好,我們也希望如此,也希望你們的新家能幸福美滿。但有些事情我們又不得不告訴你,目的並不想傷害你丈夫,而是真心希望你們的家庭在今後能平安、幸福。

    你先看一下來自國際互聯網的一則消息吧:

    鄧文陽,男,原山海關橋樑廠職工。2007年8月15日被張德岳、付勇等人非法抓捕,遭受毒打、針扎、掐大腿裏、掐腋下等酷刑,身體被折磨的極度虛弱,送勞教所拒收。9月26日,鄧文陽的身體還沒有恢復,躺在床上休養時,趙然、張德岳等再次闖入他家,當時他只穿著背心和褲衩,惡人都沒讓他穿外衣,就強行把他抬上警車。鄧文陽的老母親看到兒子又被無理綁架,又驚又怕昏倒在地,張德岳、付勇等惡人卻不理睬。鄧文陽於九月二十七日被送到保定市勞教所後,鄧文陽之妻於十月九日下午接到本單位口頭通知:去保定市勞教所勸勸鄧文陽,可是到保定後卻被告知:鄧文陽已於十月八日晚十點二十分死亡了。鄧文陽家屬查驗鄧文陽的遺體時卻發現:1,手腕、腳腕處有約五毫米的勒痕,是戴戒具的明顯痕跡;2,未發現死者身上有輸液時留下的針跡;3,死者身上有電擊後的痕跡;4,睪丸上有血跡;5,睪丸凹陷。 這一切說明甚麼?被害人永遠的不能再說話了,可是他傷痕累累的遺體就是在痛訴施暴者的罪行!

    有一天下午,付勇非法提審韋丹權,企圖從韋這裏誘導出更多的「證據」進一步迫害更多的大法弟子。韋丹權不說話,付勇找了一個椅子腿,照他左臂猛抽兩下,當時胳膊像折了一樣痛。

    韋丹權被非法關押4個多月時,身體狀況極差,心跳達180次/分。120趕緊讓他吸氧,躺著別動,後來被送到山海關三條醫院,可是惡人第二天就把他關回看守所,沒多久,他便開始咳嗽,後來咳血,一直沒人管。直到11月23日,韋丹權咳得很厲害,四肢抽搐,才被送到三條醫院,第二天上午查出是肺結核,這樣才被放回家。

    因為迫害大法弟子賣力,張德岳、付勇多次受到惡黨的獎勵,零三年的瘋狂抓捕被列為河北省「大案要案」;零七年四月綁架鄭志成、韋丹權等就獲得了上面(河北省)撥款十萬元。

    從以上的事實老百姓就能看出,從張德岳、付勇如此賣力迫害法輪功群眾這些事實可以看出,他們已經不分是非對錯,更不分正邪,只要給錢甚麼壞事都願幹。他們在維護治安上、在打擊犯罪上為何從不如此出力?那是因為他們的上級不給錢,而在非法打壓法輪功上,江氏流氓集團不斷的給各地直接參與迫害的惡警們撥下鉅款。迫害法輪功已經成為他們的一條發財之道。

    張德岳、付勇的另一條發財之道就是在查處打擊違法案件時,收黑社會的錢。老百姓哪個不知道,在當今中共的統治下,早就是警匪一家了。

    付勇的所作所為也許你知道,也許你根本不相信,但這是鐵的事實。

    法輪功是1992年在中國大陸開始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現在已洪傳八十多個國家,法輪功已得到不同國家和地區兩千多項褒獎,遠的不說,在台灣一地修煉大法的人群就有50多萬,還開辦了以法輪大法「真、善、忍」為原則教育孩子的「明慧學校」;香港、澳門都可以公開煉法輪功,為甚麼全世界就只有中共這樣野蠻的打壓呢?同一個功法,同一個師父,為甚麼反差這麼大呢?別的國家都愚昧無知嗎?值得深思啊!

    從中國的現行法律來看,到今天為止,中國沒有一條法律明文規定修煉法輪功違法!

    許多人都以為國家已經把法輪功定為「×教」了,其實根本就沒有。至今,所有對待法輪功學員所引用的法律就是刑法300條(所謂「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但事實上刑法300條根本不適用於法輪功。第一次將「法輪功」冠以「×教」二字的是江澤民。1999年10月25日他在接受法國《費加羅時報》記者採訪時第一次提出法輪功就是「×教」的說法。第二天,《人民日報》便發表了題為「法輪功就是×教」的評論員文章。江澤民的話絕對不是法律!《人民日報》的文章更不是法律!《憲法》第五十八條規定,立法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任何其它機構、個人均無立法權。江澤民和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根本無權對任何團體、個人定性、定罪。反過來說,他們稱法輪功是×教這一做法本身就是違法。99年10月30日由全國人大常委制定的《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這一「決定」僅是對「邪教」的認定與處罰,自始至終未提法輪功一個字。並且「兩高」的司法解釋違憲,屬無效解釋。因為「兩高」只有司法解釋權而無法律解釋權,

    還有,最後一次涉及法輪功的文件,就是2000年公安部的公通字﹝2000﹞39號文件,即「公安部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正式公布了14種邪教,其中根本沒提及法輪功。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認可公安部具有評判誰是邪教的權力。但他公布的14種邪教為甚麼仍沒有法輪功呢?從中可看出,法輪功根本與邪教毫無關係,就連公安部也不敢隨便把這頂帽子硬扣到法輪功的頭上。此外,這至少在某種層面上反映出中共高層對法輪功的問題存在爭議。

    在這場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越來越多的人們看到了大法的慈悲、純正、神奇、偉大和美好,越來越多的人走進大法,追求「真、善、忍」。幹壞事的人都將走向毀滅,現如今江及幫兇在海外已被多國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等罪名告上法庭,即將面臨全世界的正義審判!在這邪惡迫害即將走向覆滅的時候,可你的丈夫仍在被矇蔽之中助紂為虐,賣力的充當邪惡的打手,那麼等待他的將是甚麼?等待你的家庭的又將是甚麼?

    法輪功學員遭受殘酷迫害後依然慈悲寬容的對待迫害者,希望喚醒他們沉睡的良知而不再被利用來犯罪。這寬廣的胸懷和偉大的舉動,感動了一批有道德良知和有正義感的律師,敢於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還有更多官員和正義之士站出來也在為法輪功鳴冤。國際社會和國際媒體也開始高度而廣泛的關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為甚麼現在出現了4460多萬的退黨、退團、退隊大潮,那不就是人心的選擇嗎? 那麼與迫害法輪功有關的人們該如何給自己留後路呢?中共倒了,殺人兇手要不要追究?肆意妄為踐踏法律的要不要追究?

    其實我們知道,你的丈夫只不過是江××之流的一根打人的棍子而已,他也是受害之人,也有苦衷,所以我們才給你寫這封信。為了你的丈夫,為了你們的家庭,好好勸勸付勇吧,不能再幹違法的事了。文革中那些參與迫害老幹部的警察和軍官被拉去雲南秘密槍決的有多少?「卸磨殺驢」是共產黨的一貫做法,拿手好戲,用得著你的時候捧著你,用不著你的時候說翻臉就翻臉,那時誰來替那些當差的說話?大是大非面前要清醒啊!真心希望你守護好自己與家人的未來。

    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常人誰也不能預測自己的將來,但今天,我們可以告訴你,你可以選擇自己的未來。 現在許多人明白了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扭轉了以前的觀念,有的還在暗中保護法輪功修煉者,當然也有的是因自己已在不同程度上遭惡報而醒悟的,為挽回自己的罪惡而在真心幫助法輪功修煉者。過去老人們講:「上一輩做多了壞事下一輩要受牽連」,此言不差啊!病魔不會無故纏身,災禍也不會無因降臨,善惡有報是天理,人都應該明明白白的活著。

    海港公安分局溫德海,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有多人經他手遭抓捕、抄家、關押、勞教,結果如何?就在他押送大法弟子去山海關拘留所返回的路上遇車禍,遭惡報死亡;田川,男,死前任秦皇島市防暴大隊長。因打人兇狠被市政府抽調駐北京辦事處擔任負責秦皇島市三區、四縣抓捕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任務,市領導允諾在他完成任務後提升他擔任市局副局長。田川接到指令後對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不分男女老少,大打出手,並揚言「上級領導有令,怎麼整你們也無處告。」田川為了一己私利,喪盡天良,突發急病,一個月左右竟變得骨瘦如柴,終因作惡太多,遭惡報死亡,死時年僅三十八歲。多可惜呀!如果他早能明迫害法輪功將會給他帶來怎樣的後果,知道這利害關係,也許能逃過此難。

    歷史的輪盤在反覆向人們昭示著一個簡單的法則:迫害好人的最終沒有好下場!我們本是同胞,你也有父母、兄弟或者子女,如果你的親人正在遭受這場迫害,你又是怎樣的心情?又如何面對?如今對你來講,無論從良心、道義,為了你的丈夫,為了你的家人,你都應該站出來勸其趕快懸崖勒馬,亡羊補牢為時不晚!你有這個責任,也有這樣的義務。我們並不是想搞垮誰,更不是和誰過不去,我們只是誠心誠意的希望你及你的親人們能明白真相,善待大法,將來可以有一個好的未來。這可不是兒戲呀,甚麼事都不會白做的。珍惜機緣!

    山海關大法弟子

    付勇:0335-5052464(辦)

    張德岳:
    家庭住址:山海關南園小區17號樓2單元8號
    電話:0335-5052464(辦)、0335-5076600(宅)
    手機:13930326695(最新)


    再致毛超峰及周口各級黨政官員的公開信

    毛超峰及周口各級黨政官員:

    你們中的一些人為了保住自己頭上的烏紗,為了創造所謂「政績」繼續上爬,積極追隨中共惡黨,殘酷迫害堅持「真、善、忍」信仰、一心做好人的大法弟子,上千人被非法罰款、關押、酷刑折磨,數百人被勞教、判刑,十七人被迫害致死(其中扶溝賈俊喜、淮陽郭秀梅被惡警當場活活打死),在周口製造了無數人間慘案,

    現任河南周口邪黨市委書記毛超峰,更是邪氣高漲,心狠手黑。毛升官到周口,新官上任燒的第一把火,就是赤裸裸的跳到前台,親自動員、操控對法輪功的鎮壓。

    在毛超峰和一些邪黨頭目的高壓淫威下,淮陽楊得志、李傑、簡俊生,周口胡新政、楊秀玲和商水劉清臣等人先後被非法判刑。這六名大法弟子都是修心向善的好人,沒有觸犯任何法律,只是在堅持自己的信仰,只是在行使《憲法》賦予一個中國公民的基本權利,抵制對大法的迫害,為了周口民眾長遠的福祉而慈悲呼喚。

    淮陽豆門鄉四十多歲的村民楊得志,是個靠雙拐走路的殘疾人,一直多災多難,修大法以後告別了疾病,變成了一個精神樂觀、能自食其力的健康人。楊得志在項城水寨鎮擺個修鞋攤,在修鞋的時候講大法真相,四次被項城國保大隊、淮陽惡警綁架,投進監獄。前三次,因他是個殘疾人,迫害他的人心裏也明白,楊得志沒有任何違法行為,沒影響任何人的利益,對社會沒有任何妨礙,把一個好人、殘疾人勞教判刑,會激起民眾更大的反感,所以,都是關一陣就把人放了。最後這一次被抓,正趕上毛超峰來周口走馬上任,楊得志被判了四年有期徒刑,送到鄭州監獄迫害。此事引起了當地民眾的憤慨:以毛超峰為首的周口邪黨人員對一個殘疾人如此下毒手,太殘忍了!

    接著,周口惡警再次綁架了原周口外貿局某公司副經理顧學敏。顧學敏是個年過古稀、白髮蒼蒼的老太太,以前多種疾病纏身,修煉大法後百病皆除。其丈夫是原周口地區宗教局副局長,因身體有病也修煉過大法,煉功後身體沒病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因害怕被惡黨迫害,不敢再煉,過去得的病又復發了,身體越來越差,多次住院治療,其飲食起居全靠老伴護理。顧學敏在護理丈夫、操持家務之餘,抽空向附近居民講述大法真相,為大家送福音。二零零五年,顧老太被周口沙南國保大隊惡警頭目高峰帶人綁架,並構陷罪名,上報檢察院對其非法批捕,後又非法審判。當時,經辦人念及老太太年事太高,家中還有重病在身的老伴需要護理,如果判到外地監獄服刑,影響會更壞,所以,搞了個「判三緩五」,顧學敏得以回家。可是,毛超峰來到周口不到一年,顧學敏老人又被秘密劫持關押,其兒女沒有一個人知情。三天以後,等家人打聽到她的下落時,老太太已被送到鄭州監獄。顧學敏無辜被抓、又這麼快被送往外地,迫害進行得如此「高效」,很顯然,是毛超峰等邪黨官員的高壓和淫威在發揮作用。顧學敏被送走後,其老伴被送到福利院。垂暮老人心情的悲憤可想而知,見了熟人就止不住的落淚。

    二零零七年夏季的一天,毛超峰親自下令綁架了周口師院退休女職工李春梅、周口體校高級講師任學英。二人都是六十來歲的老太太,其中任學英的娘家在商丘柘城,和毛超峰是一條街上的老鄰居,兩家的家人還很熟悉。任學英在體校任教時兢兢業業,特別關心學生,年年被評為「優秀教師」,受到領導、同事的稱道和學生的愛戴。任、李二人一起到居民樓上散發真相資料,被惡人誣告,毛超峰親自下令將二人綁架,並不顧老街坊──任學英娘家人的苦苦懇求,不顧任學英毫無違法行為的事實,陰毒「滅親」,暗令對二人速判嚴判,導致任學英被非法判刑三年。

    在二零零八年元旦期間,毛超峰等邪黨頭目賣力的貫徹邪黨迫害指令,又掀起了新一輪迫害,短短幾天之內,全市竟二十六名大法弟子無故被捕入獄。中國新年之際,家家戶戶都喜氣洋洋,歡聚一堂,那些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卻在鐵窗內遭受著非人的折磨,家裏親人們牽腸掛肚,悲傷落淚。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年一度的奧運會在北京舉辦。奧運會的宗旨原本是「和平,友誼,進步」。中共在申辦奧運會時信誓旦旦的向國際社會承諾要開放黨禁、報禁,擴大言論自由,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然而,一旦舉辦權到手,邪黨立即露出了流氓嘴臉,不僅不履行改善人權的承諾,反而以確保奧運穩定為名,變本加厲的踐踏人權,血腥鎮壓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家庭教會成員和大法弟子。在奧運前夕,全國有上萬名大法弟子被無理抓捕,關進監獄。

    奧運期間,毛超峰等周口邪黨頭目不遺餘力的配合中共,調動全區黨、政、軍、警、特日夜值班,大街小巷布滿荷槍實彈的軍警和暗哨、便衣特務,劍拔弩張,虎視眈眈,就因為遠在千里之外的一個體育賽事,把偏僻小城搞得草木皆兵,猶如大敵當前。多少大法弟子的家庭被騷擾,私人財物被掠奪,家人遭恫嚇、被毒打。先後有七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綁架,他們中有雙目失明的盲人,有八旬高齡的老人,有已經被惡黨迫害成雙腿癱瘓的殘廢人,還有在醫院救死扶傷的大夫和在田間耕作的農民。這些善良的好人,因被邪黨官員和惡警懷疑可能會妨礙奧運,而被殘忍的投入監牢。時至今日,奧運會已經閉幕兩個多月了,仍有二十多人被關住不放。最近,周口邪黨官員、專門為迫害大法而建立的「六一零」組織又密謀對他們非法勞教、判刑。如:扶溝已有多人被非法送勞教;淮陽許灣鄉六旬大法弟子何洪亮被非法送許昌勞教;淮陽魯台鎮大法弟子鄭現金被非法判八年重刑,送鄭州監獄迫害。又如:周口市電業局的兩位法輪功女學員於秀英、范秀英二人被非法審判。其過程,完全是一場荒唐而又卑劣的鬧劇:二人的年齡都是四、五十歲,實施非法審判的卻是川匯區法院的少年庭;法官不敢在周口庭審,悄悄躲到項城的南頓鎮開庭;判決結果也是暗箱操作已經定了的,強加的罪名也是在法律上根本就找不到的,是「莫須有」的。從中可以看出,你們這些邪黨官員以及逢迎你們的公、檢、法人員,手段是何等的卑劣,內心是何等的虛怯!

    毛超峰及周口邪黨官員們,你們明明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迫害是違法的,是傷天害理的,所以要找藉口推托罪責,漂白自己,說甚麼:「迫害大法是中央定的政策,我們不得不執行。」這個說法是在騙人。誰都清楚,你們這些久涉邪黨官場者,早就嫻熟一門訣竅,那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果邪黨的某項政策影響了你們自身的利益,或你們認為難辦、麻煩、費力不討好的事,你們會採用各種對策遊刃有餘的周旋、搪塞、變通。你們為甚麼對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政策這麼死心塌地的執行呢?原因很明顯:一是迫害起來容易,無論怎麼抓、怎麼關、怎麼判,哪怕把人打殘打死,上邊都不追究責任;法輪功學員寬容慈悲,遭受的迫害再大,事後都不會記仇報復;迫害法輪功傷害不到中共各級貪腐集團的利益和邪黨官員的利益。迫害法輪功越賣力,越表明對邪黨忠心耿耿,越受邪黨賞識。不僅可以穩住自己的官位,還可以藉機邀功上爬。這就是你們肆無忌憚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實原因。可是,人畢竟不是禽獸,做人有人的道德標準和良知。試問你們這些邪黨官員:你們對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能經得起道德和良知的拷問嗎?敢讓周口廣大善良民眾和國際社會知道嗎?

    你們要明白,大法弟子是修佛的,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你們迫害大法弟子,是人在跟神鬥,最後的失敗是必然的。想一想吧,中共惡黨不強大嗎?有幾百萬軍隊,六千萬黨員,有龐大的輿論工具和專政工具。中共建政幾十年來,一貫奉行血腥政策、鬥爭哲學,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搞了很多整人害人的政治運動,整倒、整殘、整死了很多人,包括國家主席也不例外,鬥誰誰垮,誰也撐不了三天。可是,中共卻無法鬥垮法輪功。邪黨頭子江xx曾揚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調動了全國所有的輿論工具、專政工具,動用了佔國民經濟四分之一的財力,實施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用盡了邪黨幾十年來積累的一切整人手段殘酷鎮壓大法弟子。結果怎麼樣呢?九年多過去了,大法弟子不僅沒有倒下去,而且越來越堅定,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成熟。如今,法輪大法已洪傳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國內國外上億人修煉。而中共卻在這次鎮壓中元氣盡洩,人心盡失,自己把自己送進了墳墓。特別是活體摘取大法弟子人體器官以牟取暴利「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被揭露曝光之後,全世界稍有良知者,都認清了中共殘忍毒辣的豺狼本性和害神滅佛的邪教本質。面對國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面對亞、歐、澳、北美四大洲「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的嚴厲追究,中共進退維谷、騎虎難下。二零零四年,撼世巨著《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後,迅速在國內外廣泛傳播,點中了惡黨的死穴,一貫擅長歪理狡辯的中共邪黨至今不敢公開辯解一句,所有媒體一律噤若寒蟬。《九評》引發的四千四百萬退黨大潮讓中共高層極度恐慌,中共體制內的很多人都清楚的看到了中共末世的敗象,預見到了邪黨解體後的可怕下場,紛紛安排後路工程:向國外轉移財產,辦理在國外定居的護照,更有很多高官早已把老婆孩子都送到國外定居,自己孤身在中共體制下「裸體」做官,以便在中共垮台之際隨時逃之夭夭。

    看看吧,如今的中共政權已經腐朽到何種程度:全黨腐敗,廉恥無存,官府與黑社會連襠,警察與土匪勾結,全黨腐敗,無官不貪,攫取財富,欺榨百姓。五-一二汶川大地震,中共為保奧運穩定隱瞞震情不報,在七十二小時的黃金搶救時間拒絕國外專業隊伍救援,導致十萬人慘死在廢墟之下,其中更因貪腐造成的大量學校豆腐渣工程,奪去了上萬名中、小學生鮮花一樣的寶貴生命。最近的三鹿毒奶粉事件,凸顯中共為了片面追求發展速度,默許黑心廠家在奶粉中下毒,不惜殘害嬰幼兒的生命,毫無道德底線的真實面目。面對全世界的同聲譴責和抵制中國產品,中共為逃避輿論抨擊,推卸罪責,又施展出慣用的無賴手段:處理幾個替罪羊,丟卒保車;大肆渲染「神七」上天,悄悄轉移輿論導向,企圖繼續矇蔽中國民眾跟它走。然而,中共的卑劣伎倆越來越被更多的有識之士看穿,不再相信其欺世謊言,紛紛選擇拋棄邪黨、善待大法、走向新世紀的光明之路。面對民眾的選擇,中共束手無策,只有在不甘失敗的垂死掙扎中一步步走向滅亡。

    中共是個西來幽靈,它就是來毀滅中華傳統道德、傳統文化的,就是來害死中國人民的。中共建政以來害死了多少無辜的中華同胞?八千多萬啊!比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全世界死亡的總人數還多。中國傳統文化講的是天人合一,尊重自然,與天地和諧相處,這樣自然是風調雨順,國泰民安。而中共卻要戰天鬥地,以黨性取代人性,以黨文化取代傳統文化,破壞自然,摧毀道德,敗壞民風,五千年的禮儀之邦墮落到了甚麼境地?誰也不信誰,誰也不服誰,人人騙我,我騙人人,假貨泛濫,娼妓盈街,壞人橫行,好人受氣,資源枯竭,環境污染,貧富懸殊,民不聊生。中共把中國人害的夠慘了!

    時至今日,中共還在繼續害人。中共邪靈知道自己犯下了迫害神佛的萬古大罪,神佛要解體它,最可惡的是,它臨死還要拉一大批陪葬的。因為神已經定了:天要解體中共邪靈,要消除中共在世間的行惡者,凡是加入過中共黨團隊邪教組織、舉拳頭對血旗發誓要「為中共獻出一切寶貴生命」的人,是否幹過壞事,都是中共這個罪惡整體的一份子,一個組成部份。誰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誰就能得到神佛的救度;誰拒絕真相,敵視大法,或繼續追隨邪黨,配合中共,那就是神佛清除的對像,就會成為中共邪黨的陪葬品。所以,中共邪靈要竭力阻止民眾了解真相,竭力阻止民眾選擇美好的未來,其目地就是要拉人為其陪葬,誰跟他跑他害誰。這些話不是憑空杜撰,不是危言聳聽,這是天機,這是將來一定會到來的事實。中共既然壞到這種程度,你們為甚麼還要這麼死心塌地的為它賣命哪!把自己的寶貴生命交給一個邪靈,不是太可悲了嗎?你們為甚麼要拼命阻止大法弟子傳送福音、救度世人呢?這不是在剝奪周口民眾得救的機會嗎?這不是在葬送周口民眾的福祉嗎?

    毛超峰及周口各級黨政官員:我們以這種形式與你們溝通,不是在嚇唬你們,我們是在告訴你們真相,同時給你們以威嚴的當頭棒喝,制止你們的違法犯罪行為,讓你們能夠清醒過來,棄惡從善,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你們雖然在害人,其實也都是可憐的受害者,中共用金錢權利利誘你們,同時也在害你們。你們中那些迫害大法的壞人也不是一開始就是壞人,有許多人本來還是文化層次高的人,有能力的人。但是,進入中共的體制內以後,受中共的謊言毒害太久了,眼前的官職、名利把你們迷的太深了,漸漸的泯滅了良知,喪失了判斷能力,變的目光短淺,見利忘義,敵視善良,助惡為虐。就毛超峰而言,據我們了解,你在學生時代還是品學兼優的,參加工作之初,幹的也是比較出色的,本性還是有善良一面的。為甚麼官越做越大,卻變的越來喪失了本性,缺少了良知,淡化了對民眾疾苦的關心,一味的注重自己官位的升遷?究其原委,你也是受黨文化的毒害太深了,人性少了,黨性、狼性多了,一步步的脫離了百姓,變成了惡黨的馴服工具。

    舉個例子。中共邪黨官員一貫表白自己要「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毛超峰,你來周口為官快兩年了,給周口民眾造了甚麼福?在你主政下,周口邪黨政府不顧民生疾苦,不惜耗費巨資(都是納稅人的血汗錢),大搞面子工程:以招商引資為幌子,年年舉辦徒有其表、割斷內涵的所謂「姓氏文化節」、「老子文化節」,票子像流水似的淌出去了,投資一項簽不少,可是落到實處時,哪一個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你們用億萬巨資在數千畝可耕地上堆假山、挖修人工湖,用百姓的血汗錢往自己臉上擦粉貼金;與房產開發商勾結,利用公安和打手壓陣,強征土地,強拆民房,還搞甚麼「社會主義新農村」,大片土地被圈佔,全市城鎮一街兩行被扒的七零八落,使大量農民和城鎮居民失去賴以生存的土地和住所,哭天不應,告狀無門。試問,你們代表的是誰的利益?你們花那麼多的錢搞面子工程,為甚麼不把這些錢拿出來救濟一下城鎮失業工人和農村貧困百姓、為學校建一些不是豆腐渣工程的教學樓、辦一些興利於民的實事?特別是最近在周口文昌街改造的強行拆扒中,逼的一人自焚而死(失業工人江社會),一人喝藥而亡。對如此人命關天的大事,你們一直千方百計掩蓋真相,害怕事態擴大,嚴禁媒體報導,不讓民眾知情,私下以金錢封口,淡化輿論,逃避罪責。

    眾所周知,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事事與人為善,不以任何人為敵。揭露你們的惡行,是為了制止迫害,不讓你們在通向地獄之門的絕路上越走越遠,為自己和家人留一條後路,最終的目的還是為了你們好。望你們耐心的看一看這封信的內容,冷靜的想一想其中的道理。你們的官可以照做,但是,得利用手中的權力真正為人民造點福,做一個能主持正義、關心民眾疾苦、乾乾淨淨的好官。希望你們能從思想上拋棄害人的邪黨,立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為周口民眾的長遠未來做點善事好事。如果真能做到,你們還有進入歷史新紀元的機會。

    ──周口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十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