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

  • 給四川西昌市農村父老鄉親們的一封救命信

  • 立即釋放濰坊法輪功學員於家坤老人

  • 給四川西昌市農村父老鄉親們的一封救命信

    家鄉的父老鄉親,善良的同胞們:你們好!

    您想讓自己和所有的親朋好友遠離災禍、幸福平安、選擇美好的未來嗎?我想您會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的。那麼,您能看到此信,就是您的緣份,我們要說的話是時下正在國內外發生的一件迫在眉睫的大事,這事與您及全家非常重要而且息息相關,希望您能忙中抽閒把信看完,然後做出明智的選擇吧!

    2005年1月海外大紀元網站發表鄭重聲明,全文如下:

    鄭重聲明

    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天網恢恢,善惡分明;苦海有邊,生死一念。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大紀元
    2005年1月12日

    此聲明鄭重告知中國民眾,天滅中共在即,大家趕快聲明三退(退黨、退團、退隊),避免災難來臨時被淘汰掉。

    到2008年10月5日已有超過4369萬人聲明退出了中共組織。這些人中有普通的百姓,有在校的大中小學生,有教師、醫生、律師、教授、警察、學者、作家、演員、著名藝術家、奧運名將等等各行各業眾多的人,還有原中共駐澳的外交官、610成員、司法局局長等中共官員,還有中央高層、軍隊、中央黨校、軍工系統、公安部等等中共黨政軍各級官員,有幾十人集體化名網上三退,有直接打電話聲明三退。三年來,在北美、歐洲、澳洲、亞洲各大城市旅遊點都有退黨中心義工為大陸遊客辦理三退服務。最近在香港、東南亞地區,出現了中國大陸遊客整團、整車退黨的現象,還有那些貪官們,因怕死也在悄悄的退,他們比老百姓更清楚中共內部的真實情況,時至今日中共解體早已成定局。但是讓我們憂心的是,連貪官都在悄悄三退,而我們的一些老百姓還被矇騙著,至今還是那邪黨的一份子,所以我們迫切的要告訴您真相。這三退聲明非常的重要,因為人在加入邪黨時,曾舉著手對它發過誓「為之奮鬥終生」,它就在人身上打上了獸的印記,不鄭重聲明退出獸記就無法抹掉。天懲邪黨時沒抹去獸記的就當作它的一份子被淘汰掉了。所以三退聲明很重要很必要。在此推薦您看《九評共產黨》,看了後您甚麼都會明白。

    雪災、薩斯、沙塵暴、地震只是上天一點小小的警告,為甚麼有災?因為有罪。中國的災難之源究竟在哪?那要看看罪惡之源究竟在哪?

    今天的中國有多少罪惡正在發生?太多了!工人失業、農民失地,貪官橫行,官商勾結,警匪一家,民不聊生,老百姓有怨無處訴,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許多文明古蹟以及歷史資料,都見證和記載著,人類曾多次發生大的劫難。發生時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人類的道德極其敗壞:只有人的外形,卻喪失了人的起碼道德水準!這樣的人在神的眼裏已經不再是人了,面臨的就是上天的淘汰。當今社會吸毒、販毒、性開放、亂倫、假藥、假酒、假煙、黑社會泛濫成災。最近一段時間,人們最關心的莫過於毒奶粉事件了,繼三鹿奶粉被查出含有毒化學品後,蒙牛、伊利、光明等二十餘家的奶製品中都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這是一個多麼觸目驚心的事件啊!

    這些所謂奶業龍頭企業,就拿三鹿來說,能獲得老百姓的信賴,能有相當的知名度,跟中共高官不斷的扶持有絕對的關係,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賈慶林、曾慶紅,原商業部長薄熙來和幾個副總理,都先後來過三鹿視察。高官視察後,給予了各方面的肯定和認同,再加上國家質檢局的免檢,媒體一次次的吹捧,一個名牌誕生了。人們給嬰兒選奶粉時,左挑右選,哪裏想到挑的竟是坑人的毒奶廠生產的呢?

    最近有消息披露,早在前幾年奶粉業搞出大頭娃娃事件時,三鹿集團的產品就被檢查不合格,可是三鹿通過一系列的公關手段,河北省政府、國家質檢局出面擺平了,這已經是第二次被檢查出不合格了,而且此事早在六個月前就被發現,中共因為開奧運,為了形像,一直隱瞞事實。如果不是因為佔三鹿的一部份股份的新西蘭恆天然公司堅守道德良知,不斷找中國地方政府解決,最後連新西蘭總理都出面給北京施壓,還不知道中共政府打算隱瞞多久呢!

    由此可見,中共邪黨從來不拿老百姓的生命當回事,只注重自己手中的權力、利益。毒奶粉在全國以至世界許多國家、地區經銷,目前受害的兒童達到600多萬,這是威脅到全世界尤其是中國子孫後代的大事,只是一個集團公司負責任的問題嗎?中共的那些黨魁為甚麼不負責任?這不是在所謂的「偉光正」的領導人不斷地視察、指導下發展起來的奶業龍頭企業嗎?中共的領導人們是怎麼視察的呀?!

    現在的社會已經滑到了十惡毒世的地步,道德已經處於全面崩潰的邊緣!

    中共已經禍國殃民到了如此地步,上天還能容它嗎?中共篡政以來,害死了6~8千萬的善良百姓,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鎮壓學生、迫害法輪功,等等,無數善良人成了中共的虐殺對像。殺人償命是天理,中共欠了這麼多命,這幾千萬的冤魂能饒它嗎?惡黨始終與天與地與神為敵,能不遭到上天的清算嗎?

    您一定不會忘記,今年的五月十二日在四川發生的大地震吧?在那短暫的一瞬間幾萬個同胞的生命被奪走了;數以萬計的家庭破碎了;被埋在廢墟下面的呼救聲、哭聲、喊聲撕心裂肺。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真正的感受到那種失去親人的痛苦。

    鄉親們哪!世間上哪一個活著的人,都想生活的幸福美滿。誰都不希望有天災人禍。更不願天災人禍降臨到自己的頭上。可這天災人禍又不能因為我們不願看到、不願遇到而銷聲匿跡。

    有句話說:「危險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當巨大的險情來臨時卻不知道或不相信,這才是最可怕的。」大家還記得南亞大海嘯吧,當海嘯來臨前的那一刻,正當風和日麗,在海面翻起白線時,當地一個土著居民見此情況大呼不妙,立即招呼海邊遊興正濃的人們:海嘯將至,趕快逃走!大多數都不信他的呼喊,還嫌他掃了大家的興。在海灘上有一位中學生用她學到的地理知識告訴母親,海嘯可能真的是來了。母親聽後毫不猶豫的拉著女兒就往高處跑去。幾分鐘後,海嘯來臨,無數的人頃刻被海水吞沒。那母女倆安然無恙。

    我們朝夕相伴的父老鄉親們啊:我們在這裏鄭重的告訴大家:人類真的就要有大事發生了,我們就是要在巨大危險到來之前,讓您知道這件大事與您有甚麼關係。並且讓您明白怎樣避開危險。如果您真的聽明白了,您與家人都會遠離危險!幸福平安,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世界各國都留下了許多傳世預言,對歷史上的大事有著驚人的準確預測。他們都預測到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以及將要在中國發生的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那就是,天要滅中共,以及天滅中共時其追隨者將被一同被誅滅的可怕慘景!

    那我們怎樣才能避免危險,躲過這場災難哪?一是趕快發表退出黨、團、隊聲明(用小名、化名均可)抹去獸記,到天滅中共時您就會得到救度留存。二是相信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穩定社會、提升人類道德、救度眾生於危難的大法大道並在心中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就會遇難呈祥,逢凶化吉。

    鄉親們,我們是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所告訴您的都將會是得到歷史驗證的千真萬確的事實!在被中共邪黨迫害的九年多時間裏,法輪功學員為了您───我們的父老鄉親們在大難來時不被淘汰,冒著生命危險堅持不懈的向你們講真相,遭受了殘酷的迫害,迄今已有近3200名大法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還有的被活活摘取器官,焚屍滅跡,被迫害致傷致殘的不計其數,數以萬計的學員被非法關押、非法勞教和判刑。多少個家庭妻離子散。法輪功學員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們能夠在即將來臨的大劫難中保命、保平安哪!

    我們歷盡艱辛,省吃儉用、節衣縮食、用省下來的錢去做光盤、傳單和小冊子等真相資料,就是為了救你們。如果你們能仔細的去看,您就會明白真相,知道法輪大法好,選擇退出中共黨、團、隊等一切相關組織,在危難之時你的生命就有了保障。

    據明慧網報導:因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三退後得救的事例在各地比比皆是。例如,四川彭州市隆豐鎮一位年前剛退出了中共邪惡組織的中年男士,真切體會到了大法帶給他的大福報。這位男士在從山上往山下用拖拉機拉石灰,剛開上大路,地震發生,車順著慣性直往下衝,突然山搖地動,車輪不聽使喚,就在他六神無主時,前方道路又突然出現了一米多寬的裂縫,這時他想:我今天死定了。沒想到當車到了裂縫的邊緣時,瞬間裂縫又合攏了,結果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把車開回家了。事後他說:「我簡直沒有想到還能活著回來!真是感謝大法師父救了我!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真能保平安!」

    再如,二零零六年初的一天,湖北鄂東的四名女孩一同外出,不慎失足,同時掉進一個好幾米深的水塘中。其中一個女孩兒在落水瞬間突然想起有位大法弟子給她講過大難來時喊「法輪大法好」就能得救,就對另三個女孩兒喊:「快喊法輪大法好!」另一個女孩兒立即和她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就在她倆剛喊出第一聲「法輪大法好」時,原本四人緊緊拉著的手鬆開了,兩名喊了「法輪大法好」的女孩兒神奇地浮在了水面上,她倆繼續高喊「法輪大法好」!很快被聞聲趕來的路人救上岸。而另外兩名拒喊「法輪大法好」的女孩當時就沉入了水底,等人將她們從水底撈起時已停止了呼吸。

    這樣的例子太多了。可是,在我們的反覆勸善中,仍然有一些人只顧眼前的利益,被惡黨無神論的謊言毒害,不相信即將發生的一切,我們只好在這裏大聲疾呼了!每個生命都必須在「真善忍」與「假惡暴」之間作出自己的選擇。停下你匆匆的腳步、放一放您手中的農活,看一看大法真相資料吧!當你認同「法輪大法好」的那一刻,你已經站在「真善忍」的一邊了,你就會得到神佛的護佑;當你退出中共惡黨的一切相關組織的時候,你就是在拋棄「假惡暴」,你也就解除了曾經對共產紅魔發過的毒誓,天滅中共時,你就不會做陪葬。

    西昌市大法弟子
    2008年10月

    另附:(1)勸三退是在救人 不是搞政治

    中共將亡,一些人還迷途不知險。法輪功學員正在抓緊時間勸「三退」(聲明退黨、退團、退隊),但是這種救人舉動,還是被一些人誤解為在「搞政治」。前不久明慧網登載了一篇真實的故事,看完這個故事也許能夠解開這個心結,明白「救人」與「搞政治」的區別。

    在瀋陽有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姐夫是一位法官,五十多歲就退休了,由於不願意貪腐而受法院排擠提前退休,但深受中共影響,依然對共產黨迷信,不聽真相。

    這位法官本來身體很健康,可突然之間得了肝病,各種治療手法都不起作用了,他兒子很有錢,就帶他父親到處求醫,也沒有辦法,最後只好回家等死。

    他的一位煉法輪功的親屬聽說後,就去給法官講真相,他不僅不聽,還回應一些中共誹謗宣傳的言詞。不久,法官病情迅速惡化,更嚇人的是,大白天他就給家裏人講:他看到小鬼在身後排著隊等著他死呢。

    這位親屬與其他兩位法輪功學員一商量,在二零零八年過年的前幾天,以提前拜年的形式,輪流去看望法官,給他講真相,勸他退黨,逐漸地法官開始聽了,但是對退黨還是疑惑,認定法輪功是在搞政治。一個法輪功學員對他說了一席話,猶如炸雷,頓解其心頭迷惑。

    他說:您總說我們勸三退是在搞政治,要把共產黨政權如何如何,今天我們說句大實話,您今天這個將要離開人世的病人,您點不點頭同意退黨對我們有甚麼幫助?假如我們在搞政治,你對我們有甚麼利用價值?我們是真正珍惜您的生命而來的,是本著法輪功救人的一顆善心而來的,是為了救您的命而來啊!

    慈悲的話語一下子觸動了法官,頓時解開了他的心結。是呀,我一個行將就木的人,如果他們在搞政治,怎麼也不會搞到我這裏來呀?他恍然大悟,立即同意了三退,還感慨的說了一句:「我被共產黨騙了!」

    以後,法官離開人世的最後三天,他沒有閤眼睡過覺,他對家人講述了他清清楚楚看到的景象:他看到自己在往前走,差一點掉進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此時,有人過來拉著他的手,終於把他攙扶著繞開了那個可怕的深坑,然後他就往一座高山上艱難的攀登,費盡力氣終於到了山頂,突然他看到一個無比壯觀美麗的新宇宙,有神佛來迎接他。接著,他詳細的描述了那個新宇宙的無比壯觀與美好,以及來接他的佛對他講了這樣一句話「你知道當初為甚麼你身體本來好好的,一下子就得了要命的病嗎?就是你不聽大法真相,還仇視大法,這樣下去你造的罪業會越來越大。」

    後來,他還勸兒子不要鑽到錢眼裏,「你那點錢算甚麼?在那個世界裏這邊甚麼財富都帶不過去。」開始,家人還以為他說胡話,一問他幾十年的人生經歷,他講起來歷歷在目,而且還能深刻地反省自己一生的對錯得失,句句發人深省,絕非神智不清。

    這個真實的故事只是無數個這種事例的一個,對一個臨死的人,法輪功學員還如此三番五次的勸其三退,如果不是因為真的是救人、為他人好為出發點,搞政治也不會這麼個搞法。這個故事多少能讓人體會到為甚麼法輪功學員總是說,他們是在救人,不是在搞政治。

    另附:(2)退出共產黨聲明

    我們×××派出所(為了安全起見,暫隱去此派出所的名字)的全體共產黨員在二零零七年元旦之際向全世界鄭重聲明:全部退出中國共產黨,並與其劃清界限!不再當共產黨的走狗,不再為虎作倀。我們要順應歷史潮流,善待法輪功,全力支持大法弟子的善舉和正義行動!雖然我們的名字還在共產黨員的登記表上,但那只是一種表面現象,在我們的心目中,中國共產黨已經腐敗透頂,不可救要,早已死亡。我們對這樣的腐敗政黨早已經失去信心,不願意繼續再為其充當炮灰,去欺壓樸實善良的人民,我們堅決不做歷史的罪人。中國共產黨的氣數已盡,不久便會被送上歷史正義絞刑架,斷頭台!法輪大法好,共產黨必亡!

    ×××派出所全體黨員
    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


    立即釋放濰坊法輪功學員於家坤老人

    ──給山東王村女子勞教所的一封信

    王村女子勞教所各位幹警:

    濰坊有位叫於家坤的老人,因為修煉法輪功現被非法關押在你們這裏。這位老人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她的人生遭遇很悲慘,是法輪大法救了她及她的全家,所以,作為熟識她的家鄉朋友,我們覺得很有必要告訴你們關於她的經歷。

    於家坤是位六十多歲的普通家庭婦女,一輩子為人老實本分,從小就曲己從人,不給別人虧吃,平日裏連大聲說話的時候都不多。她的丈夫雖然性子急、脾氣暴,但很有本事,心靈手巧,多才多能,家裏家外十幾年就依賴他。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就在於家坤人到中年的時候,她丈夫突然得了肺癌,拋下她與一對未成家的兒女撒手而去。家庭的擔子一下子落在了身體弱小的於家坤身上,兒子、女兒少不更事,她還有一個年邁的老母親需要照顧,而她本人又體弱多病,生活的艱辛幾乎把她壓垮,為了把孩子拉扯成人,她咬緊牙關,艱難掙扎著向前爬。

    可是禍不單行,就在丈夫離世後不久,於家坤外出時被車撞傷了。這還不算完,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此時奪命的病魔又偏偏降臨到她身上。由於她身體一直不好,有遺傳性心臟病、貧血、脾胃不好等原因,身體虛弱,再加上憂愁憤懣,出現腹疼,腹脹,到醫院診斷為乙肝、肝硬化、肝腹水。大夫說要立即住院治療,如果貽誤治療,會有生命危險,發展下去就是肝癌,眼下治療只能延緩病情發展,病人要隔離,要安心靜養,不能操勞,不能生氣……昂貴的住院費她是負擔不起的,在親朋的資助下,在她病情稍稍好轉的情況下,不得不提前出院。身患絕症,家庭經濟窘迫的重重負擔,壓得她真是不想活了,身體每況愈下。

    「天無絕人之路」,就在這時候,於家坤修煉了法輪功。在很短的時間內,她原來的病症一掃而光,身體奇蹟般的康復了。她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使心胸變得寬闊豁達,更加善待他人了。她這個家庭頂樑柱好了,一家人也歡樂起來了,老少四口變得和諧幸福,接著喜事紛至沓來:四年前她女兒成了家,緊接著她兒子也找上了個善良的媳婦,一年前有了一個可愛的小孫子。

    可是,誰也想不到,禍患再一次降臨到她頭上。就像她這樣一個老實巴交的老婆婆,僅僅因為堅持修煉讓她起死回生的法輪功,就遭邪黨當局要置她於死地的程度。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早上,濰坊市濰城區南關派出所警察騙開於家坤家門,暴力綁架於家坤和她兒子王俊傑(三十歲左右),像一夥土匪一樣到處翻箱倒櫃,抄走了所有大法書籍、大法師父法像、一個台式機電腦。惡警想把於家坤關進看守所迫害,因查出於家坤身體有病,看守所拒收,惡警勒索了其家人一千五百元後才把於家坤放回。

    但惡人並未就此罷手,一個多月來多次上門騷擾,八月六日左右,於家坤和兒媳走親戚,幾天沒回家,南關街辦的惡人就像瘋了一樣,不斷騷擾於家坤的親戚,到處找於家坤,在於家坤女兒家搜不到人的情況下,就把於家坤的女兒劫持到南關街辦,逼問於家坤哪去了,於家坤的女兒確實不知,惡人就非法扣留了她一天,給予家坤的女兒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八月十日晚,南關街辦伙同南關派出所的惡人又一次到於家坤的家中騷擾,家中只有她兒子王俊傑一人在家,王俊傑拒絕給惡人開門,惡人就找來了一個專業開鎖的盲人,打開了防盜門,又暴力踹開了內門,窮凶極惡地把王俊傑綁架到了南關派出所。第二天又把王送到臭名昭著的濰坊「洗腦」班迫害。八月十二日,於家坤和兒媳走親戚回家後,知道王俊傑被綁架,就到洗腦班去要人,洗腦班惡人要於家坤先交三千元再放人。於家坤只有微薄的退休金,王俊傑打工掙錢很少,一家人的生活剛剛能維持,哪來的錢?並且七月九日剛剛被勒索了一千五元,這回又要三千元錢,上哪去弄?於家坤和兒媳無奈的回家了。到家後惡人對她全天候監控,只要出了門,過後很快就有居委會的人問她去哪兒了。

    八月十四日,洗腦班應王俊傑出現嚴重病狀,才叫家人把王俊傑接回家。

    八月二十八日,於家坤又一次被惡人從家中綁架,下午即被劫持到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

    我們不明白這個社會到底怎麼了?為甚麼像於家坤這麼一個老實巴交的家庭婦女,要做一個好人都不行?她原已是個病危的人,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她身體好轉了,家庭和睦了,而當局卻要她放棄,不放棄就送看守所、勞教所,甚至要置她於死地。

    於家坤原本身體不好,又是一個年逾花甲的老人,以前患有嚴重的肝病、心臟病,在勞教所那樣的一個精神壓抑的環境下,我們非常擔心她的精神和身體狀況。尤其是近來一連串的打擊,使她的家庭也雪上加霜:兒子被查出感染乙肝,且伴有乙肝腎炎等。現在兒子和兒媳都沒有工作,兒媳身體也不好,被折騰的麵黃肌瘦,自今年七月份不斷受到當地公安等部門騷擾以來,心裏壓抑,多次出現暈倒,四肢僵硬不能活動的症狀。八月二十八日,在於家坤被非法勞教當天,兒媳又一次暈倒,四肢不能活動達二十多分鐘。家裏還有剛滿週歲的孫子需人照料。

    可能有人會說:她煉法輪功,違法,該勞教。然而,事實正好相反。法輪功學員沒有違法,即是今日,法輪功在中國也是完全合法的。不要認為國家已經把法輪功定為了×教,其實根本就沒有。江澤民在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接受法國記者採訪時第一次提出「法輪功就是教」的說法。第二天,《人民日報》便發表了題為「法輪功就是教」的社論。可是《人民日報》的社論是法律嗎?不是。《憲法》規定立法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任何其它機構、個人均無立法權。所以江澤民和人民日報評論員均無特權對任何團體、個人定性定罪。他們稱「法輪功是×教」也是非法的、是無效的。而九九年十月三十日由全國人大及常委會制定的《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也僅是對「邪教」的認定與處罰,根本就沒說過「法輪功是×教」。江氏集團利用了許多老百姓不懂法律而玩了一個偷換概念的把戲,很多人就以為鎮壓法輪功已有了法律依據。所以說,依據法律,直到今天煉法輪功在中國也完全是合法的。違法的恰巧是江澤民及其追隨它迫害法輪功者。

    近幾年,國內有不少知名的律師如高智晟、李和平等為法輪功作過辯護,其辯護詞說得很有道理。近日,又有遼寧律師王永航致書中國最高司法機構,題為《昔日鑄大錯,如今宜速清遺禍》要求糾正鎮壓法輪功的錯誤。現摘錄其中的幾段話:「我們對於法輪功的了解究竟有多少?通過甚麼渠道了解?如果全是媒體的話,那麼媒體的公信力是高還是低?一邊倒的評價是不是客觀、講不講「看待問題一分為二」?現實中有關法輪功的話題,我們有沒有談虎色變的感覺,這說明甚麼?

    你用大喇叭(動用全國各種媒體)說人家是邪教,人家通過法律允許的上訪、寫信方式小聲解釋自己是怎麼回事,就用法律形式給人定罪判刑,合理麼?

    非但不給人小聲解釋的機會,還把人抓起來判刑。人家私下裏把這種無法律依據被抓、被判、被勞教的遭遇告訴別人,希望得到善良人的理解和同情,就再用法律形式給人定罪判刑,從而也剝奪了別人試圖了解真相的機會,這合理麼? 」

    王律師在文章的最後寫道:「公、檢、法作為國家的暴力機器在打壓法輪功的「鬥爭」中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在這段歷史即將結束的今天,各級司法部門、每個司法權力者都要重新審視、省思自己參與這場政治運動的程度和自己的做法給這個信仰群體造成的危害。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知識界擔心,由於整個社會缺乏對「文革」深刻、全面的反思,對於「文革」這樣苦難深重的教訓不能真實認知的情況下,歷史難免會重蹈覆轍。看看九年來針對法輪功信仰者的這場全國性聲勢浩大的政治運動,我們年長的可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有人說「文革」之亂,在於無政府主義的蔓延,在於公、檢、法的癱瘓,而今天,「法治」大旗遮掩之下,公、檢、法有條不紊的製造著一起起驚天錯案,這又會給我們帶來甚麼樣的思考?

    包括「兩高」在內的各級司法部門、每個司法權力者,無論當初基於何種情形,主動或者被動成為這場政治運動的參與者,那麼在退出的時候,希望你們能夠體面些,主動些。你們決定不了這場政治運動的開始,也改變不了這場運動行將終結的事實,但是至少你們能夠決定自己對結束這場運動的立場和態度,以及在結束過程中自己應該在哪些問題上去選擇作為和不作為。」

    希望你們能耐心地看一下此信,在此事上理智思索,用自己的良心,選擇自己的所為,善待大法弟子,儘快釋放於家坤及所有被非法關押在你們那裏的大法弟子,那麼你們將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