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昔日的教師同行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七日】

昔日的同行們:

九月十日的教師節就要到了,儘管我早已不再是這個隊伍中的一員了,可我還是對這個隊伍很關心,儘管這個節日定在秋天我並不贊同,我也想在這個節日裏為昔日的同行們送上一份最珍貴的節日祝福。雖然都是很平常單詞組成的話語,所不同的是這裏面蘊涵著無盡的天機,她可使使您在大難中轉危為安。

五十年代我出生在農村的一個普通家庭裏,外祖父是一位老教書先生,我從小就接受著他老人家講述的孔、孟之理。四個舅舅們的名字是仁、義、忠、信,我的父母也都接受外祖父的教育而從中受益,教給我的也自然是尊老愛幼、為人捨己、善待他人、克己復禮。中華傳統美德在我幼小的心靈埋下了人性的種子。這是我大半生能抵擋邪說歪理,不被濁流污染,最終走上最正的路的重要原因。

六十年代發生了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當時我正在上小學,也加入了紅衛兵,甚至當過團長,但我對我的老師別說批鬥,就是一點無理的行為都沒有過。我知道他們教我們做好孩子,傳授我們知識文化,操心費力很不容易。我也尊重他們,他們都很喜歡我的正義,在我的老師身上我看到和體會到的與我從小接受到的都是一樣的做人的道理,換句話說:我在這些被稱為「臭老九」的身上沒有聞到臭味。他們都誇我懂事,善解人意。以致後來他們在我的人生旅途中都扮演了正面角色。

七十年代初,我高中畢業了,由於當時正是「滾一身泥巴,磨一手老繭」「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的年代,儘管我的學習成績很優異,還是回到自己的家鄉務農了。我只當了一年的農民,我所就讀過的村裏小學缺一位教師,當時要補這個缺的有四個人選,都在托人。當時普通的我並不知道這件事。只因為最了解我的,我在小學時的老師當校長了,他只提名我一個人為最佳人選,就這樣我開始走進了我一生都不會忘記的教師行列。

我教過小學的二三年級復式班,當過初、高中的班主任。我把一個最差的班級轉變為全校優秀班級;為了一個學生的轉變,我數次去家中拜訪家長。為了讓一個高中生放棄在同學之間談戀愛,我放棄了數個休息時間與她探討「立業與成家的關係,怎樣珍惜青春年華」,談如何為父母分憂解難,使她最終放棄了戀愛念頭,恢復高考後,她考上了師範大學,現在是一個重點高中的教師。我兼任過高一學年組組長;我教過的數學課搞過觀摩教學;我也多次被評為優秀教師。母親為我自豪,為鼓勵我,把我的獎狀掛了一面牆。後來恢復高考後,我也上學了,由於我所學的專業,使我離開了我留戀的教師行業。離開單位時,我的領導、同行、我的學生都與我洒淚而別。恢復高考後,我教過的那個班級的學生很多都上了大學。在我們聚會時。他們都很珍惜那段美好的光陰。

回憶這段歷史,絕不是炫耀我自己。是想通過我的人生經歷告訴您──昔日的同行們:教師,有人稱之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這個神聖的職業,對於一個人一生的成敗,一個國家、民族的興衰,乃至人類社會的道德起著不可估量的作用。

九四年正當我事業有成,已經成為單位領導器重、眾人矚目的佼佼者的時候,我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成為了一名堅定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煉功,健康了我的身體,修心,我的思想得到了洗滌。我之所以能認同「真善忍」,這與我的啟蒙教師-外祖父和我的父母有直接的關係;與我在小學、中學老師的言傳身教也有著密切的關係。

當然,也有不理解的人,他們說我傻,特別是對我的人生經歷有點了解的人,更為我的能力、前途很惋惜;特別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有的說我犯不上,有的說我搞迷信。我深深的理解他們。我知道:中國古代都是信神的,現代人不信神的最大原因是被共產黨無神論的黨文化毒害了的結果。其次是被實證科學推到了今天,人們都比較講現實,最時髦的一句話就是「看不見的就不相信」,用金錢衡量一切。可是他們哪裏知道,神佛對待人的態度是:你只有真心相信神佛的存在,神佛才能讓你感受到,甚至看到他的存在;你只有敬仰他,他才能護佑你;你只有按照神佛所講的話去做,並最終達到他要求的標準,他才能接你去天國世界。

其實,他在說「我甚麼都不相信」的時候,他已經相信了共產黨的無神論了。只不過他的這些想法是共產黨多年給他灌輸的,他已經沒有自己的思維了。換句話說,他對共產黨的相信已經變成唯一的了。可是,只要他變換個角度去思考,結論就不一樣了。經歷了共產黨一次次的政治運動,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給中國人的洗腦,八九年的六四大屠殺,誰會輕易的去相信一個共產黨不讓相信的東西,特別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江澤民集團利用共產黨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不但沒有放棄修煉,而且,可以捨命上書,向惡黨說「不」,一個人傻,兩個人傻,上億的人都傻嗎?中國人傻,東方人傻,西方人都傻嗎?歷史上,釋迦牟尼放棄王位去修煉,耶穌教人向善被釘在十字架上都夠傻的了,大科學家牛頓、麥克斯韋都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們也都很傻了嗎?

其實這種「傻文化」正是黨文化的一種,中共惡黨在它感到用「共產主義」這個永遠都不能實現的美夢騙了人的時候,為了不讓人們覺醒,從而保持獨裁政權的穩定,就開始用引導人們向所謂的「小康生活」邁進。其實就是引導人們追求金錢,這樣既能掩蓋共產黨利益集團的腐敗行為,又能讓人們不去關心與自己的眼前利益無關的事情,更能調動人們去攻擊共產黨所反對的一切。於是這種傻文化就堂而皇之的誕生了。人們越是追求眼前的利益,傻文化的觀念越強。這個惡黨就把其所要實現的一切與物質利益掛鉤。所以我們看到的是:今天的中國人大多已經變成了中共惡黨的工具了,只要有利益驅使讓他幹啥他都幹。共產黨說:「八九年六四學生要推翻政府,」他就跟著喊:「鎮壓有理,我要是鄧小平,我也這樣幹。」共產黨說:「法輪功是×教」,他不去看一看法輪功到底講的是甚麼,他就跟著反對,有的甚至是他家人都是受益者,他也知道「法輪大法」講的是真善忍,是讓人做好人,可是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他就違心的跟著簽名反對。如果一個人這樣做了,只是一個人怎麼選擇的問題,如果作為一個家長不但自己被利用,也讓自己的子女跟著反對,作為一個教師號召自己的學生在共產黨搞的反對法輪功的「百萬簽名」上簽字,那問題可就太大了。

說到這,我就想到了我昔日同行們,您如果這樣做了,您真的是在幹壞事,您如果真的不了解法輪功,您就是稀裏糊塗幹壞事,您教出的學生就是一個不求甚解,好壞不分的人;您如果明知道法輪功講的是甚麼,您為了維護惡黨,那你不就是在明明白白的幹壞事嗎。從淺層次說,那是在破壞人類的道德良知,從深層次講,你就是反天法。

人們常說:家有家規,國有國法,聯合國也有公約,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哪一個範圍失去了規則,那裏就會大亂不治。你想一想,這個宇宙要是沒有規則,怎麼保證星球,銀河系以及更大天體的正常運轉呢?

我的師尊今天就把這個天機講給了我們。「真善忍」就是宇宙的特性,宇宙的規則,所有的生命都必須遵循這個規則。順應他的就是一個好的生命;逆他而行的就是一個壞的生命;同化於他就是一個得道者。所以,當宇宙運轉到一定周期要更新的時候,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將在真善忍與假惡暴之間作出選擇。當你反對法輪功的時候,你不就是反對真善忍嗎?你不就是站在假惡暴一邊了嗎?您即使保住了眼前的利益,可是您想沒想到,你不僅是被惡黨利用了,你也在教唆他人犯罪。你失去的不僅僅是為人師表的尊嚴,當您的學生明白真相後,他會恨你。因為是你把他推到了被淘汰的境地。而且更可怕的是你就將失去未來的一切,或者說是生命的永遠。

昔日的同行們,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的九年中,不斷的發傳單、小冊子、光盤等真相資料,就是要告訴世人真相:共產惡黨之所以迫害法輪功,就是因為法輪功講真善忍,在復甦人們的道德良知。這是共產惡黨最害怕的。它就拼命的利用謊言、造假毒害世人,想把世人綁在這艘即將沉沒的破船上,一塊做它的陪葬。

在這裏,我要告訴我昔日的同行門,共產黨在執政的幾十年中幹的壞事太多了,特別是迫害信神的大法弟子,已經是罪不可赦。「天滅中共」已是國人的熱門話題,4200多萬的退黨大潮,已使腐敗透頂的中共回天無力了。據我所知,近幾年共產黨為了維持人們愛黨的假相,在全國上下的各基層組織都在全力發展黨員,在學校更是拉人入黨、入團、入隊,學生不入黨、團、隊就不能評先進、得獎學金。我知道學生都很相信老師的話,他們對共產黨並不了解,只是覺得這樣對以後找工作有利。可是你可知道讓他們入黨、入團、入隊,其實就是把他們往地獄裏面推呀。

你不但不能拉他們入黨、入團、入隊,還要主動的告訴他們真相啊。

當您和您的學生認同「法輪大法好」的那一刻,你們已經站在「真善忍」的一邊了,你們就會得到神佛的護佑;當你們退出中共惡黨的一切相關組織的時候,你們就是在拋棄「假惡暴」,你們也就解除了曾經對共產邪靈發過的毒誓,天滅中共時,你們就不會做陪葬。

這就是我給您───昔日的同行們最珍貴的禮物,請您收下吧。

最關心您的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