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

  • 給凌源市公安局王桂林的妻子的信

  • 告訴鄉親父老們真相:董連太是被惡警迫害致死的

  • 給凌源市公安局王桂林的妻子的信

    郭玉慧女士,你好。

    「在孩子母親的祭日裏,孩子趴在母親墳前放聲痛哭,久久不肯離開,那個仁義厚道、尊老愛幼、與世無爭、口碑甚佳的母親啊怎能把你喚回,怎能給你洗刷冤情,怎能把罪人繩之以法。… …」

    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懷著難以言表的心情寫這封信,給你寫信的原因,是不忍兩個孩子的生活困苦,你知道嗎?造成兩個孩子的現狀和你有關。請看: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晚十點左右,遼寧省朝陽市凌源北爐鄉派出所所長李政華及隨行的五、六名警察,手裏拿著手銬、棍棒非法闖入北爐鄉大法弟子郭鳳賢家中。晚十二點左右,凌源市國保大隊隊長王桂林及數十名警察破門而入,並綁架了胡豔榮等四十多名正在交流修煉體會的大法弟子。

    你看到了吧,上面有你的丈夫王桂林,你可能還不知道,在國際互聯網的《惡人榜》上也有王桂林的名字。

    上文中的胡豔榮三天後被迫害致死,當時家屬不同意屍檢,惡警強行將家屬隔離,在沒有家屬在場的情況下強行進行了屍檢。並由政府部門親自督促火化,這一切並不是對一個好人無辜慘死的悲憫,而是急於焚屍滅跡,掩蓋直接殺人者應當承擔的責任。公檢法部門的執法人員,就是這樣以流氓手段來對付這些無辜的百姓。

    胡豔榮離世後,留下一雙未成年兒女,她的丈夫背著沉重的精神負擔,外出打工維持全家的生計。家中只有八十歲的公爹,和一個十二、三歲的兒子,十八歲的大孩子外出求學,全家人生活困苦難耐,失去了往日的笑語。母親的突然離世,給兩個孩子的心靈造成了無法形容的創傷。自母親離開人世,他們遭受了無端的痛苦,嘗盡了人間的悲歡離合,更讓他們難過的是清清白白的母親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在孩子母親的祭日裏,孩子趴在母親墳前放聲痛哭,久久不肯離開,那個仁義厚道、尊老愛幼、與世無爭、口碑甚佳的母親啊怎能把你喚回,怎能給你洗刷冤情,怎能把罪人繩之以法。

    寫到這,我淚如雨下,悲愴無語……

    同樣是母親,你可能和我有同感,你可能也感受到我的筆是無法描繪出兩個孩子的無助、恐懼、壓力、痛苦。而使兩個孩子陷入如此的困境,你丈夫是主要執行者與參與者。給你寫信的目的是不希望你做一個不光彩的沉默者;應該制止你丈夫的罪行,否則知情而不制止,那與犯罪者是同樣的罪行。

    相信你一定知道著名的「竇娥冤」這個典故。竇娥死後,當地大旱三年,蝗蟲遍地。有人不解:冤殺竇娥的是那個縣令,老天爺幹嘛降災於百姓呢?其實這不難理解,你想:竇娥的冤情誰人不知?而當縣令冤殺她時,又有誰站在正義的立場上替她說句公道話?這種「沉默」不就是放任,縱容惡人嗎?那還不遭天譴嗎?

    你也知道作為一名司法部門的職員,一旦失去了對人的生命,對別人痛苦本該有的體恤,沒有了罪惡感,他的行為將會對社會產生多大的危害。

    自去年八月到現在一年多的時間裏,凌源市的法輪功學員有七八十人被非法綁架:有的被勞教、有的被判刑、有的在看守所被迫害;有的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被迫害致死,這些喪盡天良、人命關天的大事,你的丈夫沒和你說吧!你想想,每一學員都有親屬,這只是對七八十人的迫害嗎?由於你丈夫的行為,給當地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庭造成了多麼巨大的痛苦和傷害。

    請你再看:
    【明慧網】2007年8月1日,遼寧凌源市公安局惡警楊明輝、王桂林、陳志、李政華等在凌源市北爐鄉綁架42名大法弟子。其中胡豔榮在綁架迫害過程中死亡,李翠芝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惡警將其中9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5名大法弟子被送到邪惡黑窩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其中,24名大法弟子及家屬遭到凌源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王桂林、副隊長陳志、北爐鄉派出所所長李政華及凌源市拘留所所長李東春的敲詐勒索,現金數額巨大。

    王桂林勒索24名大法弟子,勒索現金數額24.75萬元。陳志勒索5名大法弟子,勒索現金6.95萬元。李政華勒索5名大法弟子,勒索現金3.5萬元。拘留所所長李東春勒索7名大法弟子,勒索現金8700元。

    王桂林、陳志、李政華、李東春4人在敲詐作案過程中,使用引誘、欺騙、打罵、恐嚇、威逼關押和連續不斷騷擾家屬等卑劣手段逼迫交錢,甚至將北爐鄉大榆樹林村村民李翠芝迫害致精神失常,還逼迫敲詐其家屬8000元錢。這四人敲詐的現金都沒有任何手續以及收據。

    你看了這個報導,是不是也為你丈夫的行為感到氣憤、可恥。作為司法工作人員品行的惡劣,他對國家法律的價值卻沒有一絲的責任及道德,他對職業的神聖沒有敬畏之心,反而憑借自己的權力行使不正當的行為。

    或許你用王桂林給你的錢買來食品和衣服,現在你知道那上面沾滿了多少人的血淚!如果你早知道真相,我相信你也不敢用這些傷天害理的錢了。

    還有大法弟子郭鳳賢被綁架,丈夫被迫流離失所,他們的家在無任何親屬在場的情況下,王桂林、陳志等拿著鑰匙私自入室五次,藏在罐子裏的一萬多元的現金被掠走,手機等值錢的東西被搶走。院內的蔬菜被踐踏的一片狼藉,沙發被拆開,做飯的大鍋被從爐灶上拔出來,這個家被翻騰的破爛不堪,已經沒有了「家」的樣。被五次洗劫後,王桂林才把鑰匙交給郭鳳賢的親屬。以前一個乾乾淨淨、比較富裕之家就這樣消失了。

    沒有任何親屬在場,沒有任何憑證,拿走私人財物,不給任何手續,王桂林的職業道德的墮落已到了何等的地步,一個執法者,像強盜一樣行為,而他恰恰是保障國家法律的執行者。這種畸形現象,你說會不會葬送一個人、葬送一個民族!也許善良的你不相信這就是你丈夫的所為,但是事實真相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發生的,是無以掩蓋的事實。我知道還有善心、人性的人是無法相信、也無法接受,這種公然的野蠻暴行就發生我們身邊。

    其實對王桂林的惡行,我只是說出幾個案例,看看7、8兩個月發生的事。

    7月7日,凌源市大法弟子劉信在凌鋼西家屬區被巡警綁架,現被勞教。

    7月11日,凌鋼大法弟子王茂順被綁架,摩托車被非法扣押,被惡警毒打後,致使王嚴重吐血,昏迷不醒,到凌鋼醫院說需3-4萬元做手術,惡警誰都不肯簽字,從醫院溜走了。當晚惡警到王茂順家非法抄家,後又到醫院去騷擾。

    7月17日,八間房派出所李銀等非法綁架大法弟子紀朋。

    7月22日,刀爾登鎮大法弟子宮巨文、劉玉芹被綁架到凌源拘留所。同日佛爺洞鄉大法弟子楊春福在家中被鄉派出所綁架。同村的張甡金因修煉法輪功在凌源女兒家中遭綁架。

    7月29日,凌源大法弟子曹春芳被綁架。

    7月31日,大法弟子范振國、李秀芹分別被綁架。

    8月3日,河坎子鄉大法弟子董祥外出打工,在凌源火車站檢查出在包裏有一本《轉法輪》,被非法綁架。

    8月9日,小城子鄉派出所綁架李桂芝母女;大法學員李亞軍在火車站被非法綁架;佛爺洞鄉惡警劉建軍、趙潤江、高秀春,非法闖入大法弟子石風蘋家中,正在午睡的石風蘋被強行綁架;這些惡警還綁架了大法弟子李振。

    8月13日前後,宮巨輝被綁架,關押在市拘留所。

    8月19日,大法弟子柳春華外出打工,在興城火車站被綁架。曾被關押在凌源市拘留所。

    8月22日,河坎子鄉大法弟子高志友,準備去瀋陽取打工工資(因孩子開學交學費),在凌源市火車站被西窯派出所查身份證,隨後被綁架到凌源市看守所迫害。他妻子於24日來看守所看望,被惡警拒絕。

    還有熱水湯大法弟子唐繼學被綁架,現被勞教。

    王桂林就是這些惡性事件的主要負責人。

    僅兩個月,就有20多人被迫害,真是觸目驚心啊,這令人窒息的消息,是不是讓你感到異常的沉重,你也無法默認王桂林幹的這些傷天害理的事。只因為是法輪功學員,他們的正常出行和居家生活都不能保證。不久的將來 ,當真相大白於天下時,王桂林就是首當其衝的替罪羊啊。不要說黨叫幹啥就幹啥,其實那是順著黨的邪勁,達到自己的利益而行惡、而滅殺人性。特別是中共到了關鍵時刻,為了保護自己,連用過的工具都可以犧牲掉。文革結束時,全國軍管幹部810人被秘密槍決。

    不僅如此,人間的法庭之上,還有天理。有道是:「善惡有報」。你看:

    ──中央「六一零」主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劉京已患癌症,日漸沉重,即將被接替。

    ──遼寧省司法廳副廳長兼監獄管理局局長郭建國,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該人現已遭天譴,病死獄中。

    ──原瀋陽市皇姑公安分局局長周洪斌在職期間,賣命參與迫害法輪功,對生活上貪污腐化,此人已遭報應,去年因胃癌晚期死亡,時年五十三歲。

    我只舉出惡報事實的冰山一角。希望你能幫助王桂林認清中共的邪惡,復甦理性與善良,停止作惡。

    可能你也清楚中共的歷次運動迫害的都是好人,就連你的公爹,一中的校長白音倉在運動中也沒能倖免。那樣的好人,不貪不佔,在文革中不也挨批了嗎?每次運動的結果是把人與人之間的關愛扭曲成仇恨,最終使整個社會道德體系的全面崩潰。在中共統治的五十年餘里,各種運動殘害了八千萬人的生命,使無數家庭破碎,更為嚴重的是我們民族優秀的文化傳統被破壞殆盡。你說中共是不是一個邪靈魔教。

    快看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吧,能讓你認清中共邪靈魔教的真實面目,現在退出黨(團、隊)人數已達四千三百多萬。貴州平塘「藏字石」驚人顯現,石頭上六個大字 「中國共產黨亡」,預示著共產邪黨的壽命已經到頭了,這不是天機盡洩嗎!

    法輪功學員深愛著自己的國家、民族,他們和每一個公民一樣期盼著社會穩定、信仰自由、美好生活,但是他們更清楚這一切決不是依靠暴力、強權,是建立在道德基礎之上的,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追求必將帶來社會道德回升。拯救我們的民族,需要我們每一個人都站在正義的天平上。

    作為一個中國人,一個行惡者的妻子,應如何去挽救自己的丈夫,讓悲劇不再重演,這是你必須正確面對的問題,我們將繼續關注你。

    請你守住人性中善良的一面,讓正念主宰自己的行為。

    為你著想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二日


    告訴鄉親父老們真相:董連太是被惡警迫害致死的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一日早,親友懷著無比悲痛的心情,按著農村的風俗將董連太的遺體入土了。在臨咽最後一口氣之前,董連太還有很多話要對親人訴說,他瞪著眼睛、張著嘴,可是已經說不出來了,於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晚六點四十分去世。他是帶著冤屈離開的人世。

    長林子勞教所兩個月折磨致死董連太

    董連太是被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惡警迫害致死的。勞教所惡警酷刑折磨他,直至奄奄一息才放他回家。八天後,他就因酷刑造成的劇烈疼痛窒息而死。在死前的八天中,董連太曾說最擔心的就是傷好了,又被抓回勞教所遭惡警折磨,可想而知那些惡徒對他的迫害之殘忍。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晚七時左右,鄰村趙炮屯村頭惡徒何偉攔路劫持董連太,以帶百餘張真相傳單為由,打電話惡意舉報告發給政興村幹趙文華,董連太勸說何偉不要迫害好人,何偉稱上面開會要打壓法輪功,堅持不讓董連太走,隨後鎮政府政法委書記陳超武、派出所惡警范子民、陳福彬乘車而來將董連太綁架走,當晚劫持到雙城市公安局,連夜惡警范子民、陳超武、陳福彬破窗而入,非法抄了董連太的家,抄走一本大法書,公安局根據百餘張傳單和大法書,將董連太非法關押在雙城看守所半個月,後非法判勞教兩年,先送萬家勞教所,後又送長林子勞教所,直至迫害生命垂危,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送回家,八天後死亡。

    董連太去世前揭露遭迫害實情

    董連太曾著重提到長林子勞教所的主要頭目所長李某、科長陶某、隊長郝某、管教王某、獄醫等人在八月末對他的殘酷迫害。只因董連太告訴他們大法弟子按真、善、忍修煉是好人,法輪大法好,讓他們停止迫害,這些毫無人性的惡警就給他上鐵椅子,雙手背銬,大腿固定、雙腳銬住折磨他。所長李某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要叫董連太家破人亡。董連太被折磨實在承受不住時,要求檢查身體,科長陶某竟端起一杯水潑在董連太臉上,把杯子又砸在董連太身上,緊接著就給董連太插管灌食,灌進去的東西從鼻子、嘴往出流,當拔出管子時鼻子、嘴都往出流血。

    三天後惡警才把他從鐵椅子上放下來,並立馬逼迫他吃飯,他根本嚥不下去,惡警故意說:你不吃飯想餓死,我們也沒有辦法。在生不如死的熬過了一個夜晚,第二天,勞教所惡警把董連太關入結核病房和結核危重病人在一起,有意讓他感染上結核細菌,致使他的病情越來越加重。

    還有一次,邪惡獄醫給董連太灌食鹽水,董連太胃裏被鹽水浸的受不了時,看著發白的鹽水,董連太告訴獄醫少放點鹽,獄醫反而又抓上一把鹽放在正在灌的鹽水中。

    董連太還說惡警給他灌芥末油,出獄的前兩天,惡警再次給灌食鹽水,折磨的他躺不下、睡不著,坐了一宿,折騰的很厲害,勞教所所有惡警、科長、所長、隊長、管教、獄醫等等監管他一宿,就這樣把董連太折磨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長林子勞教所惡警主動用車將奄奄一息的董連太送回單城鎮,甚麼手續也不要。這一天勞教所就打來三次電話,上午打電話告訴家屬到鎮政府開證明到勞教所接人,中午又打來電話說不用去接人了,八月節前給送回去,沒過一小時又打來電話告訴家屬在單城鎮等著接人,送董連太的車正在途中。家屬覺得很奇怪,董連太已經被非法勞教兩年,兩個月就送回來了。當看到送回來戴著手銬身體極度虛弱的董連太,家屬沒多想,由於接人心切,當把董連太接回時,董連太學著管教的話說:怕活不過去今天晚上。

    董連太死前症狀:五臟六腑、脊背疼痛難忍,呼吸困難,咳嗽吐出的痰像潰爛的肺子狀物,腥臭氣味大,體內像燃火一樣,東北的天氣已經變涼了,他要躺在屋內磚鋪的地面上才舒服一點。說到這鄉親們是否可以想像和判斷得出,死因是董連太被灌進濃鹽水和芥末油嗆入氣管導致咳嗽、呼吸困難,然後投入結核病房被危重結核病人傳染結核細菌,是死亡的其中一個原因,惡警是否下毒還待查。

    一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在中共邪黨承諾奧運人權最好時期被惡警迫害的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五歲。撇下孤女寡母,她們不僅承受著失去親人的痛苦、精神極恐慌,還面對著生活上的巨大壓力,家住兩小間茅草房,使用面積不足三十平方,庭院無圍牆、無大門,眼下又面臨秋收和一些女人無法從事的體力勞動,女兒又小,她們母女面對的人生道路很艱難。

    迫害董連太的惡人名單

    董連太被迫害致死,長林子勞教所李所長、陶科長、郝隊長、王管教、獄醫要承擔主要罪責,同時雙城所有參與迫害者何偉、趙文華、范子民、陳福彬、陳超武、金婉智、佟會群等罪責難逃,沒有你們當初的惡意舉報、非法抓捕、非法關押、非法勞教,也決不存在今天的迫害致死。

    現長林子勞教所還關押九名大法弟子,其中四人被折磨致肺結核,請被關押的同修家屬去勞教所要人、看人。

    望單城鎮的父老鄉親要分清善惡,雖然董連太的遺體已經埋葬,但案情還沒有了結,真相還沒有大白天下,惡人還沒有繩之以法,無論中共邪黨何等瘋狂,不要被一時的險惡所嚇倒,堅持正義,為董連太被迫害致死鳴冤,共同將罪犯繩之以法。

    鄉親們,董連太自九五年修煉法輪功,一身頑疾不治而癒,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董連太為大法洗冤,曾三次進京上訪,五次被非法關押,其中兩次被劫持到勞教所迫害,多年來的迫害經濟上也遭受很大的損失,造成家庭生活貧困,儘管如此,他對自己的生活要求很嚴,生活非常儉樸,穿戴樸素,到雙城市內辦事往返百餘里地,捨不得花車費錢,無論冬季嚴寒下雪,夏日雨後道路泥濘、烈日炎炎,一輛自行車成了他的交通工具,無怨無恨,樂於幫助鄉里鄉親,善待世人,把自己受益於大法中的美好告訴鄉親,願鄉親們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把中共江氏流氓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本質告訴鄉親們,勸鄉親們趕快三退,脫離邪黨,目地是不讓鄉親們的生命在天滅中共大劫難中受禍及,他無論是散發真相傳單還是面對世人講真相,都是讓老百姓明白真相,珍惜法輪大法救度眾生的這一萬古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